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没有怀孕〔重要〕

作者:瑟瑟桃欢    书名: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la】,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唐心妩微微一笑,突然问:“你有没有前任女友,就是那种发生关系的前任?”

    其实她这样问,不是她小心眼,而是看到刚才的画面,一时间好奇罢了。

    不过好奇心再加了些在意,虽然她也有过去,但是她的过去邵博寅了解的一清二楚,可对于他的过去,她好像只知道一个苏婧宁,那么在苏婧宁以前呢俨?

    他三十三岁的年龄,不可能只有苏婧宁一段过往,而且他说到和苏婧宁四年没有实质性的夫妻生活,那么这四年他是怎么过来的稔?

    她知道男人不比女人,男人几天不发泄,可会蹩出问题,但是他那方面并没有任何的问题积,他是怎么发泄的?

    那头传来一声轻笑,笑声透着愉悦,听的唐心妩直皱眉,问:“你笑什么?”

    邵博寅没答反问:“你是想我有前任还是没有呢?”

    她垂着的目光,依旧落在皮鞋上,看着皮鞋尖搁着地砖,“什么叫我想有还是没有,这是我想就能想到的?”

    “听你的意思是不想我有?”他的语气变的饶有趣味。

    听着这样的反问,唐心妩更郁闷的用鞋尖使颈的搁地砖,心头愤愤的嘀咕,有哪个女人想自已的丈夫情史丰富,情史丰富在哪儿都能到前任,前前任,前前前任……,如果像乔姿芙跟苏婧宁那样打起来的话,她还不呕死。

    但转想到他这种不说反问的态度,是什么意思?是想看风使砣吧!

    如果她说不想有,他是不是会顺着说没有?如果她说他不可能没有,他会不会说他确实没有?

    想到这,她肯断定他狐狸性格想诓她话,于是停住鞋尖搁地砖的动作,说:“你不可能没有?”

    “呵呵……”那头传来轻笑,唐心妩听不出他的笑声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

    不由的急了,对着电话那头直嚷:“你什么时候变的婆婆妈妈了,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这样有什么难的?”

    相较唐心妩的急,邵博寅出口的话却显的异常淡定:“我说没有,你能信?”

    果然,被她猜中了,深呼一口气,说:“一位气血方刚的男人,说没有发生关系的前任,说出去谁信?说谎前先把这些考虑进去再说话。”

    话落,她直接挂掉了电话,邵博寅越来越会跟她玩文字游戏了。

    一定不会再理他,如果他不主动招供的话。

    那头的邵博寅听着传来的盲音,不恼反而露出愉悦的笑容。

    这小女人终于知道紧张他了。

    ……

    唐心妩平息心绪回到客厅,客厅里的江意珍拿着设计稿还在左看右看,坐在一旁的四婶潘凤始眼儿使劲的瞄着她手上的稿子,一副羡慕妒忌恨。

    看着两人的表情,唐心妩走到她刚才的位置上,坐下,又是看了两人一眼,之后伸手拿起台面上的杯子,抿了口水。

    “心心呀,我的那份什么时候能好?”四婶决定不再羡慕,把希望寄托在自已的那份上,凝视唐心妩问。

    端坐着的唐心妩,拿离唇边的水杯,双手环握,嘴角弯弯的看着四婶,说:“四婶,接下来我就是忙你的那份了。”

    四婶点了点头,“好,好,我等着。”然后目光又瞟向江意珍,哼了哼。

    江意珍掀了掀睑,对上四媳妇的目光,同时也是哼哼两声,然后别开头。

    唐心妩看着婆媳俩的样子,心头有些忧忡,该不会因为她的设计稿闹婆媳矛盾了?

    其实婆媳俩都是那种爱使小性子的人,使小性子归使小性子,但两人的感情也是很深厚的,好的时候,如同母女般,这也是为什么两人可以在对方跟前使小性子,也不会伤了和气。

    但是唐心妩不清楚,担忧着因为她的原因让两人伤和气,所以她开始充当缓和器了。

    看着四婶,轻启薄唇:“四婶,奶奶那份在年龄上还是有点区分的,你还这么年轻,穿着会显的比实际年龄大,但奶奶穿就会显的比实际年龄小。”

    得体的话,两头都不得罪。

    这才让四婶脸上露出笑容,同时也受到江意珍赞赏的一眼。

    ……

    三人坐在客厅里又说了会话儿,气氛已没有了刚才的沉闷了。

    说着说着,话题不知怎么就转到了生孩子的上,四婶虽然长的属于江南秀气那一类,但却是个粗线条的人,于是对唐心妩问。

    “心心呀!趁年轻,赶紧生,四婶有空可以帮你带。”

    江意珍瞥她一眼,“人家季卉会给你带?你想带孩子,催阿仕那还靠普点。”

    四婶潘凤始听见提到阿仕,顿时捶胸顿足,连着哀声叹气,“妈,你又不是不知那死小子,我怎么催,也催不了他结婚。”

    “天高皇帝远,等我大寿的时候他回来,那是个好机会,你们夫妻俩自个想办法。”

    四婶听了,点头说:“计策我早就想好了。”

    江意珍然后转向唐心妩:“阿妩呀!上次因为两个小家伙的存在,对于你再生的事,奶奶,你公公婆婆都不敢提,现在孩子不在,你老实跟奶奶说,你和阿寅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唐心妩看着江意珍,脸上的笑容有些不自然,对这个突然的问题,只觉的有些狭促,倾身拿起搁回台面上的水喝了一口,润了润喉咙后,她说。

    “奶奶,其实对于再生的事我们现在还没有计划,现在两个小家伙都还挺小的,我们现在都在忙,而且最近的事多,也不利于要孩子。”

    江意珍听完,瘪了瘪嘴,样子满是失望,唐心妩不忍心因她而让江意珍心头不痛快,就安慰的说:“奶奶,毕竟两个小家伙对他们的身世一无所知,如果我再生,对他们的心灵上会有一定的影响,不如待他们大点了,感到家人是真心爱他们,我们再考虑再生的事。”

    一旁的四婶潘凤始也转头看向江意珍,接着移了移身子,“妈,心心说的没错,现在两个小家伙已经够让我们开心了,等孩子完全融入我们这个家了,再让心心和阿寅生一对双胞胎。”

    唐心妩听到再生一对双胞胎,心头怵然,两个小家伙都够她忙了,还再生一对,饶了她吧!

    所以对于再生的这个问题,唐心妩决定和邵博寅商量一下,她不准备再生了。

    **************乐文首发*************

    医院

    当时,警察到达现场时,苏婧宁被打的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已陷入昏迷的状况了。

    随即警方将她送到医院,进行医治,不久苏家人接到警方的通知道后,也赶来了医院。

    苏世宏因为被苏婧宁气的怒急攻心后,气还没怎么顺,一直躺在了床上,对于苏婧宁这一事,蒲韵之选择瞒着,只是对他说去蒲涵双家里找她聊聊。

    她和苏浩然来到医院,翟逸辰已经坐在过道的蓝色塑胶长椅上,低垂着头,半颌着眼皮,不知在想什么,但是神情颓废却是很明显。

    “逸辰,婧婧现在怎么样?”蒲韵之语言之间透着浓浓的紧张。

    翟逸辰微微抬头,目光落在蒲韵之的脸上,顿了顿才说:“还在急救。”

    蒲韵之一听,身子一摇,站在身后的苏浩然眼疾手快的扶住蒲韵之。

    “婶婶,别担心,婧婧不会有事的。”苏浩然的声音透着一股安抚的力量。

    蒲韵之眼里一酸,泪珠滴了下来,伸手擦了擦:“怎么会这样?”

    蒲韵之虽然对苏婧宁甚是失望,但毕竟是至亲,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看到她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心里一时之间也难受难当。

    翟逸辰眯起眼睛看着蒲韵之,不知在想些什么?

    苏浩然扶住蒲韵之的同时,目光落在了翟逸辰的脸上,眯起的眼睛狭长而又淡漠,加上脸上颓废的表情,促使苏浩然眯起了眼睛。

    正在这时,急救室的门开了,蒲韵之听见动响,转过头去,看见踏出急救室的医生,转身迈步而去。

    扶着她的苏浩然随步而去。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蒲韵之焦急的问。

    医生拉下脸上的口罩:“病人暂时没有什么大碍,大都都是皮外伤,昏厥是因为力气耗尽。”

    蒲韵之听到医生的话,才宽下心,一旁的苏浩然随着问:“医生,病人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吧!”

    这时,翟逸辰已经走了过来,正好听到医生说。

    “病人没怀孕呀!”

    这话犹如一颗炸弹,炸起水花四溅,蒲韵之和苏浩然相互对看,眼神里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医生,你不会搞错了吧!我女儿明明是怀孕了?”

    医生突然皱起眉头,这是他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家属竟然不相信他的诊断,不过他对他的诊断是百分百肯定的。

    一边扯下手上的胶手套,一边说:“我临床经验也有几年了,怀孕与否我还是不会诊错的。”

    说完,朝他们颌首,转身离开。

    医生走后,蒲韵之往后退了两步,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苏浩然也有片刻的恍然,但还是反应快速的扶住蒲韵之。

    翟逸辰却嘴角泛出了冷笑,紧接着哼出两声,“呵呵……”

    两声笑极尽讽刺。

    苏浩然看向翟逸辰,眼神眯了起来,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笑完后,翟逸辰抬眼看着灭了灯的急诊室三个大字。

    也就在这个时候,急诊室的大门再次推开,紧接着一张推床从大门里头出现在大家眼里。

    上头躺着的是紧闭眼睛的苏婧宁,同一时间,触目惊心的是她脸上大大小小的手指印相互交错,甚至是有些地方已皮开肉绽,血迹结咖,整张脸几乎是花的,还有严重的红肿。

    如果不是从里头推出来,苏浩然和蒲韵之断然认不出这是苏婧宁,这真是面目全灰。

    苏浩然看到这刻的苏婧宁,那双阴狠的眼睛里透出复杂的情绪,但更多的是心疼。

    蒲韵之呢?还没有谎言中缓过来,所以在看到苏婧宁那一刻,心头除了痛心还有失望。

    这样的女儿,她已经不认识了,怎么可以拿怀孕这么大的事骗取他们,是为了逼翟逸辰结婚?

    可谎言终究会有拆穿的那一天呀!拆穿谎言时,她要怎么样去收场,怎么面对?

    现在翟逸辰知道了真像,他还会原谅她?

    心思停在这里时,她的目光条件反射的从苏婧宁脸上移向一旁的翟逸辰脸上。

    那张极为好看的脸,此时已经恢复了常态,但常态的神色中多了一份冷漠。

    他冷若冰霜的看向推床,目光落在苏婧宁脸上还是落在别处,蒲韵之根本就捕捉不到。

    护士在推着推床从他们的跟前经过,往病房方向走去,苏浩然扶着蒲韵之说:“婶婶,我们去看婧婧。”

    蒲韵之没有反对,而是点了点头,只是要迈开步子时,听见身后响亮的脚步声,她转头看去,只见翟逸辰冷漠的背影离她越来越来,他走的方向是电梯口。

    蒲韵之停住步子,看着离开的翟逸辰,还是喊了一句:“逸辰。”

    翟逸辰顿住脚步,但并没有转身,蒲韵之看见这样子的情况,便说:“不管如何,先看看婧婧,等她醒来后,我会让她给个答复你。”

    话落,只见他的肩部起伏耸动两下,接着传来他低沉又讽刺的声音:“事情已经清楚了,给什么答复?让她承认用假怀孕来腰挟我结婚?”

    蒲韵之被这话堵的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来,只是无声叹息着,事到如今,两人的裂痕已经大了,再强求也只有悲剧。

    蒲韵之轻轻的对着苏浩然说:“我们去看婧婧吧!”

    一直眯着眼的苏浩然,望着翟逸辰那无情的背影时,眼里泛起了杀意。

    但他还是扶蒲韵之往病房的方向走去,待身后再次传来皮鞋敲打地面刺耳的脚步声,他再次转首看向身后那道渐行渐远修长的身影。

    两步后,他对蒲韵之说:“婶婶,你能走吗?我上个洗手间。”

    蒲韵之抬头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目光落在前方,说:“不用去找翟逸辰了,他本就无心和婧婧结婚,当初答应无非孩子的缘故,现在知道婧婧欺骗了他,更不可能答应结婚,再说了,勉强不会幸福,再不济,我们苏家找的女婿都要好过他百倍。”

    说到最后,蒲韵之的语气是强硬的。

    苏浩然听了这翻话,也没有追赶过去,而是在送蒲韵之进病房后,走出病房给翟逸辰拨电话。

    电话那头响了几声,传来翟逸辰淡漠的声线。

    “有事?”

    “翟逸辰,婧婧是因你弄成这样的,你竟然一眼都不看她就离开,可别欺人太甚,惹火了我,我让你辰天在港市消失。”

    苏浩然的声音尽是威胁。

    “苏浩然,我还不是威胁大的,你还是自求多福,别以为我不知道抄袭的事件是谁暗中下的手脚。”翟逸辰的反威胁过去。

    “翟逸辰你忘记我跟你说过的话吧!就算我失了性命,都会让婧婧得到她要的。”

    ........

    晚一点还有一更.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小说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瑟瑟桃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瑟瑟桃欢并收藏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