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16

衿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吾喵归处最新章节!

    兰可本来那小小的流血量变成了大出血,幸好老虎的上面的倒刺是软的,不然就真的是狼牙棒了,但就算是如此,两人物种之间的差距还是让可可狠狠地痛了一把。在闻到血腥味的时候,莫西里斯才猛然回过神来,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可可的下半身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他吓了一跳,下面的紧绷也顿时松垮的喷出一汪种子软绵下来,但对可可来说,他忽然的爆发无疑是雪上加霜,弄得里面更加疼痛。莫西里斯现在是离开和进去都不是,完全不敢移动,而可可更是咬着下唇,呼吸急促。

    低头看了眼两人连接着的冬休,可可就不禁很是暴躁,伸手拽住莫西里斯的胡子,张口就怒道:“猫科动物的哔——不是很小吗?!说好的长10厘米宽1厘米呢!你怎么和别人不一样啊,闹哪样啊!这么不科学没常识会被刷负的啊混蛋!疼死了呜呜……”

    “对不起……”莫西里斯连忙道歉,见可可流血不止,努力想将自己带出来,可只要稍微挪动一下,可可的下面就更加紧致一些,又是一股血流出来。

    可可疼的一哆嗦,但还是伸手按住莫西里斯的肩膀,咬牙切齿的对他道:“没关系,你先一口气抽出来,然后我们才能上药!”

    莫西里斯摇摇头,慌的简直要哭出来了,抱紧可可的屁股,站起身来道:“我们去找康妮他们,还有孔雀叔叔…他们一定有办法的。”但是这样直接抱着可可站起来,下面却还是连接着的,每次稍微一移动,可可就疼死的揪下他一大把毛,而莫西里斯完全不觉得疼痛,只是心疼的厉害。

    “不行!”可可就算是死也不愿意就这样出去,伸手拽了下猫胡子,催促道:“你快点,先从我身上下去啊呜!”她都要急哭了,但是莫西里斯却没有人类的那种羞涩,只是想带着可可去外面找人帮忙。趴在他身上的可可察觉到他的想法,卖力的挣扎起来,逼得莫西里斯不能不停在洞口,可可趁机要求道:“算了,你躺下去,我从上面。”既然他狠不下心来,那就她使劲弄出来好了,想到那疼痛感,可可便觉得头皮发麻。

    莫西里斯闻言,连忙又将可可移动到洞里面温暖的兽皮上,只是两个人在变换动作的时候,莫西里斯在躺下的时候不小心直接将自己从可可的身体内毫无防备的滑落出来,然后那粉嫩嫩的东西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对人武器的凶狠,而是软趴趴的收到了身体里面,被重重黑毛挡住。但是可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在失去了堵头之后,血混着白色粘稠物大量的流出来,直接将身下的兽皮弄得湿漉漉的。虽然刚才那忽的一下子疼的*,但可可却在暗地里松了口气,毕竟总算是能够见人了。

    动物在受伤之后,通常会自己舔伤口治疗,兽人也有这方面的习惯。知道可可没有办法变成兽形碰到自己的屁屁,莫西里斯便蹲下来,坐在她的下身之间。而可可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以为是在准备止血,并没有阻止。但接下来的一幕让可可差点崩溃,因为他居然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下流血不止的部位,猫舌头那干燥刺激的感觉,直接让可可怪叫一声,满脸通红的迅速捂住嘴巴,又抱着大腿卷入兽皮之中,睁大眼睛看着对面还伸着舌头的虎大喵。

    莫西里斯吐了吐舌头,仍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单纯的歪头询问。

    “不准碰!”见莫西里斯有靠近的意思,兰可连忙抱着兽皮往后挪动尖叫道:“快点出去!我现在一点都不想见你那张猫脸了!”以前觉得老虎的莫西里斯萌萌哒,但是现在完全萌不起来了,想起那根狼牙棒就一阵胃寒。而且,他不出去的话,自己连上药都不能上。

    莫西里斯乖乖停下脚步,很是受伤的看了眼可可,依依不舍道:“可可……”

    “快点出去!”兰可从一堆兽皮里面将睡的迷迷糊糊的小虎喵抱出来塞进莫西里斯的怀里,指着洞口道:“出去!”

    “……”莫西里斯可怜巴巴的将小虎喵甩到自己的后背上,一步三回头的耸拉着耳朵离开。

    虽然大喵的背影看起来很凄凉很可怜,但可可依然没有心软,在他离开之后,才哭丧着脸掀开兽皮,仔细看了看那裂开的伤口,却只能用柔软的衣服擦掉血丝,完全无法包扎。正在可可头疼着要如何处理的时候,听到声音从其他洞里面赶来的康妮和温莎等人也走进了洞里面,闻到那弥漫的血腥味,又看到可可的动作,一下子猜测到发生了什么,连忙走过去道:“可可,你没事吧?”

    可可咬着牙摇摇头,实际上已经疼到麻木了。

    而温莎走过来拍了拍可可的肩膀,直接从她的包裹里面翻找出和阿嚏儿草并肩在一起闭目养神的芦荟,此颗胖子草被拔掉大部分的叶子之后便精神萎颓,任凭隔壁的贱草怎么嘲讽都无动于衷。温莎将又要大难临头的胖子草从包裹里面拿出来,拿出骨刀将芦荟的表皮削掉,露出里面黏腻的果肉,对可可道:“别担心,你直接把它塞进去,两三天就能完全康复了。”说完,她将被削了皮的芦荟直接放到可可的手心里。

    可可震惊的看着手里的芦荟,不知是不是错觉,手里的这胖子似乎恐惧的抖了抖。包裹里面的另一只阿嚏儿草发出噗噗噗的声音,像是在幸灾乐祸。兰可看了下这芦荟的宽度,和自己下面的针眼…最终还是摇摇头道:“…不了,过两天自己就好了……”

    “你还真是,那么麻烦干什么,要是觉得不舒服的话,就剁碎了之后碾成草泥涂在里面好了。”温莎将只剩下果肉的芦荟掰开扔进陶盆里面,失去了叶片的芦荟根被凄凉的扔在阿嚏儿草身边。麻雀将芦荟的叶片捣成泥状,蹲在可可面前道:“张开一点,我帮你涂吧。”

    兰可的脸一红,连忙将药泥收起来,小声:“我自己来就可以。”

    “都是雌性,你害羞什么啊,哈哈哈。”

    “好了温莎,你也真是的,儿子都那么大了,还调戏人家小雌性。”康妮拍了下温莎的大腿,让她安静下来,随后抓着可可的手温柔劝导道:“放心吧,只是小伤,养上几天就好,但也难为你了,受了那么大的罪。也怨辛巴和我这个做长辈的没想到这件事,其实我们狮族在刚刚成年的时候变身还是不稳定,会因为情绪而控制不住变成原型。所以这半年啊,你们最好小心点,等半年后他们的发情期完全过去,就不会有事了。还有,他们在这段过渡期的时候脾气也不好,会容易发脾气,所以……”康妮担心的看向兰可,老实说如果莫西里斯在他们的部落中长大的话,根本就不会那么早便拥有伴侣,因为这段期间孩子们的性格都不稳定,会容易产生矛盾。

    容易发脾气吗?可可仔细的想了想,并没有见过莫西里斯对她发脾气的样子,只是…想到已经离开老远的豺族,兰可有些悟了,莫西里斯对那些豺们的态度,确实和最初不同呢。而且最近莫西里斯一直和狮子们在一起,雄性们经常会切磋打斗,按照莫西里斯的性格来讲,他是那种很温和的雄性,一般会手下留情,但是和雄狮们战斗的时候,经常不小心弄出惨烈的伤口。她原本以为是拥有伙伴后他的性格放开了很多,但仔细想想敏感的孤儿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改变,他只是在这段时间被生理引导而失去自控能力罢了。

    康妮见兰可沉默不语,有些担心的喊了喊她,而兰可回过神来,安慰的回握康妮的手,道:“我没有生他的气,莫西里斯很好。”

    康妮闻言释然的笑了,族长的儿子真的很幸运找到了一位外族的雌性,若是狮族的雌性的话,怕是这下肯定会打起来。而同样和康妮一样松口气的,还有趴在洞口偷听的黑狮辛巴,他伸出爪子摸了摸紧张的加快心跳速度的胸口,转头看向趴着耳朵坐在外面的儿子,儿子身边还依偎着小虎喵,因为被忽然打断睡眠扔到外面,小虎喵的看起来困困的,对着莫西里斯吼吼的叫了两声,便卷起身子依偎着他睡了。

    黑狮见儿子这幅颓废的样子,走过去,语带心疼道:“莫西里斯,别伤心,你只要快点将心里的火气发泄出来,就能很快控制情绪,掌握变身了。”

    听到这话,莫西里斯抬起头来,支起一个耳朵道:“要怎么做?”

    “让为父来教育你一顿吧,你不要犹豫,全力和我一战!走,我们去外面。”黑狮直起腰版,走在前面将莫西里斯带到外面。而康妮这个时候,也同样对兰可解释道:“一般雄性们遇到这种狂躁期的时候,只要让长辈们狠狠地揍一顿,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弱小,知道就算拼尽全力也有无法实现的事情,那挫败感就能让他们老实上很久了。”

    ………

    ……十分钟后,揍了黑狮一顿的莫西里斯,浑身舒畅的离开了。

    辛巴(挫败):累…觉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