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16

衿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吾喵归处最新章节!

    莫西里斯和可可离开之后,小金一个人站在部落的边缘盯着他们的身影从清晰变模糊最后消失,他孤零零的坐在那里,大尾巴也失去了往日的灵动,软软的一条趴在地上。小金是罕见的金色老虎,他身上的黑色条纹很浅,每次褪毛的时候,那颜色就会跟着浅淡一些,到现在大家只能注意到那灿烂的像身披着阳光的绚丽色彩。有时候很多兽人会为他惋惜,如果是小金并不是普通老虎,而是兽人的话,那绝对会是个和白狮一样美丽又受欢迎的孩子。

    “小金,我们回去吧,今天跟爷爷一起吃晚饭好不好?”辛巴见小金的情绪低落,连忙弯下身询问道。

    小金呼扇了下耳朵,抬起金灿灿的眼睛望向辛巴,表情很是呆萌。

    见小金不搭理自己,辛巴连忙变成黑色的狮子,兽人的兽形比普通兽要大上几倍,黑狮的原型甚至比莫西里斯还要庞大几分,在他的衬托下,小金就像一只还没有断奶的小奶猫一样。唯恐小金不懂人类形态时的语言,辛巴俯下身子,大爪子揉了揉小金的脑袋,道:“小金啊,今天你父亲和母亲不在,就到爷爷家里吃饭吧,反正我也是一个人。”

    小金闻言耸拉下脑袋,又望了下爸爸妈妈消失的地方。

    “小金?”唯恐他不愿意,辛巴紧张的喊了声。

    “唔……”小金收回视线,点了点头。

    “那就好,我们先去抓猎物,吃兔子怎么样,那个肉啊比较细腻,我也看看你爸爸把你教的怎么样。”一听小金同意了,辛巴脸上带喜色,便催促着小金和自己一起去狩猎。小金乖乖的跟在后面,看起来已经毫无异状,可是那条尾巴,却依然是软趴趴的垂在后面,一动不动。

    小金下午的时候乖乖的跟着辛巴一起用了晚餐,只是在辛巴要求他留下的时候,却没有同意。辛巴虽然无奈,但也不能强求。告别了辛巴之后,小金独自一个人回到了他和父亲母亲的家,掀开兽皮走进去,原本热乎乎的屋子却变得空荡荡的。原本这个时候,他应该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妈妈会点上暖和的柴火,在他身上围上一层层暖和和的兽皮。小金走到平时喜欢坐的兽皮上卧下,大大的睁着眼睛看天色从灰暗一点点变成黑暗。

    “唔吼……”

    他张嘴喊了喊,小小的空间里立刻回应出自己的声音,可却没有听到温和的回应。小金合上嘴巴,再次失落的将下巴放在爪子上,静静的看着空旷的房屋。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到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之后,他猛然站起身来,没有带任何东西,就这样转身离开了屋子,并且离开了部落……现在是深夜,没有人注意到悄悄溜走的人,小金的离开没有叫醒任何人。等到次日辛巴来喊小金一起出去打猎的时候,却已经找不到孙子的影子了。

    ******

    通往洗礼之地的路程并不算遥远,大概只有十多天的路程,但是其中却异常险峻。在最初的时候,莫西里斯和可可只是在无尽头的大草原上奔跑,并没有切实的感觉到那危险,可是当草原到达尽头,那个被大多兽人和普通动物敬而远之的魔鬼森林出现之后,路就变得不在寻常了。

    丛林外围的树木虽然在冬季里面失去了活力,但是那些枯枝残叶依然给莫西里斯和可可带来了强大的路障,每一个蔓藤上都带着密密麻麻的尖刺,不小心碰到就会在身上留下刮痕,以可可的细皮嫩肉来说,要穿过这个东西,身上恐怕要先被扎出千百的个洞。

    可可和莫西里斯身上都穿着厚厚的兽皮,但是莫西里斯还是担心不够。打两下上方,他忽然有个想法,回身解下衣服搭在可可身上,将她缠的严严实实,然后用蔓藤将可可和自己捆在一起,又吩咐道:“可可,我带着你从上面过去,你抓好我,千万别掉下去。”

    “上面……?”可可往上看去,全都是树木光秃秃的树干,又没有猿人泰山那种蔓藤和树枝,要怎么过去啊。虽然疑惑,但可可还是伸长手臂抱住莫西里斯,整个人趴在他身上。而莫西里斯也没有解释什么,将捆着自己和可可的蔓藤又勒紧了些,他直接背着可可七手八脚的爬上最近的一颗树木,接着直接从树干上利用兽人强悍的跳跃能力像猴子一样跳到另一棵树上。还好这林子里面的树木距离都很近,要过去不用费太大力气。

    等到可可的两个手臂都已经发麻的时候,他们总算是平安度过了那些带刺家伙们的地盘来到森林之中。按照康妮等人给的具体消息,在过去之后他们要顺着河堤往上爬。现在是冬天,冷厉的空气已经将河水冻住,可是因为他们是往上走的关系,在河边走只会被滑下来。莫西里斯便抓着可可的手,两个人互相搀扶着往上面走去,小河旁边是大大小小的石头,上面也已经被冰层覆盖,踩起来也是滑溜溜的。可可的平衡感自然是比不上受害人,在一个落脚的时候,就算再小心但还是被滑倒在地,在感觉自己脚下落空的时候,可可下意识的甩掉了莫西里斯的手,不想让她和自己一样跌倒。

    “可可!”莫西里斯连忙将可可抱起来,而她本人则因为关节受伤疼的呲牙咧嘴。可现在是冬天,谁也不能拉开衣服去看。兰可没有呼疼,在强忍着最初的疼痛过去之后,便应是要站起来。有厚厚的兽皮做阻隔,但她的膝盖还是变得青紫一块,走路的时候有种虚浮的感觉,但可可还是强撑着自己走到了河上,看到了康妮所说的山洞。

    山洞的洞口本来长时间有薄薄的水帘流动,但现在已经变成了厚厚的冰锥。莫西里斯将冰锥打出了个洞来,连忙将可可拦腰抱入洞里面,一进入那洞中,便奇异的感觉温暖的很多。因为洞口被冰块严严实实的覆盖,所以冷风无法进入洞里面,便形成了个自然的冰屋子。

    “可可,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吧,天色暗下来就不适合赶路了。”可可的腿上的伤才是最重要的,虽然后面她自己坚持走了下来,但莫西里斯还是一直挂在心上。

    “好,康妮说后面的路就是爬到洞上面过去,莫西里斯你先去看看。”兰可打量了下四周,却没有找到所谓的通路。

    莫西里斯颔首,拨开洞里面已经枯黄的树叶之后,果然见有光亮投影出来,对可可解释道:“这上面还残留着狮子的味道,蔓藤应该是长在外面,被祖先们丢下来的,不然要爬上去就麻烦多了。我先去探探路。”

    莫西里斯直接抓着蔓藤爬出了山洞,兰可抬头看了一会儿,便收回视线。她拔下一根枯萎但是枝干茂密的小草当做扫帚,将剩下的干草也拔掉放在一边,把洞里面的灰尘或飘进来的落叶扫出去,随后搬了些干草挡住刚才莫西里斯挖开的洞口,又将一些铺在地上,覆上兽皮。虽然洞里面比温度比外面高,但其实也比在部落里冷多了,可可将包裹的很严密的两个装火的陶盆拿出来,紧张的看了看,见里面的火种没有熄灭才松了口气。取来之前带着的那些密度比较高的木头投入其中,又拿了些干草引火点起火堆,只是干草比较呛人,但在这个时候也不能抱怨了。

    在火烧起来之后,可可总算是感觉暖和了一些,整个人趴在火堆面前烤手。这个时候莫西里斯也从上面顺着蔓藤滑落下来,看到可可趴着的样子,连忙走过去将她抱入自己的腿上,并且伸手将她下身的裤子拉开,在没了衣服的阻挡后,膝盖上那片青紫便暴露出来,在白皙肌肤的衬托下显得特别明显。

    莫西里斯的唇抿起来,双手因为握紧青筋若隐若现。可可依着他,将手放在他的手臂上,道:“没事啦,以前在学校跑步的时候,我也是经常摔倒的。”在学校经常磕磕碰碰的,她其实是比较马虎的人,反倒是和莫西里斯在一起受伤才少了些。

    莫西里斯反手握住可可的手心,低头看了眼。见白皙的手上有了红红的冻疮,好在并没有出现溃烂或掉皮的情况。可就算是这样,莫西里斯的心里还是很难受,他咬着下唇,低声道:“对不起……”他说过的话,每次都没有实现。说过会好好保护可可,再也不会让她受伤害,但是……

    “这个也不疼啊,我以前在冬天也经常这样的,倒是狮族很暖和。”可可安抚着,抬头看去,却发现莫西里斯的眼睛有些红红的。

    听到可可的声音忽然中断,莫西里斯抬起眼睛,便正好看到可可错愕的表情。他眨了眨眼睛,飞快的伸出手将她抱紧怀里,将脑袋藏在她的颈项。

    不给看。

    可可被紧紧的抱住,忍不住笑出来。手伸向他的脑袋,给了个大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