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鱼与勾

作者:初翼    书名:残风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武战帝凌天战尊安息日圣墟武神血脉雪鹰领主非典型好莱坞生活妖龙古帝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la】,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回到自己屋里的波妮卡一肚子不爽,嘴里嘀嘀咕咕骂着:“打个架,还要束手束脚。既然进了竞技场,赢输就是各凭本事的事儿,哪儿来那么多名堂。还有风度,还谦逊,还富有仁慈心,搞什么搞啊!这还叫打架?那个该死希森,什么都不明白的糊涂蛋一个,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早等在波妮卡屋中的风灵听到波妮卡进门就这一堆牢骚,忍不住开口说道:“希森现在可相当于半个校长。你这么咒他,就不怕被他知道,让你毕不了业吗?”

    这个泡冒得有点儿突然,波妮卡被吓得“嗷——”地一声叫,随即怒吼起来:“风灵你个死人!没事儿吓唬我玩儿啊!”

    风灵撇撇嘴,心想还好她提前设下隔音结界了,要不这“嗷”地一声,得多少人听见啊。见波妮卡还挺忿忿不平,风灵直接说到::“我只是奉劝你不要在毕业前诋毁自己的师长,要想发牢骚,也最好等自己毕业之后。至于吓唬人……我就冒个泡而已就吓谁了?就算我吓唬谁了,也不可能吓唬你啊。谁稀罕吓唬你玩儿?”

    这么一长串儿的话说完了,波妮卡才找到了风灵的身影。

    原来她一直就施施然躺在波妮卡的大床上,还端着一个果盘儿嗑瓜子。至于那盘瓜子……波妮卡瞬间小宇宙爆发:“那是我从家里带来的小甘子园的瓜子!那个可是产量极少的只供我们奥兰家人的东西,用特别的烘焙技术烤出来的,连种子都是神赐的!你怎么能说都不和我说一声,就随便拿去吃了!”

    不说一声就拿走吃是不对,应该是说一声再拿走吃,“呃……那,你这瓜子儿给我吃点儿吧。”风灵一边嗑一边说。波妮卡差点儿没被气炸毛——你现在说还顶个鸟用啊!

    她上去一把夺过风灵的果盘,霸道地把东西藏起来,然后在屋里瞅来瞅去。确定自己的宝贝食物都没有暴露在风灵的视野里后,她才安心下来,老不高兴地向风灵说道:“以后不准随便吃我的东西。饿死了也不许吃!”

    然后这丫一变脸,很哈皮地瞬间冲到床上凑过来。特儿得意地说:“怎么又来找我了?有什么难事儿要帮忙吗?尽管说,我肯定能给你办得妥妥帖帖的。”

    这牛吹的,好像风灵不知道她是个什么人似的。

    风灵一黑脸,问:“你先跟我说说看,我上次找你说什么事儿了?”

    “……”波妮卡想了想,“你说要……干什么来着?好是要出卖我们的情报,好让万辉国……怎么回事儿来着?”

    果然这样!忘光光啊!

    风灵咬牙切齿说:“我跟你讲了那么多,都换成睡梦睡过去了?就这样子,还敢说帮我把事儿办得妥妥帖帖的?你倒是妥帖一个给我看看啊!”说着,她怒指一下床头。问:“我明明把那天的事儿用回像魔法留在这儿,为什么你却没看到,反而被什么不相干的人看了去?你知不知道,隐者会议就因为那个回像魔法的事情,现在圈定了我的行踪。”

    “啊?回像魔法?”波妮卡被说得愣了愣。“什么东西?你什么时候留下的?我怎么不知道啊。再说。你自己留回像魔法倒是设个魔法锁啊,怎么就随便被人看去了?”

    风灵一听这话,得牙都恨痒痒了:“你不知道?随便被人看去了?我的回像魔法加的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魔法锁!如果不是你亲自来开,只怕是神明来了也无可奈何!除了你解开魔法回像,然后让别人看去了,再没别的解释!“

    “可我没有啊!”波妮卡也急着辩解起来。“我真的没看到也没碰到那个回像魔法啊,谁知道是什么人怎么就看了去。”

    风灵见波妮卡这么无辜。将信将疑问道:“那天晚上我离开之后,你离开过屋子吗?”

    “没有啊。”

    “一直待到第二天早晨?”

    “是啊。”

    “早晨几点离开的?”

    “那天希森大早就开了个内部会议,我七点钟就离开了。”

    “……”风灵一把捂上额头,带着满满的懊恼和无奈又问:“你是不是没有梳妆洗漱就直接出门了?”

    “没有啊,我带了仆人。”言外之意,就是说有仆人替她梳妆了。

    “那离开之前。你有没有在床头柜那儿找吃的?”波妮卡睡醒的第一要务就是吃。当她惺忪欲醒的那一刻,双手在外面抓来抓去时所要寻找的不是钟表,而是吃的。如果起大早,定了报信时钟,那她也会在第一时间考虑能伸手抓到什么吃的。而不是去想能不能伸手抓到闹钟,把它关了。

    这个问题在平时也没什么,风灵早已见怪不怪。可换在风灵留下回像魔法的那天,就是个严重问题了。因为那天,波妮卡没什么闲暇时间去双手乱摸乱抓,也更没用得着她去乱摸乱抓。但这个奇葩的吃货,绝对能做出另一件事儿来——用空间魔法去玩儿各种隔空取物!找吃的去填肚子,也逐渐成为她的绝活之一!

    果然,就听波妮卡说道:“哼,我一大早能找什么吃的?希森那个家伙老早的就要开会,我吃个早点也得在会上偷偷从自己的柜子里传送出来。”

    风灵顿时哀叹一声——她错了,错得离谱。

    首先,她没想到以波妮卡这个经常一觉睡到大中午的家伙,竟然把参加竞技比赛这种上好的睡懒觉时机给浪费掉,早早就爬起来去开会了。其次,她一时不察,没太顾虑到波妮卡这家伙在家时的性子。这位小姐,有仆人的时候,恨不得吃饭都能让仆人喂。

    根据两种事儿加起来的结果,首先在布置上,风灵大致推算了一下最佳有效期,把设定的时间回像魔法有效期定为4个小时之后,20小时之前。也就是说,从风灵离开波妮卡房间后4小时开始算起,如果连续16个小时无人开启这个魔法。回像魔法就会自动消失。

    回像魔法上的魔法锁是波妮卡本人才能解开的,这与惯常的魔法锁用血液来辨识人的方法不同,到有点儿类似于基因辨识的模样。只要是波妮卡本人接触到魔法锁,魔法锁就会自动打开。并播放里面的内容。如果不是波妮卡本人,那这个魔法回像绝对会消失。

    而好巧不巧,波妮卡的空间魔法,从某种性质上来说,就是波妮卡本人的延伸。与此同时,波妮卡的那个床头柜里别的东西没有,有的全是吃的!这个吃货,开会开到嘴闲的时候,就用空间魔法从自家床头柜找吃的什么的。

    找着找着,她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出触动了床头柜的回像魔法。然后这个回像魔法就全部展现给了在波妮卡屋中打扫的女仆……

    悲剧啊!风灵异常悲痛地吸取了教训——只要碰到波妮卡,就绝对别指望事情能顺利进行!

    她甚至怀疑自己接下来的计划会不会也因为波妮卡这个扫把星泡汤了。

    波妮卡这丫还毫无所觉,一个劲儿地追问:“怎么了?到底怎么了?你的那个回像魔法到底出什么差错了?倒是说个话啊,问了我那么多,怎么忽然不吭声了?”

    还吭声?坑鬼吧!风灵彻底放弃了在波妮卡身上寻求援手的念头。她想了想。对波妮卡说道:“算了,我那些事儿,你的脑壳也装不进去。我就简单点儿和你说说吧。我要把你们的情报卖给万辉国的高层,而且,给万辉国提供情报时,我也不会和你们讲人情,绝对会直接兜底。否则我没法在万辉国高层官员那里得到足够的信任。作为补偿,万辉国代表队的实力,我到时候也会给你们交一个底,最后你们也能进行是公平竞争,谁输谁赢,各凭本事。”

    这些话。波妮卡倒是仔细听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思考了一会儿,她还是忍不住蒙头蒙脑问道:“你找万辉国高层做什么?有事儿要他们帮忙?要事有需要帮忙的,为什么不找我?我们奥兰家难道还比不上几个万辉国的高层官员啊?”

    风灵鄙夷地看过去:“我要通过他们了解万辉国北境的详情,你能帮我吗?我想让他们帮我了解圣王厅现在的动向。你能帮得了我?我还想让他们帮我找找穆克尔进入万辉国以后的行踪,你也能帮得了?”

    波妮卡想了想,好像什么都帮不了,当即就不乐意了。“你这不是欺负人吗?我们奥兰家的势力都在东泽国那边,万辉国我哪儿来的人脉和情报帮你搞清楚那么多事儿?”

    “……”风灵觉得这丫的绝对欠抽!“是你一脸不爽问我为什么不找你,却要想办法和万辉国高层搭关系好不好!”风灵觉得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懒得浪费在波妮卡身上了。“总之,今天我就是告诉你这件事。依现在全陆竞技的分组,你们再赢两场,就会和万辉国的代表队在半决赛碰面了。在此之前,做好万全准备,千万不要输掉比赛。”

    “那当然,有我在,默多代表队当然不可能输!”

    风灵无语地看着波妮卡,这丫的自信从哪儿来的?难道她上次差点儿被十级神兽给杀掉的事儿,这么快就忘了?还是她忘了万辉国的代表对里,理所当然地有一名费昂家族的人。而费昂家族的高手里,一个人足可以驾驭三个以上的十级神兽。

    虽然现在波妮卡有了空间魔法,实力有所提升,队友也很可靠,但也不至于乐观成这个样子吧

    想到这里,风灵忍不住不放心地叮嘱道:“赛前轻敌是大忌,你可别犯这种低级错误,到时候要是因为轻敌输掉比赛,可别跑来怨我。”

    波妮卡被说得很不爽:“喂喂喂,离比赛还早着呢,怎么就开始说什么输掉比赛的话了。你到底乐不乐意看我赢啊!”

    得嘞,这家伙地思维重点从来和风灵走不到一个路数上去。

    风灵很无奈地看着波妮卡,慢慢说道:“我当然希望你们能赢,但这次,我帮不了你们什么。万辉代表队的情报,我会让别人送来给你,到时候你私底下拿出去和你的队友们研究就是。但这个情报的来源,你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而这个情报的存在,也千万不要对你老爸提起。”

    “我老爸?”

    风灵点点头。“你的老爸奥兰大公。大概这两天就会来这儿了,你会被他给盯死了的。所以,我给你情报的事儿,你一定要小心遮掩。千万别被你老爸知道。”

    波妮卡见风灵说得这么笃定,顿时就苦了脸——被教训要有风度的打架就够郁闷了,还要他老爸来亲自看她有风度的打架,那还不被他那苛刻无比的老爸给劈头盖脸一通训斥啊!奥兰家只要是持剑站在对手面前,就只有毫不容情的攻击,哪儿有什么风度、谦逊的讲究?

    风灵现在也没闲暇关心波妮卡这左右为难的处境,又简单嘱咐几句后,她就提起了另一件很重要的事。

    “朔夜现在怎么样了?那个木雕脸,我想尽早拿回来。”

    木雕脸朔夜,那个曾今的北荒夜王。虽然和风灵一直合不来,而且很多时候,他仇视着风灵,视风灵为北荒夜魔覆灭的罪魁祸首。但风灵和他签订了同生死的灵魂契约后,不管乐意不乐意。风灵都需要关心一下木雕脸的处境和下落。

    尤其是隐者会议已经决意要把风灵当作威胁的时候。

    “朔夜,那个木雕脸啊……”波妮卡提起这茬来也有点儿郁闷。开始时,她大包大揽接过了保管朔夜的活儿。本来还想挑个时候偷偷把朔夜还给风灵。但在夙照都城神罚降临,风灵陷入昏迷之后,隐者会议说风灵的昏迷很可能是因为灵魂受困于某处。而朔夜和风灵有着灵魂契约相连,如果他们从朔夜身上入手,说不定能找到蛛丝马迹。帮助风灵从昏迷中苏醒。

    当时的波妮卡因为风灵一直都醒不过来而心急如焚,原本没什么判断力的她在急迫的环境下很轻易就神志慌乱地交出了朔夜。

    原本身为奥兰家的嫡女,她说作为中间人保管一个东西,还真没人好多说什么,因为她有奥兰这两字支撑在背后。质疑她、诋毁她,就是某种程度的对奥兰家的不尊敬。尽管隐者会议不会惧怕、也不迁就神裔家族。但也不会随便什么理由都要冲上去和神裔家族较真,把他们培养成自己的敌人。

    所以,当波妮卡出面说要保管朔夜时,大家都默许了。也没人打算把这种中间人当空气,忽略他的存在。真遇到想要追回朔夜保管权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太过蛮横,更不会轻易诉诸武力。

    嘴巴灵活点儿,再借机行事,从波妮卡手里骗回朔夜的保管权,也不失为一种很成功的手段。当时,波妮卡被忽悠得北都找不着了,着急忙慌地就把朔夜拱手送了出去。之后她还天真地以为隐者会议真的会从朔夜身上下手,寻找让风灵苏醒的办法。

    后来风灵苏醒,波妮卡高兴之余去隐者会议试图索回朔夜的保管权时,却遭到了隐者会议方面的多方推脱。这时候,波妮卡才觉得事情有点儿不对劲,但也为时已晚。

    隐者会议不会轻易挑衅神裔家族,同样的,神裔家族也不会轻易挑衅隐者会议。

    面对隐者会议这种对手,在自己女儿不占理的情况下,奥兰大公也就不怎么给女儿撑腰了。毕竟隐者会议不是随便就能办掉的小喽啰,连奥兰大公自己,在和隐者会议发生冲突的时候也不会大打出手,反而是退让隐忍偏多,更何况是他那个不成熟的女儿了。

    波妮卡为这件事没少闹事,但也没闹出个所以然来,事情一直以不了了之的模式延续,到现在,朔夜也还被扣在隐者会议的手里。

    “对不起了,我没能如约保管好朔夜。”波妮卡很沮丧, 也很懊恼。

    风灵反倒很洒脱,并不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她仔细思索一会儿,向波妮卡问道:“朔夜当初是我直接交给你保管的,并没有经过隐者会议的手。之后你也是直接就转交给了隐者会议,也没做任何其他改变,是吗?”

    波妮卡点点头,然后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在那个朔夜身上做什么手脚了?我保管他的时候就觉得很奇怪,他的体格经络,都是和高级别的魔法力协调过的痕迹,应该是个很厉害的魔法师才是,可他体内却几乎没有任何魔力,论水平,只能勉强够到一级魔法力的标准。而且就他这么一个人,怎么就被你变作一个木雕脸挂坠儿了?”

    听波妮卡这么说,风灵不由刮目相看。波妮卡可是只见过朔夜的木雕脸,根本都没见过他真人的样貌。可就是这种情况下,波妮卡竟然还能摸出朔夜地经络体格,这得要多么强大而精细的魔法追溯能力才能做到啊。

    见风灵看着自己发呆,波妮卡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也没什么饼干渣、奶油粘在脸上啊,看着她干嘛?

    风灵看出了波妮卡的怪异和不自在。她笑了笑,移开目光,很随意地继续与之聊天:“朔夜的事儿,你不用管了,我会处理好的。”

    波妮卡还是很不放心:“我听说隐者会议最近对你怨气很大,你可要小心了。朔夜握在他们手里,你可千万别乱来;。”

    风灵含糊地点点头道:“不乱来,当然不会乱来。”

    之后又和波妮卡聊了好一会儿,风灵才离开。这次聊天好多都是废话,更多都是没用的牢骚,风灵却不觉得时间被浪费了。尽管波妮卡办事不怎么周到,想事不怎么聪明,聊天也不会显摆智商和财富,这一切也并不妨碍她在和波妮卡许久后交谈后,卸下许多的压力。

    ……

    ……

    通飞赌场被血洗的消息,已经在费季城内不胫而走。通飞赌场内的三十多具尸体,都是无伤无血,看不出任何不妥来。

    惨剧之后,通飞赌场上下请了好几个人来检查,都没有查出几人的真正死因。实在有人忍不了好奇心,偷偷请被十二主神厌弃、又擅长解刨医理的黑暗魔法师研究一番,而结果,是所有黑暗魔法师都带着十分恐惧的神色离开,没一个人愿意向他们讲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种诡异,更让人感到莫名的害怕。

    今天,贝雕又露面了。

    他带着自己当初的押注凭证,席卷了数个赌场的钱财——这些钱是他该得的,也是赌场不乐意承受的。如果贝雕再这么赢下去,那这个不乐意承受,很快就会变成承受不起了。

    可即便是这样,有通飞赌场的榜样在前,接下来被风灵席卷的赌场都没敢乱来。

    毕竟现在还是前两轮,胜负还没有定论,而且赌场的各大巨头们都在碰头,商量怎么处理这个不知从哪儿杀出来的贝雕。

    而赌场大佬们所不知道的是,在贝雕搞掉亮相于各个赌场收钱的时候,有另外的势力也开始盯上了这个费季赌博行业的行业大敌!

    贝雕依旧是一个矮子,特别普通的短衣,与上次去通飞赌场的状况略有不同的是,贝雕这会雇佣了一个马车,所有从赌场里赢出来的赌资,都换成了黄澄澄的金币,一袋一袋地堆在马车内。

    看到这一幕,也许有人会想,是不是贝雕第一期去通飞赌场的时候就知道绝对拿不到钱,早做好了杀人的准备?否则,他上次去通飞赌场之前,怎么就没带一辆装钱的马车呢?仔细想一想,只怕这个贝雕还真是一开始就准备大闹一场走人了。

    “您好,贝雕先生。如果您的时间宽裕,轻允许我们请您去费季城中最好地茶馆吃茶。”

    贝雕在从一个赌场里抢劫钱财出来时,已经有个陌生人遥遥站在他的马车旁边。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飞剑问道开天录修罗丹神

小说残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初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翼并收藏残风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