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衿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吾喵归处最新章节!

    莫西里斯将包裹着猪肉条的猪皮夹在肩窝里,带着薄汗却温暖的大手与兰可下水后被浸的冰冰凉的小手相牵在一起,虽然只是浅浅的搭握,却让虎少年的脸上爬满欢欣。

    小雌性的力气似乎比普通雌性还要小一些,她推不动普通雌性也能扛起来的野猪,甚至是连这些笨家伙在林子里只算弱小这件事都不知道。她经常露出懵懂迷茫的表情,好像对什么都不甚了解,她的手软软的,没有像他一样长着粗糙的茧子,就像幼崽一样细嫩,显然没有做过任何苦力。

    莫西里斯想,或许在她的族群里,她被保护的很好,从来没有亲自捕猎和生活的经历,只是和家人走散才会流落在这里。若是这样的话,等她找到回家的方法,是不是又会丢下自己一个人呢……莫西里斯的眸光黯淡下来,但很快又恢复了光彩。失落不是办法,为了不让小雌性在有朝一日离自己而去,他要更努力一些,让她的生活比在她的部落里还要幸福,让她习惯他的存在舍不得离开。就算是她听从父母的要求必须离开,他也要努力让自己有跟随她任何地方的能力。

    兰可并不知道莫西里斯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在打量着他的侧脸。少年在身为黑色老虎的兽性时,体型庞大身姿强壮,令人望而生畏。在相处之后,才会发现他是那种很单纯或者说挺憨厚又爱撒娇的性格。这只呆呆萌萌的大老虎,如果让她自己去想的话,化为人形的状态,应该是比较成熟充满肌肉的壮男形象。可事实并不是如此,刚才在部落里面她虽也见过他的人形,却没有心思想太多。现在两个人距离那么近,浅度近视眼不再给她造成困恼,细细的看来,便发现大老虎的人形姿态,却是走着冷峻美少年的风格。

    在他不说话,抿着唇毫无表情的时候,身上油然迸发出来的气质,更像是个漫画中某位披着月华的贵公子。只是他并没有银发翩翩,深邃的黑色的长发让他显得些许冷漠疏远,显得和旁人仿佛不在同一个次元。这种长相在兰可所在的和平时代里,会很受女孩子们的欢迎,但大概也会惹得不少男生孤立挑衅。只是生在兽人世界,雌性们更喜欢强壮有肉腹肌能夹死苍蝇的男人,化形之后看起来瘦小长的又像雌性般秀美的莫西里斯,自然和弱者画上等号。加上他从来不理会别人的挑衅,又是不受待见的混血,更是让豺兽人部落的兽人们,从来不曾用不带偏见的眼光去看他。

    就算是兰可这个收到正常教育,知道不应该以貌取人的少女,在走在莫西里斯身边的时候,都能感觉到一种压迫感,好像两个人中间隔着二次元和三次元,给她个十个陈坤往墙上戳都打不破的厚厚次元壁。

    兰可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那些还有消下去的疙瘩,又侧目看了下身边好像被美图秀秀整过的少年,不禁觉得俩人画风实在不对。那落差就好像唯美派的clamp、由贵香织里笔下的人物,幸福的牵了奇行种的手。不小心脑补了下那画面,兰可整个脸扭曲起来,默默地伸出另一个没有被握住的手,揉了揉太阳穴,并且暗中决定,一定要早点恢复自己的脸!

    在兰可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的半张脸时,假装很淡定的莫西里斯另一边侧脸已经全都是冷汗,连刘海下面的额头都是一片湿润。另一边没有握住小雌性柔软爪爪的手,更是紧张的捏着鱼尾巴,气的那条命特别大、明显开了挂的破鱼啪啪啪甩动鱼头,硬生生砸死几只围着它转的苍蝇。鱼生太闹,不禁烦躁,生蝇勿扰,围观命掉!

    伴着破鱼啪啪啪甩动的声音,两个人走到莫西里斯的家门前。慢一拍的虎大喵看到门外的巨石才想到,自家的小雌性根本无法挪动这个,所以她才没有在家里等他回来。暗暗地责备了下自己的粗心大意,莫西里斯将这件事记下,准备戒鱼十天以示自醒。眼睛的余光扫视了下那不安分的大鱼,莫西里斯将它挂在自己的脖子上,一只手空下来覆上大门。

    兰可见状松了松两人牵着的手,想着他可能需要双手才能将石门挪动。只是她刚动了下,对面的莫西里斯就已经单手挪开洞门,轻松的就好像面对的是按了滑轮的拉门一样。

    “……”又被颠覆了科学信仰,兰可默默地深呼吸了下,心里的那点骇然,在见到莫西里斯脖子上自己的丝袜时忍不住抽动了下,并且再次烟消云散。而且真别说,地摊5块钱两双的丝袜质量还挺好呢……

    “可可,这就是我们的家了。”

    少年温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家这个字触动了双亲早故的兰可的心弦,让她情不自禁的跟着他迈进洞里,顺着他的视线往里面望去。

    这是一个明显是自己在巨石上开凿出来的大洞,因为岩石上能看到老虎留下的爪子痕迹。不像豺兽人一样随便的将陶罐都放在地面上,莫西里斯在墙壁上开凿出了小洞,将日用品都放在了里面。他并不是比其他兽人心思细腻智商高才会想到这个创意,只是喜爱化形为虎盘踞在家里的他,经常不小心踩碎东西,所以才会想办法将这些易碎品收纳起来。

    兰可走到开凿的小洞旁边,看了看那些造型奇葩的陶器,有些上面还带着爪痕和不均匀的缺边,烧的也并不漂亮,明显没有豺族的陶器精致。转头看那紧张的两个爪子放在前面互相捏着,但脸上却没有一点表情的少年,兰可知道,这些陶器是他自己亲手做的。她也能猜测的出来,没有人会教不受欢迎的他怎么烤器,他只能一点点的自己摸索。

    兰可知道,莫西里斯的力气很大,甚至是会在无意间用力过度造成伤害。正是因为亲眼目睹了他的强大,兰可才能更确切的感觉到他有多努力珍惜,这身边的一切,处处都是他小心翼翼的痕迹。

    比如那被磨到光滑的墙面棱角,比如那陶品上面浅浅的痕迹,再比如……她那只没有感觉到任何压力,只能体会到温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