第六百一十章 试炼 (六)

曾经的青柳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最新章节!

    万籁俱寂!

    辇车的隔音效果好得出奇。不过,雁千惠总是习惯性的在辇车中重新施展一层禁制,然后才会做自己的事情。

    室内人影一闪,水分身雁二被召唤了出来,雁千惠将夭桃空间的空间锚点定在雁二身上,哪怕是在外面飞行,那也可以随时出现在雁二身旁。

    雁二在室内修炼,而雁千惠一闪身进了夭桃空间。

    两个徒弟和夭桃上前参见,雁千惠指点了一番他们修炼之后,每人又赐下一壶勾兑后的六灵仙酿,叮嘱她们在修炼前喝上一口,不要喝多了。

    随后,她回到桃宫,喝上一口未经勾兑的六灵仙酿,一股雄浑的灵气霎时间出现在体内,经脉居然隐隐有撑到的迹象,几乎要爆裂——也幸亏她的身体足够强悍,连忙开始运行【紫府太素劫雷诀】。

    灵气迅速转换为真气,然后在丹田中凝聚成液,四个周天修炼完毕之后,雁千惠继续修炼【种道大法】和【金刚不坏神通】。

    丹田中的混沌青莲虽然还是幼株,但已经长出了第二片叶子,虽然这两片叶子都还很小,但它们已经能够自动汲取身体外面的灵气供自己成长,而且还能够将灵气转化为真气反哺给雁千惠……当然,反哺的量还很小,但雁千惠在消耗真气的同时已经能够同时获得补充,而且还有大周天吐纳神通,所以她在飞行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损耗,张必达给的丹药根本没有吃过,只是偶尔象征性的喝点儿桃汁,那也是为了过过嘴瘾。

    她现在修炼的是【金刚不坏神通】第一层,已经几近大圆满境界,其标志就是在她的身后隐隐有一尊高大的法相形成——这不是修行上的法相境界,而是功法中自带的神通。

    有些可惜的是,还欠点儿火候,并没有突破,但雁千惠并不着急晋级,佛门法相有很多,如何修炼出一尊更为实用、威力更强大的法相,那是需要深厚积累的。

    功法修炼完毕,雁千惠来到桃宫外面的广场上开始炼剑。

    这里空间广大,而且非常的安静,雁千惠开始修炼【胧月冰魂幻神剑】,沁蓝剑在空中飞舞,在这刺、斩、劈、砍中。剑与心合,心与神合,神与气合,一层朦胧的月光笼罩在幻化无穷的剑海之上,雁千惠就像是凌波立在剑海上的仙子,清冷而不可亵渎。

    修炼完【胧月冰魂幻神剑】,雁千惠开始修炼【万剑诀】等神通。

    白天,众人继续飞行,两位接引使继续乘坐辇车,但没有人发现雁千惠已经变成了雁二。

    经过观察之后,两位接引使已经对这些年轻修士的性格、所习炼功法、神通以及施展的遁术都有了一定的了解,他们终于给众人带来第一波福利——【惊鸿战阵】。

    “在某些时候,我们主要面对的敌人是渗透到天外天的魔族,或者是实力问题或者有数量的劣势,修士之间的战斗很有可能是大规模的出现,这就需要我们彼此间的配合。”

    “【惊鸿战阵】是一种修炼较广的战阵,大多数道宗弟子都会修炼这种战阵,成百上千的人能够施展,两、三个人也能够施展,配合度很高,哪怕是从不相识,也可以配合。”

    “惊,也是‘警’,在天外天,要时刻警惕着,哪怕是赶路,也要小心意外的袭击,所以大量弟子赶路的时候,都是施展【惊鸿战阵】,一边飞行一边赶路,不能单独考虑飞行的速度……”

    王尔烈将【惊鸿战阵】传授给众人,这套战阵之法一边飞行一边实练是最见效果的,因为它本身就是训练众人默契、磨合的,一个人练根本没有什么效果。

    在众人堪堪练得有些模样的时候,王尔烈催动着辇车作为袭击者出现了,他或者围绕着众人变速飞行,一副伺机而噬的模样,或者闯进众人队伍当中横冲直撞,扰乱飞行阵势,再或者紧紧尾随、窥伺着她们的队伍,准备着随时向夜隼一样发起攻击。

    刚开始的时候,目标只是打乱她们的阵势,破坏其默契,后来便是一点点的加以攻击,磨练她们运用战阵之法进行战斗……嗯,这一次看出辇车的防御了,的确很强,两位无耻的接引使根本不需要本身的防护,肆意地向众人发动攻击,不会致命,但足够屈辱。

    在这种情况下,比那种疯狂的飞行赶路要累多了,虽然是速度降下来了,但疲劳指数是提升了,众人在飞行的时候,不仅是要被辇车的速度节奏所影响,更要时刻准备着防御和战斗,毕竟这两个缺德的一逮到机会就令人难堪,连队伍里的几个女孩子有时都被弄哭了,那些男修更是狼狈不堪,尤其是水若甯,这家伙修二代的架子总是端着,总想让别人配合他,在这支队伍里自然得不到响应,结果就是他常常游离在外,被两位接引使捉弄,以至于张必达都有些不忍了,不止一次地将他拎出去单练,面子里子都来了个底儿掉,几个回合下来,神情蔫蔫的,默契度确实是提高了几分,毕竟他还是队伍的一份子,剑鹰他们再怎么不待见他,也不能置整个队伍于不顾。

    不过,这对于雁千惠……哦,现在是雁二,根本不算什么。【须弥战阵】比【惊鸿战阵】更缜密,变化更多,她操控起来得心应手,所以在学习【惊鸿战阵】的时候,是女修中唯一没有受过捉弄的。

    修炼归修炼,王尔烈他们每天都会拿出优质的食材给他们调理伙食,用他们的话说,在天外天,所有的东西都是可以用灵石来衡量的,只有实力和性命,那是用灵石也换不来的。

    在第六天的时候,王尔烈终于认可众人,认为他们的【惊鸿战阵】可以拿得出手了,这种肯定的话是极少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所以众人听了都十分的高兴。

    她们高兴得太早了!

    “鉴于你们的学习态度和速度,我和老张商量了一下,决定提前奖励你们,”

    他看了看满脸希冀的众人,微微停顿了一下,才开口道:“让你们学习一套更为复杂的战阵!”

    刹那间,整个天外天的恶意似乎都铺天盖地而来,众人的脸色都变了——道理都懂,哪怕是在各自的宗门,修炼一门神通那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可现在他们免费学习,那是求之不得的美事。只是这两个接引使的性格太过恶劣,众人每每想起这六天的修炼,都有一种‘往事不堪回首’的感觉。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学就要被淘汰,而且王尔烈根本不搭理这些人的小情绪,说完话就开始传承

    【五行战阵】,听着像是比【孤鸿战阵】简单,但实际上,五行生克,生生不息,这是一套全方位的立体战阵,后者根本没办法相比,便是【须弥战阵】,其复杂程度与威力,也只是堪堪能与【五行战阵】相比。

    “天地定位,否泰反类。山泽通气,损咸见义。雷风相薄,恒益起意。水火相射,既济未济……”王尔烈一边传授具体的阵法,一边传授阵诀。

    同样是一边飞行,一边修炼,这种学习方式虽然很辛苦,但确实是掌握得很快,‘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在众人勉强掌握飞行后依然维持战阵运行的时候,两位接引使的‘贱客’精神又开始发挥了,他们御使着辇车在队伍中横冲直撞,扰乱她们的阵势,在行动失效之后,王尔烈就暗戳戳地指示一人改变位置,其他人必须随着那个人的改变,而快速的改变自己的方位,使这个法阵不至于崩溃,时刻运转。

    既要关注外部的变化,又要关注内部的变化,时刻保持阵法的运行,这确实是太难了,第一天的试炼结果,包括雁千惠在内,所有人都受到了两位接引使的捉弄……当然,现在想把女修们弄哭也不太容易,毕竟做师叔的也不能对女修太过分,只是那些男修承受了大部分贱术神通,苦不堪言。

    晚上歇息的时候,面对众人幽怨得几乎实质化的目光,王尔烈淡定道:“你们一定以为这很难,我告诉你们这是基础级的【五行战阵】,等到学习晋阶级的【五行颠倒战阵】,那才叫难!

    这个试炼,不仅仅是考验你们的彼此配合能力,斗战之时,可以放心的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同门保护!还要应对变故,你们要面对的主要敌人就是魔族,你们当中有人可能会被魔化,突然间在战斗中发作,所以你们要面对的形势是极为险恶的,不能做到及时的应变,你们不仅自己会死,还容易牵累同门。

    现在我们已经到了丹州的中心地带,等到离开丹州,到达火洲的时候……也就是说,你们大约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如果还是无法做到将这种默契养成为潜意识,彼此互相保护,那就哪来的,自己回哪去吧!”

    众人顿时惊呆,原来这也是试炼!

    雁千惠细细回想,从她看到王尔烈和张必达的那时,突然雁千惠发现,只要是王尔烈和张必达在一起……行走坐卧,当真是无论什么时候,两人都是一主一辅,彼此配合,时刻交替掩护!

    当王尔烈说话的时候,处于主导地位,张必达就立刻处于旁位,无声无息,守护四方,护住王尔烈后背。当张必达说话的时候,走在前边的时候,王尔烈立刻跟在其后,交替掩护,守护张必达!

    细细回想。无论任何时候,只要他们两人在一起,就是如此!

    就是这些天的飞行和战阵训练,王尔烈始终处于主导地位,但张必达虽然几乎从不发声,但行动上绝对是时刻配合,其默契程度已经达到众人都感觉不到他的程度,好像这个人不存在一样。这种润物细无声的配合方式,简直已经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了!

    众人默默感受,终于全都发现这个秘密!

    雁千惠忍不住问道:“王师叔,所有道宗弟子都是如此吗?”

    王尔烈点点头,说道:“我宗弟子,只有超越两人。立刻合阵,人数越多,威力越强,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你们要记住,不要以一己的好恶进行选择。那怕只是两人……那怕这个同门是你最厌恶的,你也要下意识的把你的后背交给他保护。同时你也要保护他的后背!这就是我们人族的生存之道,靠着这个,我们人族才能一步步的走到现在!才能守护这天外天,守护人族!”

    “你们能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到!”雁千惠大声说道。

    “我们一定能做到!”众人也齐声应道,就连水若甯那个怂货也神情振奋地呼喊。

    第二天再一次的飞行,每一个人完全用心地揣摩着口诀,她们的飞行速度比前一天要慢了许多,但战阵的变化却掌控得越发凝炼了,无论两位接引使如何挑衅,变化如何复杂,众人都能够及时作出反应……刚开始的时候,还有几分僵硬,但随着配合度的提升,他们的变阵速度也越来越流畅,如臂使指一般。

    就这样一天天的训练,一天天的飞行,开始王尔烈还用各种手段人为的制造变化,但到了后来,就有意识地率领众人飞渡一起比较特殊的地理位置,最后二贱客再次祭出‘贱者无敌’的神通,频频向众人发动攻击,甚至是鼓动某个人在战阵之中突然反水……终于,水到渠成,众人经过不断的磨合,王尔烈所说的潜意识的配合,终于在无声无息中完成——我是你的盾,你是我的剑,我时刻为你守护后背,你时刻为我开辟前路!

    转眼,众人来到丹州边缘地带,然后飞过卧龙山脉,再穿过天石平原,火洲终于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