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时机在彼,我所难取

作者:初翼    书名:残风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武战帝凌天战尊安息日圣墟武神血脉雪鹰领主非典型好莱坞生活妖龙古帝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la】,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侍者躬身告退,不会儿就带着比其尔和瓦伦两人进到议事厅。

    若在以往,奥兰大公会起身进行礼节性的问候,但这次,他却坐着没动。带比其尔和瓦伦进来的,是奥兰大公的贴身侍者,一向熟知奥兰大公的待人习惯和方式,也深知这个比其尔和瓦伦有着比较特殊的尊贵身份。这时见奥兰大公竟然做出这种一反常态的失礼表现,他忍不住偷偷在心中向十三诸神祈祷了一句:但愿奥兰大公的坏心情不要波及他们这些无辜小虾米。

    的确,除了现在奥兰大公这坏心情,似乎没什么能解释,为什么他对于一贯比较慎重对待的人如此失礼了。

    侍者退出议事厅外,小心地带上了门。

    “两位真是稀客,来这夙照都城有什么要事吗?”奥兰大公斜身坐在椅子上,微微抬眼看向瓦伦和比其尔,似乎有些不耐,“你们的手都伸到清林城了,还不够?这夙照三城的事,你们也想来管上一管吗。”

    瓦伦当即冷哼一声。他知道奥兰大公作为一国权贵,很反感隐者会议这样对各国事务插手干涉的存在。当初隐者会议不是没考虑过邀请奥兰家的人列席十三席。只是出于隐者会议的性质,十三议席里基本不会出现现今大陆上各大国的政要首脑,只会均衡地邀请每个不同领域的顶尖人物进行决策平衡。

    奥兰大公作为奥兰家族族长,其身份地位不亚于一个大国的国君,自然不会被作为议者被邀请。当时的隐者会议邀请的是和奥兰大公平辈的堂兄弟,可这件事却不小心被奥兰大公知道,他当即就给那位堂兄弟下了警告:如果他接受邀请,就会被家族除名。

    奥兰大公那位堂兄弟是个乐山玩儿水的人,从来不喜欢严肃的东西,勾心斗角更与他无缘。一见这事儿可能给他招来一堆麻烦,他就笑嘻嘻推了隐者会议的邀请。事情看似就此平息。而实际上,从那以后,奥兰大公就和隐者会议结下了梁子。

    奥兰大公不喜欢隐者会议,隐者会议的十三议者也对奥兰大公没什么好脸。

    现在被奥兰大公这么傲慢地对待。瓦伦又怎么可能给出个好眼色?

    “费穆?奥兰,别摆着臭脸给我们看。我们要带风灵那个臭丫头去中心湖接受隐者会议的询问,为此,要从你这儿顺手借几样东西。”瓦伦本来想让奥兰大公援手,但心情一被带坏,他就再懒得张这个口,当即改了心思,寻思着找奥兰大公要些个他们储藏的高级魔具也就够用了。

    哪知奥兰大公看着他们不做回答,反而慢悠悠从桌上拿起茶杯,用杯盖儿拨开几片飘在上面的茶叶。一口一口品了起来。

    “费穆?奥兰!你个混蛋,回答呢!”瓦伦当即就跳骂起来。

    比其尔不得不伸手按住暴躁起来的瓦伦,摆着道理向奥兰大公说道:“风灵想对逆魔者军团下手,她劫走了遮尔纳。别人不知道其中究竟,但你应该清楚。我们必须尽快把她带去圣域。数月前。在奥兰城堡,你已经看到全部四份对第四预言的不同解读,你也该清楚,这样下去,第四预言的解读会越来越贴近最具灾难性的那条线索。无论是你,还是你的家族,都不会乐意看到这种事情发生。我们隐者会议也希望能极力避免那一切。在这点上,我们的厉害一致。”

    奥兰大公却只仰了仰脖子,不失贵气又颇显疏懒地看向这个议事厅中央的水晶大吊灯,那神态形容,好像在研究这个吊灯上曾今落了多少死虫子似的,满满是无聊无趣的感觉。

    面对这幅尊容。瓦伦等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了,一声“小王八蛋”的断喝中,他指尖飞出数柄剑气短匕,直接把头顶上的水晶吊灯研碎成数蓬粉末。议事厅的中央。瞬间便是水晶粉飘洒而下,捏一撮在手里,又滑又嫩,绝不亚于优良的滑肤粉。

    奥兰大公眼皮都不抬一下,微微扭动一下肩膀,似乎在抱怨椅背太硬。“两位贵客,难道是为了上门砸灯才来见我的?那我不得不说分十分抱歉了,这个地方并不是我奥兰家的产业,如果你们不介意这点的话,那随你们高兴,动手砸吧。”

    “你!”瓦伦看不下奥兰大公轻蔑人的样子,当即从墙壁上取了一柄装饰剑下来,指着奥兰大公叫喊起来:“给我站起来,和我打上一场,让我也见识见识传说中奥兰家的魔武剑气是个什么货色!”

    比其尔看到事情进展到这一幕,已经安分地闭着嘴巴退到一边儿去。他最了解瓦伦,如果现在他出面劝说瓦伦停手,这个粗鲁而直率的佣兵会连他都骂个狗血淋头。即便要指责他轻率鲁莽,不顾大局,也得在这份气性消下去之后。

    奥兰大公却根本没有起身的意思,他斜睨了瓦伦一眼,冷笑一声说:“什么名义?你以什么名义和我打?”

    “去的你狗屁名义。我手里有剑,你敢不敢接?”瓦伦才懒得讲什么“名义”,这种贵族们喜爱的冠冕堂皇的东西,在他眼里就是个不入眼的矫情做作,根本懒得去讲究。

    奥兰大公却很自持身份,慢慢说道:“如果是以武者的名义,你在大陆罕见的破九实力,或许还能让我勉强觉得值得一战。如果是以隐者会议的名义,你们擅自干涉我国内政,更是导致我新岐山国国土沦丧,考虑到这一点,如果作为仇敌,我也还能和你们一战。如果是以身份来讲究……”奥兰大公上下打量一下瓦伦,轻蔑一笑:“一个野巷里混出来的佣兵,也配和我叫阵?笑话!”

    这前两句,已经让瓦伦很不爽了,而最后一句,直接捅破了马蜂窝。

    “费穆?奥兰你个混蛋!不就是个什么狗屁神裔吗,老子照样捅你十个八个窟窿!”怒吼着的佣兵瓦伦,已经抄着那柄装饰剑就冲了上去,冲到半道,被比其尔瞬间召唤出来的高级灵兽给挡了下来。

    “比其尔!”瓦伦回头怒吼。“让你的灵兽滚开!否则老子剁碎了你的灵兽!”

    比其尔这个向来慵懒的人,这种时候也很认真地为难起来。

    “瓦伦,我们最大的威胁是风灵,不是奥兰大公。我们此行的目的也是……”

    “少他妈跟我谈这些废话!你的灵兽撤不撤?数到三还不撤。老子就动手!一,二……”

    指间急忙一勾,比其尔收回了自己的灵兽。他知道,这头野牛脾气起来,那是神佛老爷都挡拦不住。

    瓦伦那柄装饰剑,在他自己魔武剑气的加持下,裹挟着石破天惊的威势,直指奥兰大公胸前。

    奥兰大公没再坐着,他站起身,却没有避让剑锋。只拉起一个防壁挡在身前。瓦伦一声大喝,剑撩起一阵杀意,刺在奥兰大公防壁上时,发出一种焦灼的魔法气息。奥兰大公的防壁一点点儿被渗透,但奥兰大公却完全没有躲闪或者加强防壁的意思。

    他安静地站着。看着瓦伦的剑一点点儿切进来,终于碰到自己的衣衫,在衣服上留下一道划痕。随即,他眸光骤然阴冷,全没了之前玩忽轻蔑的态度。

    “来人!”他大声呼叫侍者。同时一个魔法剑墙拉起在身前,这种攻防一体的魔法剑墙是九级魔法,瓦伦暗恨着咬牙。却也只好先退了几步。

    也就在这时,刚刚那名随侍应声出现在屋中——尽管现在看起来局面不好,如果他一不小心被卷入这种超高级别的争斗中,只怕非死即伤,但他却不敢不来。

    怀揣几分不安,侍者目光匆匆扫过议事厅。他第一眼。扫到了化成粉末的吊灯,第二眼,看到了瓦伦气急败坏提剑站在桌前的身影。第三眼,则看到奥兰大公怒而不发、站在长椅左侧。

    细心的侍者还发现,奥兰大公衣袍左边约摸腹部的位置上。有被剑划破的痕迹。

    “大公……”他感觉到了议事厅内紧张的气氛,赶忙躬身等待吩咐。他甚至觉得能触摸到奥兰大公森冷的目光,让他冷得就差哆嗦了——在奥兰大公身边侍奉这么多年,他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哆嗦畏惧这种奥兰大公讨厌的神态,他已经很久没有表现出来了。

    “立即让家族卫队的各级传令官去传令,就说现在城内所有的奥兰族人都要退出到夙照三城之外。”

    “是。”随侍赶忙应答,虽然他对这种做法心有疑惑,但这种时候,他不敢对奥兰大公稍有违逆。

    “你!”一心要打架的瓦伦这下急了,“你要干什么?逆魔者军团的监视职责你要放弃了吗?”

    隐者会议有他固有的势力,从商行到佣兵团,再到政界资源,他们一应俱全。再加上一直以来,隐者会议十三人都把各自的才华和势力贡献出来,这种高端的实力加成,更给了隐者会议强大的后台背景。但这一次,面对逆魔者军团时,他们的力量开始捉襟见肘。

    隐者会议的武力,以佣兵团的形式存在。它会比诸国的常态军队强一些,能和各国精英骑士团不相上下,但要对付逆魔者军团这种怪物级的存在,它的级别显然不够。

    隐者会议也是迫于无奈,在岐山国内部的政治纠葛上做出一定让步,才换取了奥兰家的帮助。以神裔盯梢逆魔者军团,是他们能做出的最稳妥的选择。

    现在奥兰大公要撂挑子,瓦伦当然不干了。

    “你和我们有过不成文的约定,现在怎么能反悔!”

    “有吗?我和你们约定什么了?”奥兰大公反唇相讥。

    “我们建议霍兰德王通过了你的直属领地法令,把你的领地赋税降了七成,扩大了你招编骑士团的规模,更特许了你垄断新岐山国的所有防务工程。你得到了好处,现在却想赖账?”瓦伦吼叫着,指着奥兰大公的手指头几乎能狠狠戳在他鼻子上了。

    “你漏掉了一条。”奥兰大公冷冷说道:“你漏掉了一条没提,要我自己提吗?”

    瓦伦愣了愣,一时没说出话来。

    “隐者会议从此不干涉我奥兰家族在新岐山国内政中的决策,更不会与我奥兰家为敌为仇。我是因为那个新任白夜王怀疑我参与了刺杀西宁二世的事儿,不想和你们在这方面起纠纷,才要了这个条件,可现在呢?新任白夜王倒是没怎么样。你这个出身低贱的佣兵反到拿剑想杀我。”

    “你……”

    “我?一边把我当敌人,一边还想借我的力?难道我堂堂奥兰大公被你们当成白痴了吗?”

    “你……”瓦伦急了起来。他一时怒起,只想着要打架,要教训一下这个臭脸的神裔。还哪儿顾得上这些条条框框的东西?处理人与人的勾心斗角从来都不是他的特长。

    比其尔这时候就更郁闷了,他觉得自己就是瓦伦的擦屁股纸是一张。

    “奥兰大公,你一定要撤走这里的奥兰守卫吗?逆魔者军团如果失控,你我都会成为千古罪人。”

    奥兰大公霍得站起身来,说道:“罪人?你们处处牵制我,让我无法捍卫新岐山国的领土时,我就已经是这个国家的罪人了!东泽国立国以来,在我奥兰家族的扶持下,从来只有领土扩张,而没有领土沦丧。可我。费穆?奥兰,成为第一个让自己国家领土落入他人之手的神裔族长!这片大陆上千年以来,但凡有君王继位,都会发一份加冕邀约函给我神裔家族的族长,就连本国国君继位时也无一例外。而我费穆?奥兰。成为第一个在新王当政时候没有得到他在加冕礼上敬奉的神裔族长!这都是拜你们隐者会议所赐!”

    “你们隐者会议算什么?乌合之众聚在一起就对他人指手画脚?呵,你们该庆幸东泽王最后狂傲的野心逼我叛离,若他能不那么狂傲得过分,如果他没有妄想削弱我神裔一族的领地权利,我会和那个同样厌恶你们存在的东泽王一起,把这个令人恶心的、以幕后统治者自居的东西杀得一个不剩。”

    奥兰大公*裸的杀伐之语让瓦伦彻底暴怒,却让比其尔无比安静。

    要抡膀子上去和奥兰大公开战的瓦伦。好容易才被比其尔拖走。

    临走的时候,比其尔回头深深看了奥兰大公一眼,说:“我们以大陆的安危、百姓的安宁为己任,而你,以神裔的尊贵和权势自居。我们不会让步,你也不会妥协。如果东泽国没有这么多事儿。没有牵扯到第四预言,或许我们还能相安无事。但很不幸,现在我们各自的目的让我们彼此利益相左,无法调剂。奥兰大公,我们成不了朋友。但……于我们的立场,也不会选择成为你的敌人。希望你能明白这点,看清我们真正的敌人是谁。”

    奥兰大公一言不发,但看他冷漠的态度,比其尔知道,他的话多半是白说了。

    比其尔和瓦伦离开后,一个年轻人推门入。

    他白皙的面庞略显清秀,有点儿坠了武者的气势,但他匀称矫健的身材以及走路时稳健的步伐,都体现出了一个身为武者的素养。这个一身白色锦袍的年轻人走到奥兰大公身边,略欠身行礼,唤了声“父亲”

    奥兰大公已经坐回长椅上。他没有看自己的儿子,直接问道:“你都听到了?”

    “是。”

    “有什么想问的?”

    “……”沉默一会儿,他才鼓起勇气。“我们真的要离开夙照城,放弃监视逆魔者军团吗?逆魔者军团是个不稳定的存在,从国家的利益讲,如果他有违逆之心,应该尽早除掉,如果他能收为己用,那将是我们夺回领土的利器。”

    “从国家的利益讲?言外之意,还有其他说法?”

    “是,如果从我们家族的利益讲,逆魔者有反叛之心时,我们可以成为平叛的功臣,并以强大的武力震慑各方。如果逆魔者有归顺之心,我们近水楼台,可以披着国家的名义,把他们收为己用。”

    奥兰大公微微仰头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没错,想的没错,可错在世事万变,总有一个时机在。我们已经失去这个机会了。”

    “父亲?”年轻的奥兰人不明白。

    “有人抢在了我们之前。我试着想把这个机会夺回来,但现在看来,也是失败了,不过……这样也好,对我们也不是一无益处。” 说到这里,奥兰大公顿了顿,忽然问道。“你对你的妹妹了解多少?”

    “波妮卡?”年轻的奥兰人本来还在认真思索父亲的意思,说到这个妹妹时,却不禁莞尔,“我听说她主动赞同婚约的事情后可吓得不轻,也不知道那个霍兰德会被她给祸害成什么样子。好歹是我们的君主,如果被她弄得太难堪也不太好。”

    奥兰大公也是难得地轻松一笑,继而冷肃起来:“我们家族历来强势,不必担心别人觊觎,也不担心他人的挑衅算计,因为没人敢觊觎、算计我们神裔家族。政治博弈,在双方强弱并不悬殊的情况下才会存在。如果一方过强,那就只有政治碾压,而不会有你来我往、阴谋算计的博弈。我自信自己的家族可以蔑视掉那些世俗的勾心斗角,所以也放任了波妮卡的天性。可现在……作为这个国家未来的王妃,也许她身处的环境不会再那么宽松如意了。”

    年轻的奥兰人明白了父亲所指,也陷入沉凝,带着一丝隐忧。

    “可,她的境况也不会太糟糕。”奥兰大公手指扣着桌面,带着几分感慨和释然,“她交了个可靠的朋友。”

    “可靠?”

    “可靠到与我博弈,却不落败。”奥兰大公随手从桌上的一叠文件中取出一份,递给自己的儿子。那是迟迟而至的奥兰仓库损失清单。

    “父亲,这是我们设在夙照三城的四个主仓储之一吗?怎么会损失这么多东西?”

    奥兰大公又递过一份急报。

    他的儿子更加吃惊:“野战堡垒?出现在逆魔者聚居区了?难道是那些该死的逆魔者偷窃了我们的仓库?”

    “这件事说起来凑巧。是我太低估他们了。”奥兰大公之前的怒火仿佛一下烟消云散,反而笑了起来,“逆魔者军团,加上这清单上的魔具,对我奥兰家的卫士来说也是个极难啃的骨头。如果硬来,不知有多少奥兰家的子弟死在这场纷争里。作为族长,我不会这么做。”

    “可……放任逆魔者军团,我们难逃其咎。”

    “会吗?刚刚那隐者会议的两人,你觉得他们是来做什么的?他们就是冲着逆魔者军团和风灵来的。既然他们信心满满,不惜拔剑威逼我退出城外来揽这个活,我还争什么,让给他们就是。”

    “啊?”奥兰的年轻人先疑惑了一下,随即才意识到,他的父亲奥兰大公是想把一切责任都推到隐者会议身上。

    既然他们拔剑对奥兰大公动手是真,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对付逆魔者军团和风灵也是真,那稍微做些改动,说隐者会议大包大揽,排挤奥兰族人,迫他们颁出夙照城,结果却没能处理好逆魔者军团云云,也就有些很扎实的实据了。

    至于隐者会议方面的辩解,就任随他们说,奥兰家只需坚持自己的说法。各说各理,纠缠不清时,人们只会记得谁成功了,谁失败了。

    “父亲,隐者会议曾今在西线毫不费力就尽灭了一个九百人的逆魔者军团。如果这回他们也成功了,那我们……”

    “你以为他们会成功吗?”奥兰大公冷笑着,“前几个月,你一直在南方各贵族领地做巡视,所以没见过风灵。如果你对她了解再多一些,你就不会说这种话了。好了,赶快去传令,带我们的家族子弟到城外村落驻扎。最多不过两三天,我们就有份唾手可得的大功劳。”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飞剑问道开天录修罗丹神

小说残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初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翼并收藏残风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