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作战计划

鱼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综]金木重生最新章节!

    第两百四十六章

    这一觉, 月山习睡得意外沉。

    他做了一个晚上乱七八糟的梦,仿佛以前被忽视而导致空白的感情生活在对他抗议。

    等到他好不容易挣脱睡梦, 想要拥紧怀里的人,让对方镶嵌在自己怀里,深吸对方颈肩的气息时——他的双臂之间捞了一个空。

    没有人?

    没有人!

    月山习猛然去摸身边的地方, 枕边只有淡淡的余温,金木已经离开了。

    仿佛错过一百个亿。

    “我居然连金木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月山习抱住枕头发出悲恸的哀鸣,把脸埋在枕头里,尽力去嗅枕头上残留的味道。对方用的洗发露是他习惯用的那个牌子,还有沐浴乳,这些全部、全部是他最喜欢的香味, 当其中掺合着一缕金木研喰种化后的美好气味后, 嗅觉上的享受提升到了极致。

    心!神!荡!漾!

    月山习用身体蹭了蹭床单。

    “啊……金木……”

    他们第一次同床共寝, 四舍五入就是他们睡了啊!

    精神上的大量幻想, 加上身体长久没有纾解过情/欲, 两者结合不亚于一剂兴奋剂, 月山习在大清早难得赖了一次床, 感受到体内激荡的异样情绪。往日他在有强烈食欲的时候也会有这样的反应, 但是通常吃完就能平静下来, 完全不会沉迷其中。

    一个人能解决掉生理需求,但没办法解决掉心理需求啊!

    月山习只能残念地借助昨夜记住的触感, 勾画出金木在浴袍下的身躯,想象抚摸对方的感觉。然后他在满床金木的气味下,自己解决掉了身体的反应。

    搞定了之后, 月山习面不红心不跳地去沐浴,换了一身清爽的打扮准备出门。

    金木肯定回医院了!

    事实和月山习猜测的相差没多少。

    金木研尚处于停职养伤期间,不需要回CCG上班,也不用回东大接受简单的学校教育,他回到了东京综合医院的病房,把有马贵将留给他的礼盒往垃圾桶一丢,又按响护士的铃,让人过来把床底和垃圾桶一起清理干净。

    金木研没有过多地伪装伤患,拒绝了护士的检查,坐在病床上玩着自己的手机。

    里面有很多人的邮件。

    可是他目前一个人也不想联系,只想坐在“该待”的地方静一静。

    护士见他气色不错,一头雾水地走了。

    为什么昨天是白发,今天还能染成黑发?这年头的少年都这么不爱惜身体?

    在这间VIP病房里,金木研陷入沉思,不断分析上辈子和这辈子的差异,试图从中找到自己可以获利的地方。

    受到赫包影响的他,思维异常的活跃,看待很多事情都不再是过去的一叶障目,而是用全新的角度去分析问题所在。比如上辈子帆糸萝玛的问题,他就想到了帆糸萝玛是故意卧底在古董咖啡厅,平时和他凑近乎,实际上是借此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在以力量为尊的喰种世界,能够驱使一位SSS级喰种当卧底的组织并不存在。

    所以逆推回去,帆糸萝玛是主动,且自愿来古董咖啡厅的。

    至于原因——

    金木研的眸中泛起冷芒,想到了一个比思考更方便的方法——那就是去问原主的精神意志。他忽而侧头自言自语:“你来找我,是因为我是独眼喰种吗?”

    被金木研整得快发疯的帆糸萝玛抱膝坐在病房的角落里,蔫耷耷地看着他。

    “是啊,金木大人。”

    “当时除我之外,应该也有其他独眼喰种。”

    金木研意有所指。

    “这可不一样——”帆糸萝玛打起精神,犹如花痴般说道:“金木大人最好看了,而且每次被击败都能站起来,比那些垃圾的潜力大不知道多少!”

    金木研不为所动,“独眼之枭的实力比我强大。”

    帆糸萝玛对独眼之枭的实力不置可否,闷笑了几声。

    金木研:“我说的哪里不对?”

    “对于喰种而言,她或许很强,但是对于独眼喰种而言——”帆糸萝玛故意话只说半截,用阴冷而可怖的目光盯着金木研,“金木大人,套我的话没有用哦,如果你愿意在我面前失声痛哭,我也许会考虑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你呢。”

    金木研嘲讽:“失声痛哭?你以为事到如今,我还会有这样的情绪吗?”

    帆糸萝玛的表情一僵,纠结地嘟囔:“应该……有吧?”

    她十分苦恼。

    怎么看金木大人都成长到一个可怕的程度了。

    瞥见金木研冷漠得不近人情的样子,她突然愣住,捂住脸大笑起来,明白自己陷入了一个思维误区。就算金木研心智上得到了成长又如何,没有足够的力量,没有相应的情报,金木研就无法逃出“她”和其他人的手掌心,小丑一定能笑到最后。

    “金木大人,想要弄坏你太简单了,让你失去一切就够了哟。”

    “你觉得你能做到?”

    “我一个人办不到,可是我不止一个人呢,金木大人不是猜到了什么吗?”

    “你是哪个组织的人?或者说——首领?”

    “不告诉你。”

    “小丑?”

    “为什么这么猜测呀,小丑的上代首领,噗,那个笨蛋还被关押在喰种收容所的地下三层没有逃出来呢,也不知道最后会不会被喰种废弃装置榨成汁。”

    “青铜树?”

    “你觉得我和独眼之枭的关系很好?”

    “……Madam?(贵妇人组织?)”

    “你对我被关押进喰种收容所的年龄有何误解,我是几十年前就被抓了啊!萝玛可以发誓,那个时候什么鬼Madam组织连影子都没有!”

    无形中被讽刺了年龄的帆糸萝玛委屈不已,戳着雪白的病床床单。

    金木研对这些实在了解的不多。

    “玫瑰?”

    “你说那个国际组织啊,我有点印象,他们就是专门为特定群体抓食物的啦,虽然我觉得他们就是一群看门犬,也就是他们背后的主人有点能力罢了。”

    帆糸萝玛对一些历史悠久的喰种组织如数家珍,哪怕被关押在地底那么多年,她仍然对外界的事情有着相当高的敏感度。

    她撒娇地说道:“金木大人,你瞎猜一通也没有用,快来求萝玛吧!”

    金木研微笑:“看来你还想见到月山习。”

    帆糸萝玛露出敢怒不敢言的表情。

    今天早上,那个男人竟然敢对金木大人硬了,还摸金木大人的腰!

    她都没有摸过!

    一招制住了帆糸萝玛,金木研眼前的幻觉就消失了,病床上只有他一个人的身影,帆糸萝玛的精神意志不知道躲去了精神世界的哪个角落里。

    金木研再次一个人安静思考。

    “嘭!”

    病房的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走进一个白发红瞳的少年。他踩着一双红色的球鞋,下身是吊带裤,上衣色彩斑斓,像是活泼好动的高中生,半点也不像CCG的二等搜查官。

    “听说你受伤了——欸?!你为什么变成了黑发!”

    铃屋什造是听从他监护人的意见,挑了个时间开溜出来探望“朋友”的。“朋友”这个词,他还是最近才有了一定的了解,不再像刚去CCG学校时那样毫无常识了,而金木研无疑是在定义上最符合“朋友”这个称呼的啦。

    “不止是头发,眉毛和睫毛也变成了黑色,你好神奇啊,是全部染上的颜色吗?”

    一发现金木研变了发色,他对发色比对金木研的伤势更为好奇。

    金木研看着他一头白发,嘴角多出诡异的弧度。

    “铃屋君,我觉得你也很适合染黑发,不如我带你去理发店里试一试吧?”

    “我?不用啦,感觉白发还挺好玩的。”

    “很难看。”

    “啊?”

    “铃屋君没有发现吗?因为你和我都是白发,所以走在CCG和外面都十分引人瞩目,他们大多数流露出的感情不是羡慕和嫉妒,而是隐隐的排斥吧。”

    “……”

    “白发是稀少的,也是不吉利的,通常它代表着走向衰老和死亡。”

    “我不在乎他们的看法。”

    “那篠原先生呢?”

    金木研一句话掐住了铃屋什造的死穴,铃屋什造的眉头拧起,满脸不悦。

    然而他没能硬气下去,抓了抓自己的白发,犹豫地说道:“染发真的好看吗?”接着他把裤子两边的口袋翻出,证明自己口袋里没有一枚硬币,“我没钱,也染不了发。”

    金木研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借你。”

    铃屋什造看向他,吐槽出了真相:“你其实就是不想一个人变成黑发吧。”

    金木研笑道:“这种事情就不用深究了。”

    之后他就陪铃屋什造出门去了,完全没有留在医院养伤的心思。

    铃屋什造蹦蹦跳跳地走在路上,没有翘班的自觉,“你不是重伤吗?”

    金木研望着两旁琳琅满目的商店,瞥了一眼铃屋什造,并没有小觑对方的洞察力,“我的伤没有那么严重,CCG那边给我大部分治好了。”

    铃屋什造看见路边的糖果店后,发出一声喜悦的促音,连忙跑了过去。

    金木研慢慢跟上。

    他身上穿着包裹严实的黑色西装,神色淡漠,走在铃屋什造身边就像是一个家长一般,根本不像是同一个年龄段的少年。他无所谓地给铃屋什造买了糖果,随后看着对方时不时钻进另一家店,结账起来顺手而从容,愣是让几家店的老板误以为他是铃屋什造的哥哥。

    然而铃屋什造比金木研还大几个月。

    玩够了之后,铃屋什造才得到满足,含着糖果说道:“带我去染发店。”

    金木研一点都不生气地答道:“好。”

    计划通。

    唯有铃屋什造也变成黑发,他在CCG上班的时候才不会那么招人探究。

    “铃屋君,你的头发有点长了,需要修剪。”金木研的手指撩过对方的发尾,那已经接近肩膀了,他的指尖划过雪白的发丝,若有若无地碰了一下颈侧散发着血香的动脉。铃屋什造如被摸了尾巴的猫一样突然炸毛,跳到了旁边,“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金木研在阳光下一身漆黑的打扮,就连衬衫和领结也选了黑色,与发色相映成辉,早上离开月山家的时候哪怕有选择其他衣服的机会,他也没有去伸手触碰平时穿的衣服。

    他站在那里,面容俊秀,笑容浅淡而模糊。

    一双黑灰色的眸子犹如深渊。

    “大概是——压抑了太久,偶尔放松了一下吧,不用担心,我还是我啊。”

    只是没吃早餐,有点饿了。

    面前的铃屋什造的气味很香,让他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点食欲。

    金木研转移话题,“铃屋君身上有一种糖果的香气,是因为经常吃糖果造成的吗?”

    铃屋什造翻白眼,“我怎么知道,我又闻不出自己有什么味道。”

    两人一同走进了染发的店。

    几个小时后,经过理发师的精心修剪和染发,一个黑发的铃屋什造新鲜出炉,反差的效果不亚于金木研。在理发师自己都惊叹的表情下,黑色短发的少年表面上不再那么稚气,乱翘的发丝层次打理得极好,刘海被“XIII”形状的红色发卡别住,将那张巴掌大的小脸衬托得精致漂亮。

    铃屋什造的皮肤非常嫩,如少女般细腻雪白,他身高不够,仰起头来看人的时候,脖颈纤细,男性特征相当不明显,甚至有了一种这个年龄段很少有的魅惑。

    铃屋什造被金木研打量得浑身不自在,“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金木研说道:“铃屋君要是多打理一下自己,少穿花色衣服和诡异色调的鞋子,你的外表很好看呢。”

    铃屋什造满不在乎,“要那么好看做什么。”

    随后,他回头看向Gay里Gay气的理发师,露出尖尖的犬牙,威胁地笑道。

    “你要是再乱看,我杀了你哟。”

    “啊?”

    理发师一愣,紧接着看到铃屋什造的这张脸,目光中闪过一丝痴迷。

    铃屋什造往门外走去,忽然把手上不知何时出现的一把剪刀甩向身后,理发师顿时发出杀猪一样的惊叫声,被剪刀扎穿了鞋子。

    对此,金木研歉意地多付了一点钱,“不好意思,铃屋君比较爱玩。”

    他对理发师好心地说道:“建议你最好忘了这件事情呢,不然我不介意往你另一只脚上也扎一个洞,反正伤一个地方是伤,伤两个地方也一样嘛。”

    理发师:“……”

    救命啊,一次性碰到两个蛇精病!

    把理发师吓到拼命点头,而其他人面色忌惮后,金木研就告别了这家不会再来的染发店。

    他找到门外的铃屋什造,“你今天没有其他事情吗?”

    铃屋什造:“没有呀。”

    金木研一看就知道铃屋什造翘班了,而且还是翘了有马贵将的零番队的班。

    他心中多出诡异的愉悦。

    “我最近被晋升到上等搜查官了,铃屋君作为我的搭档,级别有点低啊。”

    “你这么说,是想要和我打架吗?”

    铃屋什造笑眯眯地拔出一把刀,在指间玩耍了起来。

    金木研摇头,“我是想帮你晋升,铃屋君也应该很满意我吧,我们一起组队的时候还是很有趣的,要是被分配到了其他的搜查官当搭档,我大概会感到苦恼吧。”

    铃屋什造抗议道:“谁满意你啊!老是抢我的人头数,我特别想干掉你!”

    金木研无视他的话,自顾自地说道:“我记得你对Big Madam比较有兴趣——不如我们就驱逐他吧,一个SS级的喰种足够你晋升到上等搜查官了。”

    铃屋什造的声音戛然而止,“……”

    金木研问道:“愿意吗?”

    铃屋什造当然愿意,但是心底玲的那一部分人格对Big Madam的感情很复杂,让他破天荒地产生了一丝犹豫,还有一丝对埋葬过去的迷茫。

    “玲……可能会怕他……我自己倒是没有问题……”

    “玲?”

    “是我哦,另一个我!”

    “我好像没见过呢。”

    “她不喜欢出来,我一般在洗手池照镜子的时候,都是玲在看呢!”

    日文中的“他”和“她”的发音区别很大,铃屋什造一说出口,金木研就听懂了他的意思——另一个人格不是男性,比较胆小,一直以来被铃屋什造保护着没有出来。

    “女孩?”

    “不是女的,玲是无性别,只是用‘她’来形容的话比较合适。”

    铃屋什造在解释完了后,忽然看向金木研的脸,鲜红的瞳孔倒映着对方冷漠的目光。

    他困惑地说道:“玲说很喜欢你。”

    金木研淡定地说道:“我还以为我只招大姐姐那一类人的喜欢。”

    原来他最招的那一类人是变态啊。

    铃屋什造咧嘴一笑,“Big Madam在哪里,直说吧。”

    金木研没有告诉他答案,轻易得到的东西永远不会被珍惜,“我不清楚他的地址,但是我知道他大概在什么组织里,顺藤摸瓜抓过去还是可以办到的。”

    铃屋什造沉默下来,小刀在走神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自己的手指。

    “嘶。”

    他把手指含入嘴里。

    金木研敏锐的听力却听到了百米内,有喰种在吞咽口水,慢慢靠近他们,对方也闻到了铃屋什造天生就吸引喰种的血香。

    “铃屋君真是非常吸引喰种呢。”

    “……”

    “这对于其他人不是一件好事,但对于搜查官来说值得庆祝。”

    “是吗……”

    “我们升职需要的就是他们啊。”

    金木研看了看四周的街道,带着铃屋什造往一个偏僻无人的地方走去。

    没过多久,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就沿着他们走过的路去了那边,之后再也没能走出来。

    金木研低头打着电话,联系后勤部,没有去看被铃屋什造分尸的喰种。

    铃屋什造发泄出心底的一些负面情绪后,迫不及待道:“快点啊,不要为这种垃圾停留,我想要找到Big Madam,他最近似乎也在找我。”

    金木研打完电话,又手指不停地点开另一个号码,“耐心等一等,我正在问一个人如何混进Madam组织,那个喰种组织的成员几乎全是女性,我们很难正面接触到她们。”

    而后,他走到铃屋什造听不到的地方,对手机说道:“掘,怎么进入Madam内部?”

    被他询问的掘千绘在东大里避开其他人,躲到角落里才敢回答这种问题。

    “金木君,你们CCG的活动和Madam有关?”

    “无关。”

    “私仇?”

    “姑且算是,我找的是Big Madam。”

    “她得罪了你?”

    “是‘他’。”

    “哦,他可不好惹,CCG抓了他好几次都无功而返,你若是想要抓他立功,可以考虑拍卖会的路线,Madam经常组织成员进行拍卖活动,活动内容就是贩卖拐卖的人类女性,与上次在二十四区的喰种拍卖会差不多,不过那边主要是拍卖食物,Madam内部一般是拍卖宠物。”

    “男人可以当拍卖品吗?”

    “不行,她们不收男人,那群贵妇人个个有钱,但是有喜欢养女孩子的怪癖。”

    “你有什么建议吗?”

    “金木君可以去找月山君 ,月山君在这方面的人脉比我多,前段时间月山君绝食,月山家的人似乎与Madam有所联系,他肯定有办法帮你混进去。”

    金木研恍若无意地问了一句:“他好像很喜欢参加各种活动啊。”

    掘千绘谨慎地答道:“……还好吧。”

    她绝对不能抖落月山君的黑历史。

    金木研的声线无端让掘千绘耳朵发麻,浮想联翩,“掘,你再怎么替他说好话也没有用,他是什么样的人,你觉得我会不知道吗?”

    掘千绘后知后觉地发现,对方竟然直接称呼她为“掘”?!

    “金木君,你今天……还好吗?”她好奇地问着貌似有点不正常的金木研。

    “很好呢。”金木研笑着答道,“不用兜圈子了,告诉我Madam一般在哪里筛选猎物。”

    掘千绘说道:“酒吧。”

    金木研若有所思,“酒吧啊,看来是个不错的地方呢。”

    问清楚了详细地址,他就回去告诉了铃屋什造,“最容易接触Madam的方法就是成为她们的猎物,但是她们通常只抓年轻的女性。”

    铃屋什造再精神分裂,也不会误会自己的性别,“我是男的。”

    金木研摊手,“可以男扮女装啊。”

    只要铃屋什造出现在拍卖会上,Big Madam肯定会第一时间认出对方,但凡他有一点占有欲,他就不可能允许铃屋什造被其他人买走。

    铃屋什造没有节操这种东西,动脑筋想了想可能性,马上不在意地同意了。

    “那你呢?”

    “我可以在外面接应你,顺便联系CCG的人过来帮忙。”

    “不行!”

    铃屋什造跳脚,“我过去扮女装,你在外面?说好的朋友是有难同当!”

    金木研困惑道:“谁告诉你朋友是有难同当?”

    铃屋什造抬头挺胸,“篠原大叔!”

    金木研仿佛在怜悯他的天真一样,吐字清晰地说道:“那就抱歉了,我对朋友的定义并非如此,朋友这种存在——让他在旁边一无所知的幸福生活就可以了。”

    铃屋什造懵住,“啊?是这样吗?”

    金木研:“没错!”

    铃屋什造的思路成功被金木研带到了沟里去。

    同一时间,关于独眼蜈蚣昨夜在二十一区附近捕食的情报到了有马贵将手上,零番队里的成员也发现铃屋什造迟迟没来上班。原定给铃屋什造带队敲地鼠的搜查官表情很不好看,直接去联系对方的监护人:“篠原特等,铃屋君没有来上班。”

    篠原幸纪大惊:“不会吧,我叮嘱过他要按时上班,他也答应了我。”

    转念一想,他记起了今天铃屋可能去哪里。

    “金木君住院了,我告诉了铃屋地址,他可能去看望金木君了。”

    “翘班去看?”

    这位零番队的成员压抑着怒火。

    篠原幸纪尴尬地说道:“小孩子嘛,心急等不了,你别担心,我打电话问一问。”

    好不容易把零番队那边的事情摆平,他抹了把汗,深感自己这些年还算有些威望,不至于让零番队的成员拿铃屋开刀问罪。他还没来得及联系铃屋,自家这个翘班的小孩就发邮件问他:“篠原大叔,怎么扮成女孩子啊?”

    篠原幸纪一头雾水地看着手机。

    过了半个小时,他打不通电话,发出的邮件石沉大海,对方才在他的焦心等待下姗姗来迟地发了一条邮件。

    上面附赠铃屋什造的女装照片。

    【漂亮吗?】

    篠原幸纪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剧烈咳嗽,“铃屋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