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1章 遣送(补更)

郁雨竹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最新章节!

    周满撇了撇嘴,那罗迩娑婆就是被砍,也不该是以“正帝心”这样荒唐的理由,下毒、欺君,随便哪一个都行,前者并不比后者的危害轻多少。

    如今事情都尘埃落定了才跑出来,早前为何不上这样的折子规劝皇帝?

    不过是看出了长生寺失宠,想要用那罗迩的命成就功绩罢了。

    皇帝叹息一声道:“朕已知长生乃虚无缥缈之事,说起来此事皆因朕的妄念而起,何至于要取高僧的性命?”

    “不过他继续留在大晋的确不合适了,”皇帝一脸感伤的看了外面一眼,道:“如今年节将至,高僧年岁也大了,久离故土总是会有思念之情的,让鸿胪寺把人送回去吧。”

    皇帝幽幽一叹道:“从哪里来便回哪里去吧。”

    周满也扭头看了一眼外面,长安又下雪了,此时外面寒风呼啸,大雪纷飞,此时让那罗迩出关回天竺……

    周满心中啧啧两声,耳边听到百官三呼皇帝英明,周满连忙面向皇帝的方向,举手深深地俯身,也跟着喊了一声皇帝英明。

    真英明啊,将来不论那罗迩毒丹之事会不会暴露,皇帝勇敢承认自己的错误,便宽恕罪人的称赞是少不了的。

    皇帝在大朝会上金口玉言,李尚书去鸿胪寺里催了催,鸿胪寺便立刻去长生寺里找那罗迩,准备送他出京回天竺。

    一直提着的那颗心终于落下,那罗迩等来了自己的结局,很出乎意料,至少不在他想的几种结局之中,不过他很快坦然接受了,“临走前,不知可否面见故友王大人和周大人?”

    前来的鸿胪寺官员一脸惊诧,“大师和周大人也是朋友?”

    那罗迩转着佛珠笑道:“天下人皆是吾友。”

    鸿胪寺官员无言以对,只能道:“本官只能替大师送信,至于他们见不见就不一定了,这段时日大师还是不要乱走动了,收拾一下自己的行李吧。”

    那罗迩大师笑着应下,去写了两封信。

    其实他想见的人有很多,其中最想见的便是皇帝了,不过他这段时间试着求见过几次,皇帝都以政务繁忙为借口推辞了。

    除皇帝外,他还想见一见大晋的储君,只不过太子比皇帝还要难见。

    他在皇帝面前得宠时太子便不太喜欢他,很少能和他说得上话。

    等他势落,再想见太子就更难了,而且听说周满还是太子的人。

    所以他就退而求其次,想要见一见周满。

    对大晋的这位医者,其实他有许多的话要说。

    周满收到鸿胪寺代送的信,想也不想便收拾东西出宫去见人。

    萧院正很不解,“你去见他做什么?”

    周满道:“虽然他没有两百岁,但能活八十多岁,还如此健康壮硕,一路从中天竺跋涉到长安,竟然一点病痛不受,这就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本事了,我去探一探他的口风,看他愿不愿意教我,或是我拿其他东西与他换也好。”

    萧院正:“……你高兴就好,我只一个叮嘱,别被他给骗了。”

    毕竟他可是连皇帝都骗了,那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周满自信的道:“放心,我不会很小心的。”

    周满坐着马车到长生寺时,王大人刚好从寺里出来,俩人在门口遇上。

    王大人看了看周满后深深地与她行了一礼。

    周满见他一揖到底,吓了一跳,忙抬手道:“王大人不必多礼,您这是……”

    王大人笑道:“下官听闻那罗迩大师要离京回乡了,因此来见一面,没想到会在此处碰见大人。”

    王大人想了想,还是再次冲周满行了一礼,“多谢周大人。”

    周满愣住,“谢我什么?”

    王大人道:“谢周大人保全了陛下,不然下官可能要成为遗臭万年的佞臣了。”

    虽然没有确切的消息,但他和百官一样,都觉得皇帝在服用丹药的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只是周满最后拨乱反正,让皇帝重新信任太医院,而放弃了长生寺而已。

    周满对这位王大人也甚是好奇的,毕竟是那样传奇的人物,“王大人,有个问题不知当不当问……”

    “周大人请问。”

    “王大人为何要把那罗迩娑婆举荐给陛下?”

    王大人便叹息一声道:“一路东回,那罗迩与下官谈论最多的不是长生术,而是佛理。”

    他道:“我将他带回来,一是他愿意随我东回长安;二是因为他熟读佛经,我知道,中原的高僧们一直想要往天竺去求取经文,以学习最初的佛谕,我认为陛下和大晋的佛学都需要他。”

    谁知道等把人送进宫里,对方除了佛理外,更多的是和皇帝推荐不老丹。

    等王大人察觉到不对时,皇帝已经对那罗迩信任有加,直接派人在皇城里选了个地方给他做寺庙,别说他这个才升官的散朝大夫,便是老唐大人那样的官都缄默不言。

    而且人还是他带回京城并举荐给皇帝的,那罗迩要是出现问题,他,以及他的家人族人都脱不了干系,所以他只能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

    避着那罗迩,尽量疏远双方关系,只盼着出事时能够不受牵连。

    虽然他选择了逃避,但他内心深处还是想要做些什么的,所以对周满他很感激。

    周满目送王大人离开,大吉道:“娘子,看来这位高僧在佛法上很有造诣。”

    不然也不会让王大人推崇成这样。

    “可惜了,没用到正途上,”周满转身道:“走吧,我们进去看看。”

    大吉亦步亦趋的跟着她,小沙弥将他们带到后院便退下了。

    那罗迩看向守在周满身后的大吉,和周满道:“周大人,我想和您单独聊聊。“

    周满笑道:“大师有事只管说。”

    见他看着大吉,周满便道:“这是我家人,不必可以隐瞒,大师有什么事便说吧。”

    那罗迩想到自己没两天就要离开长安,想来便是有第三人知道,他也影响不到自己了。

    于是直接了当的问道:“周大人这样大费周章的取了我的血去,不知道要拿我的血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