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内讧争吵

鱼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综]金木重生最新章节!

    第六百一十章

    和修邸迎来了回归的金木研。

    他回来的时候, 脸色冷寒得让所有仆人都心惊肉跳,连有马贵将的存在感都被他压下, 令他们头一次感觉到研大人动怒的可怖。

    月山家的事情,让本来恢复了一些的血脉亲情再次濒临破碎。

    是可忍孰不可忍!

    内宅的大厅里,和修常吉已经坐在那里了, 而和修吉时也提前得知了金木研的人格醒来的消息,此时心里七上八下的,格外佩服镇定的父亲。

    他们这是把金木研恋人的家给抄了啊!

    事实上知晓金木研与月山习的关系后,和修吉时并没有很诧异,首先这个侄子本身就不喜欢女性,那么瞧上一个容貌、家世、名声都很好的月山习也在情理之中。再者, 月山习是喰种, 对伪装成人类的独眼喰种肯定多加照顾, 兼之趁虚而入, 追到一个很少与喰种接触、且从小饱受苦难的金木研难度不会很高。

    换作他的儿子政, 要是早早知道了真相, 肯定与月山习没什么两样。

    正因为生活得过分卑微, 金木研从未享受过血脉带来的尊贵, 那种被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的感情, 很容易打动对方。

    苦难之时,任何人伸出的援手都能让那个心善的孩子记住。

    和修吉时在心底分析了一通来龙去脉, 无形中与事实贴合七八分,只不过他不知道金木研是从另一个世界重生而来的,先天就对月山习有一定的好感基础。不然, 换作一个陌生喰种疯狂追求他,金木研连看都懒得去看一眼。

    经历过壁虎之难的独眼蜈蚣,心底的柔软只留给了过去认识他的人。

    他的心很小。

    却也容易被自己人伤害。

    黑发青年穿着一身破损的和服回来,右臂的衣袖脱落,早已连接上的手臂白皙而结实,肌理流畅,是名副其实的属于战士的手臂。

    他冷漠而略显风尘仆仆,衣衫的破碎却不给人落魄的感觉。

    一种极大的愤怒蕴含于他的眼中。

    “为什么要抓月山家。”

    这一声质问,他丝毫没有给和修常吉面子,唬得仆人一颤,立刻退下。

    他们绝对不想掺合和修家祖孙间的矛盾。

    每次都是一场地震啊!

    “月山家是喰种家族,包藏祸心,月山观母明面上是杰出的企业家,私底下是二十一区的管理者,指挥喰种为家族牟利,蓄积家族力量插手政界,其人脉和政治资源雄厚,足以推动一届国会总理的选举。”

    和修常吉以总议长的客观口吻,不咸不淡地说出抓捕月山家的理由。

    这个理由放在CCG里名正言顺至极。

    而放在金木研这里……金木研气得只想把那层遮羞布给撕了。和修家也是喰种家族,有什么脸面可以这么大义凛然地说人家包藏祸心!

    比之和修家,月山家简直纯良无数倍!

    和修吉时见他们祖孙两个已经针锋相对,冷汗滑落,不由示意站在旁边带金木研回来的有马贵将:贵将,你也过来坐下吧。

    有马贵将平静的目光里写着拒绝,不愿多留。

    “总议长,人已带到,月山习关押在地牢里,是否移交库克利亚。”

    “移交。”

    “不可以!”

    金木研对有马贵将敢怒不敢言,但和修常吉一开口他就红了眼,前者只是执行命令的刽子手,后者才是导致今天血染月山家的真凶。

    和修常吉没有和他生气:“那就关地牢,以后再移交。”

    有马贵将说道:“是。”

    他完成了任务,V组织则因为放跑了月山观母要接受惩罚,“总议长,因为研的阻止,月山观母被人劫走,是否要进行官方抓捕和通缉。”

    “不必。”和修常吉到底顾忌着自己的孙子,“私底下让V去抓捕就可以了,谅他几年内也不敢出现在人类社会。”

    和修常吉觉得自己已经很给金木研面子了,没有赶尽杀绝,留下了月山父子的性命和一点点自由。尤其是他处理月山家的全过程,走的都是和修家内部对待喰种家族的流程,而非CCG的官方渠道,一切后果都由和修家承担。

    今天月山观母跑了的事情,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反正外面也有个芳村功善,在不碍事的情况下容忍对方一段时间算了。

    他去看金木研,想要缓解这场矛盾,“研,月山家名下的一部分资产已经转给你了,而你不是想要和月山习在一起吗?我可以勉强同意,只是月山习不能走出和修家一步,外界也不能再有‘美食家’。”

    “……”

    金木研在他的话下脸色煞白,察觉到和修研也妥协了。

    另一个自己在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是月山习自己不小心暴露了身份,还是和修常吉察觉到他与月山习在暗中交往,一路追查出来的结果?

    是不是……他害了月山家?

    【金木,是月山习自己暴露的。】

    此时,和修研顾不上月山习翻车的事情有些蹊跷,尽量把事情解释清楚。

    【五区的搜查指挥法寺项介抓到美食家后,爷爷就把他查了个底朝天,我第一时间跑去库克利亚找他,还被爷爷发现我们暗中隐瞒了月山习的身份,为了保住他,我承认了我在和他交往,这件事情才没有捅到CCG那边去!】

    【金木,千万不要和爷爷翻脸,爷爷掌握着月山家的生杀大权,他不会杀月山习,但是他可以杀月山家其他被抓的人!】

    和修研把利害关系掰开来说,非常怕事情闹得不可收拾。

    爷爷的脾气有多糟糕。

    他从爷爷对其他人的刻薄程度就可观一二。

    “总议长,我告退了。”有马贵将看了金木研一眼,选择退出这件事。

    “去休息吧。”和修常吉当然明白有马贵将今天辛苦了,毕竟阻拦敌人都没有阻拦研来得轻松,对方算是他防止研心慈手软的底牌。

    有马贵将一走,这就变成了和修本家的家事了。

    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

    金木研背着和修家与月山习交往,明知道对方是喰种却知情不报,还极有可能泄露了和修家同样是喰种家族的情报。若非金木研是继承人,换成和修分家的任何一个人都会被和修常吉摘了脑袋。

    可正因为他是金木研,不是其他人,这件事情的麻烦程度才直线上升。

    和修家终究是亏欠他的。

    内宅寂静而压抑,一根针落在地上都清晰可闻。

    和修吉时也暗暗希望侄子能够妥协,虽然父亲在月山家的事情上做得不地道,但是事出有因,这次要不是月山家而是其他家族,驱逐名单估计都对外公布了。

    他年纪大了,喜欢清静,实在经受不住侄子和父亲的争吵啊。

    在死一般的沉默和对峙下——

    金木研知晓了事情原委,双手捏紧,极力让湿气不要盈于眼睫。这就是他的亲人,即使知道月山习和他的关系,照样驱逐了月山家。

    如果他没有及时苏醒的话,会怎么样?

    月山父子全部锒铛入狱,月山家被和修家吞并,成为一段曾经辉煌过的历史。

    没有人帮他。

    哪怕是和修研也认同和修家的做法,因为这个家族的作风就是如此,一旦有外人知晓和修家的秘密,遭到的就是雷霆般的打击。

    和修家若没有错,错的又是谁呢?

    金木研的心中发冷,想要讽刺地笑,又笑不出来,满满的绝望。

    叶死了啊。

    他们要伤害多少人才肯罢休!

    在和修常吉思考对策的等待之中,金木研站在原地,声音幽冷地说道。

    “放了……月山家的人。”

    “不可能。”

    和修常吉断然拒绝,上百名喰种,和修家没有理由让他们出狱。

    金木研的神色越发晦涩,看得和修吉时大感不妙。

    “那么,放了月山习。”

    “可以,只要他不踏出和修家的监视范围一步。”

    “……”

    “还有什么要求吗?”

    “……”

    一时间,黑发青年的眼神几乎要吃了和修常吉,两人完全是对牛弹琴。

    精神世界密切关注的和修研也倍感绝望。

    爷爷,您不要再说了,孙子辛辛苦苦刷上去的好感快没了啊!

    在某种意义上,和修常吉与金木研的脾气犯冲,天生的敌人,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掌权者,一个是饱受底层压迫的平民。要是放在同一个立场上还好,至少为了CCG的宗旨能够保持和平,但是放在家族利益上,双方根本没有办法谈拢。

    仿佛能接收到和修研快哭了的信号,和修常吉皱了皱眉,说道:“月山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于情于理都不可能放走他,何况箭出不回头,你既然是和修家的孩子,就不应该为了一个外人损害我们的利益。”

    “我不想听你谈什么利益。”金木研沙哑地说道,“和修常吉,爷爷,我愿意留下来不是为了成为和修家的傀儡,而是想要保护自己在乎的人。”

    “然而——你们却不停地伤害我在乎的人。”

    “月山家待我很好,是我接触的第一个和乐融融的喰种家族,他们可以接受我不吃『嫩菜』,只吃喰种肉,可以接受我伪装成人类,不参与喰种的事情,我从他们身上明白了喰种也拥有人类渴望的东西。”

    幸福,和平,安定,以及对待家人的温柔和包容。

    这些都是他喜欢的。

    “我把月山观母当作自己的长辈,接受了月山习的爱,而你毁了月山家,你可曾考虑过我能否接受这个结果?”

    “……我要是没有考虑过,你以为你可以见到活着的月山观母吗!”

    和修常吉被他的话挑起一丝火气。

    竟然说他没有考虑过!

    一件三天可以解决的驱逐战,他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期间不断忍受和修研的求情,他为的是谁?不就是为了照顾金木研的情绪!

    “你考虑的只是我会不会翻脸而已。”

    “金木研!”

    “和修研能容忍你的霸道,我容忍不了……”

    金木研的唇色苍白,从来到这里之前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他对不起信任自己的月山家,连累月山习承受和修常吉施舍一样的屈辱。

    用言语无法讲通,就换一种方法去讲道理。

    金木研以手扼住自己的脖颈,一脸冷漠,在和修常吉愣住的目光下说道。

    “放了月山家,或者我自杀在你面前。”

    什么叫置生死于度外。

    这就是。

    和修研被他吓傻了:【……】

    和修常吉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然而金木研后退一步,不给他制止自己的时间。

    和修常吉气得手都在发抖,“你敢这么做试试看!”

    和修吉时心惊肉跳,慌忙拉住父亲,“父亲,您别急着发火,研也是没办法。”他不敢再让对方刺激金木研了,这么烈的脾气简直与父亲如出一辙。

    “研,月山习还在和修邸,你这么做救不了他!”

    “为什么不能。”

    金木研反问和修吉时,嘴角的讽刺格外扎眼。

    “你们在乎的不就是我的血统吗?没有血统,我什么都不是,你们不会在乎我的心情,不会在乎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既然利益大过一切,你们衡量吧,是我重要还是月山家重要吧。”

    这一番话问呆了和修吉时,就算有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方法,侄子……你也不能跳过哭闹得父亲心软的过程,直接上演自杀威胁吧!

    不得不说,这一招够狠厉!

    假如这么做的是和修研,和修吉时都不信侄子能够下得了手,毕竟要克服求生本能,捏断自己的脖子不是简单的事情。

    但金木研——

    对方真的干得出自杀的事情啊!

    “你威胁我,你……敢拿自己的命威胁我?!”和修常吉的呼吸急促,掩饰不了蓬勃的怒气,“我活了一辈子还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对你好,你不接受,对你不好,你就要反咬我一口!你说我没把你当亲人,你有把我当爷爷看吗?”

    金木研冷然的目光中划过一丝悲哀。

    很快,他收敛了内心,屏蔽了耳边和修研的声音。

    “选不选择在你。”

    他的手扼紧了自己的脖颈,指甲嵌入皮肤下的血肉里,轻微窒息的感觉传来。

    疼痛就像是外物那样被他忽略了。

    和修常吉的呼吸一滞,阴沉下脸,推开吉时的阻拦,“金木研,有能耐你就自杀。别忘了这具身体不是你一个人在用,你要是令我另一个孙子也死去,我就杀光所有月山家的人,还有你在乎的那些喰种。”

    金木研轻笑一声,黑发下的赫眼美得戾艳绝伦。

    “我还怕什么——”

    “我什么都没了,名字、身份、人际关系都被你们剥夺了,你在问一个一无所有的人,一个有家不能回的人——我有什么敢不敢的东西吗?”

    这一声声都是他回归和修家以来的血泪。

    幸福?

    他一天都没有品尝过。

    和修吉时动容,无法否认他们把宠爱和感情都倾注给了和修研。

    “研,没到这种地步啊。”

    “别过来。”

    金木研的手一用力,颈骨就发出细小的骨裂声。

    “……”和修常吉的愤怒都被这声音浇灭了,表情难以言喻,而对面不远处的金木研脸上也没有得逞的表情,冷漠麻木,用自残的方式镇住他们。

    血液顺着他的颈侧伤口流下。

    金木研无视疼痛的反应,就像是无数次遭受凌虐后的习惯一样。

    和修常吉有无数理由可以说出来,可是在这鲜红的血下,话又堵了回去。他不是不心疼金木研过去的遭遇,然而这不是用来威胁他的方法啊!

    突然,一个人打破了安静。

    “咦,你们在做什么?”

    三楼上,神代利世支着脸颊,在走廊栏杆处新奇地看着楼下僵持的三人。

    这个画面看上去好奇怪。

    金木研下意识地看向她,分散了注意力。

    和修常吉瞬间出手!

    金木研的战斗素养极高,那种天生的敏锐超过了任何人,他第一时间就避开了和修常吉,为了防止争斗影响到自己和他的“交易”,他一个跳跃,来到没有防备的和修吉时身边,胁迫住一脸懵逼的和修吉时。

    以他为挡箭牌。

    和修常吉脸色微微扭曲地停下手,又嫌弃地瞪着自己碍事的儿子。

    “……”

    和修吉时心累,实力弱的自己就不该插手两人的矛盾。

    殃及池鱼啊!

    在金木研不受自己限制,且抓住一名“人质”的情况下,和修常吉真的怕他自杀了,气话归气话,拿多少个月山家也换不回金木研啊!

    白发老者从牙缝里挤出话,第一次想要打自己孙子一顿。

    “好……我放……”

    金木研制住和修吉时的力道减轻了一些。

    “一部分……”

    后半句再次让金木研抓紧了自己的叔叔,令和修常吉的脸色唰的一下难看至极。

    和修吉时左看看右看看,扶住额头。

    “父亲,您干脆一点吧。”

    “还有研——”

    他回过头看自己的侄子,对方脖颈上掐出的青紫痕迹已经消失不见。

    “我不得不告诉你,你就算掐碎脖子,挖出心脏,你也死不了啊,赫者级别的喰种在致命伤害下可以存活一分钟以上。”

    “……”

    和修吉时拍了拍僵硬的金木研,“研,有话好好谈,别耍性子。”

    讲道理,『龙』想自杀也自杀不了啊。

    回应他的是金木研接近实质化的扭曲气场,可怕到让他眼前出现鬼影的幻觉。

    金木研露出一个涩然的冷笑。

    “没关系,我可以去跳库克利亚的废弃装置。”

    “……”

    你是有多想不开。

    和修吉时被他的坚持震惊了,毫不犹豫的趁机抱住金木研。

    “父亲!”

    快抓住金木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