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上门拜访

鱼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综]金木重生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五章

    另一个负责二十区的特等搜查官, 正坐在本部的办公室里聊家常。

    他家小孩回来了两天,活蹦乱跳得像是跳上岸的鱼, 恨不得在外面一直待下去。

    篠原幸纪很关心重回学校的铃屋什造,鉴于对方不是很乐意回去,他有必要给对方增加一点学习的热情。比如毕业后可以争取分配到他的手上, 以后每天可以和他一起回家吃饭,再比如努力毕业,成为二等搜查官就可以有钱买吃的啦。

    絮絮叨叨地说了快半个小时,篠原幸纪才咂了咂嘴巴,“记得按时吃饭啊。”

    在学校的铃屋什造眼神放空:“……”

    大叔好啰嗦啊。

    篠原幸纪结束通话没多久,意外地发现有马贵将来了。

    “你难得来一次我的办公室啊。”

    “嗯。”

    有马贵将没有任何不好意思的反应, 反身关上门, 一身黑西装地走进来。他的鼻梁上架着一个眼镜, 没有穿外出的白色制服风衣, 这是他留在本部做文职工作的状态。

    “篠原特等, 你是怎么教乖铃屋什造的?”

    “什么教乖啊, 哈哈。”

    篠原幸纪大笑起来, 人到中年, 脸上的皱纹给他增加了和蔼的感觉。

    有马贵将平静地看着他, 目露一丝不解。

    篠原幸纪用大拇指指着胸口,“用爱感化他!铃屋君明白我的心意, 已经在学习怎么正确地表达自己的感情,并且交上了一个不错的朋友!”

    有马贵将:“……”

    篠原幸纪:“铃屋君和金木君的关系不错,你是为金木君而来吗?”

    有马贵将说起了病假条的事情:“他请了一个病假, 我在考虑是否过去探望他。”

    篠原幸纪爽朗道:“病了吗?探病是一个拉近关系的不错方法。”

    有马贵将颔首,“只是他比较怕我。”

    篠原幸纪看着有马贵将摇头,“我听说你把铃屋君和金木君都打得不轻,你这么贸然过去,他肯定对你的畏惧大过亲近,不如带一点他喜欢的礼物过去。”

    有马贵将:“我前几天送了一件B级库因克武器。”

    篠原幸纪恍然,“是那个幸村1/3吗?我记得那是你刚当搜查官时用的武器,很有纪念意义呀。”

    有马贵将对他微微一笑,“也给了铃屋君一把。”

    篠原幸纪顿时紧张:“铃屋君提早得到武器,会把学校掀个底朝天的……”

    有马贵将:“没关系,他们都不是那种会在学校留两年的人。”

    篠原幸纪:“这倒是真的。”

    “既然这么贵重的礼物都送了,你可以试试带水果花篮。”篠原幸纪说出正常人探病的方法,“不过你最好提前打个电话,问一问病房位置。”

    有马贵将不喜不怒道:“他在家里。”

    篠原幸纪没想那么多,“那就是身体不适的小问题了,你去他家里可以适当的和他的父母亲人接触,谈一谈话有利于了解对方,毕竟金木君不像铃屋君那么孤僻,亲人的话会贴近真实。”

    有马贵将心道:收养金木研的家庭肯定不知道独眼喰种的底细。

    篠原幸纪笑道:“第一次见你这么关心一个少年,怎么了,是不是有一种当前辈的感觉。”

    有马贵将说出CCG目前极少有人知道的事情:“他会是我的后继者。”

    篠原幸纪惊讶了,“这么高的评价?”

    有马贵将提前与他说明情况:“他有这份潜力,还有我希望铃屋君和他可以组队,两人的战斗力在搜查官里出类拔萃,毕业后到零番队待一段时间再分配出去比较好。”

    篠原幸纪很清楚零番队是攒功勋的好地方,“没问题,我会去跟铃屋君说的。”

    有马贵将谈完话,立刻告辞。

    不浪费一分时间,得到答案就去实行。

    待在办公室里的篠原幸纪叹道:“有马的后继者吗……CCG的第二个死神?真是让人期待啊。”

    下班后,有马贵将去了一趟离CCG最近的水果店,挑了一个水果花篮。

    店员把花篮放到桌子上,问道:“这位先生要写寄语吗?”

    有马贵将拿起笔,停顿了一会儿,向来写不出什么寄语的他慢慢写出一排字。

    【早日康复,下不为例。】

    店员看了一眼寄语,莫名地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威胁感。

    “这是送给朋友的吗?”

    “不是,送给一个生病的学生。”

    “关系……很好?”

    “没有。”

    有马贵将提起水果花篮,色泽鲜艳的水果与鲜花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多出了点暖色调。

    店员目送这位白发青年离去,“CCG的搜查官吗?外表真是年轻。”

    不过,他却觉得对方沉稳得完全没有朝气。

    忍足家,金木研在床上抱着枕头,用手机和英聊天,“英,明天要来我这里玩吗?”他今天待在家里享受忍足家的全方位关心,感觉紧绷了几天的肌肉都松懈下来,身体懒洋洋得不想动一下。

    还是休息好,尤其是病假!

    永近英良愕然道:“你今天不是应该回学校了吗?”

    金木研说道:“我请病假了。”

    永近英良瞬间猜出他在躲谁,“你不想上有马先生的格斗术课程。”

    金木研干笑,“我只是不想再进医疗室。”

    永近英良得知他已经浪了一天,不由心脏收缩,“你确定不会被有马先生发现?”

    金木研不确定地说道:“我的病假条是忍足家帮忙开的,而且我在他面前生过病,他即使怀疑我生病的时机不对,也没有办法来拆穿我……”

    越说越底气不足。

    不对,他是人类,人类生病很正常啊,有什么好心虚的!

    永近英良嘀咕道:“你到底有多怕他,以前明明还觉得他是个亲切的邻居。”

    金木研一脸生不如死的表情,“那是以前!”

    永近英良耸肩,在回家的车上说道:“好了,我明天去探望你,只是你最好小心——”

    路过地下隧道的时候,手机信号差了许多,发出滋滋的杂音。

    金木研没听清楚,“小心什么?”

    一道门铃声在楼下响起,与此同时,永近英良的声音慢半拍出现。

    “小心有马先生亲自来找你。”

    “……”

    金木研顾不上回答英,翻下床,猛扑到窗户口。

    在楼下,一个刚下班的白发青年站在外面,一手提箱子,另一手提水果花篮。

    仆人打开了门,疑惑地问道:“请问先生找谁?”

    有马贵将把语气调整到拜访学生家庭的程度,兼之外表出众,给人极大的好感,“你好,我是CCG的特等搜查官有马贵将,金木君的老师。”

    “你找……研少爷?”

    仆人的眼神微动,没有记错的话,研少爷是请了病假留在家里。

    有马贵将说道:“是的,我来探望他。”

    说完,他感觉到了一道不敢置信的视线,便往头顶的地方看去。

    金木研瞬间蹲下,抱头哀嚎。

    “英,救命!”

    “……不会这么灵吧,真的来了?”

    “他提了手提箱,正在和我家仆人说话,这是要把我打到进医院的程度啊!”

    “金木,你冷静!你是在忍足家,他不敢那么做的。”

    “他有什么不敢的!”

    “除了手提箱,他有没有带其他东西?”

    “有……水果花篮。”

    “这是好事,代表他今天不是来找你算账的,你装得像一点,躺在床上不要动。”

    “办不到啊……”

    “金木,你好胆小,面对喰种的勇气去哪里了。”

    “英,我留在这里肯定活不到明天见你,等他进来我就跳窗跑,你等着我,我这就去找你,到你家里住一天。”

    “喂——别这么做!有马先生会——”

    金木研把关好的手机塞入裤子里,悄悄抬头看了一眼窗外,人已经进入忍足家了,仆人此刻要该上楼通知他来客人了。

    他迅速从笔记本上扯下一张纸,留下让仆人帮忙圆谎的方法。

    【我今晚去朋友家住,你告诉有马先生,我不在。】

    写完后,金木研打开窗户,跨过窗栏打算从墙壁上爬下去。

    几米高的距离一闪而逝,他犹如踏地无声的大猫,身体的每个关节都灵活得不可思议。好巧不巧,这个时候忍足侑士刚从外面回来,抬头就看见自家弟弟在做这种冒险的事情,瞠目结舌。

    “研……”

    金木研脚下一滑,差点在跳下来的时候崴到脚。

    忍足侑士收敛了震惊,走上前抓住了妄图逃跑的金木研,严肃道:“你在做什么?”

    金木研:“……”

    忍足侑士从他可怜的脸色上找出答案:“家里来人了?”

    金木研哀求道:“来了一位特等搜查官,我想出去躲一躲。”

    忍足侑士扶额:“人家上门来探望你,你逃跑像什么话啊,没有人会强迫检查你的身体的。”

    金木研说道:“这可不一定。”

    忍足侑士见他如此害怕里面的人,坚定了要保护弟弟的想法。

    “你随我进去,我保证没有事情。”

    “……”

    “研,你是我们忍足家的人,没有必要畏首畏尾。”

    “……”

    这不是畏首畏尾,是被打出心理阴影啊!

    金木研垂头丧气地说道:“我爬回去好了,忍足哥。”

    忍足侑士摇头:“仆人应该打开了你的房门,你现在回去来不及了,不许做这种危险的事情!”

    他用钥匙打开自己家的门,仆人们见到大少爷带着研少爷回来,没有大惊小怪。那个去敲门找金木研的女仆下楼看到金木研站在忍足侑士身后,随机应变道:“研少爷,原来你和大少爷出门了。”

    金木研苍白着脸,“嗯。”

    他看向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的白发青年,对方正冷漠地看着自己。

    那种见到天敌的惊栗如电流般窜上心头。

    完蛋了!

    对方不相信他生病!

    可是在下一刻,那份锋锐到似乎要剖开身体的审视尽数消失。有马贵将从沙发上站起,客客气气的对主人家身份的两人说道:“打扰了,我来探望金木君。”

    在看见金木研僵硬的表情后,他破天荒的友好一笑,“我还以为你不在家呢。”

    金木研忽然明白英想要告诫他是什么了——

    如果他跑出去,下场只会更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