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作者:来自远方    书名:撼天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la】,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雷声炸响,闪电刺目。

    电光覆盖整座云山,一瞬间,天摇地动。

    一界之主渡劫,声势远非三界修士可及。相比之下,追着李攸劈的十八道劫雷,也显得稍逊一筹。

    “昂!”

    九条巨龙齐声咆哮,周身腾起灵光,化作九道罡风,迎上空中闪电。

    紫、红两条巨龙盘旋半空,鳞片流动光华,肃然凝视雷云,严阵以待。

    巫帝立在龙首,身姿昂藏,衮裳飞舞,绯带映出血红。

    冠下旈珠相互--撞—击,发出一声声脆响,仿佛应和雷鸣。

    单臂划过虚空,长袖舒展,如同一扇黑翼。

    两条巨龙终于有了动作,五爪踏云,巨尾摇摆,长吟一声,腾起飞向雷云。

    轰!

    巨龙穿云,雷光降下,巫帝身后浮现一尊冕冠法相。

    法相周身萦绕两道灵力,盘膝静坐,手托印玺,额间一道血红,双眼紧闭。

    “去。”

    巫帝再下令,巨龙不惧雷电,径直再过雷云。

    劫雷被激怒,法相头顶突降一张电网,飞出百千符文,伴随电光落下。

    见此情景,九条巨龙皆现出焦急,顾不得以灵体抗击劫雷,当即便要飞回,护卫巫帝法相。

    “无碍。”

    巫帝止住巨龙,祭出一方印玺。

    印玺当空,发出九道金光,笼罩整尊法相。金光铺开,电-网符文如冰雪消融,自外围碎裂消散。

    “昂!”

    危机暂解,九条巨龙归位,紫、红两条巨龙猛然扎入云层。

    第四道劫雷落下,法相睁开双目,黑色双眼如宇宙深渊,不存半分情感。

    颀长身躯慢慢立起,双臂拢在身前,视线穿透虚空,似与天地同生共灭。

    闪电不断落下,引动一界灵气,空中浮现万千虚影。

    天塌地陷,河川逆流,凶兽狂吼,狂-暴-的灵气纠缠沸腾,仿佛重回荒古。

    八道劫雷之后,虚影散去,现出短暂宁静。

    无论是渡劫中的巫帝,还是目睹雷劫的巫界子民,甚至是仙池边的古木噬魂藤,俱都知晓,最后一道劫雷才是关键。

    唯有扛住第九道天雷,方能成功渡劫,进一步淬炼元神,飞升仙界。

    此时此刻,巫界修士的目光,全部集中到巫帝宫上方,无不期望巫帝能够顺利渡劫,位列仙班。

    万众期盼之下,巫帝的举动却有些奇怪。

    手捏法诀,掌心托起一枚黑色灵珠,巫帝法相身侧,又立起一尊法相。

    黑袍玉冠,五官有些模糊,境界难辨。

    能与巫帝法身同列,必是界主无疑。然妖界之主喜着红袍,人界之主已陨落千年,纵是神魂复生,也该锦袍金冠,而非巫族修士打扮。

    既不是妖王,亦非人皇,究竟会是何人?

    巫族不解,仙池边的古木沉思片刻,突然凝出灵体。

    与树上五官不同,古木器灵修长俊朗,着铁灰色长袍,长发及地,一双墨绿瞳孔,似清澈见底,又似蕴含万载演变,看不清分毫。

    噬魂藤探出,歡鸟再次受惊。

    千年不见老树器灵,此时现身却是为何?

    古木器灵不言不语,双手结印,身前亮起一团白光。

    光中浮现一根木杖,长三米,以古木枝干炼成。

    祭入灵力,木杖立起。古木张开的屏障立时扩大三倍,仙池亦被笼罩其内。

    界主渡劫,本就引得天地生变,祸福难料。再加他界之主,引来的劫雷恐怕能劈碎半个巫界。

    纵然只是神魂,并未真正归位,天道却不管这些,该劈的绝不手软。

    “陛下心思难测。”

    自己渡劫不算,还要捎带他人?古木叹息一声,很是费解。

    雷电降下,既是天劫,也是机缘。最后一道闪电,更是集九天劫雷精髓,若能收纳炼化,淬炼神魂之效远超灵植仙宝。

    在古木的观念里,劫雷伤不到界主分毫,区别只在于吸纳多少。思来想去,古木器灵始终想不通,巫帝为何要将“好处”分与他人。

    这般行事,劫雷过后,定然无法飞升。

    思量间,最后一道闪电击落。

    两尊法相同时亮起,先后迎上电光。

    九龙咆哮,紫、红两条巨龙相应,巫帝纵身飞起,离开龙首,先法相一步冲进电光。

    轰!

    闪电未及落地,已在半空截断。

    爆--裂-声中,雷光跳跃,火花四溅。

    天空好似被分成两半,一半为电光笼罩,一半陷入诡异平静。一半光芒刺目,一半缓慢聚集雨云。

    “灵雨!”

    古木断定,此番巫帝无法飞升,但有雨云聚集,还是出乎预料。

    “陛下此番动作,莫非结下了大机缘?”

    除此之外,没有第二种解释。

    器灵横托木杖,以树身年轮推算,隐约得出答案,看向两尊法相,满脸不可思议。

    这种因果?

    他界之主,竟同陛下有宿世红缘?

    一定是他老眼昏花,推算错误!

    巫帝渡劫时,李攸正盘膝树下,推演自编钟器灵来的功法。

    藏宝阁前,灵狐团成毛球,狐尾遮面,睡得天昏地暗,不知今夕是何夕。

    编钟乃荒古大能所铸,内藏仙界功法,非寻常修士可得。

    李攸神魂不凡,兼以灵草筑体,灵石入道,假以时日,境界修为比前生只高不低。

    以界主之魂修炼仙法,自是事半功倍。

    此刻入定,在脑中推演,牵引灵气洗刷经脉,顿觉通体舒泰,气海充盈,比吞下一座宝山更为满足。

    两厢比较,灵狐虽有妖王血脉,终是差了一筹。以现下根基,学得半部功法已是极限。必须量力而行,方不会被功法反噬。

    饶是如此,仍无法吸收飞速增长的妖力,只能陷入沉睡,一点点炼化。

    入定许久,李攸忽然皱眉,敏锐察觉巫帝珠溢出紫气。

    “怎么回事?”

    发现气海中多出一道恐怖雷光,李攸吃惊不小,下意识抬头望天。

    碧空万里,晴朗无云,连丝风都没有,更不用说惊雷闪电。

    既无雷劫,这道闪电是何来历?

    不及深思,电光突然生变,分做万千电火花,飞速涌向石玉。

    玉中祭台印玺齐声嗡鸣,李攸手捏法诀,催动全部灵力,仍控制不住石玉变化。

    “到底怎么回事!”

    气海灵力-暴-涨,渐有失控之态。

    李攸狠狠咬牙,对绿松道:“打开屏障。”

    “尊者?”

    “我离开后,不要靠近!”

    丢下这句话,李攸御风而起,光速飞离百米。

    临走之前,不忘将气海中的寒冰岩丢出,无论如何,储备粮不能有失。

    寒冰岩之后,蝎血金丹,灵石矿藏亦堆成高山。

    观此一幕,藏宝阁中的法器灵宝无不感叹,尊者身家如此丰厚,三界少有。

    “我等当有所作为,方不负尊者收留之恩。”

    “甚是!”

    李攸显露“实力”,众器灵彻底转变想法。

    先前还以为,集体投奔一介散修,多少是件没面子的事。如今来看,能得李尊者收留,确是千年造化,天大好事。

    不想被尊者嫌弃,必要有所表现。

    有器灵略显急躁,已撸胳膊挽袖子,只等李攸一声令下,灭山踹门,横扫三界,绝无二话。

    人多有底气。

    实在不行,大家一并为血玉玦注入灵力,唤来更多同伴,压也能压死几百。

    血玉玦和长胪剑深有同感。李攸过于土豪,早令其倍感压力。

    法器灵宝之中,唯有青铜编钟不受影响。

    乐工凝出灵体,教育乐女-武者,看到没有,这些都是身段抬得太高,现在着急了吧?

    “我之前就曾说过,能炼化一方洞天福地,境界定非一般。”乐工翘脚坐在铜柱上,得意笑道,“我等已与尊者结下因果,若无意外,尊者飞升之日,必将同登仙界。”

    一边说,一边扫过其他器灵,颇有众人皆醉我独醒,一览众山小之感。

    言语动作委实气人,险些引来一场群殴。

    洞天福地外,李攸飞出千米,再压抑不住灵气奔涌,当空长啸,周身-爆-出黑色灵光。

    灵光霸道,瞬息笼罩天幕。

    异变突生,如黑夜提前降临,百里之外亦能察觉。

    “快看天上!”

    山城废墟处,天地骤然昏暗,鲁川山虎等同时一惊,遥望黑光爆发处,愕然片刻,立即握紧双拳,激动不已。

    “是尊者,一定是尊者!”

    四人取出灵石,发现灵光频闪,不约而同发出欢呼。

    “尊者回来了!”

    惊喜之后,四人商议决定,鲁川鲁阳修为最高,前往一探究竟。其他人留在废墟,继续挖掘古城。

    连续数日,已挖至于地下百米,仍未见古城踪迹。但木氏长老言之凿凿,众人轻易不言放弃。今闻李攸现身,干劲更足。

    “我二人去寻尊者,此处交给诸位兄弟。”

    “鲁兄弟放心!”

    山虎等连声保证,目送铜舟行远,纷纷再入废墟,不寻到古城誓不罢休!

    以众人势头,哪怕没有古城,也会“挖”出一座来。

    天空中,李攸像是一座火炉,灵力喷涌不断。

    绿松离不得洞天福地,柳木一甩衣袖,毅然道:“小可前去。”

    语毕,化成一道绿光,飞向黑光。

    距边缘尚有百米,便能感到恐怖灵力。柳木现出灵体,仍半点前进不得。

    器灵浮现树冠,俊脸满是担忧,焦急万分。

    受黑光阻隔,看不清内中情形,极易认为李攸陷入险境,脱身不得。

    事实上,黑光漫射之时,李尊者早摆脱危机,此时正双臂拢于身前,立在九层祭台之上,隔一道空间屏障,同巫帝相望。

    “相望”是客气说法。真实情况是,若后者当面,李尊者会毫不犹豫飞扑上前,饱以一顿老拳。

    原因?

    巫帝手中的黑色灵珠就是答案。

    灵珠表面缠绕数道电光,每有一道电火花爆开,李攸气海都会受到影响。

    如果还不清楚原因,脖子上长的就不是脑袋。

    “尊驾可有解释?”

    “我渡雷劫,赠你一场机缘。”十二道旈珠垂下,巫帝浅笑,“此珠暂留我处,待你前来巫界,同仙灵草一并归还。”

    “等等!”

    虽无太大破绽,李攸仍觉事情不对。见灵珠被巫帝托在掌心,无论如何都觉得别扭。

    “我还有话……”

    不等李攸说完,黑袖卷过,屏障消失,虚影随之消散。

    立在原地,李攸腾起阵阵怒意。五指合拢,灵力再次-爆-发。

    黑光骤然波动,自中心处开始散开。

    “陛下!”

    柳木器灵大喜,忙飞入光中。

    前行百米,看清李攸身影,登时定住身形,双眼瞪圆,失去言语。

    九层祭台立在半空,符文雕刻灵动,层层绽放光辉。

    黑色身影立在祭台顶端,吴带当风,黑发垂肩,仰头遥望虚空,神情肃然。

    僵硬片刻,柳木敛起长袖,双手叠在额前,深深揖礼。

    随这一拜,方圆百里之内,花草树木尽皆臣服。

    两拜之后,柳木现出本体,枝条随风摇摆,白色柳絮飞舞。不比绿松参天,另有一段-风-流-妩-媚。

    齐、周、梁三国境内,靠近剑山的几座州城,草木突然变得繁茂,本非花开时节,却是姹紫遍地,嫣红满园。

    看到柳木,李攸飞身落下,挥袖收起祭台。

    “回去吧。”

    “遵命,陛下。”

    “还有,”李攸停在半空,认真道,“不要叫我陛下,称尊者即可。”

    闻听此言,柳木倏然抬头,眼含清泪,轻咬红唇,如收天大打击,哽咽道:“陛下是嫌弃小可?”

    “……”这是从哪到哪?他们的脑回路在一条线上吗?

    “陛下莫要嫌弃小可,”柳木突然斜倒,单臂撑起身体,以袖掩面,“小可、小可……”

    不等话说完,破空声飞至,两息被捆成粽子。

    “陛下……”

    李攸打了个响指,噬魂藤领命,叶片舒展,当场堵嘴。

    捏了捏额心,李尊者发现,做再多心理建设,依旧拿这个器灵没辙。不想自己难受,该捆的时候绝不能犹豫。

    回到洞天福地,鲸王绿松先后迎上,见李攸全然无碍,境界反有精进,同时松了口气。

    灵狐仍在呼呼大睡,抓起狐球捏两把,依旧未醒。

    “倒是能睡。”

    将灵狐放回地上,李攸盘膝坐到树下,开始思量下一步该怎么走。

    千年前的记忆愈发清晰,前世的因果必须了结。是按远近顺序找上门去,逐一碾压,还是想办法聚到一处,一次-性-解决?

    李攸靠向树干,微微皱眉。

    前者浪费时间,后者耗费脑力。无奈选择哪种,都是有利有弊。

    思索间,忽听绿松传音,有法器飞近。

    李攸扬眉,以灵力查探,发现来者是一艘铜船,当即笑了。

    东虢内城

    连续五日,赵莲独坐静室。

    第六日,静室内-爆-发一阵强光,赵横匆忙赶来,却见赵莲从室内飞出,手捧映月镜,直奔镜湖。半张面具不知去向,似毫无所觉。

    “小妹!”

    赵横高呼,紧追其后,赵莲充耳不闻,速度更快。

    兄妹二人先后抵达湖边,赵莲俯身在地,大声道:“老祖,赵莲有要事禀报!”

    声传湖心,两息过后,一锦衣少年现出身形,踏空而来。

    “何事?”

    “禀老祖,照心镜现世!”赵莲抬头,声音因激动变得沙哑,“我赵家寻觅千年的至宝,亦有了踪迹!”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你好,King先生费先生,借个孕

小说撼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来自远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自远方并收藏撼天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