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真是我想,你能给我

作者:瑟瑟桃欢    书名: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la】,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就算真是我想,你能给我

    唐心妩进邵博寅房间的时候,头发散着,侧脸上的红印很好的遮挡住。舒悫鹉琻

    但是正脸上的伤,清晰的爆露白天之下。

    所以她进来一直是低着头,正因为她低着头,才引来邵博寅的注意。

    她遮遮掩掩,让人生疑,所以邵博寅坐在她身边,一脸寒气的伸手握住她的下巴,摆正,再拨开她脸颊上的头发梵。

    当侧脸清晰的印入人眸底时,脸上的寒气再加深一层铌。

    询问伤的由来,没有得到答案,他也没有逼问,起身拿来药膏为她擦拭。

    他一脸森寒,可是手上的动作却轻柔的让有些畏惧他的唐心妩心乱如麻,因为她难以将他的动作和此刻的脸色挂勾。

    气氛沉寂,衍生着暖\\昧的气味。

    ............

    这样的气氛让她心乱如麻,为了拨开这种气氛,娇唇轻启,糯糯的说。

    “还是我自已来,万一被人看见,就难说清了。”

    说到底,她还是不习惯和他这样接触。

    邵博寅专注她脸的眸光顿然一紧,用听不出情绪声音说:“我们之间的关系你还想说清?”

    这话挑缭的让唐心妩脸上微不自然,说的好像他们之间真有什么关系似的。

    但是转想到之间的那场交易,这话说的也没错,确实存在不一样的关系。

    这样想着,她垂下眸皮,任由邵博寅弄着。

    替她擦药的邵博寅看着她垂眸皮的脸,深邃的目光愈加幽深了,手上的动作较刚才轻柔了几分,似乎他此刻对待的只是珍宝。

    两人的距离,足以让他的气息吹上她的侧脸,这样的气息,掀起唐心妩的酥痒,她瞬间僵硬着头。

    还有他身上散发出来清冽的气息,也清晰的闻到。

    淡淡的烟草味儿,混着他男性独有的气息,她以前闻过,现在闻起来,熟悉,也已习惯这种味道了。

    “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傅绪说你上午在医院,现在脸上又带着伤?”在她思绪涣散时,耳瓣传来邵博寅低沉磁性的声音。

    她抬眸,侧了侧脸,斜视他。却发现如此近距离的对视,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目光也静止了。

    邵博寅被她直勾勾的注视,眸色渐渐变深,透出来的信息,让散神的唐心妩微微敛神。

    她看出了他眼里是什么意思。

    和每次要对她使坏或是强迫她时,就是这种眼色。

    狭促的距离,清晰的呼吸,像根水草紧紧的缠住她,欲转开头,但却挣扎不开,水盈汪汪的眸子灵动的闪着光芒,和那幽深缠\\绵悱恻的目光交***缠在一起。

    她看着他的脸渐渐的压过来,呼吸也渐渐喘重,心跳的失去了它该有的频率,忘记了转头闪躲。

    那双拿着棉签及药膏的手,突然伸向她的头,按住她的头,头压了过去。

    唐心妩被邵博寅按住头时,才反应过来,欲挣扎,但是头已被死死的按住,她不由的瞪大眼,慌乱。

    “勾我上引了,就想逃?”邵博寅端着她的头,目光幽深,不缓不慢的说。

    “......”

    “谁勾\引你了。”唐心妩带着羞恼,低低糯糯说。

    听起来带着撒娇的味儿,酥碎了邵博寅的耳,于是她的话刚落,唇便被他咬住。

    清晰的男性冷冽气味,穿刺她的嗅觉,晕眩,迷乱。

    下一秒,整个人落入温暖的怀抱,滚烫的温度透过衣物,灼着她的每根神经。

    她温顺的在他怀里不做任何挣扎,直到他的气息不稳定,手在她身上游离,才缓过神,按住他的手。

    本是闭着的眼,突然张开,看着几乎是贴着她的脸,无声的摇了摇头。

    邵博寅深沉的眸子盯住她,但是没有放开她,依旧在她们唇上留恋着。

    就在唐心妩心想着如何让他放手时,门口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她身子顿时僵住,眼里即闪惊慌,纤手推了推他的胸膛,再伸手指着门口,示意他门口有人要进来,让他撒手。

    某人听见敲门声后,脸色即时阴沉了下来,在唐心妩再三的哀求眼神下,才终于离开了那娇嫩的唇。

    唐心妩脱开钳制后,立即端正身子,整理身上的衣服,再整整头发,刚弄好,门从外被推开。

    走进来的是傅绪,他的目光落在座位上唐心妩上身上,撞上正看过来唐心妩的目光,颔首,再移向邵博寅的脸上。

    看见邵博寅的脸色,傅绪就知道完了,他破坏了老总的好事,老板绷着的脸,是欲\求不满的神色。

    战战兢兢的,还是停在他跟前,屏气凝神说:“总裁,斯密生先生到了,在会客室。”

    提到斯密生,邵博寅脸色稍稍和霁。

    “我马上过去。”语气绝对是冰山掉下来到碎块。

    傅绪虎躯一震,颤抖应:“好,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

    这样的情形,还是快速离开为好。

    邵博寅没回应,傅绪当成是默认,转身,目光扫到唐心妩,此时,唐心妩正弯腰下在捡刚才邵博寅替她擦脸的药膏及棉签。

    注意到她脸上的伤,眼珠子转了转,下一秒,往她的方向走去。

    只是走了两步,传来邵博寅低沉又带怒意的声音。

    “你把这个季度的月绩表今天给我弄出来。”

    傅绪心都跌到谷底了,闭着眼,一副痛苦的表情。

    正好,落进了唐心妩的眼底。

    她蹙了蹙眉,片刻明白过来,朝傅绪笑了笑。

    傅绪还是走到了唐心妩跟前,一脸和蔼可亲的说,“唐小姐,总裁一会要忙,你先坐着。”

    唐心妩把药膏放在沙发前的水晶玻璃台面上,给了傅绪个微笑,傅绪双手击掌,一副惊讶:”唐小姐,你脸上怎么了?”

    唐心妩愣了愣,这才想起脸上伤,抬手将头发轻轻的遮蔽住,“不小心摔了一跌,擦伤的。”

    “正好,我那儿有瓶专消肿消红的绝好药膏,只要擦上,片刻就能很舒服,你等着,我去办公室给你拿来。”

    话落,傅绪如风般的扫向门口,瞬间消失在这个房间。

    唐心无看着傅绪的举动,有些怔忡,这个速度也太快了吧!

    邵博寅倒是没在意傅绪的举动,拿起桌面上的文件,走向唐心妩。

    “你在这儿坐着,我去见个客户,等我回来。”他再次坐在她的旁边,和她面对面,伸手扫开她脸颊的头发。

    看着五个清晰的手指印,眉色又是一沉。

    唐心妩发现他的神色,伸手将拨开的发丝再拢上,水盈盈的大眼勾视着他。

    “大概要多长时间,不如我上去设计部那边沟通沟通。”

    眼前黑色西服外套加身,显的衣冠楚楚的邵博寅,和刚才他只穿一件灰色衬衣相较,多了一份雅儒。

    这份雅儒让她有些恍惚,这个男人究竟有几面?

    雅儒,强势,疯癫......

    邵博寅忽视她的表情,抬手,扫了眼手上的碗表,凝了凝眉,说:“也行,一会我让傅绪带你上去设计部。”

    “回来后我再给你擦药。”接着他又附了一句。

    唐心妩听见擦药,不由的想到刚才他的举动,脸上轰地红了。

    她的表情落进了邵博寅的眼里,嘴角噙着一抹似是而非的笑调侃,“想什么呢?纯粹擦药,但是你想做点别的,我也很乐意。”

    被看穿心事的唐心妩,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带着恼羞剜了剜邵博寅,甩开他放在她双臂膀的手,“自已想别推到我头上。”

    话落,身子往后移开一段距离。

    邵博寅并不恼,看着隔一段距离的带着恼羞的女人,嘴角噙着笑意,“就算真是我想,你能给我?”

    唐心妩没料到他会如此直白的索要,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应,低下头,绞住双手。

    其实她知道,她还欠着那份交易的最后尾款没付呢?但是她是打算在离婚后再付清。

    现在他突然的提及,倒让她茫然不知所措的回应了。

    看着为难唐心妩,邵博寅没有心软,而是追问:“怎么不回我的话?”

    她看着双手,低低的说:“能过一段时间吗?”

    “多久?”

    “我手上还有些事没处理好,等我处理好。”说到这儿,唐心妩的声音比刚才更低了。

    “你手上还有什么事?”

    邵博寅的语气听不出情绪。

    本来唐心妩就不愿把自已的事说出来,但现在被这样索取,她不得不面对了,抬头,正色的看住他。

    “我离婚手续还没办完,等完全办完了,我不会赖账的。”

    邵博寅这时,已经是目光溶溶了,凝视着她,嘴角泛上别有深意的笑:“你想赖账那也得看我愿不愿意。”

    说完,面色和霁的转身,说:“一会让傅绪带你上去。”

    看着离去的背影,唐心妩松了一口气,幸好他像上次那样强迫她,既然他愿意给她时间,就不用再想着这事了。

    说到邵博寅,他刚迈出门口,就扫到傅绪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盒药膏,看见他的身影,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

    “你一会带她去设计部交流一下,完了带回我的办公室。”邵博寅淡扫他一眼。

    “总裁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傅绪朝他做了个敬礼的姿势。

    邵博寅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嗯。”

    接着越过他往会客室的方向走去。

    傅绪望着远去的背影,深呼吸一口气,擦了擦额边的汗水。然后向没掩门的总裁办公室走进。

    “唐小姐,我这药膏的药效非常好的,你只要擦上一点,脸上的肌肤立即恢复原来的嫩滑。”傅绪表情丰富,语气夸张的解说着手中的药膏的效用。

    正坐在沙发上的唐心妩望着走过来的傅绪,嘴角沁着一抹笑容,随之站起身体,待傅绪到跟前,看他递过来的药膏,客气的说:“傅助理那就谢谢你了。”

    “哎呀,唐小姐这话就太客气了。”傅绪笑着摇着肢体,那样子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唐心妩嗡唇的接过他手中的药膏,“那我就不客气了。”

    傅绪甩甩手,又是摇着身体,脸上嘻哈打笑:“千万别跟我客气,以后我还得仰仗唐小姐的帮忙呢?”

    唐心妩蹙了蹙眉,手中捏着的药膏顿时重量了,沉淀淀的,棘手。

    傅绪是个很有眼色的人,从表情已察觉出她的心思,“唐小姐,我的意思是说,你往后和常盛的关系比较亲密了,一定要多关照关照我。”

    唐心妩眉头蹙紧了,她已经明白傅绪的意思了,傅绪是邵博寅身边的人,对她和邵博寅的关系不可能猜不到,但是这种关系,是难以言齿的。

    想到这,不由的低下头,神情黯然。

    傅绪闭了闭眼,他又造成误会了,紧张的摇着双手解释:“唐小姐,你别想歪了。总裁就快离婚了,我看的出来,总裁对你不一样,那是对苏小姐没有过的紧张及好。”

    这话惹来唐心妩的抬头,“他真的离婚?”

    眼眸瞪的大大,难以置信。

    傅绪笑了笑:“这离婚能随便说的吗?而且总裁是为你离婚,足以看出他对你不一样。”

    傅绪的话就像一把重锤,打在了唐心妩的心上,震的她心绪缭乱。

    傅绪的话如果是真的,那么她真的想不出她哪点会吸引邵博寅,能让他为她离婚?

    这一定不可能,如果他真的离婚,那也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发现了苏婧宁和翟逸辰的关系。

    他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如何能容忍妻子和旧情\\人保持暖昧呢?

    是个男人都没办法容允,何况是传奇人物的邵博寅呢?

    想到这,缭乱的心稍稍平定,冷淡的应了一句:“傅助理,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这种话我真担旦不起。”

    傅绪一愣,似乎没猜到唐心妩会是这种反应,难道她不喜欢老板,没道理呀!

    老板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绝佳魅力男子,再说,老板和她的关系肯定不单纯了,那么就是唐小姐不好意思了。

    一定是这样,因为两人现在都还没解脱已婚的身份,她脸皮薄,不敢承认。

    这般想着,傅绪又是嘻皮笑脸的。

    ***********************************************************

    但唐心妩心头还是无法完全平静,她想到那天邵博寅说过,我离婚却是因为你。

    当初她以为他只是随便说说,但从傅绪都知道他离婚的事来看,显然不是随口胡说的。

    他为了什么而离婚?真是因为她?

    她一个已婚,还生过两个孩子的女人,真想不到哪点能吸引他?

    还是他口味独特,玩这种。

    带着这样的心绪她离开了盛世,没等到邵博寅会完客,她就先偷偷的先溜了。

    但是没想到,下次见到他时,他已经是单身行列了。

    明天加更,万字。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小说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瑟瑟桃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瑟瑟桃欢并收藏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