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唯一心愿

鱼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综]金木重生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二章

    看着第三个人的后腰处伸出的鳞赫, 月山习忍不住怀疑人生。

    为什么都是自己的克星类型!

    甲赫是打近战的啊,和这些喜欢拉开距离攻击的鳞赫根本不是一种类型的赫子!

    不管有多嫌恶壁虎的味道, 月山习也必须打败对方,他能够感觉到打败的人越多,精神世界的自己就越强大。为了不被这些喰种吞噬, 他必须壮大自己,活着回到现实世界去见真实的金木研。

    半赫者状态下的壁虎极为强大,三条赫子缠绕到一起,成为粗壮的巨型武器。

    他挥动手臂,赫子从半空中砸下!

    “轰隆隆——”

    地面的彼岸花被砸得七零八落,花枝扯动了土壤, 露出了里面的森森白骨。

    壁虎看见死人的尸体后更加疯狂了, “死吧死吧!”

    月山习极力躲闪, 笨重的甲赫降低了他的速度, 他只能不停抵挡, 亲身验证了一番老牌半赫者的实力。这个时候, 他才发现在喰种拍卖会上出现一具半赫者的残骸有多么罕见, 怪不得父亲会出高价为他买下, 事后退还回去的时候还引起了整个东京喰种圈子的议论。

    每个能够成为半赫者的喰种, 定然是走到了无数喰种的前面,有着极其坚定的意志力。

    壁虎的每一击都打在了他的甲赫上, 撞击得他连连后退。

    月山习的手臂酸麻,更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他的眼角瞥到了一抹白裙的身影。神代利世站在花海里对他笑, 手上还拿着几支被折断的彼岸花,赫眼与花组成血腥而残暴的画面。

    Fuck!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在等壁虎和他打完再出手!

    月山习喊道:“壁虎,你不攻击她吗!是她吃了你的肉和赫包啊!”

    为今之计就是祸水东引了!

    壁虎的动作在听到这句话后顿了顿,随后没有反应的继续朝他攻击,半点目光也未曾留给暴食者。

    神代利世轻嗅着手上艳丽的彼岸花,“愚蠢的美食家,壁虎早就死了。”

    生前的恩怨毫无意义。

    这里是虚假的世界,他们是被金木研吞噬后残留下来的意志。

    月山习和壁虎的打斗难分胜负,甲赫的防御高,鳞赫的爆发力强,而且精神世界里没有消耗RC细胞的说法,极大地弥补了鳞赫维持时间比较短的缺点。所有的情况都对月山习不利,他向来有各种帮手和家族势力做后盾,如这般正面对抗实力在自己之上的半赫者壁虎还是头一回。

    月山习全神贯注地盯着壁虎的动作,把过去学到的格斗术运用到战斗之中。

    他进步飞速。

    前所未有的生死压力,和一旁虎视眈眈的暴食者都让他的神经在尖叫。

    不能输,输了就会被这个恶心的壁虎吞噬了!

    神代利世在旁边没良心地鼓掌:“不愧是美食家,面临危险还会爆发潜力,打得很精彩哟——”

    “不过,你知道吗?”

    她故意说着话使月山习分心,偏偏月山习还真的没办法当作没听见。

    因为神代利世说出了金木研的事情!

    神代利世纤细白嫩的手指轻飘飘一抬,指着壁虎,“金木君脑袋里的蜈蚣是被这个男人塞进去的哦,他曾经折磨过金木君,一点点的把金木君逼疯。”

    月山习的动作迟滞少许后猛然加大了力气!

    壁虎!!!

    你竟然敢虐待我的金木!

    “还有,最开始的金木君是黑发呢。”神代利世笑得非常有个人特色,在她身上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森然,“是壁虎不停地钳断他的手指,脚趾,啊——不停地钳断,整整一大桶呢,全是金木君的残肢。”

    她仿佛在回忆,舌头滑过唇瓣,像是在发笑,又像是在怀念弱小的金木研。

    “你知道为什么金木君无法反抗吗?”

    “因为他拿针头插入了金木君的赫眼,把RC抑制剂全部注射进去,金木君无法动呢,瘦弱的身体被绑在刑椅上,双手和双脚都戴着镣铐,痛到只能撕心裂肺地大喊。”

    “一次又一次,金木君绝望了,放弃人类的部分,主动接纳了喰种那部分的力量。”

    “最后,他觉醒了喰种真正的力量。”

    “他打败了壁虎。”

    神代利世说完这段让月山习发疯的内容,又冷酷地吐出一句话:“你又能做什么呢?他弱小的时候,你不在,他强大的时候,你跟随在他身边却不被注视,美食家啊,你连区区壁虎都无法战胜,谈何来帮助金木君。”

    “闭嘴啊!闭嘴,你这个臭女人!你这个母猪!”

    月山习一面抵挡壁虎,一面气疯了地骂神代利世,精神濒临暴走。

    他无法救金木!

    他的金木被人折磨得遍体鳞伤,手指和脚趾被钳断,耳朵里被塞进蜈蚣,哀嚎而无人能相救。这个事实让他痛心疾首,无法冷静地面对这场战斗,而神代利世的残忍指出让他更加难堪。

    “美食家!”

    神代利世火大了。

    在她准备加入战局去给美食家一个教训的时候,她忽然看到了一个人,便停下了动作。

    “啧,怎么连他都出来了。”

    一个金发少年站在花海里,笑容傻气,但是眼神总给人真诚和智慧的感觉。

    永近英良!

    金木研心底逝去的光芒。

    这片精神世界的最深处才存在的一个残留的意志,由金木研的记忆构筑而成,脆弱得仿佛风一吹就会消散。对于这个人类的存在,神代利世连交谈的想法都没有,她隐匿了身影,远离了这片打斗的地方。

    历经千辛万苦,月山习在愤怒中战胜了壁虎。

    壁虎的身体上全是被甲赫割伤的血痕,他在彼岸花里爬动,手不甘心地伸向站不稳的月山习。

    “我要——吃了——你——”

    月山习的脸色冰寒至极,抬起右臂的甲赫,由上至下劈下!

    壁虎的手臂被切断!

    男人的疯狂叫喊声在这片花海里响起,嗜血的双眸狰狞地瞪着月山习,战意和愤怒从未褪去过一分。

    那是生活在豪门环境里的月山习无法理解的目光。

    都战败了,还挣扎什么?

    然后,他陷入了一个麻烦里,自己吃不吃?

    月山习的表情痛苦万分,在变强的心理催促下,他挪着步子走到壁虎背后的位置。

    鳞赫生长在对方粗壮的后腰上,看上去倒尽了胃口。

    不能挑食!

    忍住!

    为了金木,他绝对要吞噬掉这个男人!

    月山习撕开壁虎背后的肉,一口塞入嘴里,满脸痛不欲生。

    吃!

    吃!

    吃!

    呕——不能吐,吃下去!

    月山习的眼角泛红,赫眼一片凶狠,嘴里不停地吞咽来不及嚼动的食物。在他专心致志地吞噬壁虎那身恶心至极的肉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对他问道:“好吃吗?”

    月山习僵住。

    他像是机器卡死一般极为缓慢地看向右侧,永近英良蹲在那里,满眼好奇。

    “你看上去快要哭了。”

    “……”

    “哎哎,为什么不说话,刚才不是在大呼小叫吗?”

    永近英良对他的沉默表示不解,手指戳了戳还有一口气的壁虎,“不继续吃下去吗?你需要营养。”

    月山习倒抽了一口气:“永近英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而且还这么自然的让他吃东西!

    永近英良苦恼地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啊。”

    月山习:“……”

    你一个人类跑到全是喰种的精神世界里是闹哪样!

    面对这个紫发青年的困惑,金发少年爽朗地说道:“大概是金木想我吧,我就来这里陪他了。”

    月山习控制住想干掉他的冲动。

    这个人不是情敌更胜过情敌,在哪里都阴魂不散!

    在满地彼岸花的精神世界里,永近英良放弃蹲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抓了一把地上盛开的彼岸花,把它们蹂搓成烂泥,他告诉月山习:“这些花一开始不是红色的,而是纯白无垢的颜色。”

    月山习听他这么一开口,心神一凛,“你知道些什么?”

    永近英良笑道:“我全知道。”

    月山习正要追问下去,永近英良就天然黑地堵了回去:“不过金木肯定不想让我说出来。”

    月山习的眼中浮现出冷意。

    永近英良耸肩,“别这么看我,我要顾忌金木的感受啊,他就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特别害怕被人看到过去。”他的手指向自己,“尤其是我,金木不希望我知道太多,所以我能说的事情很少。”

    月山习听得很费解,问道:“为什么能说的很少?”

    “那些不重要了,我有事情要问你。”

    永近英良突然凑近他,目光闪亮,“你喜欢金木,有多喜欢?可以保护他一辈子吗?”

    月山习毫不犹豫地点头。

    “再没有第二个人能让我如此着迷!金木是最棒的,我愿意倾尽全力保护他!”

    “你很有眼光!”

    “……”

    月山习感觉这个永近英良和他认识的有哪里不同。

    永近英良没给他怀疑的时间,继续问道:“要是精神世界的金木想要吞噬你呢?”

    月山习迟疑片刻,干涩地说道:“抱歉,我要活着回去见他。”

    他不能死。

    所以,他不能被这里的金木吞噬。

    永近英良赞许道:“分得清现实和虚幻就好。”

    月山习更加困惑地看着他,“你是我认识的永近英良吗?”

    永近英良摇头:“不是哦,我对你不熟悉,只是见过一两面,主要从你刚才与他们的对话中判断出你近期的情况,你认识金木,而且喜欢金木,看你的样子估计也没追到他,金木喜欢的人一直是利世小姐那一款。”

    月山习快要被妒火烧着了,“金木喜欢利世那样的?!”

    永近英良嬉皮笑脸道:“安心啦,我并不喜欢利世小姐,金木是被她坑惨了。”

    月山习:“什么坑惨了?”

    永近英良又转移话题:“啊,不能说不能说,我们来聊一聊金木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好了,这可是独家秘闻,看在你是金木的朋友的份上,我可以免费告诉你哟。”

    大概聊了十分钟,月山习受益良多,对永近英良的感官第一次好到不行。

    “你希望我追到金木?”

    要是永近英良同意了,他日后就方便多了!

    “没有,你想多了,我只是不希望金木一直单身而已。”永近英良一脸幻想,“我想要看见他幸福地生活下去,最好有钱有权,嗯嗯,没有人可以欺负他,他能够拳打脚踢一切坏人,自由自在地活在阳光底下——”

    这样单纯的愿望微妙地流露出一丝酸涩的悲伤。

    月山习怔然。

    永近英良一口气说完愿望后,眼睛微微湿润,“拜托你了,保护好他吧。”

    少年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努力维持住开朗的表情。

    “金木啊,他总是被喜欢的人伤害,还喜欢自欺欺人,但是我知道——金木是最温柔的人,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意伤害别人,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很小心地关注金木,不让他再次经历这样的伤害。”

    “可是我办不到,我是一个人类,金木不让我步入他的世界里。”

    “直到现在,我居然成为了他的心魔——”

    他仰头看着这片漆黑的天空,对着不知在哪里的金木研大声说道:“我不愿意束缚住他啊!”

    我宁愿你痛苦地活着。

    也不愿意你心如死灰地步向死亡!

    这些永近英良想要告诉金木研的话,无人应答,仿佛只是他的自言自语。

    有一阵风在彼岸花上吹过,花枝颤抖,鲜红的花无端凄凉。

    月山习被他的失态镇住。

    永近英良竟然有这一面,这完全出乎了他对这个人类的预料,他该说什么呢——金木的朋友果然很不凡。

    “我教你怎么解决出不去的问题吧。”永近英良擦了擦眼睛,打起精神,“你去找金木,金木应该在精神世界的最中心等着你,什么浪费时间的事情都不要干,直接抱住他,放弃反抗,然后对他说‘我喜欢你,想要为你活下去’。”

    他一脸肯定地说道:“虽然会挨揍,但是他肯定不会杀了你。”

    月山习狐疑地看着他,“你确定不会坑我?”

    失手就是死啊!

    他什么好话都说了一箩筐,也不见这里的金木对他有什么特殊反应啊!

    永近英良用手挡住嘴巴,悄悄在月山习耳边说道:“千万别跟金木说这是我泄露的啊——不管是哪个金木都不行,他会生气的——我告诉你——”

    【金木渴望被爱。】

    一直孤独地活在自己世界里的那人,一无所有。

    金木研所求的仅仅一件事,希望他喜欢的人,和喜欢他的人都活下去。

    这里的彼岸花是被绝望染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