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柔软

北倾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徐徐诱之最新章节!

    第七十三章柔软

    星期天,去温泉会馆的前日。

    徐润清和欧阳一起去b大附属的口腔医院开会研究患者的治疗方案,念想一个人留在科室里。

    正在写病历,眼角余光扫到有人进来,停笔,转头看去。

    冯简捧着茶杯慢悠悠地走进来,见念想这一脸的呆萌,往她身旁的工作台上一靠,抬手勾起她的下巴,调戏:“呦,哪家思念夫君的小娘子啊……”

    念想除了面对徐润清总是被调戏地分分钟脸红之外,对其余的人免疫力一向很好。她拍开冯简的手,继续奋笔疾书……

    边写边问:“你好像每天都很闲?”

    冯简撩了撩头发,很是忧伤地叹了口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个科室,就是很闲的清水衙门。”

    冯简调过去的科室闲暇时间较多,她原本跟着林医生,工作强度不比念想小。林医生三个月外派,她突然松懈下来浑身都闲得要长毛了。

    现在好不容易已经懒下骨头适应并且自得其乐了,结果林医生三个月外派周期将至,听说这次还会提前些日子回来。这个消息导致冯简最近都有些不快乐,长吁短叹,天天西施捧心地感伤:“好纠结呢,一边希望看见我们林医生帅气逼人的脸,英俊潇洒的身姿,风景如画的侧影,一边又好贪恋现在闲着没事到处溜达串门的日子……”

    “念想,等会我们下了班去买泳衣吧?”

    念想“啊”了一声,回答:“泳衣么……”

    她差点把这事忘记了!

    冯简看她一脸的“我终于想起来我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的表情,立刻“诶”了一声,挤眉弄眼地约好时间,这才欢快地走了。

    到下班时间,念想换好衣服在门口等冯简打完卡出来,顺便给徐医生发了个信息,问问结束了没有。

    徐润清正在茶水间,斜倚在窗前看着b大附属医院的后花园……

    口袋里手机嗡鸣震动,他拿出来一看,顺手把水杯放在窗台前,回复:“还没有,大概还要半个小时,下班了?”

    念想支着下巴傻乐了一会,回复:“是啊,和冯简约了去买泳衣。”

    徐润清端起水杯轻抿了一口,目光沉沉地看向窗外微薄的日光,弯了弯唇,摩挲着手机良久,说道:“我也缺泳衣,等会顺便给我看看。”

    冯简就是这个时候来的,看念想低着头,小跑过来轻拍了一下念想的肩膀:“嘿!”

    正害臊脸红胡思乱想中的念想一个心虚手抖,手机直接摔在了地板上,很清脆的一声响。念想傻了,冯简也傻了……

    良久还是念想回过神来,赶紧捡起来,忙安慰歉疚得就要埋胸的冯简:“没事没事,摔一下而已,我手机哪天不摔啊,咱们赶紧走吧。”

    一边把手机揣口袋里,一边还是忍不住想……徐医生的泳衣,不就是那一条薄薄的……泳裤吗……

    她想着想着,就觉得双颊又有些发热,低低呻/吟了一声,赶紧拉上冯简走了。

    到商场之后,念想就一直分心往泳裤上瞄……服务员在一旁奇怪地看了她两眼,决定还是伺候看上去购买兴致格外浓郁的冯简去。

    念想的这点不对劲,冯简很快就发现了。她顺着念想的视线看过去,挤眉弄眼地笑得猥琐:“小心肝,快跟姐姐说说是惦记着徐医生的尺寸呢还是想买条泳裤送给徐医生……”

    见她不回答,冯简“诶”了一声,恨铁不成钢地直接把她拉过去:“想给徐医生买就大大方方的挑嘛!这么害羞,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们……”

    说着,眼睛滴溜溜一转,八卦地问道:“你们几垒了?难道……这次温泉……啊啊啊啊……念想你一定要把握机会。”

    说着……也完全没给念想开口的机会,左挑挑右选选的,给念想直接挑了一套比基尼。

    念想看着那看上去随时会崩坏的肩带,猛摇头……

    冯简越挑越离谱,最后那一套长得几乎跟情/趣内衣一样……

    等到最后念想刷卡结账,脸都红红的……脑内一直回想着轻薄的泳衣和泳裤。

    嗯……泳裤还是她自己挑的……

    以及冯简跟洗脑一样的声音:“念想我跟你说啊,泡温泉这么暧昧的机会可一定要把握住了啊,你就和徐医生鸳鸯浴吗!然后泡着泡着就会被温泉里那氤氲朦胧的水汽所迷惑,加上泡得脑子晕晕的……啧,多天时地利啊。你就扑上去……”

    捂脸/w\。

    冯简真是太不纯洁了!

    原本两个人是打算就在外面用餐的,结果,冯简家里一个相亲电话急招,她就立刻赶赴第一线:“万一我遇到条优质的漏网之鱼呢!人生就该如此自信自强……”

    念想正准备坐公交回家,结果刚走到公交车站就接到徐润清的电话让她先到附近的咖啡馆坐一坐,等他来接,晚上……到他家一起吃饭。

    念想正想装作不经意地问一下是哪个家时,那端已经贴心地解释:“到我家,买点菜,回家吃。”

    于是,对徐医生厨艺的好奇以及想观赏徐医生下厨的心战胜了一切……

    十分钟后,徐润清接了她一起回家,就在公寓不远处的超市里买了食材。等到达目的地,正好半个小时。

    徐润清两手都拎着东西,微抬了一下示意丝毫没有自觉性的念想:“开门。”

    念想“哦”了一声,先是去摸他的口袋找钥匙……

    徐润清没说话,等开了门进屋,这才问道:“我给你的钥匙没带?”

    最近记性不太好的少女终于想起来似乎是有这么一件事,抬起脸无辜地看着他:“带了……”

    “以后要学会熟练的使用操作。”他换好鞋子,慢悠悠地补充上一句:“这是老师教你的重点内容,不能学以致用不给通过实习。”

    念想:“……”敢不敢威胁地再随心所欲一点?

    时间已经不早,z市已经是深冬,日长严重缩水,五点的光景天色已经沉下来,拉上了夜幕,天光熹微。

    小区里的路灯都已经亮了起来,一盏盏,静谧又安宁。

    徐润清穿上围裙,先开始煮汤。念想帮忙打下手,等他洗干净了排骨,捞出来丢进锅里煮沸。

    念想这边刚出锅,徐润清那里已经切好了姜片,山药,辣椒,就待下锅了。

    煮下了汤,接下来是可乐鸡腿,原本是可乐鸡翅的,被念想义正言辞地以“肉不够多骨头还有两根”为理由给换成了鸡腿。

    没关系,她高兴就好。

    还有一盆酸菜鱼,一碟玉米四季豆,再加一小碟的大白菜。

    念想看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趁徐润清转身去试试山药排骨汤的味道,拿起筷子就夹了几块鱼肉往嘴里塞。

    徐润清听见身后可怜兮兮的倒抽凉气的声音,转身看了一眼,就见念想被烫得泪眼汪汪的也不愿意把鱼肉吐出来,见他看过来,几口咽了下去,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馋嘴猫。”徐润清无奈地摇摇头,俯身,给她拿了个小碗:“碗沿烫,想吃先吃一些垫垫肚子,等会我再端出去。”

    念想点点头,忍不住吐出舌头晾一晾……太烫了。

    徐润清看着便想起很久之前那一次,她在念叔面前讨好撒娇的样子,就像是在摇尾巴。也跟现在……差不多……

    那时候就忍不住想吻她,现在依然也是。

    他手里还拿着勺子,微微移开,低头去亲她。念想见他突然低下头来,赶紧把舌头缩回去,下一秒,就感觉他润着水色,带着香气的唇落下来,柔软又温凉。

    徐润清看了她一眼,只停留了一瞬便离开,转身若无其事地给排骨汤加加味……

    念想紧扣着碗边,脸红得像是一只煮熟了的螃蟹——

    嗯,徐医生这六年来自立门户当然不是混着玩的,厨艺自然没的说。不过以前没跟念想提起过,导致她今晚一直都处于惊喜的状态。

    吃过饭,徐润清收了碗筷,把想帮忙的念想提溜到阁楼上的书房。等收拾完厨房再出来时,念想已经盘膝坐在柔软的地毯上,手里捧着一本不知道是什么的书看得专心致志。

    时间还早,徐润清干脆也抽了本书,在她身旁坐下。但不知道是不是她在身旁的原因,始终静不下心来,最后干脆放下书,拿了耳机坐下来听。

    念想看了一会也开始走神,见他坐在不远处听歌,想了想,凑过去,伸出食指轻轻地戳戳他的腿。见他垂眸看来,端端正正地在他面前坐下,用口型问道:“你在听什么?”

    徐润清看清了她的口型,没回答,只是扬起唇笑了笑,笑容温润又柔和,看得念想心里暖洋洋的,又觉得那笑容有点撩人,心尖痒痒的。

    他勾勾手指,等念想靠近,取下耳机给她戴上……然后,低头去亲她。

    心尖那细密的痒立刻便止住了,酥酥麻麻的,连骨头都酥了下来。

    念想揉紧了他柔软的家居裤,下一秒,被他握住手,他微侧过头,那吻越发柔软细腻。

    以至于,念想从头到尾……都没能听出那是首什么歌……

    甚至于,连歌词都没能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