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1|未来改变

鱼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综]金木重生最新章节!

    第四百五十一章

    在和修家下一任家主的妥协下, 面对二十四区的屠刀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不过, 除了芳村功善和月山习,其他没逃掉的喰种全部要进库克利亚,和修常吉不至于心大到认为二十四区的喰种会感激自己。

    这些家伙, 关一辈子或者当食物算了。

    和修常吉面不改色地抢在金木研想说话前,把手上的独眼婴孩交给属下带走。

    “等下,那个孩子——”

    金木研不会错认芳村店长的女儿,眼中闪过一丝焦急。

    让和修家得到独眼之枭,这太可怕了。

    “和修家会善待她的。”

    和修吉雨却上前,揽住了白发少年削瘦单薄的肩头, 对方半个身体很容易就被和服的衣袖遮住, 显得好似依偎在老人的怀里。

    金木研分明感觉到了老人温和下的不容置疑, 一时间动弹不得。

    他想要说出的话堵在喉咙里。

    心中乱糟糟一片。

    事已至此, 金木研算是卖身跳进和修家的火坑了, 连带着独眼之枭也沦落到和修家手上, 没有办法回到自己父亲的身边。

    他在被带走前, 目光纠结又没好气地看了一眼月山习。

    【给我活下来啊。】

    说好了要为他活下来的人, 这次差点就死在了和修家的围剿下, 未免失言了。

    【我知道!】

    月山习看懂了他的意思,恨不得举手发誓。

    没有机会正面交谈, 又一次分别在两人之间产生,阻挡在月山习面前的是和修家偌大的权势。没有一个喰种面对和修家能够笑得出来,月山习的喜悦之情消散, 眼睁睁地看着金木研跟着和修吉雨上了直升飞机。

    他的胸腔顿时被沉甸甸的东西塞满,无法再把精神世界当成一场简单的生死之争。

    能改变掌权者,就必须自己加入掌权者的行列,握起权力的刀剑。

    为了自己,金木回了最不想回的和修家……

    然而这些都不是金木想要的。

    月山习再次看向木然的芳村功善时,一瞬间产生了极大的杀意,要不是自己觉得帮芳村功善会比较快,事情根本不会演变到这种地步!

    芳村功善如何会不知道月山习的杀意,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不在意了。

    尤娜死了。

    和修家全力出手的下场,二十四区也无法抵御。

    在CCG的搜查官和V组织成员撤离后,战场满目狼藉,芳村功善踉跄地走过去,在洒满鲜血的地方,抱起了无头的尸体。

    一天之前,他还是幸福的。

    一天之后,家破人亡。

    “尤娜,孩子没事——”一边说着这样的话,他一边流泪,“和修家会善待她的,这是和修吉雨的承诺,可惜我们还没有为她取名。”

    为心爱的女人敛尸后,芳村功善抬头去看月山习。

    “你想杀我,就动手吧。”

    “……”

    月山习的目光闪烁,思考着现在杀了他,能不能完成赫者化的要求。

    “芳村先生,请不要太过绝望,你的女儿还活着呢。”

    突然,一道月山习熟悉的声音说道。

    月山习惊诧至极,感到一丝狐疑,“永近君,你为什么在这里?”

    以这个人的智慧怎么会让金木回到和修家?

    永近英良走出来后,不适应地揉了揉鼻子,空气中皆是血腥味,“没有办法,金木回到和修家是唯一能打动和修吉雨、和修常吉的方法。”

    想要救人哪里有这么简单。

    随后,永近英良开口安慰芳村功善:“未来不一定那么糟糕,不妨耐心等待。”

    芳村功善苦笑:“还有什么值得期待的吗?”

    永近英良坦言道:“有。”

    他看向金木离去的地方,话语轻松而坚定,“尤娜虽然死了,但是你的执念真的是她吗?她背着你收集V组织的情报,又令你深陷其中,道义和感情难以两全,这点早已违背了你想要获得一个容身之所的想法。”

    回过头,他又对沉迷的芳村功善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这次为了尤娜,背叛和修家,何尝不是想要试试看另一种方法能否幸福。”

    “那么,为何不再继续等下去呢?你会拥有其他容身之所,能够开一家咖啡厅,而你的骨肉至亲也不会再在二十四区挣扎生存,更加不会怨恨你的无情。”

    “这个世界的命运分支,才刚刚开始啊。”

    接二连三的话敲中芳村功善的心扉,让凄惨的男人眼中多出一抹光。

    仅仅是……开始吗……

    月山习没有让永近英良喧宾夺主下去,他差不多明白了永近英良的意思,对方想利用独眼之枭来消除芳村功善的执念,顺便扩展这个世界的未来。

    重点是未来。

    永近英良想从未来里得到什么。

    月山习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这么干,金木知道吗?”

    永近英良挠了挠头,“我已经做好被金木骂的准备啦,不过为了‘结果’,这点代价也在所难免。”他没忘记月山习也是个记仇的家伙,恳求道,“让我们一起等待这个未来吧,我相信这次一定不会是个悲伤的未来。”

    月山习的手指向芳村功善,“可是我需要杀他。”

    永近英良老实地答道:“你现在杀他没有用,他的赫包被毁了,需要修复。”

    月山习愣住。

    他痛心疾首地去看芳村功善被削断的一只手臂,上面的几个赫包已经被和修常吉切碎了,短时间内绝对无法修复成功。

    而想要成为赫者,必须吞噬芳村功善全部的力量!

    “这、这……”他的声音颤抖。

    错过这次机会,没准芳村功善就被激发了活下去的念头,不想死了呢?

    太坑了!

    永近英良笑嘻嘻道:“事实证明,想走捷径是个错误的选择。”

    月山习:“……”

    芳村功善神色漠然地站起身,赫眼之中满是疲惫,“我要埋葬她……既然你敢承诺我未来,我就暂且拭目以待……要是你敢欺骗我,我一定会杀了你。”

    永近英良脸色正经,“好。”

    若无这份勇气,他怎么敢以人类的身份插手月山习成为赫者的事情。

    比起月山习,他更看重的是金木的未来!

    如果从根源里就扭曲的种子,无法在人类社会里开出洁白美丽的花,那么就回到本该去的地方吧,那边一定能收获更美好的未来。

    几年后。

    在二十区,一对普通的夫妇在一起了。

    原本偶尔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再也不穿那种让人浑身透着疏离气息的和服,而是满脸笑容地放下武器,双手握起了名为家庭的责任。

    女子留着半长的头发,神色温婉动人,抚摸着自己的腹部。

    她怀孕了。

    这一瞬间,远在和修家的金木研意识恍惚,身体逐渐变得透明起来。在旁边教导他的和修常吉猛然一惊,想要抓住金木研的手。

    他的声音中,破天荒地出现了仓皇,“研!”

    和修常吉的手落空了。

    金木研被他打断了仿佛要回归的感觉,回过神,眼神复杂。

    “我叫金木研,不是你要的和修研……更不是这个时间段的人,虽然很不想跟你们道歉,但是真的对不起,我无法留下来……”

    随后,他的身体消散在空气中。

    再次回到彼岸花的世界,金木研站在原地怔了怔,随后看到了躲躲闪闪的金发少年。

    他二话不说就开始追杀永近英良。

    “肥松,你给我站住!”

    “不要!”

    “你把我坑进这个世界是什么意思?我又不是什么见鬼的和修研!”

    “金木当贵公子的样子很棒啊!”

    “我在和修家过得水深火热,你竟然还在看戏!”

    “金木,我错了……别追了,我跑不动了啊!”

    一路上的彼岸花被逃亡的永近英良践踏得东倒西歪,花瓣散落一地。

    与此同时,和修家内部兵荒马乱。

    和修吉雨知晓了原因,叹息道:“果然如此啊。”

    和修常吉惊疑不定:“父亲知道了什么?”

    和修吉雨把DNA检测报告给了他,并且一一道出实情:“我查过了和修本家这一脉的所有人,他是你弟弟的孙子,而根据年龄来看,你弟弟的那个半人类儿子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后代,我最开始还以为是被什么研究基地培育出来的独眼。”

    和修常吉闻言,完全被刷新了世界观,嘴角抽了抽。

    “父亲,您现在告诉我有什么用。”

    “有用啊。”

    接近寿命极限的老人呵呵一笑,把另一份情报抛了出来,“我派人盯着那个小辈,发现他最近和一个人类女性在一起了,还想斩断与和修家的关系。”

    和修常吉的目光阴冷下来,“斩断关系?看来我弟弟把他宠过头了。”

    一个不知所谓的半人类。

    和修吉雨摇了摇头,“你啊,杀性太重,该修身养性一段时间。”

    和修常吉不喜欢父亲的温吞,催促道:“研是我看重的继承人,和修家缺他不可,父亲,您就别卖关子了!”

    和修吉雨笑道:“就在今天,那个小辈的妻子怀孕了。”

    和修常吉的眼神骤变。

    在安静下来的房间里,和修吉雨慢悠悠地说道:“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吧?”

    不需要儿子回答,老人笑着说出了答案。

    “把研接回来。”

    这一次,别让孩子流落在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