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二章 血潭

大侠一枝梅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都市之修仙归来最新章节!

    第一千八百一十二章  血潭

    虽然是尸愧,但冷山的进攻非常强,有不停的元气供给,那不停飞射而至的剑芒暴雨一般的打击着秦剑的防守剑阵。

    “轮到我来。”稳住之后,秦剑利剑霸气一挥,遥遥指着冷山,百烈防守剑阵刹那间转换成百烈进攻剑阵。

    那冷山半点不加防守。

    任剑芒在他身体上打得火花四溅,他一往无前,势如破竹,一道手印破风而至。

    八极崩裂拳!

    秦剑反应快如闪电,一记重拳打出,再一次与冷山硬刚。

    碰!

    抗衡了一瞬间。

    秦剑再一次败退。

    “马勒戈壁的。”秦剑暗暗骂道,想站起身来反扑,可是奈何空千护盾压迫着他劲力,让他的战斗力连平常的时候的百分之六十都非常难发出,况且他对手是个玄阶尸愧。

    嘭!

    正对面,冷山再一次动手,一记重拳打出。

    一道猎豹的残影在拳头上凝聚而成,接着破风击出,刹那间便将秦剑打得翻飞出去。

    才落地,秦剑就把元气尽数灌如指头上,一指破空,不过他再一次吃亏。

    纯阳指头一回受挫,居然只在冷山的身体上擦出火星。

    “身体这么坚硬。”秦剑暗暗感慨吃惊。

    正要间,正对面的冷山再一次掐出手印,看这架势又得用奥义。

    “你觉得我会让你聚气?”秦剑冷冷的一笑,刹那间杀到冷山的面前,打断了冷山的聚气。

    接着秦剑使出了自己的摔技……

    只是,他的缠斗技巧,在冷山的面前再次受挫。

    他小瞧了冷山的缠斗的技术。

    他每一次动手,都被冷山挡住。

    “怎么打啊。”秦剑咒骂,不停退却。

    他被冷山打得不停后退。

    才打没多长时间,他已经鳞伤遍体。

    “我不打了。这架没法打。”秦剑被追得满台瞎跑。

    速度被限制、劲力被限制,冷山没有痛感,而且身如玄铁般坚硬。

    它还有不停的元气供给。

    这一场比武,从开始的时候便注定秦剑会败。

    “这可不容你。呵呵,我的好徒弟。训练才开始。”桌子前,刚好在悠哉喝茶的戚滟依瞅了眼,她再次露出艳如桃李而又杀机四伏的笑容

    “将这这杀千刀的空千护盾拿下来。”

    “做你的白日梦。”戚滟依悠悠的笑了笑,“修炼嘛!必须吃些苦,想变强大,便要先学被打,不要担心,你不会死的。”

    戚滟依的话,差一点给秦剑气得喷血。

    憋屈啊!

    她高高在上的说着大道理,这些道理都是不能反驳的。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接着。”戚滟依幽闲的拿起了杯子,高雅的抿了口茶。

    轰隆!

    冷山进攻越发凶猛。

    秦剑奥义尽出,可是依然被压着打,全身劲力在身体之中翻涌,可是却被那空千护盾紧紧压迫着。

    “啊…!”

    灵姬岭响起秦剑嚎声。

    有其他峰的内室弟子走过不禁转头看了看云蒸霞蔚的灵姬岭。

    “灵姬岭的伙食真不错,天天杀猪!”

    “是啊!我们的师傅每个星期只吃两次肉。”

    “我真羡慕秦剑。”

    这些弟子居然投去了羡慕的眼神。

    ……

    两个半时辰以后,冷山停了攻击。

    此时秦剑奄奄一息的伏在地上。

    他衣服褴褛,鲜血淋漓,头破血流。

    “给你个小时的回复。”

    戚滟依抿着茶,柔荑轻抚把一枚发出紫色华光的药丹丢来,“一个时辰的时间以后,接着练。”

    “你个疯妞儿。”秦剑暗暗骂道了,可依然还是抓起药丹塞进口中。

    虽说认识这位美女师父不久,不过他了解这妞。

    她只要讲出,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秦剑坚信,便算他没回复,一个时辰的时间以后,戚滟依肯定会准时让冷山来痛打自己。

    因此,为少受些罪,他得在一个时辰的时间内尽量的回复。

    药丹入体后,元气划开,增补着他耗损,润泽他全身的创痕。

    他本来就具有的超一流回复力,他的元气飞速的凝集,伤也飞速回复着。

    “化道境修为境界,可以在冷山的连续进攻下坚持两个半时辰,好徒弟,你确实让我非常意外。”

    瞧着盘腿坐在在平台上回复伤的秦剑,戚滟依嘟囔道。

    虽说感到非常意外,但戚滟依却没太吃惊。

    自看过秦剑以后,秦剑创造了太多的奇迹,比那一些奇迹,面前的场景实在不值当一提。

    攻击!

    一个时辰的时间到了,在静坐回复伤的秦剑就听见了戚滟依给冷山下达的攻击的指令。

    登时,冷山突然一步踩踏而下,如老鹰扑小鸡一般的袭向秦剑。

    半空中,冷山一掌打出,一个手印破风而至。

    秦剑已经站起身来。

    他没有后退,反而是迎了上去,全身元气灌在手上,一记重拳和他硬刚。

    轰隆!

    拳掌交织,冷山巍然不动,秦剑被打得不停退却。

    战斗再次开始,战况如火如荼。

    如五个小时先前,秦剑从一开始便被压着打。

    一个时辰后就已遍体鳞伤。

    “啊…!”

    秦剑被逼得想认输,从来没有想现在如此窝火过。

    冷山虽然是尸愧,可是却如同他宿敌一样。

    在冷山的面前,他只能被“欺负”。

    “,扛不住了吧?”

    秦剑的耳边传来戚滟依的轻笑声。

    这银铃般的笑声如此悦耳,却是如此的折磨人的心智。

    “将这这杀千刀的护臂卸下,我立即‘超度’他。”比武场中,秦剑非常吃力的反抗冷山,同时不停的骂。

    “这便是你的理由吗?”

    “这哪是理由,这是原因。”秦剑被冷山一拳掀翻在地。

    他灰溜溜的不停后退,同时破口骂道:“我原本便处于劣势,你还用这护臂压迫着我速度和劲力。这叫我怎么和他打啊。”

    “看起来你依然没领会我这么做的目的。”戚滟依站起身来,神态肃然。

    “在逆境中你才会爆发出超一流的潜力,我听见的只有你不停的诉苦,战力悬殊,不过你们的差异就是在劲力和移动速度?”

    “你别执着于胜负,增长能力才是最重要的。”

    说到这儿,戚滟依瞅了眼秦剑,“你现在面对着尸愧,没了之前的必胜信念了?”

    秦剑缄默不语。

    身为徒儿,他不该怨师父的严苛,从开始的时候就害怕那冷山的厉害,计较输赢。

    “我不会给冷山下停止进攻的指令,直到你倒在了地上。”

    戚滟依最后的瞅了眼秦剑,轻拂长袖,翩然飞上了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