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十招

作者:墙外行人gt    书名:上善经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夺舍之停不下来都市种子王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全知全能者我就是如此娇花快穿之还愿人生路万界淘宝商天界手机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la】,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娄之英道:“侯前辈想来就在左近,他与爹爹有同门之谊,何况又是跟卢轩作对,我不能不帮,这便去寻他报信。”

    虞可娉摇头道:“使不得,这伙人如今还在村里,我们冒然出去,必会撞见,冷怀古和关风非同小可,大哥,你对上他俩胜算几何?”

    娄之英咬牙道:“我虽打不过他们,但和卢轩仇深似海,只舍了命去杀他一人,料也不难!”

    虞可娉道:“大哥,你适才还说要寻医典,来治我的内伤,怎地眼下又要去拼命了?你如有个三长两短,谁还来帮我寻找宝藏、治我绝症?”

    娄之英只是一时出于激愤,见了卢轩情难自已,他又如何不知有冷、关两个大高手在,自己断无可能伤的了这不共戴天的仇人?此刻经虞可娉一劝,亦清醒下来,道:“那该当怎办?难道我俩就在这暗室里躲着不成?”

    虞可娉道:“不错,在这里头将就一阵,那便万无一失,待入了夜,即便这帮凶神不走,咱们摸黑出去,也不易撞见他们。”

    娄之英无奈,只得点头答应,随手摊开画布,举着火折细瞧,果然见到些许古怪。原来那本是一副中土域图,可疆域涉及之大,远超一般集镇所卖,其中江南、中原、辽东、漠北、吐蕃等处都画的十分细致,其余地方则草草数笔勾勒,全图更无一处书写地名,虞可娉凑过来瞧看,也见到了这些蹊跷之处,不禁咂舌道:“这域图虽然奇特,但却看不出什么线索,那几处浓墨重彩,料来定和宝藏有关,其中江南尤为凸显,看来卢轩在马蹄庙中曾向薛王特使汇报,说他只知南朝有关键线索,但具体为何却无头绪,果然并非徇私隐瞒。”两人又看了一会,火光逐渐微弱,原来火引快要用完,虞可娉为防后面有不时之需,将火折子打灭,娄之英也知要看域图不忙在一时,于是把画布仔仔细细折好,郑重放入怀里收了。

    二人在这黑暗之中默坐,暗室狭小肃静,彼此呼吸之声都近而可闻,他俩本就互有情愫,此刻处在这静默中,心中有如小鹿乱撞,脸上都泛起了羞红之色,好在暗室无火一片漆黑,也瞧不出什么异样,娄之英想的愈多,就愈是觉得尴尬,刚要开口说话,忽听外头又传来脚步声响,这次不是在院墙之外,而是有人推门进到了宅院中,只听仍是张胜率先叫道:“是这间了,原来这村子便是那小贼的故乡,姓侯的不知与他有甚么渊源,他几番到得这里,必然不是巧合,待我先去搜上一搜!”

    娄之英听他口中称呼的小贼,分明是指自己,看来他们第一次追踪侯百斛时极为匆忙,并不知这村子的掌故,适才去到村上询问,这才获悉了实情,只是侯百斛和爹爹乃是同门,这一层只怕尚不知晓,耳听外头一阵乱响,显然这伙凶神正在翻箱倒柜查找线索,想到爹娘的东西尽被他们损坏,胸中一腔怒火按捺不住,就想闯到外头拼命,被虞可娉一把拉住,低声道:“大哥,你出去也于事无补,这暗室极为隐秘,他们难以发现,便忍这一时半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娄之英强压怒火,坐下身来抱元守一,尽量不听外头的声响,果然不大一会儿,卢轩等人没了动静,想来自是一无所获,众人回到院中交头说话,这次声音不高,娄虞二人都听不大清,又过了一会,偏厦屋门吱呀呀声响,有人走了进来,那人在厦子里胡乱转了一圈,便即出去哑声道:“不过是座存放农具的矮房,也没什么特别。”原来进来的却是关风。

    只听卢轩道:“这里是姓娄小贼的旧居,怕只是巧合,我看这房子经年无人住了,据闻那小贼一向在武夷山学艺,没听说曾回来过此处。”想是偏厦屋门未关,这次倒听的一清二楚。

    冷怀古道:“既然如此,咱们可别捐本逐末,让姓侯的逃之夭夭,他必是向南溜了,事不宜迟,大伙这便去追!”

    这回关风倒没反驳于他,卢轩一声令下,众人冲出宅院,向村头飞奔而去。娄虞耳听他们去的远了,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娄之英打摇火折子,将金器珠宝重又放进铜箱,再将箱子郑重搁回原处,对着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站起身来便要开门,虞可娉拦道:“大哥别忙,咱们还是再等一阵,天黑了再行出去,那便万无一失。”

    娄之英道:“他们出了村子,这回料已走出十几里了,还有什么好怕。”

    虞可娉道:“万一他们再度折回,可又如何?不如再忍一阵。”

    娄之英道:“不成,爹爹妈妈的东西被这帮人毁了,我要去归整归整,再说我和你待在这里,实在是……实在是……憋闷的紧了。”

    虞可娉脸上一红,亦明白他话中含义,点头道:“好罢,咱们悄悄出去,等收拾妥当,不必再与何六叔打招呼了,免得节外生枝。”

    二人蹑手蹑脚打开暗室铁门,见外头果真毫无动静,偏厦的屋门半开,院里阳光斜照,原来已近傍晚,两人将暗室锁好,刚踏出偏厦,忽听墙头有人狞笑道:“大人料事如神,果然有人藏了起来,原来竟是这小贼!”

    这笑声虽然不大,但如同响了一声炸雷,娄虞二人俱都大惊失色,急忙抬头去看,就见关风和张胜正蹲在院墙之上,门口则站着卢轩和冷怀古,他俩身后还有一人,身着白衣白裙,头罩白纱,却是八尊者曹茉。

    冷怀古道:“还是刘大人机敏,见到这宅院脚印杂乱,到了偏厦却消失不见,就知定有古怪,这一招引蛇出洞一试便灵,这小贼当真躲在暗处。”

    卢轩道:“咱们搜不到人,我便知藏身之所必定十分隐秘,张尊者提议大张旗鼓去寻,那定是不成的,你瞧他躲在厦子墙后,便搜上一日一夜,又如何能够找到?我只道是侯百斛这厮藏匿起来,没想到竟是这小贼和这小妮子。也罢,冷护教,便烦劳你辛苦一趟,将这小贼擒获,看看他和夜中燕究竟有无瓜葛。”

    冷怀古束一束衣袖,道:“好,这小贼武功虽未至绝顶,但为人奸猾,总会耍些出其不意的怪招,待冷某前去料理了他,大伙请在旁给我掠阵。”他前日在狮子庙外被娄之英逃脱,虽事后细想,知道那招管中窥豹有些似是而非,但总觉着这青年会使天池派二弟子的绝技,此事十分蹊跷,因此不敢有丝毫大意,向前踏出一步,便要出手,只听墙头上关风笑道:“不错,这小子十分奸猾,我听说他曾几次三番在冷护教手底下逃脱,端的不容小觑,冷护教可要留神当心,莫让这小贼再次溜了。”

    冷怀古脸上一黑,反唇讥道:“关先生,我也听闻你在江州陈府,被这小子单棍力敌,杀的落荒而逃,可见这小贼的确有过人之处,不可轻敌。”

    关风大怒,喝道:“冷护教倒有脸提及此事?当日若不是贵宗风泣血临阵退缩,还要挟关某,这小子焉还留有命在?你若害怕,大可躲在一旁,让关某来立这头功!”说着翻身飞下墙头,稳稳落在院中。

    冷怀古虽不似他这般受卢轩雇佣,但也不肯在这位金国特使面前丢了颜面,又踏上前一步道:“关先生客气了,我便先来出手试试,若是不成,再请先生下场。”

    关风冷笑道:“这小贼胎毛未退,你是成名剑侠,久战之下,怎能够不胜?”

    他故意将“久战”二字咬的极重,仍是极尽嘲讽之能事,冷怀古如何听不出来,回头道:“好,便来个十招之约,十招之内我若拿不下这小贼,就请关先生来施展能为!”

    娄之英听他二人侃侃而谈,丝毫没将自己放在眼里,也被激起了好胜之心,高声道:“卢轩,你害我父母,今日便要你来血债血偿!”飞身便向卢轩扑来。

    冷怀古料不到他竟会先下手为强,斜身横掠半步,举掌将他拦下,耳听关风喊道“第一招”,心下一阵莫名烦躁,同时飞出一脚,向娄之英腰眼踢落。

    娄之英知道根本近不得卢轩身边,是以攻向他的乃是虚招,这时见冷怀古一脚踢来,早已严阵以待,身子一转,滑到对方背后,他知自己和冷怀古差的太远,也就不抱偷袭之念,脚下站成丁字,双手交叉胸前,做出死守的架势。果然冷怀古并不转身,单掌立于后背,姿势虽然十分怪异,但掌挂风声,这一招竟灌有十足的内力,娄之英不敢硬接,又向后滑出数尺,冷怀古招招连贯,仍不转身过来,双足一蹬,腾空飞起,便如离弦之箭一般射出,而他在空中连续翻转,更是带动一股吸力,娄之英暗叫不妙,知道只要被他内力挨上,那便再也摆脱不掉,忙使出师门绝学脱渊步,滑出一丈来远,躲过了这雷霆一击。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孤岛求生之重生狂蟒位面因果系统重生之最强人生佣兵的战争元气少年特种兵在都市

小说上善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墙外行人gt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墙外行人gt并收藏上善经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