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今晚你不到达安安和欢欢的身世明天就会登上各大头条(二更)

作者:瑟瑟桃欢    书名: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la】,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唐心妩将手机搁回储物室,脑海里回想着刚才电波里传来邵博寅磨牙的声音,足以想象他被她气疯了。

    她轻笑出声,想不出邵博寅也会成为她手下败将,心情莫名的愉快。

    这个男人越来越敏感了,随便提到一个男人,脑子里就浮想联翩项。

    正当她畅快的笑时,《痒》的音乐再次从储物室里传出来,她望着车头的方向,手却往储物室那边的方向伸去,拉开储物室的门,掏出里头的正闪着蓝光的手机瘙。

    耳机塞进耳朵里,按下接听键。

    “你好。”因为开着车,她没有看手机上的号码。

    “是我。”那头传来熟悉又有些苍老的声音。

    曾经在你生命中占据过重要位置的人,不管是对你好的,或是对你坏的,他的音容始终在你心头角落存在,只要一眼,或一声,就可以在第一时间分辨出来。

    唐心妩听出来了,是翟瑾瑜的声音。

    一时间,望着车前方的目光有片刻滞停,顿了几秒,轻声问:“您有什么事?”

    出于对年长的尊重,所以她还是用了您这个字眼。

    “现在方便说话吗?”他说。

    “可以的。”

    她聚精汇神的望着前方,前方的车流越来越大了。

    “也许你接到我这个电话时,心头肯定会有一翻紧张防备,心头想着我这次找你又有什么威胁?其实这次电话并没有多少恶意,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唐心妩静静的听着,前边红灯了,长长的车龙,等候着前边绿灯的到来。

    现在五点时分左右,太阳斜挂在西边,快六月了,港市是南方城市,现在的气温已经炎热如火了,车内开着适宜的冷气,耳旁幽幽传来翟瑾瑜低沉的声音。

    “从你十五岁开始到翟家,你也住翟家有九年了,九年呐,眨眼就过去了,在这九年里,我对你也算不薄,我自认为不薄,除了你自认为负担的股份,对于平常人,是不可能这么大方送上这份股份的。且不说这些,就讲讲最近我们之间的不愉快,我也不希望这些不愉快在我们之间漫延下去。”

    喘了一口气,说:“阿妩呀,我知道你现在嫁进了邵家,邵家人对你和孩子也很好,我也可以不向世人揭露孩子的身份,可是心妩呀,你现在幸福了,也该让阿辰幸福不是?也该让翟家人安心生活不是?”

    这时候,车辆往前挪动了,因为绿灯来了,她踩了油门,车子往前移动,速度不快,就像蜗牛一样的行走。

    她小心翼翼的往前驾驶,心头却莫名的压抑,吐了一口气,说。

    “您这个罪名我真是担待不起,他的幸福是由他个人决定,我决定不了,翟家人安心生活取决于你们的心态,我还真的是没有能耐决定别人的生活。”

    话语没有尖锐,语气也很平和。

    可这样打消不了翟瑾瑜的紧逼,他的声音接着而来。

    “他现在不愿意和婧宁结婚,他们的事已经众所诸知,他突然不愿意结了,苏家人能放过他,放过辰天吗?”

    前边的车龙又停止不动了,她的脚踩下刹车,车子停住。

    脑海里不由的想到那天翟逸辰的话,不能好好生活了。

    心头说不出滋味,上半身靠在方向盘上,头突然有点痛了,手按了按太阳穴,缓过劲来才说:“我没太明白您的意思?”

    “阿辰不愿意和婧宁结婚,是因为你,我想你能不能去劝劝阿辰。”

    唐心妩再次按了按太阳穴,叹了一口气:“其实我该说的话都已经说了。”

    顿了一口气,又说:“这事您真不应该找我,你应该找当事人。”

    “阿妩呀,我是没办法的情况下才找你的,现在苏家那边已经发话了,要是不结这个婚,不会善罢甘休,这阵子因为你的设计稿事,已经让辰天元气大损,难道你想让辰天真的消失在港市商界吗?”

    这样的指责,无疑是一把双刃刀。

    不管一面,都有她的原因,面对这样的指责,唐心妩感到十分的无奈,叹了叹一口气。

    “可是我也无能为力,该说的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至于你说的设计稿上的事,那个真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这件事的始作俑者翟逸辰很清楚,而且苏婧宁更清楚,我现在正在开车,就不方便跟你聊了。”

    “阿妩,你可不能这么无情,孩子的事我还没计较,现在翟家因为你而变成这样,你就撒手不管,你也太没有良心了。”

    翟瑾瑜的声音开始有些急迫,甚至到了口不择言的份上。

    “我说过了,我真的无能为力。”她无奈的说了一声。

    其实说到孩子的身世没有撮破,那是翟瑾瑜自个都躺在床上,现在辰天又再遇危机,哪还敢在这个节骨眼上犯上做乱。

    “你去和邵博寅说说,帮辰天一把。”翟瑾瑜最终说出了心里头的话。

    听到这句话,唐心妩心头一片荒凉,为什么翟家到现在还不放过她?

    结束通话后,然后整个人就趴在方向盘上。

    不久,“嘀嘀”,后边的车鸣响成一片,唐心妩晃然回神,发现前边的车子已经开走了有一段距离,她紧忙的启动车子,往前驶去,开过十字路口。

    望着车窗外的阳光,唐心妩心情突然沉重起来,翟家的事她始终都不能置之身外。

    **************乐文首发,更新最快**************

    说到苏婧宁和翟逸辰的事,自那天酒店的事后,两人之间已经完全隔了一条大沟壑了。

    苏婧宁的威胁,非但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翟逸辰当时转身给了她一句话:“如果你有这个本事,那就放马过来。”

    搁下狠言后,翟逸辰就离开了酒店包厢,后来苏浩然找到他,两人干了一架,再后来,苏世宏找到了翟逸辰,翟逸辰在苏世宏房间里呆了足足有一个小时,出来后,依旧没有改口。

    翟瑾瑜听见蒲涵双从蒲韵之那儿传来的消息,立即就给唐心妩打了电话。

    其实打这个电话的时候,翟瑾瑜心头也没底,因为当初他拿孩子的事威胁过唐心妩,但他并不希望和苏家结仇,就算豁出老脸也要打这个电话。

    “怎么样?”翟瑾瑜挂掉电话后,坐在一旁的蒲涵双目光迫切的看着他。

    翟瑾瑜转头,迎上她目光,叹息一声,然后摇了摇头。

    蒲涵双那双尖利的眼睛顿时闪过一抹阴狠,“真是白养她二十几年,翟家有难时,竟然袖手旁观,邵博寅那边也应该做些补偿才对,翟家替他养了四年的孩子。”

    翟瑾瑜沉着脸,目光随意的落在别处,脑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爷,你也别太挂心,事情肯定会有缓转的,现在苏家老爷出面,阿辰肯定也跟他谈到过公司的事,只要对方能抛出好条件,阿辰是个聪明人,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蒲涵双说完,还拍了拍翟瑾瑜的手,以示宽慰。

    翟瑾瑜只是叹息一声:“婧宁做的最大错误就是用怀孕这事来结婚,阿辰一直以来是最不喜欢别人骗他的,虽然我知道婧婧想早点结婚,可也不能拿这个借口来骗婚呀!”

    翟瑾瑜想到心盼的孙子竟然只是个谎言,心头一时间也是接受不了。

    “老爷,这也不能全怪婧婧,你看看阿辰将结婚的事拖了多久,而且婧婧被邵博寅黑成什么样子了,她也是想急于结婚来抵挡那些不良的传言。”

    翟瑾瑜叹了叹,一副无奈。

    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爸,妈,我回来了。”

    这道声音将两人的视线引了过去,只见翟逸天背着书包从门口走了进来,高高瘦瘦,脸上挂着快乐的笑容,人影晃动,有追风少年的模样。

    蒲涵双浮上笑容,起身迎上去,“天儿回来了。”一边说,一边从他手中接过书包。

    翟逸天点头,将书包递给了蒲涵双。

    翟瑾瑜也从失神中回过神,看着翟逸天,笑着说:“天儿回来了。”

    因为老来得子,翟瑾瑜对他的疼爱都比任何一个人要来的多。

    “嗯,爸,今天感觉怎么样?”翟逸天孝顺的关问,然后在翟瑾瑜身边坐下。

    “今天感觉比以往要好多了。”翟瑾瑜目光慈祥的望着翟逸天那张稚嫩的脸。

    “你要好好做复健,很快就能好起来的,公司的事你不要去操心。”

    翟瑾瑜开怀的点着头,幸好还有一个儿子关心他,他的天儿就是惹人喜爱,不管谁都没办法不喜欢。

    突然,翟瑾瑜心头衍生出一个念头。

    阿妩最疼的逸天,如果逸天对她提出要求,她应该不会拒绝,现在能救辰天的只有邵家了。

    ******

    自从蒲涵双那次找过苏世宏后,苏世宏思索了一天,为了弥补对蒲韵之的愧疚,他还是将苏婧宁叫回家了。

    苏婧宁回到家后,倒是乖巧的足不出户。

    蒲韵之对她的态度也随之好转,跟着苏世宏的身体也渐渐康复了。

    苏婧宁将翟逸辰不愿意结婚的事和蒲韵之说了,蒲韵之劝她打消和翟逸辰结婚的念头。

    但是苏婧宁却依旧不死心,她变成这样,全都是翟逸辰出现还有唐心妩造成的,如果不是他们,她或许现在还是邵家大少奶奶。

    这些她必须讨回来。

    蒲韵之没办法,只得求助苏世宏,苏世宏却甩手不想管,后来蒲涵双一个电话打来了,苏世宏不得不再次妥协。

    只是翟逸辰的心意十分坚定,任是苏世宏出面,也没有任何的缓转。

    这天晚上,苏家老太爷苏庭蓬到苏世宏家吃晚饭,一头白发苍苍的苏庭蓬,气度威严从外头走进苏世宏的家。

    看着走进来的苏庭蓬,苏婧宁低下头,不敢正视。对苏庭蓬,她从小就惧怕他身上的军严。

    苏庭蓬坐在客厅的太师椅子里,苏家三口陪着他坐,而苏庭蓬从进苏家的门开始,眼神就剜着苏婧宁,没有消停过。

    而那犀利的眼神像一根根针一样,扎的苏婧宁一直低垂着头。

    “爸,你喝破壁。”蒲韵之捧着杯子放在苏庭蓬跟前。

    苏庭蓬也没有应声,目光依旧还是看着苏婧宁,一旁的苏世宏知道父亲的心思,便说:“爸,你晚上想吃什么?我叫下人做。”

    “回来了就给我安生点,别再丢苏家的脸。”坐了好一会儿的苏庭蓬,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

    语气就别提有多不悦。

    苏世宏被父亲无视了,一脸无无奈。

    苏婧宁垂着眼,双手搁在膝盖上,的应了一句:“爷爷的话,我一定谨记着。”

    “光是嘴巴应没用,行动上也得做到。”

    苏庭蓬宛着苏婧宁的眼睛快要变成斗鸡眼时,才转移了视线,拿起前边玻璃台面上的杯子,揭开杯盖喝了一口破壁,解乏。

    “是”苏婧宁低声应道。

    呷了口破壁后,苏庭蓬的眼神瞟向苏世宏,“叫那个罪魁祸首的人过来,我要见见他。”

    苏世宏蹙了蹙眉,明白了苏庭蓬的口中说的他指谁,有些事苏庭蓬还并不清楚,苏世宏也不想让父亲知道,担心他知道了又该气急攻心了。

    苏世宏恭敬的点头:“好,我这就去打电话给他,让他过来。”

    “嗯。”苏庭蓬这才点了点头。

    苏世宏当着苏庭蓬的面子拨通了翟逸辰的电话。

    只是那边并没有接,他将手中的话筒搁回机架上。

    “爸,他没接,可能在忙,一会他看到了会回电的。”、

    苏庭蓬没有回应,只是冷着脸,可见已经开始不悦了。

    苏世宏朝着苏婧宁使了个眼色,“你上楼拿自已的手机给他发个信息,说你爷爷想见他一面,让他晚上过来吃饭。”

    苏婧宁恨不得离开压抑的客厅,听见苏世宏的话后,起身。

    “爷爷,我上楼给他发个信息去。”临走前,苏婧宁一副乖乖女的样子朝苏庭蓬告别,随着往楼上走。

    “叫他早点过来,别忙的跟总理似的,那个皮包公司有什么好忙的。”苏庭蓬瞪的眼睛像瞪牛眼一样,其实他一直对经商的存在着偏见。

    认为经商的人,充满着铜臭味。

    苏婧宁上了楼,呼了一口气,拿出手机,给翟逸辰拨了过去。

    他依旧没有接,苏婧宁咬了咬牙,满脸的恨意。

    思索片刻,她编了一条短信,“翟逸辰我爷爷要见你,你立即到我家一趟。”

    编完,点发送,随之传来几个字,发送成功。

    她耐心等待着,只是等了十来分钟并不见他的回复。

    不得已,苏婧宁再次拨了他的号,那头依旧没人接听,气的苏婧宁牙咬咬,发狠了。

    拿起手机又再编了一条:“如果今晚你不到达我家,安安和欢欢的身世明天就会登上各大头条。”

    简单的一句话,却比任何言语有力度,一分钟后,她的手机响了。

    看着上头的号,她满脸我阴沉,按下接听键。

    “终于愿接听电话了?”

    一万字更完。感谢zhouyuli亲的五朵鲜花,rose_手有余香,15509120006两位亲各一朵鲜花。么么哒。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小说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瑟瑟桃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瑟瑟桃欢并收藏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