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4.16

衿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吾喵归处最新章节!

    这个四个字可可在穿越之前太熟悉不过了,不用闭眼也能想起那热闹的菜市场,小贩的喊叫声,那街道两旁的肉馆挂起来的猪肉,几乎每个上面都有这种印章,有的是红的有的是紫的。虽然只是那花纹看起来类似这四个字,也可能只是自己的错觉,但可可原本惊喜的心情跟着这花纹浮现后便生生打消,只剩下一脑袋的空白和无语。

    而莫西里斯却不知道这其中的含义,看到那花纹出来,只是开心的指着可可道:“可可你看,你有花纹了,我们成功了诶!”这下子可可应该很开心了吧,莫西里斯不明白一直以来可可在恐慌些什么,但她得偿所愿后,肯定又会和最初一样开开心心的和自己在一起了。莫西里斯伸出手描绘着可可内侧的花纹,直到它慢慢的变淡消失,只是想象中可可的欢喜的笑声却一直没有想起,反而有种他在一头热的感觉,莫西里斯低着头,对上可可被柔软黑发覆盖的发顶道:“可可,你怎么了?”

    “莫西里斯…我……”那个印章让自己有点像待出笼可以宰杀的肉猪,可可有种憋屈的感觉,想和莫西里斯说说,但又想到说出来他也不懂。很是郁闷的可可撇了下嘴巴,心想着反正平时也没人看见,看见也不会懂,就这算了吧。一想通,可可那点烦恼便烟消云散,两手合十醒神的击了下掌,露出灿烂笑颜对莫西里斯道:“总算是解决了一场大事,莫西里斯,我们今天吃好一点吧!我炸肉片给你吃吧!”在家里的时候她平时有榨油所以随时能吃到,但这段时间的赶路为了方便都是吃在部落带的肉干和烤肉,不说莫西里斯,连可可也有些馋了呢。

    可可说话,便见莫西里斯整个人都荡漾出幸福的光芒,耳朵尖都染上一层激动的红色。与之相比,知道可可洗礼完成的喜悦和这个开心一比根本不值一提。

    见他这样,可可带着些疑惑又期待的问道:“呐莫西里斯,那个我经过洗礼了,以后能生宝宝了哦。”她知道莫西里斯肯定听不出这试探,但心跳还是忍不住加速起来。

    “嗯,我知道啊,刚才看到那个红红的花纹了,和可可一样好看。”正欲出去打猎的莫西里斯回过头来,对可可道,脸上也有喜悦,但却并不是特别开心的样子。

    可可握紧了手掌,继续试探道:“但是我毕竟和兽人,就算是有了印记,也不一定能有孩子哦。”她在赌,莫西里斯是不是真的和他表现的一样那么不在乎子嗣的问题,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她倒是可以放很大的心来。可可是被亲人抛弃的孩子,她胆小多疑又敏感,不喜欢让自己的人生只能依附这个男人才能活下去,她想摸清楚身边人的想法,给自己谋出更多的路。

    “哦,我们有小金啊,他比别人家的孩子乖多了。”莫西里斯骄傲的说着,就算听到这样的假设,也没有露出一丝失落的样子,而是充满自豪的看了看小金在远处玩耍的身影。

    虽说一直在期待莫西里斯能有这样的回答,可是当他真的表里如一真的不是那么在乎孩子的时候,可可却反而有些难以置信。因为在华夏,几乎每一个孩子都受到过传宗接代的洗脑,反抗者都会被冠上不孝的大帽子,甚至有人被父母当成变态,以死相逼。莫西里斯这样平淡的接受,还真是让可可大吃一惊。

    这样倒是显得自己矫情起来,但观念和生活习惯不同,夫妻俩是需要磨合的,兰可伸手抓了抓头发,平时莫西里斯已经为了她做了很多事,她也要试着让自己融入这个世界,开始习惯这个世界人的想法,她抬起头来,也不在带着试探的心理,直接问道:“既然你都不在乎的话,为什么阻止我啊,来洗礼那么危险……”原本她还以为莫西里斯会在乎,结果到头来是自己一头热。

    “因为可可不开心啊,从群聚开始,可可就一直都在不安,如果来洗礼能换来可可安心的话,那就很好了啊。”莫西里斯对可可笑道,金色的眼睛直直的望着她,没有任何闪躲。他对待可可从来都很坦诚,就像是他所说的那样,只要可可能够安心,那洗礼无论多危险,都值得。

    “……”这样直白的告白,可可的脸一下子变成番茄,从头红到尾。她哼哼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说出话来。

    而莫西里斯却没意识到自己说了多羞涩的话,径直将收集来的木材都放在一边,摇身变成老虎形态,对可可道:“我去狩猎了,等会儿就回来。小金的伤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这次我带他一起去溜达溜达,不能让他对外面生疏了。”就算多喜欢小金,莫西里斯在这方面都很严厉。

    听到小金也要去,可可下意识的皱了下眉头,她看向在远处的雪地里玩耍的小家伙,心里挣扎了一番,点点头道:“嗯,小心点。”现在小金身上御寒的绒毛都长出来了,这些天在雪地里面玩也没出什么事。而且养伤的日子里面也不活动就憋在洞里面,她摸着都长了不少肉。可可心疼小虎喵,但也不想他变成家猫,失去野外生存能力。

    如果这次回来真的没有事的话,那确实是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了。这么长时间呆在这里,可可真的很想念狮族的大家…明明在一起的日子那么短暂,却居然生出了归属感。

    这是小虎喵伤好后第一次跟着父亲出门,虽然因为兴奋过度差点迷路,但终究还是平平安安的回来了。可可也算是将一直吊着的心放了下来,收拾行李,一起离开了山洞。上次来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厚的雪,万物都是一副枯黄凋零的景象,无论是地面还是草地,都覆盖上了厚厚的积雪,这样也增加了危险性。要知道这片森林里面充满了毒物,若是不小心踩到的话便会中毒,之前还能刻意绕过他们,而现在到处都是雪,便没有那么方便了。幸好父子俩都是嗅觉惊人的类型,一路上循着来时的脚步,莫西里斯在前面背着可可,顺利的离开了森林。

    为了安全起见,可可还在莫西里斯和小金的爪子上捆上了兽皮,来确保不会真的被扎伤。穿过了中间的森林后,要面对的便是来时那片带刺的荆棘了,对于那个让自己遍体鳞伤的可怕植物,小金表现的有些畏惧,到最后,还是莫西里斯先将可可送过去后,又将他带了出去。

    离开这片住了几个月的地方,可可有些惆怅。她想,如果不是遇到了狮族的话,她或许会想和莫西里斯住在这样与世隔绝的地方,不受任何人的打扰。她没有办法对抗所有歧视莫西里斯的人,只能选择和他一起远远地逃离。

    在离开洗礼之地之后,可可和莫西里斯便没有像来时一样急着赶路,一家三口拖拖拉拉的行走,走到草原的时候,天气已经在逐渐回暖,厚厚的冬衣也换成了稍薄一些的。他们在踏足草原后方的时候,却发现了与来时不同的事情。那便是本来只有茫茫无边际野草的草原,忽然建起了一个个的小房子,那些房子的构造十分怪异,莫西里斯带着可可走进了看,便发现那居然是由珊瑚构成的,而那些用来挡风的布料,也不是兽皮,而是一条条宽大的海草。

    忽然搬来这里的人似乎有些排外,面对可可和莫西里斯,便立刻将小孩和老人保护起来,一群人戒备的看着他们,但迟迟没有人上前交涉。兰可看了看他们的衣服,这些人身上都穿着海里的东西,有些像有钳族的打扮,雌性身上挂着各种贝壳还有珍珠,雄性则只是用普通的海带围起来,因为是冬季的缘故,他们身上还披上了厚重的海绵。

    “海族吧?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可可记得,海族虽然有很多从海里面搬出来住在大陆上,但多数都居住在对兽人世界来说比较温暖的北方,而不是寒冷的南方。可可说完之后,却没有得到莫西里斯的回答,她疑惑的抬头看去,便见莫西里斯正目光灼灼的盯着对方,还不断的流口水。兰可嘴角抽了下,又看了看小虎喵,而他和他爸爸没什么两样,都是垂涎的样子。

    “啊…啊?”被可可拽了下手臂,莫西里斯才回过神来,擦掉口水道:“是海族,一群没有战斗力的家伙,小虾小鱼小虫子……”说完,连他自己都皱起眉头来,疑惑道:“咦?怎么回事,他们不是都在水里面吗?”在大陆上生存的都是比较厉害的物种啊。莫西里斯上前一步,正要询问,却见那群人尖叫着抱团恐惧退后,倒是让莫西里斯不好意思上前去问了。

    就在两边僵持着的时候,忽然远处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只见在莫西里斯和可可后方的草原上,一个雄性抱着孩子哭哭啼啼的抱着雌性的大腿,满脸泪的喊道:“不要走啊,等我们的孩子长大了,我跟你走好不好……”

    “别开玩笑了,那得什么时候啊。”那雌性满脸的不耐烦,推开雄性后,两只手抱胸道:“我们海马族就算变成海马人天性还是在的,我们注定是风一样的雌性,不会为任何人驻足。爱我,就要放我自由!”

    “但是我们族的雌性在雄性怀孕的时候不会离开啊!而且、我肚子里面……”雄性海马难以置信的看着伴侣,伸手摸了摸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

    雌海马很是纠结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道:“当初我怎么选了你这种粘人的雄性。”简直磨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