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生日一晚

鱼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综]金木重生最新章节!

    第三百三十九章

    到了卧室里, 月山习再也忍不住地大笑起来,眼角都是泪花。

    “迹部的表情太有趣了!”

    上次游乐场的事情后, 他就猜到迹部景吾可能知道他是喰种,但是能如此确定还是靠这一餐时对方的表现,迹部景吾那踌躇纠结的眼神根本逃不过他的目光。

    “完美的用餐礼仪, 恰到好处的客套,还有平静外表下的剧烈情绪起伏,这些就像是美味的鱼子酱,因为‘食材’的独特性,含到口中还能听到‘啵’的声音,炸开后刺激味蕾, 我今天用餐时吃得都比平时多了一点。”

    月山习愉快的与金木研分享这次的餐后感。

    开胃又有趣!

    金木研打开衣柜, 说道:“迹部哥是真的想跟你交朋友, 不然早就走了。”

    以人类之身和喰种交朋友需要勇气。

    月山习从他后面伸出手, 给他挑了一件黑色工字背心和短裤。

    “你穿黑色好看。”

    “……”

    金木研接过衣服, 转身就要去客房那边了。

    月山习拉住他, “今天是我生日, 在我这里休息吧, 我保证没人看到。”

    金木研:“你当他们眼瞎吗?”

    那一个个全是人精。

    月山习认真道:“我提前给了封口费, 永近君和掘都不会说什么。”

    金木研无法理解地看着他,“你被坑了这么多次, 竟然还相信他们……”

    月山习把人推向卧室自带的浴室那边,“去吧,去吧, 热水让仆人提前给你放好了,洗发露和沐浴乳都摆在了那边,是你平时用的那些。”

    从去年除夕到今年,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

    月山习的心思全部写在了脸上,本人却没有发觉,紫色的眼眸里满是兴高采烈。

    金木研叹道:“好了,你出去。”

    月山习最爱的就是他的妥协,叮嘱了一句后就出去了。

    随后,他唰的一下打开卧室的门,对没人的地方说道:“小老鼠,今晚你敢爬窗,我就把你晒成老鼠干。”

    关上门,月山习去布置卧室。

    掘千绘走出来,贴门听了听,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要不要冒着变成老鼠干的风险去呢——”她小小的苦恼了一番,直觉提醒她肯定可以见到月山君和金木君私底下的相处画面,那一定是非常值得珍藏的。

    她喜欢拍照,渴望捕捉瞬间的美。

    继美食家之后,她只对独眼蜈蚣有强烈的拍照欲/望。

    独眼……

    太美,太珍贵了。

    若非月山君老是索要,她一张照片都不想给对方,好东西藏起来才行啊。

    金木研还没出来前,卧室的礼物全都被月山习拆开。

    月山习看着永近英良送的礼物,眼前一亮,没想到是金木少年时候的照片。不过看到上面笑得碍眼的永近英良,他果断用剪刀把另一个人剪了下来。

    “这样就好了。”

    月山习把照片放到抽屉里保管好。

    垃圾桶里,永近英良的灿烂笑容也变得似乎有点“郁闷”。

    “小老鼠的礼物老样子,是照片啊。”月山习打开礼物盒,看到了一本相册,上面几乎记录了金木研从去年到今年的全部变化。

    大一刚开学时的金木,脸颊微圆,眼睛大而单纯。

    这张照片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找到的,背景是东大的大门,少年脚步匆忙,手上还拉着挎包,如同一个刚步入大学的普通学生。

    到下一张照片的时候,金木研的表情就略显冷凝,眼神警惕。

    掘的偷拍被发现了。

    月山习看得很起劲,脑海里自动补全当时的场景,连金木研什么时候从浴室里走出来的都不知道。

    直到闻到对方靠近的味道,他猛然一惊。

    “在看什么?”

    金木研往把相册给拿到了眼前。

    月山习死死抓住另一头没有放,“金木,这是我的生日礼物。”

    金木研翻着相册,“掘学姐偷拍了好多啊,我都没发现她跟踪过我这么多次。”

    粗略一翻,没有血腥残暴的照片,他就丢回给月山习了。

    月山习把相册也放到了抽屉里,不动声色地踢了一脚垃圾桶,让垃圾桶往书桌底下挪去,千万不能让金木发现永近英良的照片。

    再次转过身,月山习就看到了金木研出来的样子。

    头发还是湿的,工字型背心紧贴着少年的身躯,他侧身随意地站立着,背部两侧分布均匀的肩胛骨的线条略凸起,没有成年人的厚实。在用毛巾擦头发的时候,对方手臂的动作带动了背部,让脊柱也在背心下隐约能看到一条竖线。

    削肩窄腰,双腿笔直,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无可挑剔。

    偶尔面容上一丝柔嫩的孩子气,也在眉峰的冷冽中被压到最低。

    一个逐渐走向成熟的少年。

    “Amore.”月山习忍不住用意大利语说了一句亲爱的,与此同时金木研嘴角上扬,打量着他,“意大利语?你这是要我再多学一门语言啊。”

    这次他听懂了。

    月山习又惊又喜。

    金木研擦着头发问道:“这是从哪里养成的口癖?”

    月山习心潮澎湃地说道:“在浪漫的时候用意大利语,抒发感情的时候用音乐术语或者英语,然后在认真的时候用德语不是很应景吗?”

    金木研想道:正常人听不懂吧。

    “早点休息,晚安。”

    从来都不顺着月山习来,金木研按照自己的作息走向床边。

    月山习放下礼物,飞快地跑去洗澡。

    卧室里只开了小灯,光线朦胧,适合睡觉。金木研枕在柔软的大枕头上,本以为自己会顺利睡着,却没想到自己闭着眼睛始终清醒。

    上辈子月山先生过了生日吗?

    他不记得了,那段时间月山先生只展现了财力和人脉,彼此还是保持了距离。

    原来今天是他的生日啊。

    金木研感觉到被子一角被掀开,另一具男性身体贴了上来。

    背部像是靠到了铁板上,散发着热气。

    月山习用手臂把他环抱住,呼吸粘稠轻柔,头埋在他的后颈,用鼻梁蹭开黑发的发梢。金木研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用腹部轻微地顶蹭自己,仿佛这样做就能舒服一些,月山习靠得很紧,那份渴求也被清晰地传递过来。

    金木研动了动僵硬的脖子,那人的唇就划在了颈侧的皮肤上。

    “金木……”

    月山习的话和以前恳求吃他的时候一样。

    食欲和性/欲在美食家身上似乎没区别。

    不,还是有区别的。

    以前就算想吃自己的肉,月山习也不会挑脖颈的部位,那是最靠近大动脉的地方,只是掌握住会让人流血的地方还远远不够。

    金木研漫无边际地想了一阵子,把月山习抓着他腹部的手按住。

    “别乱摸,我感觉你的指甲都要抠进去了。”

    “我会……很小心的……”

    月山习放轻手上的力道,小口小口地舔吻他,沐浴过后的皮肤又柔韧又好闻,背心下的腹肌在指尖的按压下,有着肌理特有的弹性。

    月山习的鼻子发热,赫眼睁开,他在努力不让自己在这一步前功尽弃。

    今天是他的幸运日!

    金木研眯了眯眼,“你想干什么?”

    月山习用商量的方式矜持地说道:“我们不做到最后一步可以吗?”

    金木研疑惑:“把我亲一遍?这就是你喜欢干的事情?”

    做不了就是做不了,这算是尝个味道?

    月山习的眼中闪烁着精光,“只是不到最后一步,我们可以做的方式有很多。”

    他伏到了金木研身上,双手撑在腰部两侧,被子被弄到了一边去。

    “我给你做一次。”

    “……”

    “金木,你什么都不用管,交给我就可以了。”

    “……等等!不许用口!”

    金木研终于知道他昨天在暗示自己什么了,不是让自己做那种破廉耻的事情,而是月山习想要给他做这种事情!

    下一秒,他的裤子被拉了下来。

    金木研眼角有红痕蔓延,眸子凶狠不起来,膝盖屈起,不去看月山习。

    “你以后别想吻我了。”

    美食家,你这个人迟早死在色性泛滥的事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