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衿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吾喵归处最新章节!

    所谓燕兽人的燕窝,口味多样品质高中低俱全,满足各个阶乘的需要,他们还经常将最优质的血燕上供给鸟人族中的神鸟族孔雀族和金翅大鹏雕族来得到庇护。

    虽说制作方法很令人反胃,但燕窝对兽人确实有相当大的好处。特别是对女性能起到养阴护津的作用,在这个各种条件落后,雌性又不断生育的世界里,燕窝的存在对她们有相当大的溢出,就比如孕妇在生产之前的几个月食用燕窝,不仅能让母体健康,对婴儿也有莫大的好处,而且还不容易生病。

    在两个鸟人走远之后,兰可特别叮嘱莫西里斯将燕窝的制作方法保密。因为,和还是有一定战斗力的豺不同,没有什么强大战斗力的燕子们需要靠燕窝来得到庇护,她不能因为自己讨厌豺们,而去将这个秘密公诸于众,害他们一族遭遇危险。虽然可可本质是比较自私的家伙,但也不会为了图一时之快让无辜的人遭遇灭顶之灾。

    莫西里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接着就被兰可推出了森林,在离开的时候,他最后往后看了一眼,便将刚才那个吐出口水燕窝的雄性兽人,弯下腰将自己的嘴巴贴在了雌性的嘴巴上,两个人还有说有笑的低着头,亲亲蜜蜜的靠在一起走出了林子。

    这是交换嘴巴里的味道?

    “……”

    虎大喵吧唧吧唧嘴,然后眼睛一亮,因此他从自己的嘴巴里尝到了花和肉的味道。

    那是可可给他做的食物的味道喵!

    幸福!满足!

    瞬间就被带歪了思路,刚才看到的一幕被随意的埋在心里,此时的莫西里斯还不懂那动作的意义,不过不久后却会因为那画面而受到各种煎熬。

    见识过燕窝的制作过程之后,莫西里斯和兰可在看到外面美滋滋吃着燕窝的豺兽人们的表情就变得特别微妙了。豺族长享受的舔了舔已经空掉的碗,拍了下肚子,对着面色不好的两人道:“燕窝真是绝佳的好物啊,这个粘稠柔顺,但又不乏嚼头,也只有在燕鸟人的部落才能享受到啊。”嘿嘿,这俩人表情奇怪,肯定是嫉妒了啊,哼!刚才的淡定看来也只是装装样子。坏心的想着,族长当着两个人的面将空陶碗放下,假装惋惜的样子道:“可惜啊,你们居然没吃到。”

    一点都不羡慕的莫西里斯吐了吐舌头,在他看来没有人能比可可做的东西更好吃。而兰可则是扯了扯嘴角,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忍的好辛苦才没有告诉他们燕窝的制作方法,总不能让人家燕鸟人族失去一大吸引外援的优势不是嘛。

    见莫西里斯和兰可都不接话茬,族长继续显摆道:“吃过之后我就觉得浑身暖暖的,一天的疲惫都舒缓了。腿脚和腰也不疼了,哈哈哈!”

    “族长你累?”莫西里斯闻言一副疑惑的样子,虎脑袋一歪对可可小声道:“这么点路也会累吗?”

    “呵……”兰可忍不住笑出来,摸着莫西里斯身上的毛毛道:“年纪大了嘛,体力不好了。”

    “……”听觉特别灵敏的兽人们将两人超级拉仇恨的话听进耳里,奔波了一天的他们体力已经基本上快要被消耗殆尽,况且由于一路上还好时刻警惕着有敌人来袭,因此精神上也很疲惫。反观莫西里斯,就算带着行李驮着可可也一点都没有累的样子,依旧蹦蹦跳跳精神头十足,实在是让人羡慕嫉妒!

    在一群人气氛尴尬的时候,之前见过的燕鸟人族长忽然满头大汗的走了过来,手里还捧着两碗燕窝。看到燕鸟人族长的样子,豺族长立刻满脸虚荣的瞄了眼莫西里斯和兰可,大笑着走上前道:“哈哈,燕族长真是客气,居然又送来两碗,我怎么好意思用呢……”

    “啊……”燕族长一愣,没想到豺族长会忽然跑出来说这个,但当他的视线落到后面的莫西里斯身上时,立刻就将厚脸皮的老豺抛在一边,抱歉的笑笑,接着便带着讨好的笑走到可可和莫西里斯面前,道:“抱歉抱歉,之前我们的族人居然少算了您的名额,这两碗是特别赶制出来的,原味的,我还加了蜂蜜和果子,算是给您赔礼道歉,请您多担待!”他说话的时候还弯下腰表示歉疚,脸上紧张的溢出汗来。

    这下子,豺族倒是傻了眼。经常被莫西里斯拍的哈多见到自己族长没脸,登时又好了伤疤忘了疼,在一边道:“燕族长,你看清楚了,他可不是神兽,只是个杂种混血而已,虎族可不承认他。”他这话一出口,原本对待莫西里斯态度还好的燕族看莫西里斯的表情也瞬间转变,原本不明情况的燕族人只以为他是只罕见的变异老虎,没想到居然是违背自然之神的意思生下的禁忌之子。这些弱小的物种依靠着神兽族的庇护活着,思想上受到他们的影响,也跟着对莫西里斯歧视起来。

    豺族族长闻言,假模假样的训斥哈多道:“别胡说……”虽说如此,但他的表情和语气,却没有一点真正责备哈多的意思。

    在众人带着敌意排斥的目光中,莫西里斯低着头,表情失落,可却依然挡在可可的身前,不让她和自己一起受到歧视。但兰可这次并不想接受莫西里斯的好意,她走到前面,狠狠地将那些充满恶意的目光瞪回去,完全不畏惧这群欺软怕硬的家伙。然后,假装不在意的拍了拍莫西里斯的肩膀,并且顺手从他身上解下某个包裹……

    而出乎意料的,燕族长听到莫西里斯的身份后却没有改变态度,和上一任燕族长不同,他是个非常精明而且识时务的人,不同于无知傲慢的豺族,他对待莫西里斯的态度反而变得更加恭维,道:“原来是这样,那这位真不愧是神兽族的后代,真是威风凛凛啊,刚才真是多有得罪……”掩饰在谦卑胆小的外表之下,这位族长的双目却精明透亮通透。被自然之神厌恶的混血虎又怎么样?天高神兽远,这次群聚能给予他们保护的不是神兽族而是面前这个他们瞧不起、但是强悍的混血兽!

    生活在食物链的下半层,这位燕族族长的哥哥们也是豺族人这样愚蠢肤浅的个性,可是结果呢?不知进退、不懂维护好周边关系的他们全都死掉了,只剩下他一个人活下来并且得到了族长的位置。从小经历过的艰辛让他比任何兽都明白,不能瞧不起身边任何一个人,不然总有一天你会因此而后悔!

    燕族长的态度果然让兰可心里的怒气有所缓和,就算知道他并不是真心认可莫西里斯,但无论什么理由,只要不会伤害到她家的猫,那兰可就不会吝啬善意。只是对燕窝还是接受不能,兰可对族长道:“你的心意我们收到了,只是燕窝就不用了,我们刚在外面吃过东西,已经很撑了。”说完,为了缓和燕族长的不安和疑虑,兰可将之前有钳族从身上搓下来的盐团子放到燕族长手里道:“这个就当是我和莫西里斯的见面礼吧,今晚我们还要在您的部落里休息一晚,打扰之处请多多见谅。”

    “这、这是?!盐!!”在拿到盐的时候,燕族长的眼睛都瞪大了出来,这么大的盐疙瘩,他捧着的手都颤抖着。就算是盐的滋味不好吃,可是兽人们却也知道盐对于他们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只有强大的族群才能换到盐,普通的小族只能喝野兽血来补充身体里的盐分,只凭植物里的无机盐根本无法满足兽人的身体需求。燕族也曾经从鱼族的人手里换到过盐,可是却从来没见过那么大一块!要知道就算是在海族里面,也只有少部分生物才能产盐啊!!

    没有想到,只是对那只混血兽好一点,居然能得到这样的宝贝!!

    燕族长小心的捧着盐块,激动的双眼都湿润起来,兽人所需的盐比地球上的人需的少,这一点盐疙瘩就已经够他们一族用很久了。

    “谢谢你、谢谢你啊!!”燕族长激动的捧着莫西里斯的猫爪子,满脸真诚的道。

    除了可可之外,莫西里斯从来没有收到过其他兽人的感谢,他反而变得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从小到大,无论他做任何事情,在别人眼里都是应该的,没有人会真心的感谢他……从来…都没有。

    谢谢……

    这两个字,就足够填满莫西里斯的心里的幸福格子。

    见到莫西里斯心情变好,兰可便放下心来,虽然盐可贵,但她有信心将来可以用让蟹族感兴趣的东西换到。而且莫西里斯宁愿喝生血都不会喝人家搓下来丸子弄出来的盐,与其把它放在家里浪费,不如拿出来换得莫西里斯开心一笑。

    抬头望见自家大猫的笑脸,兰可觉得很值。

    相比于兴高采烈的燕族和莫西里斯,豺族简直目眦欲裂!!

    那么大的一块盐,就这么被送人了!

    早知道就对那杂…对莫西里斯好点了!!

    在豺族在悔恨的时候,兰可的目光却扫了下气呼呼的哈多,她可没有忘记刚才他那句将莫西里斯送上风口浪尖的[杂种]。脸上带着甜蜜蜜的笑容,兰可伸手怀抱着陶罐,和燕族族长告别之后。一边拆开陶罐上面绑着的布条,一边状似的无意的和莫西里斯说话,并朝着哈多那边的小路走去道:“莫西里斯,回去我给你烧掉热汤吧……”

    “好啊。”不明白兰可准备做什么,但莫西里斯却觉得自家小雌性现在的样子炒鸡好看!

    兰可笑着点点头,接着似乎假装无意间与前面的哈多的视线碰撞在一起。

    对于莫西里斯和兰可,哈多自然没有什么好态度,对着现在看起来很柔弱的兰可就是一个可怕瞪眼!

    “!”

    兰可立刻露出吓到的表情,与此同时小手也一松,手里的陶罐登时倾斜了个角度,里面的被烧红的木块也掉落出来,直直的落到了哈多脏兮兮的大脚丫子上。而兰可则一副哎呀我不小心的样子,伸手在陶罐落地之前将它抱住,然后捂着小嘴惊讶状的看着哈多惨叫一声,狗蹄子上被烫出大一块烧伤来。

    “抱歉抱歉……!”作为一个柔弱的雌性,兰可满脸惊怕的躲在莫西里斯的身后。

    “你混蛋——!!”哈多疼的要死,愤怒的对着兰可吼道。

    “不许欺负可可。”莫西里斯阴森森的说着,舔了下锋利的牙尖,像是哈多再说一句就会咬断他的脖子一样。

    “你……”这下子哈多敢怒不敢言了,只是对豺族长道:“族长!你看他们太过分了!”豺族长一窒,只能安排人让哈多去休息,也没说讨要说法的事情。

    而这个时候,反倒是燕族的人直言道:“你才是过分吧,明明是你自己去吓唬人家小雌性的。”在他们围观的人看来,刚才是这只豺忽然去恐吓这只小雌性,才害得人家摔了坛子,现在被烫到完全是自作自受。

    这个燕族一开口,其他围观的人也纷纷仗义执言起来。

    “就是,我也看到了,是你先吓唬雌性的!”

    “真是败类,居然吓唬珍贵的雌性,真不是雄性!”

    “根本就是活该吧!”

    这次兽人确实很单纯,他们可以单纯的仅凭着无聊人云亦云就去否定莫西里斯,也同样会因为表面看到的事情,而倒戈去帮看起来比较柔弱的雌性。千夫所指的哈多简直要气死了,两个眼睛变得血红一片。而兰可适时从莫西里斯的身后探出头来,在只有哈多注意到的时候,无声的张嘴道了两个字——活该。

    “!!”

    哈多猛的站起身,接着一阵血气翻滚,居然生生被气的晕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