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7|心愿满足

鱼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综]金木重生最新章节!

    第四百四十七章

    虽然有十月怀胎的说法, 但实际上母体只怀孕九个月零十天。

    在夏末秋初之际,尤娜生下了一个天生独眼的孩子, 这个消息立刻让地下世界里的老人们露出复杂而欣慰的微笑。

    孩子出生没多久,绿色的胎发黏在头皮上,身体蜷缩在柔软的襁褓之中。她的皮肤微红, 小手握成拳头,眯成一条眼缝的右眼里,勉强看得到猩红的瞳色。孩子太小了,无法控制住喰种的力量,赫眼一直保持在打开的状态。

    芳村功善抱着自己这辈子唯一的孩子,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他和尤娜的女儿啊……

    在这个时候, 月山习忍不住泼了盆凉水:“为什么是绿发啊?”

    以前没有发觉这个问题, 现在却不得不问了, 芳村功善是黑发黑眼, 尤娜是金发绿眼, 为什么两个人会生出一个绿发绿眸的孩子啊!

    基因突变?遗传现象?还是被戴绿帽子了?

    说一句实话, 独眼之枭继承了尤娜容貌上的优点, 甚至更加精致漂亮, 而芳村功善的面容朴实, 把两人放在一起也不像是一对父女。怪不得和修家追查独眼之枭多年都没有着落,因为独眼之枭和不杀之枭长得真的不像。

    面对月山习的质疑, 尤娜笑道:“因为我染发了,金发不是天生的啊。”

    月山习“哦”了一声。

    芳村功善回过味来,瞪了月山习一眼,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居然敢怀疑这不是自己的女儿!

    月山习腹诽:就凭你被一个女人勾搭得叛逃的情况,我能相信你管得住这个女人吗?

    斜睨着床上笑吟吟的,丝毫不为喰种而恐惧的金发女子,月山习联想到自己认识的两个人类——掘千绘,永近英良,那两个人和尤娜半斤八两。

    这个世界,追逐危险的不止是喰种啊。

    “你们聊,我出去透透气。”月山习用手帕捂住自己灵敏的鼻子,无法忽略房间里的气味,不管是哪个独眼喰种都很美味啊。

    要是能吃掉就好了。

    月山习出门前,惋惜又遗憾地看了襁褓里的婴儿一眼。

    婴儿的右眼微睁,懵懂地看向他。

    纯净的赫眼就像是世界赐予她的礼物,没有癫狂,没有阴暗,明明身处于食人的身躯里,却以最纯洁的目光注视着人世间。

    这是最初的独眼之枭。

    他的脚步一滞,心底轻轻叹息,为房间里的夫妻关上了门。

    【芳村先生,珍惜你们一家三口团圆的时光吧。】

    来过二十四区无数次,月山习还是第一次暂住在地底深处。一开始新鲜感十足,他能够四处转一转地底迷宫,但是两个多月过去,他就在这里待得不耐烦了,时刻期盼着芳村先生解开心结,放他回去成为赫者。

    几个小屁孩围在月山习身边,叽叽喳喳地问他外面的事情。

    “外面的人吃什么呀?”

    “大哥哥,晒太阳是什么感觉,热不热啊?”

    “爷爷奶奶不让我们去外面的地方,大哥哥知道原因吗?我好想出去看一看,可惜上次说了一句就被奶奶揍屁股了。”

    “外面大不大?人多不多?有没有好吃好玩的东西?”

    一连串问题抛向月山习。

    月山习在心底翻了个白眼,真不知道这些方言是从哪里学来的,古怪得要命,他半猜半蒙才能听懂这些小屁孩在说些什么。他却明白,自己要是敢说出外面世界的事情,这些小屁孩的爷爷奶奶们就会来找他算账。

    忽然,他有些好奇地问道:“你们平时吃什么?”

    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女孩,费劲地听懂他的话后,笑嘻嘻道:“吃食物啊。”

    月山习:“……”说了和没说一样。

    晚饭的时间一到,这些孩子们一拥而散,月山习站起身去领取自己的食物。

    食物是一种奇怪的肉。

    称不上好吃,但是绝对能填饱肚子。

    月山习挑剔地看了食物几眼,仍然把肉块吃了下去,没得挑,有什么吃什么吧。

    饭后,他去找芳村功善聊天,无意中把这事情和芳村功善一说,芳村功善用古怪的目光看他,说道:“你知道为什么二十四区可以存在这么久吗?”

    月山习不假思索道:“因为那些老人的缘故吧。”

    芳村功善说道:“这是一个原因,但最根本的原因是食物来源。”

    怕声音吵到睡着的妻子和女儿,芳村功善让月山习和自己出去聊,边走边说道:“整个地下世界不是被人为挖掘出来的,而是在最开始就被外力打通,形成了四通八达的通道,远一点的地方,可以去其他区。”

    “外力?”月山习无法想象几十年前,喰种就有这样的力量。

    “对,看到这些墙壁了吗?”芳村功善带他来到迷宫处,墙壁皆是石质化的物质,表面坚硬,内部略带韧性,接近于赫子变成化石后的感觉。

    “‘祂’就是二十四区的食物来源,也是使二十四区与外界隔绝的最大屏障。”

    “嘶——”

    月山习抽了一口冷气,想到了最初外界喰种的认知。

    二十四区的墙壁是用类似于库因克钢的技术打造而成的,坚不可摧。原本他以为是某些喰种精英掌握了制造库因克钢的技术,但是深思下去,任何库因克钢的原材料都是喰种的赫包与赫子啊,没有哪个区域的喰种能够提供如此大量的材料!

    “怎么可能!这得死多少喰种才可以制造出这样的墙壁?”

    月山习口中不相信,眼神闪闪发亮。

    这绝对是大秘密!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只是你的实力没到那种层次,所以不知道一些内部消息罢了。”芳村功善看着色泽黯淡肮脏的墙壁,低下了头,像是在表达对墙壁背后事物的尊敬。

    “这里沉睡着一位『王』。”

    整个地下世界的喰种,生活在独眼之王那伽拉桀的亡躯里。

    “我们吃着『王』的赫子,借此存活下来。”

    所以,地下世界的老人们才会活得如此痛苦,守在这里不愿意外出,他们的内心一直承受着巨大的折磨。

    芳村功善把这些说出来,同样是为了提醒月山习:“喰种的生存不易,不要因为得到了一点力量就觉得自己很强大了,再强大的人也会死亡,比如独眼之王,你看这个地下世界有多大,就可以想象当年的独眼之王有多强了。”

    月山习沉默下来。

    这可真是触目惊心的事实啊。

    芳村功善又转回日常的话题:“好了,月山君,你没事做可以去锻炼自己的力量,我要回去陪尤娜和孩子了。”

    已经有老婆的中年男人,一脸笑容地告别了单身狗的月山习。

    月山习只能干瞪眼。

    这里是精神世界啊,想要一点情报怎么就这么难?说好了是V组织的叛徒,你就能不能在我离开前,把和修家的底全给我透了啊!

    住在地下世界,每天都在倒计时的月山习唯一的乐趣就是东拼西凑,把和修家的情报给组合出来。芳村功善知道他的目的,偶尔会露一点口风,可是更多的时候,芳村功善只会选择缄默和转移话题,不肯说出动摇V组织根基的内容。

    月山习问过他为什么,芳村功善回答:“我并不仇视V组织,是我对不起他们。”

    这点完全可以看出一个事实。

    中年时期的“不杀之枭”压根不是什么好人。

    V组织灭门杀人,什么坏事没做过,芳村功善作为V组织的清扫人,职责就是专门为和修家清除敌对势力,要不然他不会在看见月山习的第一眼就杀机四溢,想要除掉这个准备去撬和修家墙角的喰种。

    赫者对半赫者绝对是碾压!

    能在芳村功善的手上活这么久,月山习必须感谢尤娜的存在。

    爱情使人心软。

    眼看着芳村功善和尤娜要给女儿取名,讨论着什么名字好听,月山习背对着他们,闲得无聊地看着独眼之枭翻来覆去爬动的样子,最后手一痒,没忍住就用手指狠狠地戳了一下独眼之枭圆鼓鼓的脸颊。

    叫你敢割我舌头!

    疯女人,我和金木在一起关你什么事!

    浓浓的报复欲在月山习的眼底燃烧,没办法,欺负人的时机太难得了。

    “呜哇啊啊啊——”

    孩子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芳村功善听到她的哭喊后,急忙走来,“怎么又哭了?”

    月山习假惺惺地揉着孩子的脸颊,把戳出的红印掩饰掉,“估计是又尿床了吧。”

    芳村功善立刻检查女儿的襁褓。

    没有啊。

    在父亲的关爱下,光溜溜的婴孩含着泪,欲哭不哭的样子格外惹人怜爱。

    月山习微笑,想道:“你也有这一天。”

    每日欺负独眼之枭一次,美食家表示神清气爽,不能再好了。

    放过回到父母身边的独眼之枭,月山习旁敲侧击地问道:“芳村先生,二十四区应该能够庇佑你们一家人,你还有什么其他的心愿吗?”

    芳村功善摇头,脸上的幸福变得沉重起来,“我感觉事情没有结束。”

    月山习内心疯狂吐槽。

    这就是你的精神世界啊,你竟然跟我立这种立flag!

    “别开这种玩笑了。”月山习蛋疼地看他,“尤娜都活下来了,你女儿也顺利出生,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芳村功善温和得像是年老的时候,“是的,我如今很满足。”

    月山习冰冷地笑道:“既然如此,你该履行承诺了。”

    芳村功善动了动嘴唇,目光中突然闪过一丝惊悸,望向了房子外面。

    此时,有二十四区的人在疯狂敲门喊道:“芳村先生,不好了!CCG在动用施工队堵住出入口,要我们交出你的女儿!”

    地下世界有独眼喰种诞生的消息,泄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