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衿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吾喵归处最新章节!

    到最后,还是莫西里斯将猪笼草的茎叶全部弄碎,才终于将已经人荒豺乱的兽人们解救出来,而那颗肉食猪笼草这下子恐怕已经彻底得厌食症了,全身发黄叶片萎颓的缩在一边暗自垂泪。

    一路上那条名叫阿拉斯加的伟大狼族再也没有了最初的嚣张姿态,在接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都在哭哭啼啼的嘟囔着,裤裆里还滴滴答答的流淌着没有擦干净的黄色液体,以至于四周的兽人们都嫌弃的远离了他。

    还有一点对莫西里斯和兰可比较好的事情是,在阿拉斯加显示出本性之后,豺族对待莫西里斯的态度又变得好了起来,起码不像最初一样玩冷暴力,族长的脸上又挂上了讨好的笑容。只是在面对并不单纯的兰可的时候,那笑容立刻僵在脸上,目光也变得闪躲起来。好孩子虎大喵不记仇,但兰可却很记仇,而且也不好忽悠。

    因此在接下的路上,兰可不断的掏出美味的肉干给莫西里斯喂食,那飘荡的肉香让豺族变得更加饥肠辘辘,但考虑到大喵的战斗力,一群人也只是敢怒不敢言。到中午的时候,一行人终于可以停下休息,作为一个群体,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带更多的食物,这是单枪破灭的可可和莫西里斯所不能比的。

    只不过在一些豺族宰杀了带的牲口,准备在兰可和莫西里斯面前秀一秀新鲜肉类的时候,莫西里斯已经托着兰可现打了一头牦羊回来。而且,那头尖角锋锐,需要耗费四个豺族勇士才能擒获的大羊,就在他们面前,被莫西里斯一爪子拍死,熟练的剥皮剔骨撕肉。

    而更令他们羡慕的是,兰可解开了一个被层层兽皮包裹着的陶罐,将木头放进去之后,立刻就引出火来。在一群自从失去了火种就只能吃生肉的豺的围观中,莫西里斯和兰可享受了一群美味的烤肉。那经过调配的肉散发出来的芳香,让豺们顿时觉得手里面的食物更加难以下咽。

    被一群羡慕嫉妒的目光包围着,兰可淡定的烤着肉,待莫西里斯也填饱肚子之后,她将剩下的很小很小的一块肉送给族长,并且带着温柔的笑容,一副好心肠的模样道:“这是我和莫西里斯的一点心意,请大家尝尝鲜。”

    豺们没想到兰可会那么好心,心下觉得雌性就是心软好糊弄,长期吃生肉和基本没有什么特别调味的他们瞬间将这块肉分食干净,在接触到可可亲手做的美味烤肉时间,一个个的小世界观粉碎重组起来。从未尝过的美味口感流淌在口腔里,连咽下去都舍不得了!!

    好吃!!

    豺族的兽人们沸腾了!

    当他们还想要第二块的时候,得到的却是可可满脸遗憾的摊手,说那是最后一块的消息。

    吃过美味之后,再去吃生肉变得特别困难起来,一群豺族在对比之下更加讨厌生食的味道,各个吃的相当痛苦。同样回味着刚才可可亲手做的肉的族长在左右思量之下,站起身走到兰可身边,厚着脸皮道:“雌性,你……”分给我们一点火种吧。

    “可可,我带你去方便吧,赶路的时候就没时间了。”在他完全将后面的话说出来之前挡在可可面前,莫西里斯瞬间将兰可扛在身上,带着她消失在森林里。

    “……”被留下族长满脸无奈,但是人家去方便,他也不能厚着脸皮上前。

    两个人自然不是真的去解决生理问题,兰可从昨天开始没吃多少东西,连水也喝的很少,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两个人走到不远处的一片林子里,莫西里斯就将她放了下去,大喵低着头,风吹得胡子一动一动的,两个耳朵耷拉着,一副我心情不好、快哄我快摸头快顺毛的表情。

    “……”可是兰可这次没有去主动哄他,而是板着脸低着头,站在他对面冷冷的看着。

    “……”等了好久没有等到顺毛摸头的虎大喵动了动耳朵,抬头看了眼兰可的表情,见她很不开心的样子,立刻将自己的小委屈放在一边,凑过去主动给可可梳毛给可可摸头道:“可可,你怎么了?不要生气,对不起,我不该随便把你带出来,我我我我我这就送你回去好不好……”从来没有被小雌性冷漠对待过,莫西里斯慌乱起来。

    而冷着脸的可可,嘴角却忽然弯了起来,接着扑哧一声笑出来:“哈哈哈哈!!”

    “…呜?”虎大喵歪头,眼睛里写着问号,这究竟是生气还是开心?

    “没、没有…我没生气啦,只是刚才莫西里斯的样子很可爱而已。”兰可笑着拍了下他扁起来的耳朵,道:“刚才莫西里斯才是,在生什么闷气啊?”

    听到这个,虎大喵反而不好意思起来,扭捏的转动下身体,大屁股拱了拱地面,道:“…不喜欢可可把肉分给他们,那个是我的……”就算是他吃饱了,也要藏起来。不喜欢可可对别人好,不喜欢别人碰可可的东西,不喜欢别人看可可…不喜欢不喜欢各种各种不喜欢……觉得这种情绪很不好,莫西里斯抬起爪子挠了挠耳朵道:“对不起可可,我最近变得有点奇怪……”连他自己都觉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喜欢斤斤计较,无理取闹了。

    小孩子的占有欲嘛,可可自动给莫西里斯举动按上自己理解的解释,接着坐在他对面,道:“只有这一次哦,以后他们要我也不会给了。”

    此时可可坐在一块石头上,需要抬头才能对他对视。莫西里斯赶忙也趴了下来,两个前腿收进怀里,一副标准农民揣的坐姿趴在可可面前,换成他来仰视着她。听到可可给予以后不将食物非给豺族的承诺,郁闷了好久的虎大喵瞬间一本满足,两个塔拉下来的耳朵也竖了起来。

    但是可可却不习惯俯视莫西里斯的姿势,干脆从石头上滑下来,直接坐在他垂落在地上的毛上,背靠着他的脖子,道:“让他们尝尝味道,以后就不会给了。”莫西里斯是个不会记仇的人,不然也不会答应护送那群白眼狼了,但是兰可却无法对他们之前对待莫西里斯的方式视而不见,没有办法在*上虐他们,那就在精神上碾压。

    从来没有吃过调味烤肉的豺们,才开始闻到味道会羡慕,但他们也会安慰自己说[只是闻着香,吃到嘴里就不一定了]。于是兰可在确定莫西里斯吃饱之后,将刚好够每个人一口的量分给他们,让他们尝到什么是美味,但又不能满足他们的胃口。尝过美味之后,豺族去吃生肉的时候就会忍不住去对比,而以后她在给莫西里斯做饭的时候,他们就会不断的想到之前吃过的那块肉,不断的垂涎,却得不到……

    身为一个吃货,兰可太明白能看不能吃的痛苦了!

    莫西里斯不明白可可这么做的意义,但是知道自家小雌性以后不会将食物分给别人,就已经满足了。

    两个人没有立刻回去豺族部落,莫西里斯带着可可逛了逛这边的森林,看把这她满脸欣喜的采了很多漂亮的花朵,然后两个人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不,并没有…是一起看草看云彩看太阳,然后从吃喝拉撒谈到柴米油盐酱醋茶……

    直到豺族已经将就着吃完东西,等得不耐烦发出召集的吼叫时,两个人才慢悠悠的带着一大堆花回到部落。

    在兽人的世界里,能找到和地球上完全一样的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兰可在找到一朵朵黄色的大菊花时便已经迈不开脚步,灿烂的黄色花朵开在林间,而且没有被蚜虫侵蚀,只有各种各样的鸟儿偶尔飞下来啄一根花瓣,那些鸟儿之中,还有能辨别食物有没有毒的乌鸟。知道它可食用后,兰可特意采摘了一大把,准备下午的时候,用上次榨的油炸一炸给莫西里斯尝尝。家里的蔬菜容易坏都没有带过来多少,比起全部吃肉,来点别的对身体好。

    托着可可和一大把花儿,莫西里斯的心情很好,这家伙的心情总是和兰可息息相关,能见到小雌性的笑容,大喵的心情也变得美好起来。

    不过一群豺可不知道花是可以吃的,看到可可捧着那么多累赘回来,反而露出嘲讽的表情。现在可是在行路之中啊,随时都会遇到危险,这种时候雌性还要拿这种只能看的东西,还真是任性。

    到太阳落山的时候,豺族按照原定计划,来到了燕鸟人的部落。没有什么战斗力的燕子化形的鸟人们,每年都是依靠豺族或者其他部落的陪伴才能平安的感到群聚,所以在豺族到来之后,立刻拿出自己部落最好的东西出来迎接,比如——燕窝。

    只是像燕窝这种珍贵的东西,族长当然不可能分给莫西里斯,他一边享用着燕窝,一边笑着对可可两人道:“你们别介意啊,我刚才忘记和他们说多准备一份了,年纪大了,就是忘性大……”

    “哦。”兰可和莫西里斯都没有如族长的愿露出羡慕的表情,两人反而兴致勃勃的拿着一群花跑到燕鸟人部落的林子后面。

    在花瓣上染上以前猎到的野鹅蛋,放在烧开的热犀龙油里面炸了下,没有任何污染的花儿变得香脆可口,莫西里斯吃的津津有味。远离了豺族,两个人更喜欢在这样的环境里享受晚餐。

    就在可可和莫西里斯吃饱喝足,准备离开的时候,两只燕子走到他们附近的树后面,做的事情,被他们无意中收入眼中……

    “…那个豺要什么味道的?”

    “原味的。”

    “好吧,真是贪婪,我们这种超额的燕窝很辛苦的。”说话的人抱怨完,然后张开嘴,对着碗就是一阵……“呸!呸!呸!!”

    “……”

    莫西里斯和兰可对视一眼,互相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彼此扭曲的脸。

    幸好没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