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衿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吾喵归处最新章节!

    当太阳升起,阳光重新铺满大地,暖暖的温度令气温回升,天幕抽取黑色化为淡蓝的天幕时,兰可还没有从沉睡之中清醒过来。而这个时间,习惯天微亮便起床打猎的莫西里斯却很早就爬了起来,两只金色的眼睛带着紧张和担忧凝视着睡梦中的她,自记事后第一次没有出去打猎。

    由于外面的温度升高,洞穴的客厅里面也不在像昨夜一样寒冷,卷成团状睡了一晚上,老虎的身子也有些僵硬。小心的将自己从兰可身边退开,然后化为人类的形态,被她无意识之间握住掌心里面的虎毛也悄然自手中消失。莫西里斯单膝跪地蹲在她面前,歪头打量了她好一会儿,目光灼灼的瞧着那张褪去了恐怖疙瘩后相当漂亮的脸蛋,表情有些明显的困惑。

    小雌性怎么变脸了?

    兽人虽说可以在人形和兽形之间转变,但从来没有听说过可以在中途忽然改变长相的。他凑上前,在兰可的脖子上嗅了嗅,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脸颊,感觉到那没有被味道奇怪的草汁遮掩的女性香味,莫西里斯眯起眼睛,再次化为老虎趴在兰可的脚边。反正无论怎么样,只要是可可就好了。大概是可可的种族比较奇特,昨晚那个带绿色包包的是她的兽形吧。

    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莫西里斯的虎脑袋在兰可的腿部蹭了蹭。就算可可是蛤/蟆的兽人,也是世界上最萌萌哒的蛤/蟆。

    在兰可的身边趴了一会儿,清醒时就停不下来的猫科动物觉得浑身不舒服,他慢悠悠的爬了起来,觉得浑身上下的毛根都在发痒,身上还隐隐有种闷热到烦躁的古怪感受。知道这是自己身上昨天没有甩下来的毛在作祟。虎大喵抖了抖身体,落下来一地的虎毛,但是身体上的痒痒却没有因此而缓解,反而更加难受起来。

    很想在地上打滑蹭掉身上的褪毛,可又觉得那样超蠢。虎大喵趴在地上,做了好久的思想挣扎,见兰可没有起床的意思,连睫毛都没有眨动过,实在是耐不住背部的瘙痒,大老虎一个翻身四腿朝上,开始在地面上摩擦。身下参差不齐的石头,就像是一个大大的痒痒挠,磨蹭起来效果比在屋里面的兽皮上面还要爽快。背部的痒痒得到缓解,一缕一缕的虎毛顺势被刮了下来,细小的绒毛在洞里面顺着石门漏进来的风飘啊飘啊,落在了兰可的鼻子上。

    软软的毛发随风轻轻地飘动着,让睡梦中的兰可感觉到轻微的痒感。她睁开眼睛,光芒立刻从开启的眼帘里渗透进去,一下子照亮了视野。昏沉的意志开始回笼,浑浊的目光也逐渐清澈,她似乎听到了猫咪被抚摸后发出的舒服的呼噜声,揉了揉眼睛又挠挠鼻子,她顺着声音转过头去,就看到那只在地面上打滑,摩擦掉一把毛的虎大喵。

    而莫西里斯也瞬间就察觉到了兰可的苏醒,可是当他回过神来想要掩饰已经来不及了。闪烁的虎眸和漆黑灵动的眼睛对视上,正努力翻身的虎大喵一个重心不稳又摔在了地上,四个爪子朝天扑哧扑哧的摆动着。看到他这儿样子,明知道不应该打击他的兰可实在是忍耐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好意思继续盯着对方尴尬的脸,她转开头,低低的闷笑。

    在兰可的笑声中,尴尬的很的莫西里斯翻了个身,重新找回平衡感站了起来,他的身上还挂满了一团团毛绒。

    平复下笑意的兰可站起身舒展了下坐着睡了一宿而酸痛不已的身体,走过去对不敢看她的莫西里斯道:“如果不舒服的话,我来帮你抓抓?”

    莫西里斯蓦地抬起头,两个耳朵往头顶逗起,耳朵边缘的两个白点跟着跳动了下。两个金色的瞳孔一眨不眨的看着前面的小雌性,他伸出爪子扒了下脑袋,抓出一爪子的绒毛,小声道:“还是算了吧,过几天就好了,每天都这样的。”

    “让我来试试吧,我们不是伴侣吗”一直也不做,她反倒是很不在在。

    伴侣两个字戳中了莫西里斯软肋,虎胡子一立,他撇开头道:“好吧。”虽然没有语气里面没有表现出特别开心的样子,但身后不断摇摆的尾巴却出卖了他真实的内心想法。可可说我们是伴侣了!好开心好开心!

    走到像只大狗狗一样温顺趴在地上,还不断摇尾巴的大老虎身边。看着这个体型比自己要大很多,气势威武的野兽,兰可伸出的手有些不自觉的颤抖,她慢慢的伸出手,将手心一点点的贴在老虎柔软的皮毛上面,轻轻地抚摸了下。见他没有生气,而是很开心的趴在爪子上眯起眼睛,才放下心来,手指屈起,顺着他毛发的流向往下滑动。

    不过只是这样软绵绵的抚摸,根本没有办法将褪去的毛梳理下来,仅仅只是顺毛罢了。兰可左右寻找了下,在房间的角落里面找到了一个超大的鱼翅,或者是已经被吃掉了很久,上面已经没有了怪味,她将鱼翅的尖端在地上打磨了下,将它弄得圆滑一些,然后试着用大鱼翅充当梳子为莫西里斯顺毛。

    莫西里斯奇怪的看着可可的动作,却没有阻止她,等那梳子插入她的毛发之中拉下,一大把绒毛被梳理了下来后,才惊喜的呼扇下耳朵,道:“可可好厉害!”刚才被顺毛的那一点皮肤,没有了绒毛的阻隔,感觉一下子清爽了起来。

    见真的有效,兰可再接再厉,一梳梳的顺着他的毛,将换下来的毛梳理下来,只是短短几分钟,她的脚下就落下了一堆虎毛。而莫西里斯舒服的卷起耳朵,趴在地上成扁平状态,两个眼睛再次眯成一条直线。不知道为何,兰可忽然想到那个被冰封十九年来头皮发痒不能抓没人能体会的玄霄……

    “呼噜……”

    忽然出现的声音,让兰可停下动作,她疑惑的侧耳,却没有在听到那声音。她握着鱼刺的手动了动,轻轻地往下顺毛……

    “呼噜……”

    “……”兰可忽然明白了顺毛,再顺了下毛。

    “呼噜……”

    顺毛顺毛……

    “呼噜呼噜……

    顺毛顺毛顺毛……

    “呼噜呼噜呼噜……”

    “……”

    猫科的,都一个德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