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这孩子我们先不要

作者:四月樱桃    书名:豪门宠婚,首席的金玉良缘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la】,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夏晓灵飞快拿起话筒:“喂?”

    “灵灵姐,我是孙颖。”孙颖焦急的声音传来,“我在凌天国际一楼等你啊!灵灵姐,你怎么还没下来?”

    那么快就到了一点半了么?

    夏晓灵赶紧回过神来,转向司徒逸:“是孙颖。”

    “孙颖……”司徒逸沉吟着,他忽然示意夏晓灵把话筒交给他。

    他神情凝重,而面无表情。

    看着这封邮件,身居高位的他立即明白,这封邮件决定了什么。

    “司徒先生……”夏晓灵一愕。依照司徒逸的脾气,并不会和孙颖这种人打交道。

    更何况,那天在董事长会议室里,司徒逸已经明确表示,以后有关孙颖的事,全部交给她接手。

    接过话筒,司徒逸语气轻轻:“孙颖,合同不用拿过来了。把它还给顾子晨。”

    “司徒先生——”孙颖大吃一惊,慌得哭了,“我是晚了一点才拿过来,可是我也没办法。我是为了稳妥起见。司徒先生,我求你了……”

    “把它还给顾子晨,我不会再追究你所有的事。”司徒逸语气轻轻。

    “……”孙颖瞬间失声,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司徒先生,你说真的吗?”

    “真的。”司徒逸平静而冷淡,“只要你不再找我和我妻子谈什么失贞,就不会再有官司找上你。当然,如果你忍不住要我们谈,那还得上法庭解决。”

    孙颖立即慌了,忙不迭辩解:“我不提那件事了,我就当被蚂蚁叮了一口。司徒先生,那我回去了啊!”

    说完,孙颖赶紧关了电话。

    CEO办公室里一看寂静。

    苏醒和夏晓灵都垂了头。两人都知道,司徒逸选择的是什么。

    为了凌天国际的声誉,司徒逸也只能如此选择。

    “对不起。”苏醒声音低沉,平时的笑容,此时全不知跑哪去了,“司徒先生,我最近和夕画闹得厉害,我都不想活了,只想麻痹自己。所以才会故意找机会走近钟晴,想借钟晴忘记夕画。我不知道,我的疏忽,会给司徒先生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夏晓灵垂着脑袋,没有做声。

    苏醒有理由,她没有。她完全就是一片善心,不想钟晴被顾子晨残害。可惜,她的善心被人利用了。

    司徒逸摇摇手,示意他要绝对的安静。

    夏晓灵默默看着只摇动的手。似乎看到司徒逸正慢慢离她远去。

    是她惹出来的事,司徒逸有理由生气。

    她什么也没说,默默地走出CEO办公室,站在苏醒外面的大办公室,静静地看着司徒逸略带疏离的脸。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他那张温和的脸,也会散发这么疏离的表情。

    顾子晨终的如愿了么……即使得不到她的爱,他也成功地毁掉她现在的温暖。

    “夏小姐,对不起。”苏醒还在喃喃着。

    自从大学毕业,这五年他都在司徒逸身边打下手。五年来兢兢业业,五年来废寝忘食,五年来将公司当成自己的家,五年来没有一个完整的假期。他的表现可圈可点,赢得司徒逸的绝对信任,也赢来300万的房子。

    结果为了逃避情伤,他让自己放浪形骸,让自己试着去接触另外的女人,结果却无巧不巧地栽进顾子晨设的美人计里。

    “不是你的错。”夏晓灵低低地。

    她总算明白,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多么重要。可惜,她今年就是一直走霉运,无论怎么做,都是错。

    惹上顾子晨,就是她的错。

    可是她已经合作地闪人,远离那对夫妻,为什么这霉运还是不停地尾随着她?

    司徒逸一人在办公室里沉思良久。

    一支雪茄,在他指尖里燃尽,直到烫到指头,他才惊觉,随手扔掉。

    终于,他缓缓起身,拿起笔记本向外面走去。

    夏晓灵默默目送他离开。

    她明白,发生这种事,司徒逸第一个要坦承的,就是司徒老爷子。

    来到董事长办公室,司徒逸把笔记本放到老爷子面前:“爷爷,那份邮件,你看到了没有?”

    司徒拓洪凝着孙子,轻轻摇头:“司徒,我正在思考这件事。”

    “那不是我发的。”司徒逸淡淡一笑,淡淡的无力,亦淡淡的失意,“顾氏的商业间谍,派过来一个又一个。”

    司徒逸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言简意赅地交待了遍。然后低低地:“是我小看了顾子晨。”

    “还是太年轻了啊!”司徒拓洪轻轻长叹,“司徒,你的电脑,随时要锁密码,不应该这样。还有灵灵这丫头,真是太善良了。这世道,什么人没有,哪有那么容易轻信于人……”

    “爷爷,灵灵的可贵之处,就是她的真和善。”司徒逸低低维护,“如果她失去真和善,爷爷也不会想着要送她一个五星级酒楼。而我……也未必会爱惜她。”

    司徒拓洪长叹一声,微微摇头:“什么事,有利果然必有弊。”

    “爷爷明白就好。”司徒逸轻轻叹息,“顾子晨这个人,做了这么多,无非是想拆散我和灵灵,让我遗弃灵灵,让灵灵走投无路。如果我真和灵灵分道扬镳,那就真的中了他的计。我才真地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司徒拓洪微微动容,精神矍铄的老人缓缓起身:“我明白,你就照你的做吧!不过,你和灵灵之间,还是得学会合作啊!不管怎么样,这场失误,就当是给你们夫妻上了残忍的一课。灵灵那儿,你自己看着办。我就不去找她了。毕竟,这种事,谁也不想。”

    “谢谢爷爷的理解。”司徒逸颔首,“这件事我还要处理。就先走一步。”

    “去吧!”司徒拓洪颔首,“我们的酒楼业,也应该开始了。孩子,这份失误,不是一件事情的结束,而是你未来的开始。灵灵她……也一样。好好想想,把这件事情对凌天的伤害,减少到最低。”

    不再多言,司徒逸转身大步离去。

    是的,这份失误,不是一件事情的失误,而是一件事情的开始。

    凌天和顾氏的对决,将会正式开始。

    但愿顾子晨在明年今日,还能笑得出来。

    回到CEO办公室,司徒逸再次陷入沉思。

    赢得爷爷的支持,最少他无后顾之忧。他只能庆幸,这件事情发生在中国,不被任何一个伯叔和任何一个堂兄弟知道。

    可爷爷说得对,他要把这件事对凌天的伤害,尽力减少。

    夏晓灵站在苏醒的办公室里,默默看着陷入沉思的司徒逸,默默湿了眸子。

    如此平静的他,显然是把所有的事都扛到他自己身上,也把它们全压在心底。她何德何能,遇上如此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

    “夏小姐,你哭了。”旁边的苏醒也没心思做事,无时无刻关心着司徒逸的动静。

    “没。”夏晓灵说。

    她没有资格哭。

    司徒逸终是拨通了顾子晨的电话:“明天上午,过来签合同。”

    “哦?”顾子晨的声音,却是慢条斯理。

    “凌天国际会补偿给顾氏相关拖延费用。”司徒逸语气轻轻,“如果顾总不喜欢这样,那明天也可以不来。但我司徒逸已经通告全市。如果再有什么问题,以后将不再是凌天国际的问题。”

    “呵呵,司徒你生气了么?”顾子晨轻轻笑了,“司徒先生,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知道生气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无所谓生不生气,只是遇上非人类,多少心里郁闷。”司徒逸淡淡一笑,“明上午十点,凌天国际董事长办公室见!”

    “等等!”顾子晨却还有话说,“司徒,想不到你堂堂凌天国际的CEO,也会栽在女人身上。夏晓灵可没给你带来任何好处。”

    “我老婆,与你无关。”司徒逸平静地挂了电话。

    终于做了决定,也通知了顾子晨,司徒逸总算吁了口气。深邃地眸子,缓缓扫过外面的办公室,看着心事重重的苏醒和夏晓灵,他低低一叹。

    是因为一切都太顺利了,五年来,凌天国际所向披靡,才会造就大家的松懈。苏醒松懈,他也松懈了。

    他的笔记本,原本应该随时关闭……

    有来电。他修长的指尖拿起话筒:“明净?”

    “明真也过来了。”明净爽快的声音传来,“司徒,他什么时候来你那里报到?”

    “随时。”司徒逸缓缓勾起唇角,“替我好好谢谢明真。我晚上过来,亲自替他洗尘。”

    “好的。”明净挂断电话。

    明真来了,真是太好了。司徒逸唇边淡淡的漾开个浅笑。

    明真,是五星级酒楼的知名经理人,在国际享有盛名。酒楼业,没有不知道明真这个名字。就如设计行业,无人不知明净的名字一样。

    他的指尖,慢慢压上免提:“过来帮我整理文件。”

    夏晓灵默默地走了进去。默默地做着本分工作,却说不出一句话。

    暮色慢慢降临。

    看着依然拧眉深思的司徒逸,夏晓灵默默拿了手袋,向外面走去。

    她没听到司徒逸有喊她停步。

    心里一涩,鼻子一酸,她的眸子湿了。我不杀伯仁,可伯仁因我而死。她终究坏了他的事。而且无可挽回。

    夏晓灵下了一楼,走向地铁,却在快进地铁站时,蓦然回首。

    果然,她看见司徒逸也下来了,他坐上布加迪威龙,风驰电掣地离去。

    他去哪……

    一直看不到布加迪威龙的影子,夏晓灵才艰涩地转身,准备进入地铁。

    可她一怔。

    夏美薇何时又来了?

    “哈哈——”夏美薇神采飞扬,“就说我们总是笑到最后的那一个。夏晓灵,司徒逸终是山穷水尽,穷途末路,不得不和我老公示弱。哼,还想毁约。这下看你怎么毁约。”

    夏晓灵静静地看着夏美薇。

    显然,这个有脑袋没智商的女人,仅仅知道那个邮件的内容,而发那个邮件的来龙去脉,却全不知晓。否则,当她知道钟晴怀着顾子晨的孩子的话,这会只会是狰狞的面目,哪还能笑得出来。

    “买卖自由。”夏晓灵轻轻笑了,“不过是一件买卖,有什么大不了的。凌天国际一年要卖几个大楼盘,不知多少宗买卖。实在没什么好计较的。”

    “对,司徒逸手下有数不清的买卖,但只有这件买卖,他用邮件通告全市。”夏美薇得意洋洋,“就凭这一点,就说明我家子晨不一般。”

    是不一般,利用两个弱女子来得到他所要的……夏晓灵淡淡一笑:“顾少奶奶,你为什么不问问顾总,司徒先生为什么要发这个邮件给他?我相信,当你知道这里面的真相时,哭都来不及。”

    说完,夏晓灵闪开夏美薇,跨上地铁里的电梯下行。

    目送夏晓灵离开,夏美薇的笑容慢慢凝固——这里面难道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可那明明就是一件简单的事不是吗?

    凌天国际必须把长城大厦卖给她老公。

    甩甩头,夏美薇开开心心地向顾氏走去,一边嘟囔着:“什么意思嘛!明明就见不得我和子晨又和好了。还想挑拨离间,没门!”

    夏美薇忽然停住了:“你怎么在这里?”

    钟晴,她老公的前秘书,夏美薇当然认识。

    “我……”钟晴万万没想到会遇上夏美薇,顿时慌了,只是默默地低下头,不让夏美薇看到自己慌乱的模样。

    “唉呀!你怎么还这副样子?”夏美薇压根没想到别事,早旋风般往前走过去,“钟晴,你再这样害羞,可找不到男朋友哦!”

    听到夏美薇的声音远去,钟晴才默默抬起头来。

    她纯净的眸子里,全是慌乱。而向来平和的脸,也有了焦虑。

    但最终,她默默转身,慢慢向对面走去。

    躲在阳光大酒楼旁边好一会,目送夏美薇坐进轿车,而且上了市政大道,钟晴才加快脚步,向阳光大酒楼里面走去。

    她进了电梯,径直来到顾子晨的办公室。

    他还在。

    钟晴终于吁了口气。

    “你怎么来了?”顾子晨看着她,不由自主拧眉,“你已经离职了,而且是我辞掉你的。你再来……”

    钟晴轻轻打断他的话:“顾总,我想你赔我去孕检,好吗?”

    顾子晨无力地看着她,摇头:“钟晴,你自己想想,以我的身份,能陪你去医院么?”

    “可是,你当初说了,会和夏美薇离婚的。”钟晴吃惊地抬起头,“顾总,你忘记了吗?”

    “我没有忘记。”顾子晨无奈地看着她,“钟晴,我最近真的一个头两个大,真的没办法和夏美薇摊牌。要不然,这孩子我们先不要,好不好?”

    “顾总……”钟晴哭了。

    “别哭——”顾子晨严厉起来。

    虽然这是下班时间,可万一哪个员工杀个回马枪,那就全完了。

    这个时候,顾子晨才意识到,夏晓灵的存在,不会毁掉他和夏氏的联盟,但钟晴这样不分场合时间地纠缠,才会毁掉他和夏氏的联盟。

    “顾总,你什么时候和夏美薇离婚呀?”钟晴执着地追问,“这个孩子,再晚了,到时候生出来就没办法上户口。”

    “钟晴,我们暂时不要这个孩子行不?”顾子晨有些无力,他已经说明了,为什么钟晴就好象听不懂似的。

    “不……”钟晴后退一步,受了惊吓,她摇着手,慢慢后退,“我懂了,你现在不方便和夏美薇离婚,我不催你了。我安静地待在公寓里养胎。我等你来。”

    说完,钟晴转过身,飞也似地向电梯跑去。

    电梯的大门,缓缓合上。

    顾子晨久久凝着钟晴消失的方向,重重叹息。

    本来已经要下班,他又折回办公室,还把门关得死紧,拿起话筒:“陆医生吗?”

    “是我,顾总有事?”

    顾子晨平静地吩咐:“你那儿有什么好点的打胎药?最好容易溶在水里的那种。”

    “啊?”陆医生似乎有些吃惊,但仍然回复他,“有的。顾总,是你过来拿?还是我亲自送过来?”

    沉吟数秒,顾子晨淡淡一笑:“你来太惹人注目,我现在过来。”

    ——————————————————————————————

    夏晓灵今天回家最早。

    而且,她还去了趟老妈那儿,让老妈数落了一顿,这才打了出租车回家。

    “少奶奶回来了?”田婶笑盈盈地迎上来,“司徒先生还没回来呢!”

    “他最近比较忙。”夏晓灵保持平静,绝不让田婶看出自己的不对劲。

    “那少奶奶早点休息吧!”田婶赶紧说,“休息好,才能养好身休,才好怀宝宝呢!”

    “嗯。”夏晓灵乖巧的应着,向楼上走去。

    手儿,却悄悄抚上腹间。

    这里面,应该还没有两人的宝宝。

    怎么乔小娜一次就中奖,而她却努力了那么久,依然没有动静呢?

    来到二楼,她不由自主去了空中花园,看了看那些长得茂盛的君子兰。

    瞧,君子兰似乎都要孕育后代了,而她的肚子却依然悄无声息。

    洗漱好,夏晓灵心事重重地爬*。

    看了看时间,才十点。

    司徒逸还没有回来。他是去找白越谈心释怀,还是去应酬了呢?

    想了想,夏晓灵悄然起身,拿起纸笔,写下:“司徒,要不,我去看看医生,看是不是我不孕……”

    然后,她默默回*,使劲数绵羊,强制自己尽快入眠。

    而她的努力还真的生了效,司徒逸回来的时候,夏晓灵正发出均匀的呼吸声,那张巴掌大的小脸,淡淡的寥落。

    看到那张字条,司徒逸没有动,沉思数秒,轻轻躺到她身侧,轻轻地把她勾进怀中。

    他是受害者,她也是受害者。只是,她确实太善良了。身为他的妻子,真的不能这么善良……

    第二天,夏晓灵起来的时候,首先看向那张字条。

    它静静地躺在那儿,似乎没人看到。

    夏晓灵默默起身,洗漱好,向楼下走去。

    经过健身房的时候,她眼角的余光有看到司徒逸正在跑步机上。但她飞快地移开眸子。

    她忽然庆幸——他好象是生气了,但至少没觉得她是旧情难忘,故意给钟晴放水……

    能现在这么冷静,就算不理她,她也觉得值了。

    静静地吃早餐,再静静地上了他的布加迪威龙,夏晓灵半个字也不说。而司徒逸也不爱说话。

    他深邃的眸子,落上她心事重重的脸。

    “上午顾子晨会过来签合约,你也到会。”司徒逸说。

    “嗯。”她轻轻应着,蓦地抬起头来,“司徒,我真地不知道钟晴她……”

    “我们不提钟晴了。”司徒逸淡淡一笑,“孙颖也不用再提。”

    为什么?

    夏晓灵想问,结果却默默地闭嘴。

    有些事,越提越让人不开心吧!

    十点到了。

    “谢谢司徒先生守约!”顾子晨竟洋洋伸出手来。

    “欢迎顾总过凌天签约!”司徒逸面色淡淡,轻轻和顾子晨一握手,“顾总的定购合同带来了?”

    “诺,在这!”顾子晨把手中的合同,甩到会议桌上。

    “很好!”司徒逸面无表情,从苏醒手里拿过五份合同,“这是真正的购房合同。请顾总把所有的尾款都交清,我们就可以正式签订购房合同。顾总,请!”

    顾子晨扬眉:“这份购房合同……不会再有陷阱了吧?”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小说豪门宠婚,首席的金玉良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四月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月樱桃并收藏豪门宠婚,首席的金玉良缘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