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爱慕

作者:四月樱桃    书名:豪门宠婚,首席的金玉良缘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la】,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司徒逸脸抽了抽。

    “是我。”他严肃极了。

    夏晓灵瞅着他半天,忽然别开眸子,再也不看他一眼:“你不会为了哄我,故意把别人干的坏事,算自己身上吧……”

    “我和顾子晨无亲无故。”司徒逸扬眉。

    夏晓灵撇嘴:“反正我不相信。”

    心里忐忑了下,司徒逸弯腰15度,伸出手,指尖几乎碰到她心口的位置:“田婶做了饭。我们先吃饭。”

    辛苦了一个晚上,她倒了。他没倒,但确实饿得不得了。这种运动,比高尔夫球等休闲可耗费精力多了。

    她是饿了,可是……夏晓灵抿唇儿:“我不吃。”

    她这个样子,哪能见人。如果就这样下楼,田婶不笑才怪。以后还怎么见人啦!

    夏晓灵拿起手机,准备给乔小娜电话——她非得躲进乔小娜的公寓,养上两天身子不可。

    “不吃没力气怀孕。”不容分说,司徒逸再度弯腰30度,一把把她抱起来,向外面走去。

    “司徒逸,放我下来。”夏晓灵失声尖叫,不敢喊太大的声音,让田婶笑话,也不能太小声,所以那声音高高低低,听起来更让人好奇。

    好在田婶受过正规培训,不会大惊小怪地跑上来看情况,要不然她丢脸丢到家了。

    可他似乎没听到她尴尬的尖叫,仍然踩着均匀有节奏的步伐,大步向长廊走去。

    “司徒逸……”夏晓灵叫着,可她的声音忽然就没有了。吃惊地看着面前,不由自主偷偷地看了眼司徒逸。一颗孤独不平的心儿,忽然就暖上几分。果然,在他身边,她可以完全放平心态。

    “先换个裙子。换个深色的。”司徒逸笑吟吟地瞅着她身子,似乎隐约得意,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在他的目光下,夏晓灵一张脸胀得通红。她这模样,穿哪条裙子都不行好不好……

    “你先出去。”她垂着脑袋,用手拼命推着他。

    他站在这里,她怎么换嘛!

    司徒逸温和的目光落上她纠结的小脸,淡淡一笑:“哪里都看光了,再回避也晚了……”

    他的声音慢慢没了,绕有兴味地瞅着她越来越红的小脸:“其实我本来就要出去的。”

    “嘎!”夏晓灵咬咬唇。哼,他这是什么意思,故意调侃她么?

    她还不不及再发表任何意见,司徒逸已经大步向外面走去,还绅士地帮她带紧门。用行动表示,他其实对她一点非分之想也没有。

    看着紧闭的门,夏晓灵的唇却慢慢娈了起来。如果那晚是他,其实还不错……

    不过,他怎么可能没有办法帮她解药。多少有点私心吧!哼,男人!

    他这点私心,害她近半个月来度日如年。她要是就这么乖乖地接受现实,那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就算心里相信是他,接受他。可她要是这么轻易就范,那可不行……

    拿好主意,夏晓灵这才开始打量更衣室。里面十几件艳丽的晚礼服,那都不是能穿的。她还有件粉红色裙子,可那是无袖及膝,根本藏不住任何痕迹。

    夏晓灵不由自主拿出司徒逸的衬衫,比了比身子——都到她膝盖长了。那就不用再比他的裤子了……

    怎么办?

    她的衣服都还在城中村。弟弟在上班,自然不能翘班帮她送。而且她总不能因为这个,把老妈喊来吧!

    想来想去,夏晓灵最后认命地拿起手机,拨唯一一个有希望的号码。

    “灵灵?”乔小娜的声音传来。

    “小娜,你在哪?”夏晓灵放低声音,唯恐外面的司徒逸听到。

    “我在家呀!”乔小娜愉快地笑了,“灵灵声音这么小,难道被软禁了?说吧,有什么事,闺蜜帮忙。”

    夏晓灵尴尬地撇撇嘴,但不得不认命:“小娜,帮我送套衣服过来,我出不了门了……”

    乔小娜清脆的笑声传来,笑个不停。

    “小娜——”夏晓灵脸红到脖子。咳,这事估计乔小娜会一直打趣下去。一直到老。

    “哈哈——”乔小娜还在笑。

    夏晓灵揉着脸:“要长衣长袖……别笑啦!”

    “好啦!这种事,求老公帮忙。哼哼,偶这个没老公的,看到草/莓印会妒忌的……”乔小娜挂了电话。

    “小娜——”夏晓灵的声音卡在嘟嘟声中。唉,闺蜜倒戈,她要怎么办?

    她总不能一直就这么站着吧?

    站在屋子中半晌,夏晓灵不得不推开门,瞪着司徒逸,却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没换?”司徒逸正倚着墙壁,双手环胸,慵懒迷人。看到门开了,倒信步向她走来。

    “没得换。”夏晓灵垂着脑袋,不肯看他那双放电的眸。

    司徒逸拧眉,倒走了进去,拉开一个落上柜:“这五套没有一套合适的?”

    五套?

    夏晓灵愕然转身,看着那个衣柜。她的眸子睁大了——那是什么时候买的?司徒逸买的?还是他前女友留下的。但不管是怎么来的,她先换了再说。现在这清凉的睡衣,压根让她有种什么也没穿的感觉。

    二话不说,夏晓灵伸出胳膊,忍着一身的酸痛,推了出去。

    司徒逸凝着她,不动声色的别过脸,再度向外面走去。那神情,压根像是对夏晓灵说——她多虑了。

    把五套衬衫裤子都拿着来,夏晓灵几乎要感动得哭——太好了,全是长袖的衣裤。她总算有衣服穿了,还能把他留下来的痕迹都遮住。

    虽然一身酸,可夏晓灵换得飞快,把衣服穿好。这才拿着睡衣出了更衣室。

    司徒逸居然没在外面?

    夏晓灵不知不觉长吁一口气。她蹑手蹑脚地走进浴室,把睡衣随便洗了洗,去阳台上晾好了。这才回了主卧室,找到背包。从里面拿出一张卡来,紧紧握在手心,这才出了主卧室。

    身子痛,她几乎是蹒跚着来到书房。

    “好了?”司徒逸听到后面的脚步声,缓缓转过身来。看到夏晓灵时,眼睛一亮。

    浅绿色的衬衫,黑色长裤。样子简单保守,可剪裁极好,布料绵软,穿着别有一种风情,是穿裙子体现不出来的。

    夏晓灵把手伸到他跟前:“这个还你。”

    看着手心的金卡,司徒逸平静地凝着她:“这是?”

    “你爷爷给我妈妈的。”夏晓灵别开眸子,不肯看他,“说要办结婚酒。可我想明白了,婚都结了那么久了,婚礼就不用补办了。司徒先生,你帮忙还给爷爷。”

    司徒逸平静的眸渐渐严肃起来,长眸一扫,他把一直放在桌上的两份离婚协议拾起。缓缓一用力,一撕为二,然后精准的投入垃圾桶,这才看着她:“婚礼当然要办。”

    “不办。”夏晓灵瞪着他,“一个趁火打劫的男人……”

    “我那是名正言顺。”司徒逸似笑非笑地凝着她,“灵灵,这事,就算是我的错。”

    怪他一时的善念,还是一时贪念?夏晓灵压根没想这么多,她就记得一样,这事她如果无视,司徒逸以后会在两人的关系上,养成独断专横的习惯。

    所以,她绝不能轻易谅解他。

    “反正,我才不会和你补什么婚礼。”夏晓灵说,艰难地转身。唉,她才24岁,为嘛有种一把老骨头的感觉。都怪他昨晚太努力了,差不多快把她拆了呜呜。

    二指挟着金卡,司徒逸的眸光如流光般掠过,却落上她蹒跚的身子。当机立断,婚礼的事延后再谈也不晚,可他再不跟她并行的话,她等会可能会滚到楼下去。

    眼角的余光瞄着他不离其右,夏晓灵不知不觉又感动了。可一想起这些天的心累,就是不给他好脸色看。

    “唉哟——”下一个楼梯,夏晓灵就忍不住发出哎哟的惊呼。好吧,走平路虽然痛,还有限度。下楼简直是痛不欲生啊!

    司徒逸含笑不语,只弯腰,把她一只胳膊搭进自己的胳膊,几乎把她半提着下楼。

    “少奶奶,你这衣服真合身。”田婶正在大厅呢,看见夏晓灵,立即笑了,“司徒先生对你的三围还真是看得准准的。”

    “嘎?”夏晓灵愕然。

    田婶没看到她的异样,还在米米笑着:“司徒先生,你今早订的五套衣服,我已经和卖场交待了,说司徒先生晚点会转帐给他们。”

    微微颔首,司徒逸瞄瞄餐厅:“准备午餐,我们吃了去公司。”

    “好的。”田婶点头。

    田婶去盛饭了。

    夏晓灵还在皱眉——田婶的意思是,她这身衣服不是他的前女友啥留下的,而是他特意让田婶去专卖店买回来的,而且还没付帐呢!

    不过她现在懒得问这些。现在最重要的是,她确实得让食物能转变成动能。再不补充点能量,她会走不动的。

    就餐时安安静静的。显然两人都有点精疲力尽的感觉,现在最重要的是吃饭。

    田婶的厨艺没有夏晓灵好,可大体上还是不错的。等两人放下筷子,桌子上的饭菜也吃得差不多了。

    然后,两人去上班。

    “我不去。”夏晓灵扁起嘴。唉,嫁个男人,白天黑夜时刻跟着,他不嫌烦,她觉得有点无法承受。

    “哦?”司徒逸笑笑地凝着她,“你不去上班,苏醒会怎么想?”

    “我上班的事,和苏醒有什么关系?”夏晓灵愕然。

    司徒逸似笑非笑:“苏醒八成会问我,你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嘎——”夏晓灵眸子一合,“上班上班!”

    她可不想被苏醒有机会用有色眼光看人,更不想苏醒朝“筋疲力尽”四个字上面胡思乱想。否则她可怎么理直气壮起来。

    坐上布加迪威龙,一起去公司,可才出了大门。随着两声尖锐的刹车声,布加迪威龙嘎然而止。

    司徒逸懒懒地看着对面的法拉利飞快找方向盘,险险地避开布加迪威龙,险险地停在马路边沿,一只后轮胎架在半空。

    “乔大小姐!”他缓缓吐出一个字。

    他老婆的闺蜜用这种方式拜访,差点要人命。

    “哈哈,我来啦!”乔小曼压根不觉得自己的法拉利刚刚带着自己经过生死一轮,也没心关心法拉莉豪车上一条明显的刮痕,而是哈哈笑着下车,提着一个包,向布加迪威龙走来。

    夏晓灵一看那个包,小脸忍不住抽了抽。显然,乔小娜那个孕妇不想动,让乔小曼来送衣服了。

    “……”天,乔小曼那嘴巴口无遮拦,她身上的“草/莓”,不出三天,就会全城皆知。

    “好啦!快点接住。”停在布加迪威龙旁边,乔小曼嘿嘿笑着,打量着司徒逸,“妹夫,你多能干,让我们灵灵不得不向娘家求救……喂,夏晓灵,你有衣服穿,居然还敢劳驾我来送。”

    “……”夏晓灵决定,以后这种事,再也不找乔家两姐妹帮忙了。

    再吆喝下去,不用三天,一天时间就够她被全城皆知。

    司徒逸却半笑不笑地把衣服接过来,交给夏晓灵收着,轻轻颔首:“谢谢小姨子。”

    “小曼,晚上见。”夏晓灵赶紧说。乔小曼可不会给司徒逸面子呀……

    但她显然多虑了,因为乔小曼的心思压根没放这上面,而是好奇:“司徒逸,你这样的君子,怎么和白越那种痞子是好朋友?”

    “白越不是痞子。”司徒逸谦和地笑了笑。乔小曼这个性,倒是和夏晓灵互补。所以才会成为好朋友吧!

    抬起胳膊,瞄瞄手表,司徒逸静默不语。

    然而他那个动作已经无声地和乔小曼表明,他赶时间。

    乔小曼性格大大咧咧,可脑子还是好用,看到司徒逸送客的意思,嘿嘿笑了,大步向自己的法拉莉走去,坐进去,把法拉莉又开到两人面前:“司徒逸,我这车被你损坏了。记得让你老婆送五千块钱过来给我维修。”

    掉那么点漆,值5000?

    司徒逸含笑不语。

    乔小曼伸出脑袋来:“如果没送,或者少送,我估计会在你老婆面前说你坏话,然后让我弟弟再加把油追灵灵。”

    司徒逸的眉拧了起来。

    可乔小曼一扭方向盘,再踩上油门,已经飞也似地开跑了。

    “咳!”夏晓灵轻咳一声,“小曼开玩笑的。”

    司徒逸似乎没听到她的话,已经拿出钱包,从里面掏出张银行卡,塞进夏晓灵手里:“密码是我的生日。给她5000。”

    他声音里似有调侃,夏晓灵看着卡,无奈地耸耸肩头——难道他还真担心乔小曼会在背后说他坏话么?

    来到公司,夏晓灵果然成了全公司的重点关注对象。

    因为,在传闻司徒逸和苏醒BL的五年来,凌天国际的CEO首次胳膊里挎了个女人。而且,夏晓灵几乎吊在他胳膊上,看上去亲密得刺眼。

    年年让自己在36楼和司徒逸“巧遇”的各色女人完全无法接受事实,连苏醒都没办法接受。

    夏晓灵几乎在一片非议的目光中进了公司,走进高管专用电梯,似乎背后还被各色目光刺出一个洞。

    苏醒坐都坐不住了,居然放下手中的事,冷凝了脸上的招牌笑容,亦步亦趋地跟到夫妻俩后面。

    夏晓灵几乎想把自己藏起来。

    “司徒先生,你好可恨你知不知道。”夏晓灵嘟囔着。她说了不来上班,他非得把她带来。可她身子真的好痛,走一步痛一下,稍微一用力,就走成倒八字的别扭姿势。不得不借助他胳膊的力量,把自己撑着进了公司。

    似笑非笑地瞄了眼苏醒,司徒逸甩下轻飘飘的一句:“苏醒,我听说,你昨天有抱怨,我们当年忙得连打泡的时间都没有。”

    “咳,是呀,当年是有这么忙。”苏醒的弥勒佛脸又来了,“不是抱怨,是缅怀。”

    忠心耿耿的他,硬是没把重点抓到。还想着开国功勋的业绩呢!

    可是,苏醒不由幽怨地瞪着夏晓灵——她居然和司徒先生告状。就说这年代想当晴人的女人,没几个心肠好。

    司徒逸瞄瞄苏醒:“是你忙得没时间打泡,还是我?我们?”

    “……”苏醒愣住了。好一会儿,那张弥勒佛的脸,硬生生地扭成一团。

    他总算明白过来了,司徒先生这是控诉他乱说话。可不,本来公司大把女人怀疑他们有那个趋向,这会他简直是自己主动承认了。苏醒的汗慢慢浸了出来——得,他再有胆子,也没胆说这个。

    夏晓灵诧异地看着两人。虽然经过昨夜,而且确认那个龙月酒楼的男人是司徒逸,她差不多已经明白司徒逸的性取向。但苏醒这可怜巴巴的小模样,还真有几分“受”的感觉……

    司徒逸大步向自己办公室走去,甩下两句话:“既然怀念那段时间,这个月就免除双休。回味下连打泡都没有时间的美好岁月。”

    “司徒先生……”苏醒哭丧了脸,“我已经连续加了三个月的班。这个月再加班,我老婆就不要我了……”

    司徒逸已经进了自己办公室,而且关了门,压根没听到助理的控诉。

    苏醒苦着脸,看着那扇关紧的门:“看来,我真该找夏晓灵谈谈了。果然红颜祸水……为了哄好自己的晴人,就不管我的死活,剥夺我打泡的权利。是可忍,孰不可忍。司徒先生堕落了……”

    办公室里,夏晓灵决定一下午不起身。打开电脑,她专心给司徒逸做下个月的行程计划。

    行程计划难的是安排合理的空档。而且,还时刻有增减。不过,夏晓灵压根没管它难不难,反正她今天下午要耗过去了。

    “灵灵,咖啡。”司徒逸含笑凝着她。

    “咖啡喝多了不好。”夏晓灵一本正经相劝。

    “白开水。”他退一步好了。

    “……”夏晓灵瞪着他,他就是故意地好不好!

    司徒逸不动声色地吩咐。不知为什么,他现在特别喜欢看她委屈的小脸,特别生动,还很可爱……

    “你可以请苏醒帮忙。”司徒逸平稳地建议。

    拿起电话,她打了出去:“苏助理,请帮忙给司徒先生一杯白开水。”

    “什么?”苏醒大惊,声音提高八百度,“夏小姐,我在这里做了五年,你不应该命令我吧?”

    “……”夏晓灵深呼吸,“是请你帮忙……”

    “对不起!”苏醒义愤填膺,打断她的话,“夏小姐,虽然现在司徒先生保护你,但总有一天他会收心,遗弃你。我觉得,你还是见好就收吧!还有,我现在很忙很忙,我得去准备迎接同行的参观人员,准备一大堆事情。夏小姐,请把自己的位置放端正。”

    说完,苏醒坚决挂断电话,然后起身走了。

    夏晓灵错愕地看着话筒。她就请他帮一下忙,苏醒干嘛恨成这样?

    她以后也会帮回去的啊!

    司徒逸去洗手间了。

    没奈何,夏晓灵只得起身,拿起他的咖啡厅向外面走去。还是给他泡杯咖啡吧,他办公桌上总是一大叠一大叠的文件,确实光喝白开水不行。

    也许是因为成了他的人,心底更加柔软;也许是他早上送衣服的举动,让她感动。这杯咖啡,夏晓灵泡得特别慢,似乎里面放了柔情蜜意。她自己闻着都觉得特别香。

    爱他么,她知道可能还差了点儿。但她现在真心想留下来。

    回到办公室,里面传来的交谈声她步子一停。

    “司徒先生,我可以爱慕你吗?”声音娇柔甜美,带着青涩女孩才有的羞涩,“司徒先生,我请你喝咖啡好不好……”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小说豪门宠婚,首席的金玉良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四月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月樱桃并收藏豪门宠婚,首席的金玉良缘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