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哪里出了错?

作者:瑟瑟桃欢    书名: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la】,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众人离开,包厢里死寂,躺在沙发上的翟逸辰,手里拿着酒瓶,呵呵的笑着。

    你跟孩子的亲生父亲抢这个孩子,能有胜算郎?

    这句话俨然唐僧的紧箍咒语,在他的脑海中循环播放,甚至是酒精的麻痹,也驱散不去。

    两个孩子竟然是邵博寅的?

    安安的脸形,眼神,眉毛,邵博寅的脸形,眼神,眉毛慢慢的重叠,重叠成一张脸,这张脸像被沾满毒液的银针,狠狠的刺向他的心窝,剧痛漫延开来锎。

    他替人养了四年的孩子,而这个人还是他恨之入骨的邵博寅。

    这是哪里出了错?

    初时,因为合约硬是让阿妩接近邵博寅,认定邵博寅不会对一个已婚生了两个孩子的女人感兴趣,才狠下心肠将她推向他身边,却不想,千算万算,漏算到他会是孩子的父亲。

    他又是什么时候知道孩子是他的种?

    是四年前就知道?还是在接触阿妩后知道的?如果是四年前已经知道,为何没有纠缠?甚至还跟苏婧宁结了婚?

    还是他随便玩女人?那为何现在又对阿妩如此上心,是因为那两个孩子?

    如果是,当初他就不该为了惩罚阿妩,逼着她生下这两个孩子,当初他就该灭掉,也不至于今天这个状况。

    老天真是够会开玩笑,给开他这样大的玩笑。

    他以为惩罚的是阿妩,却不想,惩罚的是他自已。

    心头的阵痛一波一波绞来,疼痛加剧,甚至心,肝,肺,绞的血肉模糊......

    *************首发乐文**************

    因为和蒲涵双见面闹的不愉快,邵家人也没放在心上,甚至还催着两人先去登记,面对邵家人的催促,唐心妩当时并没有立即表明立场,倒是邵博寅当提到这事。

    “明天我们去登记。”

    刚从浴室出来的唐心妩,手上拿着干毛巾正擦湿发,在邵博寅这话后,顿住动作,抬眼。

    “明天?”

    “嗯,明天。”

    他的目光从财经杂志上移向唐心妩,出浴后的女人浑身散发一种清爽,两颊沐浴泛着红润的粉\嫩气色,小嘴红嘟嘟的像颗果冻,但是看到那蹙起眉头一脸为难的样子,他的深眸皱了起来。

    “怎么了?”

    “这有点急。”她垂下高举拿着毛巾的手,湿发凌乱的散下来。

    “孩子方面也解决了,我的家人那方面没有任何问题,至于你母亲那儿,她今天的举动,你还想等她同意?”

    说话之际,邵博寅的身子往床背上靠去,眯着眼等待她的回答。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明天登记真的有点太急了,不如我们再缓两天?”唐心妩朝床头边沿走了过去。

    幽深似海的眸子没有情绪的盯住她,好一会,才说:“给个缓两天的理由。”

    唐心妩立在床边,滞了几秒,身子也往床边沿坐下,“你也知道,今天刚发生这些事,你又透露出孩子的身世给他,我担心会出什么事?”

    靠着床背的身子往前倾,手伸向她的脸,轻轻的摩挲,随着手上传来鸡蛋般滑嫩的触感,声音轻飘而出,“有什么事不还有我?你不用顾虑外界的因素。”

    清灵的大眼一转不转的盯着他,“我又不是温室的花。”

    瞬间,那双不显山露水的深眸,突然冷沉了几分。

    压抑感向唐心妩袭来,她一时间捉摸不透他的想法,但知道他此时的情绪是不爽的,眨了两下眼。下秒感觉着脸上的摩挲成了轻捏,而且还是捏着她的下巴,听到他说:“你是在找理由不想结婚?”

    “什么呀!你想想,我的户口还在翟家,要结婚也得拿到户口本。”

    “户口本的事,你不用担心。”他淡淡的说。

    唐心妩蹙了蹙眉,没有再搭腔,这样的表情,落在邵博寅眼里,却是别有深意。

    “因为今天见到翟逸辰的原因?”他的声音已转成阴沉。

    和他对面而坐的身体一僵,“你在说什么?”语气带了气怒。

    气氛瞬间骤冷,接下来,室内死寂,而和着沉静的是邵博寅凌厉又幽沉的目光,带了几分震慑力,看的唐心妩无法继续对视,用力转开头,同时,捏住她下巴的手在挣扎中撒开。

    唐心妩站起身,一副不想理会他的表情走到窗口边,再次举起手来,继续擦拭着湿发。

    “明天必须去登记。”良久,身后传来一声冷漠的命令,接着能听到邵博寅的脚步声,紧接着是开门,关门一连窜的声音。

    转过身的唐心妩,看着消失颀长的身影,垂下高举在头上的手臂,神色黯然。

    她也有自已的想法,为什么就不能让她做一次决定呢?

    ......

    书房里,伫立在窗口边的邵博寅点燃一根烟,心头的恼气及烦躁犹如窗外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暗了这处,那片亮起。

    “嘀咕”熟悉的音乐打断他的失神,转身,走回书桌边,拿起台面上的手机,瞥了一眼屏幕上闪烁的号码,骨节分明的大手毫不犹豫的按下接听键。

    “喂。”

    “找到了?”

    ......

    “就算找到了,也要让那边的人揪着,别放过。”

    ......

    “嗯,那事你好好追查一下,而且要特别注意动向,有什么情况,随时跟我联系。”

    .......

    挂掉电话,邵博寅坐在进办公桌旁的椅子上,身子溶进沙发椅中,点燃根烟。

    邵博寅在书房呆了一个小时左右,情绪平复差不多才回卧室,只是回到卧室后,却发现床上是空的,刚冷却的烦躁,瞬间窜上头,头转向孩子卧室的那个方向。

    十几分钟后,躺在床上的修长躯,翻来复去,一个转身,从这边翻向床的那头,再转身,又从床的那头,转向床的这边,如此反复有半个小时。

    最后,修长的身躯从床上一跃而起,下床,往门口迈去,速度快速的可以用秒来计算,最后来到孩子的卧室门口。

    苍遒有力的大手伸向门上的把手,用力一拧,不动。

    里头反锁住了。

    看着紧闭房门的眸子皱成一条缝,这个女人,竟然跟他耍起脾气分房睡了,停伫片刻,准备转身回房时,刘嫂走出房门,邵博寅听见声音,转看过去。

    这时,刘嫂也发现了邵博寅的存在,怔了怔,片刻就泛起笑容,走过来:“先生还没睡?”

    邵博寅敛起刚才的怒气,朝她点头,“准备休息,过来看看孩子。”

    刘嫂到了跟前,打笑着说:“先生如果以后当了爸爸,一定会是个好父亲。”

    邵博寅倒是听出了几分意思,“刘嫂其实不用担心,安安和欢欢我一直把他们当成自已的孩子,就算以后再生,也不会改变对他们的爱。”

    刘嫂呵呵一笑,脸上完全没有被看穿心事的窘迫感,反而大方承认的说:“先生这样说,我算是放下一件心头事,这两个孩子一直以来没享受过父亲的疼爱,我也看的出来,先生的家人都非常喜欢欢欢和安安,这种喜欢不是假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你们这样的家世,能接受一个失婚带着孩子的女人进门,同时又对孩子好,真是阿妩的幸运,也是两个孩子的幸运,所以我也希望先生要是以后你和阿妩生了自已的孩子,也不要冷落实两个小家伙,他们比任何人都要敏感。”

    邵博寅听着刘嫂的话,脸色幽沉,朝刘嫂点头:“刘嫂的话,我记住了。”

    邵博寅以一副对长辈,完全没有一点架子的的态度,让刘嫂身受感动,但同时也不好意思起来的说。

    “先生不嫌我多嘴,真是难得。”

    “刘嫂你就像心心的亲人一样,同样也是我的亲人。”

    刘嫂被这样的一说,更是不好意思了,但是心里是十分欢喜的,没想到邵博寅会对她如此尊重,但这种尊重应该是来源于阿妩,果然应了古人那话,爱屋及乌。

    看来不用愁两个小家伙以后会受到冷落了,而且安安和先生长的也像,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是父子,这是不是也是古人说的缘份呢?

    “刘嫂,你有孩子房门的钥匙吗?好像反锁住了。”邵博寅突然淡淡的问。

    刘嫂回神,看了看门说:“有,你等一会,我回去拿。”

    刘嫂又折回自已的房间,一分钟后,拿着钥匙回到原处,“先生钥匙给你。”

    邵博寅接过钥,便说,“刘嫂早点休息。”

    “嗳,我喝点水去。”刘嫂点了点头,准备迈过他,去客厅。

    只是刚要迈出脚步,突又顿住动作,似乎想到了什么,便说:“先生,你和阿妩也早点生个小孩,这样才够完美了。”

    邵博寅点头:“这个顺其自然。”

    “我也觉的顺其自然很好,不要刻意去避孕,特别是女人吃多了药,对身体很大伤害,而且阿妩的身子在生孩子时大出血,差点命都没了,以后就一直不怎么好,现在她吃那个药对她很大影响的。”

    刘嫂是想起了上次,她见到阿妩吃的避孕药的盒板子,就误认为邵博寅不想要孩子。

    邵博寅听完,那双深眸已经是乌云密布,但他还是压制着情绪,朝刘嫂点头应了一句:“好的,我知道了,以后要是刘嫂认为不妥的地方,都给我指出来,我去改正。”

    刘嫂见她的每句话,邵博寅都诚肯应对,喜的直点头:“先生不嫌我多嘴,我一定知无不言。”

    ......

    刘嫂离开后,邵博寅极力维持的平色,瞬间复上一层雪霜,直接把手中的钥匙插进门锁上,一拧,门开了,他大步迈进去。

    其实唐心妩在进孩子的房间后,也一直没睡,所以他一开始拧房门的动静她是知道的。

    所以躺在床上一直看着门板,以至和刘嫂说话她也知道,但是听不清楚两人说的内容。

    她来孩子的房间睡,无非是想告诉邵博寅她也有自已的想法和坚持,不能每次都这样强硬霸道做决定。

    如果每次她都百依百顺从他,他迟早会变成一个霸王,是事事都需要按着他的意见走的那种霸道人。

    前段的婚姻,就是太迁就一方了,才会造成这种局面。

    前段的婚姻给她的教训就是维持一段婚姻,需要两人的相互沟通。

    不是一味的妥协,顺从。

    妥协顺从的婚姻不会幸福,以往,她迁就翟逸辰太多了,所以才会有他的轻视。

    如果在还没解决这个问题,她宁愿不结婚。

    ......

    咔嚓,房门打开了,唐心妩赶紧闭上眼,装睡,片刻,能感觉到那股一冷冽的气息逼近过来,她故做平静。

    站在欢欢床边的邵博寅,在昏暗的睡灯光下,看着紧闭着眼的女人,满腹盛怒,下一秒,弯腰,一把抱起装睡的女人,往门口走去。

    唐心妩感到身体腾空而起,立即张开眼,看见邵博寅抱着她往门口去时,伸手捶着他的胸口,“你放我下来。”

    声音压的很低,担心吵醒两个孩子。

    充耳不闻的某人,抱着她径直就出了房门接。

    回到卧室,将她压着床榻上,一脸阴郁的盯望着她,但是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唐心妩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怔怔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你背着我吃药?”突然,传来一声低沉的逼问。

    唐心妩顿时错愕,他又怎么会知道?

    她一直偷偷吃的。

    她的反应落进邵博寅眼里,答案明显摆出来了,他的脸色从阴郁转成了平静,良久才传来一句:“如果不是这两个孩子,你是不是不会跟我在一起?”

    唐心妩从没有正视过这个问题,面对突如其来的责问,一时间不知该做何回答。

    想想,其实正如他所说。

    其实如果不是这两个孩子,她没有勇去跟他在一起,毕竟他并不爱她,就算有一点心动,但那不是爱。

    没有爱,又怎么能幸福?

    他顶着一个光鲜耀眼的身份,万人之上的地位,而她呢?只是低微的一个麻雀,站在他身旁,逊色,毫不起眼。

    再一个他的家庭,红门加豪门,她这样的个身份怎敢涉足,这样的家庭就算是傻瓜小子,都能取到一个漂亮又清白的女子,虽然她始终就只经历过邵博寅,但是谁会相信结婚四年丈夫没碰过她?

    就拿她自已,也难以相信。

    说她胆小也好,自卑也罢,就算再嫁,也不会选择光芒万丈的他和让人敬仰的世家。

    但是因为孩子的存在,她别无选择,看着前边布满荆棘,会摔的粉身碎骨她也会义无反顾的往前踏去。

    所以她妥协了,选择跟他在一起。

    她的沉默,让邵博寅放开了她,他起身,离开大床,站在窗口边。

    他点燃了一根烟,无声无息的闷抽着,背对着唐心妩的背影,显的孤寂又有些落漠。

    从床上坐起的她,望着他宽敞又厚实的背影,幽幽的说:“想听听我的想法么?”

    昨天的月票猛涨,姐妹们的力量太强大了,群么么一个,还有个小小的私心,就是再投月票的姐妹,如果有客户端的尽量用客户端投,能一变三,瑟瑟这本的月票能不能进前十靠大家支持了,会努力更新。还有一更,我尽量早写出来。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小说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瑟瑟桃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瑟瑟桃欢并收藏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