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进热恋期的男人

作者:瑟瑟桃欢    书名: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la】,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就在这个时候,大厦的那翩旋转门转出一道俊朗的身影,看到那道身影的时候,他的眉心轻微的蹙了一下。

    当门口的那道身影往里走时,他站起了身子,裁剪有型的黑色西裤包裹的长腿迈开,步伐沉稳的往唐心妩的方向走去。

    只是他未曾走到唐心妩跟前时,那道身影也已到了唐心妩的身后,但因为唐心妩是背对门,并没发现身后的人影旆。

    倒是苏婧宁在那道身影的走出旋转门时,已经捕捉到了,看着越走越近的人影,嘴角泛起了阴冷的笑。

    她看着唐心妩,阴狠的说:“这些是你们逼的,如果你们不逼的话,或许那个孩子还能活着出来,可是你们一个一个要将我赶尽杀绝,将那个孩子赶尽杀绝,你们才是罪魁祸首。窠”

    苏婧宁尖利的声音如同瓷器狠狠的往地上摔去发出的裂响。

    伴着这些尖锐刺耳的声音,她一步一顿的逼向唐心妩,那双描着浓黑眼线的眼睛瞪的像午夜凶铃的鬼眼,死死的攥住着她。

    唐心妩并没有移步,怔怔的看着走过来的苏婧宁。

    苏婧宁的样子也落在后边走过来的人影眼里,在他眼里,此刻的苏婧宁是异常危险的,所以他的步伐也加快了。

    当他跨到唐心妩身后时,苏婧宁双手已然向唐心妩伸去,一直凝视她的唐心妩,心头已有防备,所以在她伸手之际,身体往后退了两步。

    后头的翟逸辰在苏婧宁的手伸出之际,急速的将唐心妩揽住,往怀里移。

    唐心妩并没有察觉身后是何许人,以为是过往的好心人帮忙,所以也没有马上挣开,直到没见苏婧宁再有动作,才转头。

    “谢谢!”

    伴着话音她的目光也已经落向了对方,看到对方的那瞬间,身子倏地僵硬,这个人不是他人,正是一些时日不曾见面的翟逸辰。

    因为近距离,所以唐心妩的目光堪堪的落向那双深陷在眼眶的眸潭里,里头折射出光芒,那样的光芒唐心妩看的出来,是一种关怀,她有片刻的错愕,但意识下还是别开目光。

    准备移出他怀里时,一道力抢在了她行动前覆盖在她的手臂上。

    仅只是一秒,她随着那道力落进了另一个怀抱,那个怀抱散发着淡淡的热量,还有一股她熟悉的清冽草木香味。

    不用抬头看她都知道是谁,只是她担心邵博寅心头不舒服,还是抬起头来,只见邵博寅皱着的眉头下幽深眸潭隐隐的射出凌厉光芒,射向苏婧宁。

    “我什么也没做,也没有碰到她,不信你问问她,是她要投入别人的怀抱。”

    苏婧宁很风***的摊手,浓妆的脸孔故做一副无辜,但实际心头却是得逞后的愉悦。

    苏婧宁说的没错,她确实没有推唐心妩,所以唐心妩说:“我没事。”

    邵博寅收回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的目光变的十分温柔,手中空空的翟逸辰冷眼旁观着,看见邵博寅的目光,他冷笑一声。

    这三人之间暗凝的气氛,在苏婧宁眼里变的可笑,这份可笑化成长长的矛,刺着她的心,顿时鲜血淋漓。

    那双如铜的眼睛瞬间变的腥红,直接化成怨恨从嘴里喷出。

    “唐心妩究竟有用什么手段能把男人勾的团团转,你看看现在两个男人,一个黯然神伤,一个小心翼翼,真是好奇你如何让一个男人心甘情愿戴绿帽子几年,又如何让一个男人可以死心踏地的将你一个残花败柳当成宝一样对待。”

    苏婧宁的每一句,不是讥哨,而是晃着白光的利刀,一刀一刀的劈向唐心妩。

    这种场面,已经引来众人的侧目,有些过往的宾客看着苏婧宁,指指点点,嘴里小声嘀咕。

    有些宾客倒是滞下脚步,饶有兴趣的观看这精彩的一幕,一时间越聚越多,扶着唐心妩的邵博寅抿起唇,分明的轮廓绷紧。

    可是这并不能让苏婧宁停下,她不动手,改用语言攻击,这是最有利的攻击。

    但是面对苏婧宁的话,唐心妩也不是弱的任她抵毁,更不会让邵博寅替她出头,这种事必须她理直气壮的还击。

    “苏婧宁说起这一切,无非是你机关算尽,误了自已的一生。如果当年你没偷翟逸辰的手机发那条信息,我不会去酒店,不会发现你和翟逸辰的奸\情,更不会因为看到你们苟\合而痛不欲生,更不会碰见被陷害的邵博寅。或许我这一生永远是报复的替身,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说到这儿,唐心妩顿住,转看拥着她的邵博寅,目光温柔似水说:“我也永远也找不到我的mrRight。”

    邵博寅对视她的目光也变的温柔,嘴角微微泛起暖阳的微笑。

    两人相视的画面落在苏婧宁及翟逸辰的眼里,犹如一根棒槌当头落下来。

    这推搪,苏婧宁无法接受,气的伸出那只和她眼睛同颜色的手指,怒指唐心妩。

    “别推责任,如果你真爱翟逸辰,那又怎么会在没有离婚前和邵博寅勾搭上,因为你的勾搭,才让他发现当年的事实。”

    唐心妩没有回应这句话,而是望着苏婧宁,之后转看翟逸辰,苏婧宁的冷笑传了过来。

    “无话可驳了?唐心妩你就是狐媚的始祖......”

    “这个你应该问翟逸辰。”唐心妩怒吼的截住苏婧宁欲往下说的话。

    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都交头接耳的议论。

    “现在的小三真是不要脸,在原配的新婚夜勾\\引人家老公,还害人失去清白,到头来还要把责任推到原配头上。”

    “哎,这是什么世道?”

    “要怪就怪那个男人,是那个男人太混蛋了。”

    唐心妩并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再纠缠,弄出其他动静来,于是转对翟逸辰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去吃午餐。”

    邵博寅眼色深深转看身旁的她,看着她的眼睫毛闪动两下,宠溺的说:“走吧!”

    只是当两人手挽手的转过身,苏婧宁那尖利的声音如汹涌的潮水拍过来。

    “邵博寅,唐心妩这种残花败柳有什么好?”

    邵博寅却顿住脚步,转头:“我的妻子从头到尾都只有我一个男人,这点翟总是最清楚的。”

    话落,他的目光落向翟逸辰,直到翟逸辰的脸色难看至极时,才拉起唐心妩的手踏出人群。只是人群中却沸腾了。

    “哇,原来唐心妩是个清白的女人?”

    “翟逸辰不行?”

    ......

    被围在人群中的两人,接受着众人的指指点点。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苏婧宁狠尖的声音让围观的行人瑟缩一下,随后都骂骂咧咧的散开,徒留她和翟逸辰。

    翟逸辰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不曾移动过,脸色一如削了皮的茄子般苍白。

    或许我这一生永远是报复的替身,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我也永远也找不到我的mrRight。

    这个你应该问翟逸辰。

    这些话像在他的耳瓣里循环播放,如一根根银针,穿过他的耳膜,所以围观的人指指点点的议论也没听进耳。

    他的样子落在苏婧宁眼里,即是一种嘲讽,她很痛快的说:“这就是你爱的女人,根本不把你当回事,翟逸辰你还爱她吗?”

    她因为他变的臭名昭著,而他却可以一脚踢开她,更因为她的身份转变,将她推进地狱,那么,她也不会让他好过。

    翟逸辰抬起头,冷冷的睥视她,那眼神就像看见肮脏无比的垃圾一样嫌恨,“就算没有她,也不会爱你这种垃圾一样的女人。”

    话落,他迈开步子,越过苏婧宁。

    苏婧宁的眼睛死死的瞪住,像猫头鹰一样,狰狞的脸色要多难看便有难看,垂在两侧的手死死的攥紧,直至指尖掐进掌心肉里,怒吼。

    “翟逸辰!!!”或许我这一生永远是报复的替身,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翟逸辰的脚步突然顿住,但仅只停了两秒,两秒后,他再度迈开步子。恨怒到了顶端的苏婧宁转身,望着迈步往前的背影,用尽力气的吼住。

    “翟逸辰,你曾经爱过垃圾,你比垃圾还垃圾。”

    尖利的声音在整个西餐厅萦绕,余音绕梁,久久不绝耳。

    而回应这句话的是翟逸辰的冷哼:“当年竟然会对你这种女人上心,是上天给我的一种惩罚。”

    翟逸辰消失在苏婧宁的视线里了,她望着他离开的方向,恨的目露凶光,仰起头,俨如武侠片里的走火入魔后的噬血表情,嘴里狠狠的发誓。

    “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

    唐心妩和邵博寅两人坐在三楼的西餐厅,选择在临近玻璃窗口的位置,垂挂在玻璃窗上的薄纱被服务生轻轻挽起,大厦的停车场及大马路清晰的落进了唐心妩视野里。

    刚坐稳的她,眼角扫到了苏婧宁坐进一辆大奔车里,若有所思的拿起桌上的杯子,抿了一口,点完餐的邵博寅发现了她的神色,随之看下去,并没有看到什么。

    “怎么选择这种地方来请我吃饭?”

    邵博寅对于上苏婧宁和翟逸辰这事,心头说不介意是假的。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苏婧宁。”她收回落在透明玻璃窗外的目光,望向邵博寅。

    透过玻璃窗的阳光打在邵博寅的侧脸,坚毅的轮廓明明暗暗,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他的情绪。

    她嗫哪着:“叔叔一直派人找苏婧宁,没想到风波过后,她竟然这样对待苏浩然的孩子?”

    “这也是苏浩然的劫数,只怪他拿眼不识人,怪不得别人。”邵博寅的声音很淡很淡。

    “只是韵之阿姨和叔叔知道后,应该又会再一次伤心吧!”唐心妩叹息一声。

    “请我吃午餐,是叫我来吃气的?”突然,邵博寅皱褶起额头。

    唐心妩一时间摸不准他的意思,是因为刚才翟逸辰扶了她一把还是因为她此时的叹气?

    但转想到平常爱吃醋,定也是为了刚才翟逸辰扶她一把的事不悦。

    “吃什么?”她故做装傻问。

    “你说我吃什么气?嗯?”邵博寅不咸不淡的反问,眼神耐人寻味。

    触到他的眼神,唐心妩担心他生闷气,如果是他和前任抱在一起,她必定也会介意,所以娇柔的红唇张了张。

    “我真不知道扶我的人是翟逸辰,如果知道,也会避开,再说了,这完全就是苏婧宁的诡计,英明的你可不能上当。”

    只是回应她话的是他那双深邃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神,这样的眼神俨如转成锥形的漩涡,她整个人被生生的卷了进去。

    最终受不他的眼神,挫败的伸手盖在他搁在桌面的手背上,柔柔的说:“老公,我真的不知道会是他扶我,如果知道的话,我一定第一时间躲开,你也知道我早就对他没有感情了。”

    “我还真不知道你现在对他是什么样的感情?”

    唐心妩倏地一脸严肃起来,说:“我心里现在都是你,你说我还能对他有什么样的感情?”

    听见这话,邵博寅的脸色稍霁,但还是逼问着:“那刚才看见他为什么没有有推开他。”

    “谁知道你的速度那么快,我还没来的及退开,你已经将我拉开了。”

    那道浓眉突然皱褶起来,“你的意思是说,应该怪我了?

    唐心妩心里嘀咕,真是个爱计较的男人,但脸上却泛起安抚的笑:“我哪会怪你,而是觉的有你在身边真的很好,什么事都不用担心。”

    邵博寅皱褶起来的眉毛,才松散开,反握住她的手,“既然知道那就要心里只装你老公一个人。”

    听着他这种话,唐心妩心里感叹,真是一个霸道的人,不过这种霸道她却很喜欢,于是说:“现在就只有你一个人而已,多了也装不下。”

    这话邵博寅爱听,看着她的眼神顿时幽深起来,盖在她手背上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

    邵博寅这种举动,唐心妩哪儿不知他的心事,即时说:“这儿是公共场所,你正经些。”

    “你瞧瞧人家?”邵博寅突然下巴呶呶,她转头看去。

    只见一对情侣亲腻的拥在一起,相互喂着食物,唐心妩看的脸都烧了起来,转头,怒瞪着他。

    “你堂堂一个大总裁如果做这种举动,会被人笑话的。”她嘀咕着。

    “跟老婆有什么笑话!还是你不想公开跟我做出亲腻的举动?”邵博寅依旧是那种耐人寻味的眼神。

    最后的结果,就是唐心妩顺从的满足邵博寅的要求,他说要她喂牛排,她动手切好,叉进他嘴里,他要喂她牛排,她亦是听从张嘴接受沾有他口水叉子叉过来的牛排。

    总之今天中午的午餐,邵博寅并未因刚才小插曲而受到影响。

    ————————————————

    邵博寅带着好心情坐在办公室,傅绪敲门走进来的时候,看见邵博寅面若桃花,犹如陷进热恋期的男人样,不由叹气,爱情真是伟大呀!

    邵博寅抬头瞥见他脸上的不可思议,也没在乎,只是说:“最近留意一下和润赵总的动向。”

    傅绪晃过神说:“我正要跟你说这事。”

    作者说:这是过渡,唉!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小说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瑟瑟桃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瑟瑟桃欢并收藏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