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电影计划

鱼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综]金木重生最新章节!

    第四百章

    时隔一个月, 和修研在九月再见到有马贵将的时候,自己那噩梦般的格斗训练和库因克武器训练总算恢复了“正常”。

    所谓的正常, 就是他再也不会被打到骨折,最多受一点皮肉伤。

    这已经是质的飞跃了!

    训练告一段落后,他揉了揉自己被踹过一脚的胳膊, 手筋有些发麻。再抬头去看那个神色平静的白发男人时,他不免冷哼一声,往外走去,就算有所改善也没办法抹去对方过去对他的虐待。

    和修研不是吃不了苦头,但他不愿意白白挨打吃亏。

    “研。”

    背后的有马贵将说话了。

    和修研的手放在门把手上,即便心里抵触他, 却还是对他抱有几分尊敬的。

    他停下来, 准备听一听这个男人打算怎么缓和关系。

    经历了三天的地牢生活, 且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查书反思自己的教育模式后, 有马贵将看待和修研的心态多少摆正了一些。

    这个人的潜力再高, 他也没办法用对金木研的方式去挖掘潜力。

    和修常吉就是对方告状的首选人物。

    有马贵将路过他, 主动推开门后说道:“高槻泉给你的那本书不要当真, 我看了, 发现这个作家全是在胡说八道。”

    “啊?”和修研的面色微变, 反射性地抓住有马贵将的衣袖。

    “那里面的老师写的是你?”

    “……不是。”

    “不是你的话,又是哪个人?上面写了那个老师总是半夜查房, 对待弟子喜欢玩强制Play,弟子要是敢跑,老师就打断对方的腿。”

    “……”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贵将。”

    看出有马贵将的无语,和修研故意把那本书的污水泼在他身上。

    和修研其实不怎么信书上的内容,讲得太荒谬了,根本是一场打出来的师徒情。他觉得“金木研”过去不至于这么惨,好歹是一名准特等搜查官加人类社会的高材生,有马贵将再强硬无礼,身上也没有什么某种私欲带来的黑暗。

    这个男人是真的孤高冷漠。

    和修研落了他一点面子,心情愉悦地要跨过他身边回房,未料他的头顶上多出一只手,掌心揉了揉他的黑发。

    他触电般的一怔。

    除了爷爷,再无第二个人敢摸他的头。

    “不会再随便打你了,反正你也逃不掉。”

    留下这句“温柔”的话,有马贵将淡定的比他先走一步。

    和修研:“……”

    什么升起的师徒情都碎成渣。

    和想象中对方只懂得教他格斗术不同,和修研在书房里碰到有马贵将的时候,发现对方知识渊博,只要问他文学方面的事情,有马贵将基本上都能说出来,并且有着极为独到的见解。

    不论失忆多少次,和修研骨子里仍然是一个文艺青年。

    可是面对有马贵将时,他只能想到对方暴力的画风,怎么也无法把看书的男人和殴打他的家伙画上等号。

    “书房留给你,我回卧室看书。”拿起一本晚上想看的书籍,和修研就不理会霸占他书房的有马贵将了。

    在井水不犯河水的情况下,两人和平共处了几天。

    书房里,有马贵将的目光从书籍上移开,漫不经心地望向书架。在这个和修家为和修研精心准备的书房里,各种书籍整齐地摆放在上面,他可以从对方阅读的范围去判断对方成长的程度。

    一个月前,书架上并没有心理学方面的书籍。

    现在有了——

    代表和修研开始探索他人的心理。

    相处了一段时间,有马贵将知道和修研的性格较为孤僻,要是与工作和学习无关,他对外界的人或者事情并不热衷。

    “有人来了柏林。”有马贵将若有所觉。

    有几个能出国的麻烦家伙,要是他们跑来接触和修研也不奇怪。

    手机一震,独眼之枭找他。

    有马贵将没接这个电话,在和修家的地盘,接一个敌对阵营的人的电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何况他还有一件事情没来得及找独眼之枭算账。

    “无名之王……”有马贵将的嘴角掀起一个森冷的弧度。

    名字取得这么正经,把他都骗过去了。

    在日本想找他询问CCG近期动向的艾特,捧着手机思考了一会儿。挂断电话的事情不算意外,她觉得一个月好像还是不够安全,再过一段时间联系有马贵将比较好。

    “唉,感觉最近又安全又无聊啊。”

    艾特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新绷带,对防火的性能不报多少希望。

    V组织降低了抓捕她的力度,大概是不愿意浪费劳动力在她身上,转而开始稳定东京范围内的社会治安。在和修家不下达命令期间,V组织最大的工作就是清缴那些破坏规矩的喰种。

    这个社会,喰种是允许被普通人知道的,但是在“知道”的同时,喰种又不被允许出现在普通人面前。

    很多人一生都没见过喰种,却又如恐惧鬼怪一样恐惧喰种。

    人的心,复杂莫辨。

    在房间里把绷带摘去,艾特又化身为高槻泉走出据点,在她狭窄且挤得满满当当的工作室里,有一份最新的影视化合同摆在桌子上。

    她拿起合同,看完后微笑:“这个美食家挺有趣的嘛。”

    月山财团名下新成立的影视公司,居然联系她的工作室购买《致卡夫卡》的电影版权。要知道《致卡夫卡》比《黑山羊之卵》更加阴暗,用喜欢吃腐烂食物的毒虫影射着现实中的喰种,这部作品想要通过审核,不知道要花多少人力物力。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月山家的大少爷有多喜欢看她的小说呢,别忘了,她可是割断过美食家的舌头。

    男人小心眼起来,绝对不会比女人差多少。

    她拿起笔,在合同上签字,看也没看上面的版权费一眼,“你想要,我就给你,你又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呢?”

    二十一区,月山家。

    得到了《致卡夫卡》的影视版权,月山习满意一笑,“这个女人虽然可恨,可谁让她的作品是金木最喜欢的……”

    他从德国临时回家一趟,为的就是找到讨好和修研的方法。

    想到这里,他就悔不当初。

    金木看似比较难追,最后也被他死缠烂打成功了,然而和修研不一样啊,和修家就算撤离了一部分保护,让对方能够正常地融入社会里,和修研依旧是一个难以接近的人。

    “耐心一点。”月山习如此安慰自己,“就当重新认识金木,而且变成了和修研后,金木和我也能交谈到一块去了。”

    以往顶多是谈一谈学校的生活和月山家,现在终于能够在学校谈论书籍以外的事情,例如金融、政治,还有艺术和名画。

    他看得出来,和修研在从自己身上汲取一部分需要的东西。

    这部分可以是艺术修养,也可以是上流社会的弯弯绕绕。

    “认真吸收这些知识的金木太美了!”

    月山习丢开手上的东西,把自己砸在了家里的大床上。

    他翻来覆去地思念着德国的心上人,而后,唰的一下从枕头下抽出一件八成新的白衬衫,盖到了自己的脸上。

    “金木的味道……”

    月山习幻想着把头埋在金木的腹部,去嗅他身上的气息。

    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能够贴近对方柔软的内脏,用嘴唇去亲吻腹部,在接近膝枕的姿态下,把自己对他的喜欢都明明白白地表现出来。

    一个晚上的大脑皮层过于活跃的结果,就是隔天裤子湿了。

    “我现在也就想想。”

    月山习生无可恋的呈大字型躺在床上。

    尝过一点性/事后,他就没有办法让自己不去想和修研了,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在想念着对方的接触。

    松前敲门走入,月山习瞬间惊得坐起来,“松前!”

    “习少爷半天都不回应我,让我有些担心。”松前叹气,眼尖地看到床上不属于月山习的白衬衫,“您又私藏研少爷的衣物,研少爷知道的话会生气吧。”

    月山习无奈地说道:“我就怕他连生气都不会。”

    松前帮他拿走垃圾桶,诧异道:“德国那边的情况有这么严重吗?”

    月山习靠在枕头上,用手胡乱的把头发抓到脑后,“严重倒也不严重,GFG在柏林的管辖力度不亚于CCG,金木在那边继续当准特等搜查官,驱逐起喰种毫不留情,没有再心慈手软。”

    松前担心他的安全问题:“会不会影响到您?”

    月山习失笑,“我最多在他一个人的时候靠近,不用担心,我暂时没有被和修家的人发现。”

    松前相信他的话,出去的时候提醒道:“习少爷,记得换衣服。”

    月山习在外面的厚脸皮,回到家里就变得薄了起来。

    他捂住脸哀嚎。

    “松前,你管住自己的眼睛,不要乱看!”

    “是是,我的少爷。”

    在家的生活自然十分轻松,月山习在准备《致卡夫卡》的影视拍摄时,特地询问了一下父亲:“怎么才能降低审核力度?”

    月山观母翻阅了一遍这本书,微笑道:“在日本,很多被禁止的作品都是因为过于写实,容易对社会造成危害。”见儿子坐直身体倾听他的经验,他欣慰不已,多少年了,儿子总算对这方面有兴趣了。

    “在中国,有聪明的人想到了一个方法通过审核。”

    “爸爸,什么方法?”

    “你只需要在适当的删减暗喻后,在结尾的地方写上——”月山观母的手翻到最后一页,指了指结尾处,“这一切都是主角做的梦。”

    月山习诡异地看着他。

    《致卡夫卡》的主角是一个人类青年,某一天突然变成了丑陋的“毒虫”,只能吃和正常人不一样的食物。难不成最后告诉所有人,什么毒虫什么内心挣扎,全是主角在梦里脑补得太多了?

    月山观母耸肩,“你可以试试,我认为这是可行的。”

    就是容易被看电影的人喷死。

    月山习无力地拿回书,“我是准备拍给金木看的啊!”

    月山观母温和道:“你可以给他看去掉结尾的删减版电影,或者让他在电影院不要看最后五分钟的内容,这样他看完后没准还会高兴和其他人的观影体验不一样。”

    月山习思考着父亲说出的方法,喃道:“两手准备吗。”

    可以啊!

    他惊喜地回去修改自己的计划书,准备花重金招揽名牌导演,把小成本的恐怖片拍成大成本电影。

    最后,电影的男主角……

    月山习的手指点了点下唇,“就选《黑山羊之卵》的男主角好了。”

    一脉相承,也不知道能否让和修研满意。

    他莫名有些期待。

    因为他听金木说过,《致卡夫卡》是对方最喜欢的小说,很早就期待着能看它的电影。

    金木,只要能让你开心,我一定会实现你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