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16

衿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吾喵归处最新章节!

    一个部落的素质高低,从他们对待身边弱者的态度中就可以反应出来,原本还忧心忡忡的兰可一下子豁然开朗,越发觉得前往狮族是个正确的决定。

    当日暮降临的时刻,燕鸟人族下的山脚上燃起了朵朵的火光,一个个小小的火堆,连成一大片,照亮了半个山坡。作为东道主的燕子们顺其自然的参加了狮子们的宴会,而豺族却只是在山上吃着清淡的东西,他们的肠胃经过三次的反复折腾还没有养过来,到现在吃些油腻血腥都会腹泻连连,只能流着口水闻着山下传来的烤肉味道吃着草叶。豺族另一个有名字的人——曾经暗恋过莫西里斯的梅拉托着下巴看向山下,眼中带着淡淡的忧愁,她知道,这次回到部落之后,她就再也看不到那两个人了,他们会跟随狮子部落去往北方。

    如今的梅拉已经是多里的伴侣,虽然她一直对他没有什么感情,但这么长时间亲情却是有的,虽然多里有着豺族人的自大狂妄,但对待雌性却还是温柔体贴的,让她不能不感动,但是她的心,却始终停留在另一个人身上。从山上往下看只能看到模糊的火光,但她的视线好像能清楚的锁定住某个人一般,痴痴地望着,连身后父母的催促声都没有听见。

    “梅拉、梅拉你怎么了?”一双手忽然按在梅拉的肩膀上,多里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去,脸上有片刻阴郁道:“哼,媚上的家伙,真没看出来莫西里斯那家伙隐藏的那么深。”

    “……”梅拉叹了口气,将眼底的忧愁收起来,抬起头对他道:“父亲和母亲再喊我们了,走吧。”

    “好,看了也恶心的慌、”多里说完,抓着梅拉的手往部落走去。

    梅拉被他拉扯着前进,最后依依不舍的回望一眼,手掌悄然握紧。

    起码,在最后一刻,我想让你知道我的心意……

    ………

    “阿嚏!!”

    本来在下面熬汤的兰可忽然打了个喷嚏,莫西里斯听到连忙放下手里的肉凑过去道:“可可,你又冷到了吗?”

    “没有…只是感觉好像被什么觊觎一样。”兰可左右张望了下,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神经质了,搞不好之后普通的鼻子痒痒而已,道:“没事啦,刚才有烟尘飘到鼻子里面了,有点呛到。”伸手擦了擦脸颊,结果居然从脸上弄弄下来几根虎毛,兰可嘴角抽动了下,似乎找到了罪魁祸首。

    看到那两根漆黑的毛,莫西里斯虎躯一震,身子往后仰倒了下,随后立刻道:“…都、都是那家伙的关系,我们以后不靠近他了!”说完,他转过头,看向在夜晚只能看到一双眼睛和白牙,仿佛趁夜果奔一样的黑狮辛巴。他的毛早就掉完了,肯定是这家伙的错才对!

    无辜中枪的黑狮爸爸一脸天了噜!日子不能过了噜!我究竟做了什么了噜的哭丧表情,连爪里的肉都咽不下去了。

    兰可也有些无语,自己根本就没有和黑狮辛巴靠近过,这些毛怎么看都应该是莫西里斯掉下来的,毕竟两个人现在每天可都是依偎在一起睡觉,趴在他这个毛绒绒的大暖炉上,有种在家睡电热毯的感觉。但是猫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全年都在掉毛的,只是分为掉的狠和不狠的差别而已。虽然舍不得福利,但为了避免自己不小心吸进去毛发,兰可还是对身边变成虎的大喵交代道:“以后除了给你梳毛的时候,平时都变成人形吧,不要一直都是这幅猫样。”

    莫西里斯的胡子往后撇了些,漆黑的耳背在夜里看不清楚具体轮廓,但耳背上面的白点确是一清二楚,两个白点点飞快的抖动了下,像是闭合的眼睛,搭配上那双金灿灿的大眼睛,很是无辜的飘动着道:“不、不是我……”

    兰可眨眨眼睛,睫毛碰到了刘海,一抹白乎乎的东西从眼前划过,她伸出手接住,便看到掌心里有雪白的毛发。整个狮群里面加上豺,只有莫西里斯有这个长度和颜色的皮毛,果然看到她手心里面的毛之后,莫西里斯诡异的沉默了。而兰可笑而不语的看着他,只是手里的毛迟迟没有扔掉。

    顶着可可的眼神,莫西里斯的脑袋不断的往下沉,最后只能乖乖的耷拉着耳朵小声道:“对不起……”

    “没关系,你变成人形就不会掉毛了,猫也容易刮下毛来。”可可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毛绒绒的手感很舒服,但在不松开手的时候,掌心还夹上了一根白毛。

    “我是虎,不是猫……”莫西里斯小声道。

    “是狮虎啊儿子!狮子虎!嗷嗷!”黑狮辛巴在后面压着嗓子吆喝道。

    “反正都是猫科。”而且毛那么长,看起来一点都不像老虎。

    “莫西里斯的内心纠结挣扎,一方面不想让可可看到自己受伤后丑八怪的样子,但是又不想违背可可的愿望,他琢磨了下,往可可身边挪动了下,道:“可可,我明天再变成人形好不好?明天一早就可以变了。”凭着兽人的恢复能力,自己身上那点青紫的小伤,次日清晨就可以恢复。

    其实如今是黑夜,如果莫西里斯距离火堆远一点的话,也就看不清楚他身上的伤痕了,但是在他刻意的拖延之后,反而让可可在意起来。想到那次他无意中伤到的胡子,兰可放下手里的石勺站起来,蹙着眉毛围着他转悠了两圈。大老虎身上的猫还是一样茂密光滑,没有一点受伤的迹象,但那绷起的虎躯,显然在说明并不是真的如表面一样无事。将笑容收敛起来,可可难得绷着脸道:“变成人形,快点!”

    莫西里斯的右耳朵颤动了下,看到可可的的表情变化之后,连忙站起身,随便拿起一块兽皮就跑到了大树后面,在一阵沙沙的声响过后,好一会儿少年才磨磨蹭蹭的走出来。黑色的长发飘在腰上,因为平时头发大多都缩在兽形里面,所以没有一点纠结打缕的现象,前面的刘海被他自己用爪子弄得半场,只是到眉毛下面没有盖住眼睛的长度,远远看去,像是个内向的小姑娘一般。但那平坦的胸膛,和纤细的手脚以及虽瘦却条理分明的肌肉,都不会让人误会他的性别。

    见他不走过来,可可便自己拿着火把走过去,当火光靠近照耀在那张本来俊美无俦时,可可差点尖叫出来!只见白玉般的皮肤上,带着几道青紫,一个眼眶都是深色的,连身上也竟是些刮痕。兰可感觉全身的血色仿佛都要褪去,又怒又慌道:“这是怎么回事,谁干的!!”果然是她太疏忽了,这些天光忙着照顾小虎喵,都没有发现莫西里斯的异常。

    “和大家切磋切磋而已,只是小擦伤。”莫西里斯伸手摸了摸眼眶,道:“并不疼的。”

    “这还叫小擦伤,都破相了!”兰可怒道.没想到莫西里斯在狮族里面都会受到欺负吗,她一点都不会怀疑到豺们身上,因为那群拉肚子的蠢货根本就没那本事。

    “本来就只是小擦伤嘛!”

    代替莫西里斯反驳的,是一只深棕色的狮子,他的语气中带着压抑的怒气。而在他的身后,还站在七八只年轻的狮子,这些狮子基本都是没有伴侣的,经常和莫西里斯玩在一起的年轻人们。兰可刚想反驳过去,便见几只狮子忽然一起变身,浓密的毛发被收拢到皮肤里面,露出丰满的肌肉和坚实的臂膀。但是他们每个人,全都身受重伤!皮肤上充满了大大小小的青紫伤痕,每个人脸上都有浓浓的黑眼圈,无论是脸上还是身上,那伤都比莫西里斯要重上几倍。

    刚才带着怒气说话的深棕色狮子变成的男人,眼角忽然有一滴泪滑落下来,在月光的照射下还闪了闪光,抬着头明媚忧伤道:“你说,他那是不是小擦伤!”因为脸变成了这个样子,他的心爱的小雌性都不理他了,转眼就投入了别的雄性的怀抱!为了重新赢得小雌性的芳心,他最近都在疯狂的往脸上涂美白美容的珍珠粉,可是一点成效都没有!唉…原本还打算在回去之后,在延迟举办的选美大赛上一举夺魁艳压群狮一起然后顺杆爬求结伴侣呢,全都被耽误了!

    “……”兰可长着嘴巴,半响说不出话来,看了看莫西里斯,又看了看对面一群遛鸟的男人,尴尬的点了点头。

    和这群人比起来,确实是擦伤……

    在几个人变成人形的时候,莫西里斯的眉毛就打起结来,伸手按住可可的下巴让她转头看向他,道:“可可不要看,我的比他们的大还白,好看多了。”

    “……”可可无言,她就记得他的菊花特别大,特别粉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