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3. 十分关照

斜线和弦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小说旗 www.xs7.la,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最新章节!

    整蛊岩桥慎一?

    老经纪人大本,把这个企划转达给中森明菜,征求她的意见,“明菜酱意下如何?”

    《歌谣BINBIN屋》同为朝日电视台的节目,按胖胖青年的计划,是在岩桥慎一去录制节目的间隙,同时实施整人企划。等到他参加的《歌谣BINBIN屋》播出以后,录制的整蛊节目随之播出,将节目录制当天,后台的景象展现给观众。

    被整蛊的对象是岩桥慎一这个黑衣人,他身边既没有配合的工作人员,更不是随时出现在台前的艺人。在没有周到详细的安排,以及多方配合的条件下,几乎做不到在公共场合整蛊岩桥慎一。

    只有在电视台的后台,两个节目的制作班底们心照不宣,才有便宜的条件,布置现场,多方配合,直到瞒过他一个人的可能。

    胖胖青年跟岩桥慎一颇有交情,这个计划由他来提议,负责动手整蛊的又是中森明菜,研音那边自然也没什么合不合适的顾虑,收到了邀约,没有拒绝,而是拿去问中森明菜。

    要说那档整蛊节目,中森明菜对它再清楚不过。当初,岩桥慎一做企划的时候,她跑去他制作公司那边的办公室和他见面——恋爱刚开始时,还像是办公室恋情。

    那时,岩桥慎一还说,节目如果做成了,就邀请她去玩,让她也当个整蛊的那一方呢。

    中森明菜脑海之中,浮现出这些,脸上露出个有点感兴趣的表情,“秋元桑打算怎么安排呢?要用什么办法来整蛊岩桥桑……”

    秋元康身为作词家,也曾经为中森明菜效劳过。中森明菜会知道秋元康,可不仅因为这个人是小猫俱乐部的制作人。当然,既然知道他是那个小猫俱乐部的制作人,也自然听说过,秋元康脑洞大开的本领,在业界是出了名的。

    她眼睛亮晶晶,“不会是安排什么奇怪的剧情吓他吧?”

    当然,既然要在电视里播出,肯定不能准备“我怀孕了”这种固然简单粗暴且夺人眼球、但一来研音决不允许,二来会招致观众批评的桥段。

    一说要捉弄岩桥慎一,这个中森明菜顿时摩拳擦掌。

    这副要大展身手的模样,令大本不禁暗暗苦笑。心想,到底是中森明菜。不过,对于看岩桥慎一被捉弄这件事,连大本也暗暗期待,想看看那家伙知道被整了,会是怎样的反应。

    想归想,对中森明菜的问题,还是要回答“不知道”。大本向她解释,“只确定了将在《歌谣BINBIN屋》的后台……”

    “至于具体的台本,秋元桑说还要细致打磨。如果明菜酱有什么主意,也欢迎。”大本说完了,有点多此一举的向她确认,“所以,决定要接受邀请吗?”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早在节目开播前,就盼望着被岩桥慎一邀请。结果,邀请迟迟不到。不过,要是等待的结果,是由她去整蛊年下君,那这个迟到的邀请,倒是挺不错的。

    秋元康说,如果她有什么主意,也欢迎说出来。

    资深电视爱好者、这档整蛊节目灵感的提供者、中森明菜,于是开始认认真真考虑起了有什么用得上的点子,为捉弄自家的年下君努力添砖加瓦。

    ……

    一边是安排新专辑的宣传,另一边,研音砸钱铺路、给中森明菜量身打造电视剧的计划也往下推进着。

    既然中森明菜选择了站在岩桥慎一那边,并且让研音也非选择岩桥慎一不可。那样一来,作为回报,她这个研音的桃浦斯达,也要动真格的投入电视剧业界。

    年轻时髦、知名度又高的女明星,去演电视剧,选择角色时,当然也是都市女性的形象更加合适。而现实也是,都市剧是目前电视剧的主流。

    不过,在电视剧内容停滞不前、缺少新鲜感的当下,既然决定了要另辟途径,就不能再一味贴近时尚都市白领们你爱我我不爱你——翻来覆去的那一套。

    中森明菜时髦有品位,在舞台上,一直以来以独立、有主见的形象出现,在女性观众之中拥有压倒性的支持率。除此之外,她个性率直,对待同性别的女艺人,从不表现出“竞争”的态度。对当下的现代年轻都市女性来说,是几乎绝无仅有的。

    而这部分的年轻女性,同时也是各家电视台们努力争取的收视率主力军。

    研音这边斟酌考虑,有关都市白领们如何谈情说爱、赋予观众幻想的电视剧,每一季度,每个电视台都会准时推出,有关谈情说爱的电视剧,内容一时半会儿难以突破。

    如今这个时代,不仅走上社会的职业女性越来越多,经济景气,机会多,年轻女性们也不急于进入传统的家庭模式——辞职嫁人,当个全职主妇。虽说如何高质高量的约会,仍是重中之重的话题,但对她们来说,与同性之间的联系,也不再像从前那样单调。

    既然如此,不如将目光投向女性与女性之间的关系。

    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由中森明菜来主演这样一部类型的电视剧,确实合拍到宛如量身定制。

    事务所敲定了要为之努力的方向,接下来,就是去为他们的桃浦斯达跑腿,准备合适的剧本。不论是原创,又或者是小说、漫画之类的改编。

    第一制作部的头号人物毋庸置疑是中森明菜,而第二制作部那边,菊池桃子的地位也无可动摇。

    不仅如此,风波之后,研音这边,下定决心力保菊池桃子,力推她成为主演级女演员。在第一制作部为了中森明菜全力以赴的时候,第二制作部也为了菊池桃子竭尽全力。

    两个同时出现在了一篇大新闻里的女演员,分属不同的制作部,几乎没有见面的机会。正如她们各自分属的制作部,也各行其是。

    当事人怎么想并不重要——在旁观者看来。对旁观者来说,某种程度上,这两个人碰不着面,也是件让人松一口气的事。而在松一口气之余,却也多少有点遗憾。

    要是真的碰了个正着,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情形。

    一边想看热闹、一边又担心多出麻烦,这样的想法倒是朴实得很。

    ……

    做一档展现同一个主题在不同的创作者手上会变成什么,在不同的演员的诠释下又会呈现出什么效果,如此一档演剧的综艺节目。

    岩桥慎一计划与研音和渡边万由美那边共同制作的这个新节目,考虑再三之后,最终选定去寻求合作的电视台,是那个贫穷使它画风清奇的东京电视台。

    在最开始,他和渡边万由美就已经想清楚,和朝日电视台的合作已经十分密切,再继续选择和它合作,身上朝日系的标签重到任谁也不能忽略,完完全全进入了朝日系的羽翼之下的时候,和其他几家电视台合作的路自然而然就变窄了。

    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所以首要的,就是排除朝日电视台。

    在富士电视台已经有了一档以培养人才为目的的节目《世界奇妙物语》的情况下,再拿着一个真正目的跟这档节目差不多的企划过去,既无必要、也缺乏吸引力。

    剩下的NTV和TBS电视台,TBS电视台和富士电视台是对手,如果他们带着一档这样的节目去跟TBS电视台合作,万一两边对打,就要重蹈渡边晋当年为朝日电视台制作的节目跟NTV对打、导致渡边制作和NTV交恶的覆辙。

    绕上一圈,四大民放里还有一家NTV。然而,岩桥慎一思来想去,却跳过了这家收视率出类拔萃的电视台,直接把目光放到了存在感最弱的东京电视台上面。

    当然了,说是存在感最弱,那也是仅次于四大民放的电视台,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因为贫穷而画风清奇的东京电视台,以三方合作的能量,要在它们这里开一档新节目,可以说手到擒来。但是,选择它,不是因为难度低,而是因为自由度高。

    既然要放开手脚去做,要去发掘新的灵感,为电视剧业界吹入一阵新风,那就需要创作自由。

    凡事环环相扣,背靠财团的研音财大气粗,加上渡边制作的底蕴,以及GENZO在唱片业界的风生水起,若是真的从这当中发掘出好点子,也有把它变成常规档电视剧的能力。

    等到泡沫破灭,电视台纷纷大幅削减经费,反过头来需要仰仗事务所们的时候,这个模式会更加好用。

    而GENZO作为唱片公司,将来也未必不会、是一定会参与赞助电视剧的。

    说到被他直接略过的NTV,这家电视台行事作风颇为强硬,不过,倒是跟杰尼斯关系极好,喜多川玛丽的女儿,现在就在NTV上班。

    岩桥慎一那时,跟渡边万由美提到制作这个新节目的时候,一并被他提到的,还有建议喜多川扩为他帮忙制作的那支偶像乐队开设一档综艺节目的事。

    这档综艺节目真要开设的话,看杰尼斯的行事,不是选富士电视台,就是NTV。

    鉴于杰尼斯新近推出的那支叫SMAP的偶像组合,在富士电视台拿到了由他们冠名主持的综艺节目。而除了SMAP,杰尼斯在富士电视台还另外拥有两个综艺节目档期。电视台和大事务所关系再好,事务所砸钱再多,能划几个档期也是有数的。

    短期之内,如果杰尼斯在富士电视台拥有的档期,没有宣布节目完结的话,再给那几个少年准备节目,就不会选富士电视台。

    岩桥慎一心里斟酌,事情如果真如他分析的那样的话,自己免不了跟NTV打交道的机会。

    ……

    当然,长远的事,一样一样来。

    鞍前马后的小经纪人时代,岩桥慎一也跑遍各大电视台,在休息室外、或是获准进入休息室内待机,独立出来以后,打交道最多的不用说,就是朝日电视台。

    不算参加《MUSIC STATION》之类的节目,戴着头套深藏功与名的时候,作为唱片公司的负责人,岩桥慎一时常前往拜访朝日电视台的头头们。

    这会儿,以“岩桥慎一”本人的身份,出现在为待机的艺人准备的休息室里,算得上是第一次。

    在艺能界待了这些年,还能有未尝试过的第一次,也怪有意思的。

    为他准备的休息室,挨着主持人笑福亭鹤瓶的那一间。日式布局,铺着榻榻米。门外,贴着打印出的他的名字:“岩桥慎一様”。

    《歌谣BINBIN屋》这样的节目,每场参加的嘉宾人数众多,地位不够大牌,就得跟其他的参与者共享同一间休息室。当然,岩桥慎一这样的黑衣人,理所应当独享一间。

    不仅如此,除了要出于礼貌,去拜访一下担任主持人的笑福亭鹤瓶——宛如到某家去做客,须得跟主人寒暄,除此之外,无需他主动去见任何一个人。甚至,还有其他的嘉宾,主动到他的休息室来打招呼。

    台前的人和幕后的人,有时候,像是处在两个世界。或者说,本就是两个世界。

    笑福亭鹤瓶年长岩桥慎一足有十五岁,长着一张温和好脾气的脸,比起主持人,倒更像个上班族。

    见到来人是岩桥慎一,笑福亭鹤瓶态度颇为亲切。不仅如此,那副神情,看着不止是客气的礼节。

    提议要参加《歌谣BINBIN屋》的是中森明菜,那个桃浦斯达还在岩桥慎一耳朵边上说了一堆笑福亭鹤瓶的好话。温和的好人、很关照人。

    岩桥慎一向他微微欠身,打招呼,“鹤瓶桑,接下来,要请您多多关照了。”

    “没那回事。”

    笑福亭鹤瓶笑呵呵,“岩桥桑——”

    他这么叫,岩桥慎一出言建议,“不介意的话,请直呼其名就好。虽然有些冒昧,不过,我称呼您‘鹤瓶桑’……”

    笑福亭鹤瓶笑得愈发爽快,“是有些奇怪,那么,我就不客气了,慎一桑。”到底不会称呼一家唱片公司的负责人“某某君”,哪怕他艺龄长久。

    倒不如说,在业界待得越久,才越是如此行事。

    岩桥慎一为什么来参加这档节目、又是以什么身份参加,这些,身为主持人,要负责调控全场的笑福亭鹤瓶最是清楚。

    而正如中森明菜对着岩桥慎一称赞笑福亭鹤瓶那样,这一位也确实十分关照中森明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