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大荒之地

暴走叉烧包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这个剑修有点稳最新章节!

    翦龙池,小界之中。

    数十名浣灵魔修默默站立,心情有些异样,看着眼前不断转动,经过数千年岁月蓄积才形成的巨大灵气球,意识到已经到了最后时刻。

    他们在发动此次灵气风暴的“大手子”魔修无灵长老的命令下,早已站到专门用来撬动灵气的大阵之中,在各个阵点就位。

    “掐定引诀,随灵引导!”“无灵长老大声喝道。

    其它的浣灵魔修听到命令,不管不顾,纷纷掐诀。

    一道道灵光手印打出,落自虚空之中,再融入到眼前的巨大灵气球体之中。

    随后,异变突发。

    那巨大灵气球的旋转速度猛地加快,仿佛是有股推力在推着它旋转。

    并且这推力不断,所以它旋转的速度也就越来越快。

    到了最后,直接是快的化作残影,肉眼难以看清。

    一缕缕驳杂的灵气,随着球体的旋转如烟雾般不断溢出。

    紧跟着,一股巨大的离心力产生。

    在灵气球体上方的空间骤然内陷,竟然是出现了一个如黑洞,似海眼的漩涡。

    为首的无灵长老看见这幕,神情之中露出疯狂之色,“塌陷黑洞出现了!”

    这个黑洞般的漩涡,还真被命名为黑洞,不知道是一种巧合还是什么其它缘故。

    暂且不提这个,此时无灵长老之所以如此激动,因为塌陷黑洞的存在意义,便是这个巨大灵气球宣泄的出口,同时也是灵气风暴启动的标志!

    身兼主持灵气风暴重任的无灵长老不再犹豫。

    他脸庞上的神色到了此时,早已狂热到了极限,仰起头,目光仿佛是穿透了苍穹:“破坏小界与人界之间的隔膜壁障,让灵气风暴,真正席卷这个天地吧。”

    他桀桀怪笑起来,“诸位,一起见证我们花费了数千载的岁月,才营造出的壮观一幕吧!”

    无灵长老双手猛地紧握起来,打出一个奇异法印。

    惊人的气息从他的身体中弥漫而开,旋即融入脚下的阵法中。

    而后,他黑色的眼睛,在此时涌上浓浓的赤红之意,一股血雾更是从他的体内喷射而出,弥漫天地。

    一道古老的符文在阵法上空浮现出来,径直飞出,飞向灵气球体。

    一阵奇异的能量涟漪,在这枚古老符文融入灵气球体后,自灵气球体的表面泛起。

    接下来,所有人都能看见,那个占据整个小界中心位置的灵气球体,正在缓缓的升起,向着那个塌陷黑洞一点点地靠近。

    与此同时,外界也有着惊人的异象正在发生。

    以翦龙洞为中心,伴随着轰隆隆的地裂之声,一道道地裂纹蔓延开来。

    初时这些裂纹还不明显,十分细微,但很快裂纹就越来越大,紧跟着震动也越来越明显。

    那数十座浣灵宗当年所建,但早已被荒废的建筑都在这股震动中纷纷倒塌。

    可这种恐怖情景,竟然还只是个开始。

    随即,不只是地面,就连虚空中,都仿佛传来肉眼可见的波纹、裂痕。

    有如天发杀机,浩瀚无边的庞大灵气威压,迅速从地面中,从虚空中涌了出来。

    隆隆之声愈演愈烈,灵气威压也越来越庞大。

    终于,在到了某个临界点的时候,夸擦一声,空间如镜面被打碎,在视野中突然塌陷了下去。

    然后,那里出现了一道真正的有形的窟窿。

    随即,澎湃的灵气就是从这个窟窿中涌出。

    不对,涌出并不恰当,应该叫疯狂的喷泄而出才对。

    灵气太过汹涌,这个窟窿不堪其重,就像被洪水冲溃的堤坝一样,缺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扩大。

    那澎湃的灵气,也如源源不断的洪水,无穷无尽,愈演愈烈,没有丝毫停顿的意思。

    当灵气从那个窟窿中大量涌出的时候,附近的空间之中顿时出现了大量的裂缝,四处遍布。

    任何人敢在此刻靠近此地,都有可能被骤然出现的空间裂缝横切而过。

    灵气风暴,开始了!

    在无灵长老的主持、数十浣灵魔修的配合以及浣灵宗四千多年的准备下,一场欲要倾覆中灵最后一道反抗力量的灵气风暴正式发动。

    天空中,那个窟窿此时已经扩大到布满整片天地。

    再叫窟窿已然不恰当,只有称作黑洞才合适。

    透过黑洞,能隐隐约约看到其中有一个巨大的球体,正在以一种缓慢但平稳的速度上升。

    咚咚咚!

    一圈圈可怕至极的涟漪,自黑洞口疯狂的席卷开来。

    这方圆数万丈内空间中的灵气,几乎是在顷刻间变得暴乱,使得空间扭曲。

    下一刻,一股毁灭般的力量从黑洞中彻彻底底的爆发开来。

    轰!

    那一幕,仿佛烈日爆炸。

    直径足有万丈的巨大灵气球体从黑洞中图囵一下挤了出来,随后猛地爆炸。

    强烈的光芒波及四方,甚至距离翦龙洞数千里之外的地域,都能清晰看见这自翦龙洞中升腾而起的强烈光芒。

    天地之间,布满了驳杂狂暴的灵气,四散奔涌,一片混乱。

    就在这时,一道庞大得看不见尽头的光柱出现,穿透苍穹,以远超修士的遁速向那遥远的西方扩散。

    就如四处撒野的野狼群有了头领,在这道光柱的指引下,四溢的斑驳灵气有了方向,一齐聚集,向西而去。

    沿途之中,剧烈的灵气波动引发了那些本来温和灵气的流动,并在这种不正常的流动中同样变得狂暴起来。

    这是恐怖天象。

    没有几个修士能在这种天象面前硬扛生存下来。

    而按照灵气风暴的传播速度,一日的时间内,灵气风暴便能穿越遥远的距离,抵达前线战场。

    .......

    就在翦龙洞的灵气风暴启动之时,一道身影从东面飘然而至,在距离翦龙洞万里的距离之外,便是看到了那道猛然爆发而出的强烈光芒。

    他的身形陡然一滞,目视远方,能感觉到那里的惊涛骇浪以及灵气风暴。

    “被察觉了......”谢青云喃喃道,目光微微闪烁。

    看见此情此景,他哪能不明白是浣灵魔修察觉了己方的计划被发现,当即是做出应对,提前发动灵气风暴。

    只是......为何会被发现?

    谢青云心中不解。

    以他的实力,前两个小界中的浣灵魔修,都是在一息的时间里就被他一戮而空。

    这点时间,别说是让这些浣灵魔修反应过来,发出讯号通知高层,甚至就连匆忙祭出防御法术都未能。

    剑仙的剑,到底能有多快?

    没人知道。

    但世间几乎不会存在比此还要更快的东西了,这是可以肯定的。

    这也是谢青云选择亲自出手的原因。

    只有他出手,才能保证小界中的魔修在临死之前来不及发出灵信,才能保证小界落于人族手中之事在短时间内不会暴露。

    但是,即使事情发展如想象中的那般顺利,魔族也依然是发现了此事,并且及时做出了应对。

    这并不合理。

    谢青云眼中有浅浅的一层阴翳生出。

    所以,魔族必然还有什么他们所不知道的特殊手段。

    如果不能摸透魔族的手段,那在之后的战斗中,他都不得不畏手畏脚。

    因为,他既然亲临中灵,就一定会有真正出手的时候。

    谢青云本来想的是,到时只要能做到封锁空间,并且杀绝敌人,就算自己现出真身,消息也不会暴露。

    但以此次事件的诡异经过来看,却是不好说了。

    不过,不管怎样,这都是以后的事了。

    当务之急,乃是眼前的灵气风暴。

    若是不解决这正在蓄势的灵气风暴,任由其壮大,前线战场的修士将遭受重大打击!

    唯一的好消息是,浣灵魔修并没有如愿从千鲤苑发动灵海潮,而是在不得已之下,只能是从灵海潮中段的翦龙洞发动。

    这意味着,此次灵海潮不论是强度还是波及速度,都远不如想象中的那般恐怖。

    对前线战场上的中灵修士所能造成的损失,也绝对不如预想的那般大。

    而且,未尝不能阻止?

    灵海潮是要一个点接着一个点发动的。

    前一个点掀起的灵气风暴到达下一个点的位置了,下一个点才会释放储蓄的灵气,从而形成新的推力助灵气风暴继续向前推进。

    那既然如此,若是直接去截胡七星连珠的最后一点——锦绣峰,那此次灵气风暴到了锦绣峰不就是戛然而止了?

    谢青云心中一动,迅速找到了破局之法。

    随即他不再犹豫,身形一动,逆着灵气风暴流直上,遁光无影无形,直往西方的锦绣峰而去。

    的确,在灵气风暴这种天威面前,没有修士能够硬扛,更没有修士能与其竞速。

    可谢青云是剑仙。

    青云剑仙。

    所以,他能。

    .......

    人族境内,因为陆青山的意外发现,正风起云涌。

    魔占区内,同样是被陆青山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作为当事者的陆青山,却是距离这两地越来越远。

    芒州疆域极其广阔,除此之外,其还紧邻一片无边无际,始终未被人族所征服的大荒之地。

    大荒之地中大山一座接着一座,巍峨磅礴。

    可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些山峰通体皆呈灰褐色,缺少植被,光秃秃的,死气沉沉。

    更是有莫名的找不到源头的雾霭从地面之中不断涌出,像是尘封的魔窟被打开一般。

    此处荒芜,又没有什么资源,无太大价值以及生灵生存所需的必要条件,所以平日不但是人迹罕至,甚至是连鸟兽都极为少见。

    今日,却是有一道剑光从天际上破空而来,目的明确,径直飞向大荒。

    “陆兄,你确定你所寻之物是在此地中。”剑光中传来莫炎的疑问声。

    御使剑光的主人,正是循着青蛇所感应到波动一路前行,甚至横穿过魔占区的陆青山。

    莫炎目光四顾,视线所及之处皆是荒芜。

    陆青山看着周围的环境,同样是眉头微蹙,但识海中感应到的信息却是在告诉他,波动的源头,便在这片荒芜之地的深处。

    他自然能看出整件事变得愈发诡异且不对劲起来。

    但都走到这里了,他难道还能因为事情诡异而退去吗?

    显然不可能。

    叩问自己的内心,如果自己此刻退去,那在以后会不会感到后悔?

    得到答案之后,接下来要如何去做,陆青山便不用再多想了。

    “我确定,”陆青山点了点头,又是有所感,轻声问道:“你有没有感应到有一种特殊的气息在此地中弥漫?”

    “特殊的气息?”莫炎不解,细心感受了一番后摇了摇头道:“并没有。”

    没有吗?

    陆青山眸中有精光闪过。

    因为自临近此地,他的心就骚动起来,有一种杀戮的欲望在充斥着他的内心。

    只是,掌握了杀戮剑意的本源真意——毁灭真意的陆青山,完全免疫这种气息干扰,内心无比坚定,不为所动。

    免疫是一回事,这股只有他能感受到的气息存在却是另一回事,值得注意。

    陆青山稍稍留了一些心,随即再次御动剑光,继续前进,向着大荒之地的深处飞去。

    一层又一层的雾气被剑光冲开。

    陆青山俯瞰下方。

    这是一片幽暗之地,有淡淡的雾霭缭绕四周。

    地上有怪石林立,还有不少鸟兽的骸骨,风一吹就化为白色的粉末散去,不知是腐烂了多久。

    山脉绵延不断,但诡异的是,这些山脉仿佛是被谁凭空割去了一半,仅剩半截立于地面之上,边缘处极其平整。

    “是煞气吗?”陆青山的眉头皱的越来越深。

    他能感应到随着自己在大荒之中不断深入,之前所感应到的那股特殊气息变得越来越浓郁起来,正在不断蛊惑着他的内心,刺激着他的杀戮欲望不断生出。

    这种气息无比奇异,不论是施展元力还是神念都无法阻拦,在他的身体中肆意穿梭。

    “不对,不是煞气,煞气的感觉不是这样的.......”陆青山很快否定了自己的猜想。

    作为剑修,杀戮是老本行,对于煞气更是行家,无比了解。

    他能感应到这股气息虽然效果相似,但与煞气之间还是存在着本质的区别。

    “那到底是什么?”陆青山内心中的疑问也越来越深。

    只是,他专注于那越来越明显的波动以及越来越浓厚的特殊气息,却是没发现,身旁的莫炎眼眸自进入大荒之地后,却是渐渐发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