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衿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吾喵归处最新章节!

    半长头发的小雌性和被他们从小欺负到大的杂种莫西里斯执手相牵的站在自己面前,褪去了昨日看起来惊悚渗人的绿色皮肤和恐怖的疙瘩,不同于部落里雌性的明艳,她有着和他见过的所有雌性比起来完全不同的另一种风情。这样的雌性,就算是放在对豺族来说高贵无比的狼族部落里,也是能被人争夺的珍贵雌性。虽然说起来癞□□一族的原型让人不敢恭维,但雌性大多都是一致保持着两腿的直立状态,原型好不好看没有几个人会在意。

    想到这只雌性本来是自己和哥哥发现的,就算他已经有了喜爱的青梅竹马,但也不希望自己捕捉到的猎物被便宜了敌人。猛的伸手拽住兰可的手腕,哈多的对兰可喊道:“你居然骗我!你昨天为什么不告诉我和族长你是正常的雌性!!现在跟我回去部落!我让族长给你重新选择伴侣!”是他带回部落的雌性,就应该让他处置才对!

    在哈多说完之后,兰可便敏感的感觉到莫西里斯抓着她的手掌心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水,而他的身体也在微微的颤抖着。他转头看向他,虽说那张脸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可是眼睛确实湿漉漉的,嘴巴也抿成一条直线。老实说,

    对于现在没有任何基础在这个陌生世界的她来说,生活在群体过日子比两个人单独住会方便很多,可是短短一天的相处,她却能感觉到莫西里斯相待中的真心,而那个豺族部落,从最初就以貌取人,而且对不能生育的雌性怀有歧视,如果将来她不能怀孕的话,早晚也会被部落舍弃。比起那样让人不安的群体,还是在莫西里斯身边过什么都没有的日子要安心许多。

    只是,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不是能孕育兽人的孩子,等她学会在这里独自生存下去的方法后,就去问问吧。到时候就算他不接受,她也有了独自生存下去的能力。

    打定主意,兰可便没有解释清楚说自己不是□□化形的事情,打算让他们继续误会下去,如果真的讲清楚的,莫西里斯也会知道自己没有生育能力的事,到时候得不偿失。□□…那玩意儿恶心是恶心,但比被遗弃好……将被哈多抓住的手往回抽了抽,他的力气让她有种手腕被捏断的感觉,道:“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无论是伴侣如何一旦确定了就不能抛弃,不然会被天火处罚。”为了安抚同样不安的莫西里斯,兰可的脸上染了一层绯色,又道:“而且我觉得莫西里斯很好啊。”

    本来已经做好被小雌性抛弃的可能的莫西里斯精神一震,高冷脸蛋背后的尾巴甩动了下。

    宁愿选择一个杂种也不回部落,哈多觉得自己被侮辱了,两个眼睛瞪大怒道:“他哪里好!!”

    “哪方面都很好啊。”兰可说完,看了眼他刚才走路还有些不自然的腿,用特别真挚的目光道:“你昨天不是亲身感受过了吗?”她记得这个人昨天被莫西里斯一巴掌抽飞来着。果然,被兰可那么一说,对面的哈多立刻想起昨天的屈辱,脸上铁青一片。

    雄性不能对雌性动粗,哈多就算被踩到雷点也不能出手教训兰可,他转为看向莫西里斯,打算让这个身份卑微的混血有点自知之明的离开,道:“莫西里斯,你还有脸在这里,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只是这时候的莫西里斯还沉醉在被可可夸奖的幸福里,哪有心思分心去听哈多在说什么,只觉得身边有个苍蝇特别吵闹,一巴掌将他抽飞出去,对自家小雌性面对面相望。由于莫西里斯的身高比兰可高一个头,她要抬头仰望才能与他对视。莫西里斯干脆单膝蹲下来,让自己的视线从俯视变成仰视,仿佛这才是他们应该拥有的相处方式,他将那只拍过哈多的爪子在兽皮裙子上擦了擦,才抓着可可的小手道:“可可、可可、可可……”

    “嗯?”被人仰视着,兰可也并不习惯,她干脆也将裙子收拢了下,蹲在莫西里斯对面。

    “可可,你真的愿意和我永远在一起吗,我、我是部落里最不受欢迎的兽人,冬天也分不到兽皮和火种,大多的兽人部落都不会欢迎我,我还会连累你一起被讨厌……”相比于没有人要的自己,可可可以有更多的选择,漂亮的雌兽人会受到所有雄性的关心照顾。因为知道这个事实,莫西里斯一直是不安着的的,他一直在害怕着可可将来会后悔,会离开自己,也因此一直小心翼翼的。这两日有人陪伴的生活,对他来说就像是做梦一样,美好的不可思议。

    “确实在部落里会方便很多,但当我是昨天那个臭臭丑丑的样子时,只有莫西里斯会在我身边啊。”面前这个,是可能和自己相伴一生的人啊,既然要一起生活,必要的沟通才能产生感情。兰可虽然不清楚自己会不会爱上莫西里斯,但却很喜欢这个少年的性格,即使培养不出爱情也起码会有亲情。

    “可可其实和昨天一样啊,都是可可。”莫西里斯很实诚的回答道。

    “……”回想起昨天自己那张鬼脸,兰可忽然觉得自己受了内伤。

    接下来的路程,他们也有遇到过豺族的兽人,只是或许是昨天哈多被打的事情让他们印象深刻,再没有其他人去找他麻烦。两个人走到昨天兰可被豺族抓住的树林里,在莫西里斯帮她找到新的钻木取火的工具后,他便对她说要去部落里面要点东西,让她在部落外面等他回来。这里是豺族的部落,一般野兽和兽人都不会在敌人的大本营惹事,所以可可留在部落外面很安全。

    将兰可安置好,莫西里斯顶着一双双敌意的目光走入部落里面,低着头急匆匆的朝着族长的家走去。他在部落里面的待遇很差,所以才不想让可可进来和自己一起受白眼,只是不巧的是,莫西里斯找遍了部落,都没有看到族长的身影。这儿时候是部落的兽人出去狩猎的时候,不在也很正常。

    “莫西里斯,你来这里干什么?”

    就在莫西里斯要放弃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多里的声音。他走到莫西里斯面前,问道:“我是不是该感谢你,刚才又照顾了我不懂事的弟弟。”

    “不用谢,应该的。”莫西里斯早忘了刚才打飞哈多的事情,其实也没记住多里的脸,听他道谢,连忙客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