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16

衿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吾喵归处最新章节!

    经过这场因为无知引发的意外之后,想要继续做下去是不大可能了,但这次虽说是未循,但某些事情莫西里斯却借此机会摸清楚了,以后也就不会在犯同样的错误。就算知道某人在这方面是一片白纸,就算有人讲解但第一次做也不可能会一次成功,但兰可还是觉得十分憋屈,便索性不理会他,直接穿上衣服带着自己的行李抓着树干滑下去,气冲冲的往前走。

    感觉到可可在生气,莫西里斯讪讪的跟在后面,在后面喊了很多声,都没有得到可可的回应。狮子们现在已经走的老远了,凭可可的速度根本就不可能追上去,而且除了体力和身体的限制之外,这森林里还有很多障碍是可可不能越过的。在面对一条湍急的小河,与在河中那仅仅三块大跨度的石头搭乘的简单小路时,可可只能被迫停了下来,重重的哼了声。

    莫西里斯不敢说话,金色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可可的后背,就在他以为可可大概会绕路走的时候,就听到前面响起了还带些闷意的女声。

    “…愣着干什么,快点带我过去,不然就真的追不上了。”虽然心里还是烦闷,但可可又不得不在现实中低头,她根本就没有独自生存下去的能力,也自然没什么生气的资本,而且这件事,本身莫西里斯也没什么错误,只不过是关心自己罢了。想通了之后,可可不再继续钻牛角尖,她率先走到莫西里斯身边,催促道:“走吧。”

    “哦!”本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的莫西里斯连忙点点头,迅速的趴在地上,道:“好、好…好了,可可上来吧。”

    看着那四肢着地趴在地上的少年,可可心里的那点抑郁也被无奈取代,哭笑不得的抚了下额头,她道:“你先变成老虎。”

    莫西里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人形,连忙化为巨虎的形态,前爪俯地,让可可轻松的攀上自己的背部。待可可坐稳之后,莫西里斯往后退了几步,后腿使劲纵身一跃,直接跨过小河,平安的落在对面。上面的可可没有说话,莫西里斯一直提着的心才放下来,一边全力的往前奔跑。

    前面的狮族行进的速度并不快,不一会儿,在莫西里斯的最快速度的追逐中,就已经看到了前方大队人马的影子。终于见到人影,可可和莫西里斯都松了口气,在下面的莫西里斯敏感的发现可可原本一直紧绷着的身体软了下来,才鼓起勇气,喊道:“可可。”

    “嗯?”这一会儿平静下来之后,兰可已经没什么怒意,便应声道。

    莫西里斯走路的速度慢了下来,一爪一爪扎实的落在地面,在靠水有些泥泞的地上按出一路的小花,道:“…可可,如果我再不小心惹你生气的话,你怎么出气都没关系,但是能不能别不理我啊?”

    “……”

    “可可……”

    “嗯。”

    在可可应声之后,莫西里斯一直垂着的耳朵重新竖了起来,原本沉重的脚步也瞬间变得充满了力量。仅仅是对方的一句话,他就又恢复了精神,就算至始至终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见到这样的莫西里斯,可可觉得自己确实有些过分,因为生活在现代,所以有时候会忘记所在的时代,用地球上对男孩子们的看法来看待他,每次当他和自己期待的有所不同的时候,就会迁怒给他。

    兰可咬了下唇,手心里还攥着莫西里斯的毛。

    要说对不起的,是我才对……

    ………

    在两人接近狮群的时候,前面的狮子们就已经敏感的察觉到了两人的味道,辛巴和孔雀对视一眼后,黑狮爸爸担心道:“这么快,怎么回事!”

    “原来你儿子这么快…真是中看不中用啊!”孔雀不知道为何语气中居然带了些欣慰,然后促狭的对黑狮道:“该不会是遗传你的吧?”

    黑狮老脸一红,但那张被黑毛覆盖的狮脸也看不到什么不同,道了声:“闭嘴!”便回神进入狮群里之中,会后面迎接儿子。孔雀在队伍前面仰头大小,还跑去雌性们的小团队里给自家媳妇分享八卦。而这次黑狮辛巴也没有继续作死,他也知道这方面是很多人的雷点,便闭口不谈刚才的事情,只是带着他们归队,顺便问了下从这里到豺族部落的到达时间。这个时候莫西里斯的心情正好,也难得没有对黑狮板着脸,跟他说了下大体时间,便带着可可并入狮群之中。

    中午狮子们没有停下来吃饭,而是一口气冲向豺族部落,在终于见到来时路过的那片原始森林时,所有人都感觉一阵轻松。但豺族除了轻松之外,却还带着恐惧,因为前面原始森林中间的草地,正是当初让他们吃了不少苦头的猪笼草的区域。

    因为莫西里斯已经离开了很久,失去了神兽族人驻扎的味道之后,森林里渐渐有了其他兽人留下的味道。往常这片区域,就算莫西里斯不排斥外来的人靠近,但也没有兽人胆敢侵犯虎族的地盘。兰可坐在莫西里斯的背上,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景色,对身下的人道:“莫西里斯,这条路就是我们当初见到有钳族的那条吧,只是出去没多久,变化真大啊。”

    他们离开的时候还只是初春,但随着气温的升高,现在已接近立夏,有些光秃的树干已经完全被绿意覆盖,五彩缤纷的花儿也穿插在其中,为这片沉绿的森林点缀出活泼的色彩。兽人世界的植物四季都能开花结果,但每个季节的产量却不是相同的。只有夏天的时候,水果才能真的源源不断,像是冬季时,就算是结果也只不过是个头小,又萎颓的两三只。

    “可可要留下来摘些果子和野菜吗?”莫西里斯慢下脚步。

    “现在不了。”虽然遗憾,但可可也只是摇摇头。她们马上就要启程前往狮族,带太多水果只会浪费,只是不知道在南方,被大片草原覆盖的区域,还能不能找到像这样能有充足食物的原始森林。

    一直在侧耳倾听儿子和儿媳妇说话的黑狮爸爸抖了下耳朵,他知道莫西里斯从小就在这片森林长大,就算是对豺族没有留恋,在这里也有出现不舍。所以注意到莫西里斯和可可那依依不舍的眼神时,他便悄然让大部队的速度慢了下来,听到可可和莫西里斯的对话,辛巴停下脚步,先对对两人道:“狮族的附近也有森林,你们选择住在那里。”他这句话便是在告诉他们,就算是到了狮族,也不会有任何束缚。

    “…哦。”能体会到对方的好心,莫西里斯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冷漠,而是低低的应了声。但只是这样只有一个字的回答,却让辛巴欣喜若狂的盯了莫西里斯很久,直到天空上的金雕们传来催促声,才回过神来,对后面喊道:“大家下面加快动作,一口气冲出去就是豺族部落,到时候就可以休息了!”

    “等等啊,辛巴族长,前面有猪笼——”

    豺族那小小的声音被淹没在黑狮们咆哮进军的声音之中,大批的黑狮忽然加速,迅速的掠过森林。中间的猪笼草听到那么大的动静也来了精神,精神抖擞的挥舞起蔓藤,刚刚从厌食症中恢复过来的它打算饱餐一顿。但这些对于普通兽来说是有致命危险的草,对于体型庞大的狮们来说却造不成太大的困扰,还没来得及报仇雪恨,猪笼草就被一群蹄爪踩踏的支离破碎,留下一片残叶剩茎。

    后面才豺族目瞪口呆,反应过来之后,地上的猪笼草已经不成样子。豺族族长咽了下口水,连忙趁机带着部落的跟在狮子们后面离开。只有雪橇三傻兄弟停留下来,之前吃过苦头的阿拉斯加拿起一根草,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啊,湿主就是煞气太重,才会遭此一报。不如放下屠刀……”他的语气里面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然后和哈士奇与萨摩一起离开了。

    独自一人的猪笼草狼狈的支起叶子,好久不能动弹。半响之后,双叶合十,身上仿佛金光普照。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是观……

    终于还是遁入空门了。

    狮族们不会知道自己给一个可怜的肉食植物造成了大多的伤害,行进了一天都没有休息的他们正忙着狩猎做饭补充体力。莫西里斯、兰可和辛巴却不在其中,三个人没有来得及停歇,就赶往了豺族附近安葬了白虎海莉的那片草原。

    长达十数年的寻找,又得知她的死讯,并没有磨灭辛巴的热情,他几乎急躁的跟在莫西里斯后方奔跑着,感觉自己在一点点的缩短他和她相隔的距离。

    终于、终于要见到了……

    前面的黑色老虎忽然停下脚步,低俯下身子道:“这里就是。”兽人们故去不会立碑,他母亲的埋骨之处,也只是在草坪下方罢了。

    辛巴没有回应莫西里斯,他一步步无比缓慢的走到莫西里斯所在的地方,没有哭、也没有笑,只是平淡的坐在那片草地上沉默。而同时,莫西里斯站了起来,带着可可与他插身而过,给了他和母亲单独相处的时间。

    莫西里斯知道,母亲她,或许也在这里一直等待着他吧……

    他没有阻隔他们见面的资格。

    兰可坐在莫西里斯的背上,伸手摸着他后背的毛发,在走出去很久之后,才回过头看向那只剩下模模糊糊一个漆黑原点的身影。见他还孤零零的在哪里,又不忍的收回视线。

    ………

    谁也看不到,在蹲坐在草地上的黑狮旁边,白色的老虎忽然走到他身边,扬起带着一圈圈黑色花纹的尾巴,悄悄地缠绕上他的尾巴,一虎一狮隔着两个世界,并肩而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