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搂紧他

作者:四月樱桃    书名:豪门宠婚,首席的金玉良缘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la】,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太阳高高挂,万里无云,长天如碧。

    吃着田婶为她准备的早餐,夏晓灵打量着落地窗外的天空。

    这么好的天气,司徒逸当然会准时回家。

    “太太今天心情好。”田婶看出来了,眯眼笑着。她做过这么多富贵人家的管家,就只有这一家的女主人好脾气,男主人也没有富二代的娇纵,自然而然多了三分忠诚。

    夏晓灵偏着脑袋凝着田婶:“嗯。”

    其实她紧张,只是没流露出来,不想被管家看见而已。

    吃完早餐,经过外面时,她偏着脑袋看着法拉利,最后还是抬脚走了。

    她还是没有勇气开那豪车。更怕今天开了豪车,明天还得去挤公交车。那心理的落差可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

    想到这儿,夏晓灵眸子一黯,经过司徒逸这样的男人,如果放手了,她再找别人,只怕心理落差更大。

    夏晓灵朝地铁走去。

    断断续续的,公司里的同事都知道她是顾子晨的前男友。和司徒逸的关系,也就几个上流社会的知道。所以同事至今不知道她已婚,更不知道她和司徒逸是夫妻。这让她和企划部其它的职员之间没有隔阂。

    但还是有人艳羡她。

    “晓灵,真不错,你是老总直辖的。”同事赵如芳一脸羡慕,“不像我们都让经理管着,天天给摆脸色。”

    夏晓灵浅浅一笑:“我还喜欢被经理管呢!”

    她这可是实心话,顾氏和夏氏的业务,因为顾子晨和夏美薇姐妹的存在,对于她来说,相当不好扛,总是容易陷入尴尬的局面。

    “那也是。”赵如芳倒也赞同,“顾氏和夏氏都是大公司,几十年的老酒楼,享有盛名,要是哪里没沟通好,就会影响凌天自己的声誉。我也听说了,夏氏很不好应付,京基大厦的事,真是为难你了。”

    “还好。”夏晓灵笑了笑。确实还好,因为最艰难的时候,司徒逸都自己出手了。如今因为上次的毁约,夏氏已经收敛不知多少,基本上不敢出来再为难。

    但夏晓灵明白,这件事上,她万万不敢有半点松懈。因为京基的事,也因为夏美芙的事,她确实得罪夏氏了。

    “晓灵,别丧气。”赵如芳朝她眨眼睛,“依你这样貌身材,再找一个真心疼自己的男人不难。顾子晨那样的男人,踹了才痛快。”

    “呵呵。”夏晓灵附和着笑了笑。她其实不想再谈这个男人。

    顾子晨爱她么,当然有爱,只是比不上他的家业重要罢了。但这人可恶的就是,放手不干脆。

    “人人都说,小三都不会有好下场,不会有幸福。”赵如芳感慨,“这话是对的。瞧吧,夏美薇这女人,从你手里把顾子晨抢走,马上就得报应了。”

    “呃?”夏晓灵扬眉,报应?

    赵如芳朝她笑着,一脸鄙夷:“你不知道吗?纸是包不住火的。大家都说,顾子晨养晴人了。有人在他公寓看到住了个年轻美眉呢!有人替你报了夏美薇的仇了。”

    夏晓灵沉思不语。她要幸灾乐祸么?她懒得。但如果因为这样,顾子晨不再纠缠她,她倒是高兴。

    有可能是真的,因为这一个星期,顾子晨确实没对她有任何举动。

    赵如芳想到哪说到哪:“晓灵,好女人都不会去跟顾子晨。跟了他的女人,不是白痴就是本性好不到哪里去。好女人都会爱慕司徒先生那样的男人!”

    “呵……”夏晓灵不知该如何反应。

    第一时间没和大家说明她和司徒逸的关系,现在已经不好解释了。

    “36楼的秘书和女高管,都碎了一地的玻璃心啦!”赵如芳眉梢眼角都是笑意,特别的欢喜,“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好男人。真希望司徒先生永远没有意中人,一直是我们心中的偶像。”

    夏晓灵倒轻轻笑了——这什么逻辑?

    不过她总算明白,为什么明星都喜欢隐藏自己的婚史了。

    “也许他有自己的意中人。”夏晓灵轻轻一句,眸子默默投向窗外。

    三十岁的男人,怎么可能没有过意中人呢!据她看来,司徒逸的种种表现,更像因为经历过情伤,所以不太轻易涉及感情。否则,依他的身体对她的反应强度,不应该还让她是女儿身。

    “那又怎么样!”赵如芳鄙夷极了,小脸却还是熠熠生光,“至少在这里五年,司徒先生没有任何绯闻。就算曾经有初恋,那也过期了,对他而言不在乎了。晓灵,我真想倒追司徒先生呢,可惜,我就算要倒追,都不找不到好时机。我要是你,能经常去36楼见到他,一定想方设计营造机会。就算没办法相爱,起码也曾经爱过。扑倒再说。”

    夏晓灵噗哧笑了。

    有人觊觎自己老公,她应该生气才对。可想想司徒逸的助理都是男的,不由心中感动,生不起气来。

    赵如芳忽然附身,嘴对着夏晓灵耳朵,小小声地:“晓灵,我告诉你,司徒先生是我的信幻想对象呢……”

    夏晓灵的笑容,全僵在小脸上。她尴尬地推开赵如芳:“那个,我要回办公室了。”

    她做错事的红着脸闪人了。

    唉,赵如芳只是直率,只是不知道她和司徒逸其实已经是夫妻,所以口无遮拦。但不难看出,司徒逸确实是公司许多女职员的幻想对象。想想司徒逸被无数女人YY,夏晓灵心头极不舒服。

    唉,她那天真不应该推开他……

    不过,当时那心境,再来一次,她还是会推开他吧……

    回到办公室,她什么事也没办法关心了,满脑子都是“信幻想”三个字。 不由自主想起同室而卧,从他怀中醒来的情景。他的体魄,他均匀白希的肌理,他的体温,和那双似含情意的眸。

    小脸烧红,夏晓灵不知不觉用双手捂住整张脸。

    她这心怀,倒有点少女心怀了。她不会真的这么快就爱上司徒逸了吧?

    “灵灵姐——”孙颖从外面冲进来了,“电话都响爆了,你怎么不接?”

    夏晓灵从沉思中惊醒:“呃?”

    孙颖接起话筒,却又捂着话筒,笑着打趣:“灵灵姐你脸这么红,动惷心了么?”

    夏晓灵浅浅笑了,没说话。面对司徒逸,她就是动惷心,也正常……

    听了一下电话,孙颖把话筒交了过来:“顾氏的,找你的。”

    顾氏?夏晓灵旖旎的心思,瞬间回到现实,她接过话筒:“喂?”

    “是我。”顾子晨低沉的声音传来,“长城大厦什么时候可以接收?”

    这个话题正常,顾子晨的语气也正常,夏晓灵的心慢慢放下:“建筑负责人和我说了,一个星期内,主体建筑能完成。具体什么时候可以签售,得等司徒先生回来定夺。”

    司徒逸已经给她全部放权,但夏晓灵深知,自己干这一行并不久,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司徒逸亲自经一次手更稳妥。而且,她私心地想终止和顾子晨的合作。而她的私心,还没来得及和司徒逸谈呢。

    “我希望能尽快签售。”顾子晨平静而俐落,“我不希望拖延一天。”

    “明白。”夏晓灵亦公事公办,“一切等司徒先生回来再定夺。”

    “好。”顾子晨说好,却不挂电话。

    “我有事,先挂了。”夏晓灵要挂断电话。

    “等等——”顾子晨倏地扬高声音,“灵灵,对于那个夜晚,你没有任何解释吗?”

    “哪个夜晚?”夏晓灵平静而坚决,“如果说那个夜晚,夏美芙去陪你了。顾总并不寂寞。”

    “你也相信那个传闻?”顾子晨似乎有些愤怒,“她只是中了蒙/汗药,稀里糊涂去了我房间,倒头就睡倒了。灵灵,我说了不占夏家的女人,就不会占。”

    深呼吸,夏晓灵轻轻地:“你为什么不肯承认,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顾总,我相信,你给我看到的那种照片,你一定手里还有很多。你愿意曝光,那就曝光吧!不过,在曝光之前,你得考虑下,夏美薇会不会追根究底。顾总,那张照片对我而言,已经不重要了。但对你而言,一定很重要。下次顾总现给我这种照片,我就转交给顾少奶奶好了。”

    “夏晓灵——”顾子晨压抑不住的怒吼。

    夏晓灵于下一秒就挂了电话。

    忽然之间,觉得霁月如明,心头居然轻松一大半。

    为了不让他再打来,她拿起话筒,拨了另一个电话:“龙月酒楼吗,我要订个包间……”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盲音,顾子晨一张脸有如结冰。他缓缓挂上电话,喃喃着:“这是司徒逸给你的胆么!”

    再拨过去,却总是传来服务台的回复——该电话正在通话中……

    他拉开抽屉,拿出一瓶绿茶。不由一愣——这原是夏晓灵最爱喝的绿茶。因为她爱,他抽屉里经常准备有。每次下班时,他都会带一瓶出去,交到她手上。看了看日期,还没过期。也对,他们分开还不到两个月。

    沉吟了会,顾子晨忽然起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不一会儿,他又回来了。把绿茶放在办公桌上。

    “咚咚!”有人敲门。

    看看门禁玻璃门,钟晴正看着他。顾子晨慢慢缓和神情,按上门禁开关。

    “顾总,这是加急文件。”钟晴不敢抬头,毕恭毕敬地把盖了“urgent”英文单词的文件,全放到顾子晨面前。然后,默默看着顾子晨的侧影。这个男人,越看越冷峻,连和她结合时,都没多少温度。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冷?是因灰夏晓灵不跟他了么?可是,夏晓灵是他抛弃了的。

    钟晴想着,却不敢问。只出神地瞅着帅气的男人。

    随意翻动了下,顾子晨拿起笔,一份一份签了名,又递还钟晴:“好了!”

    “嗯。”钟晴赶紧附身抱起文件,要退出去。

    “等等——”顾子晨忽然把那瓶绿茶放到文件最上面,凝着钟晴,“你爱我?”

    钟晴脸红如霞,怯怯地点头:“嗯。”

    “愿意帮我做任何事?”顾子晨紧紧凝着钟晴。

    “嗯。”这回,钟晴的声音清脆许多。

    顾子晨慢慢靠上椅背,凝着窗外的穹空:“相信你知道,我辜负了夏晓灵。”

    钟晴低了头,不做声。

    “但我还是疼她。”顾子晨苦笑了下,神情微涩,“总想补偿。补偿她,也补偿自己。”

    钟晴静默不语。自己爱慕的男人,在说他的前段感情,她只觉得自己心有点疼痛的感觉,心里堵得慌,脑筋转不快。

    “她夏天喜欢喝这种绿茶。”顾子晨的眸子,缓缓落上那瓶绿茶,“你帮我转交给她。”

    钟晴慢慢抬头,看着文件的绿茶,最后轻轻点头:“以后都要送她吗?”

    “能的话,当然最好。”顾子晨朝她挤出个笑容,“你今晚会不会和她一起?在一起的话,帮我带给她。别告诉是我送的。”

    “嗯。”钟晴最终点头,“我今晚就给他。顾总……你还想她吗?”

    “也许,补偿了,就不会想了。”顾子晨的眸子,落上绿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补偿完……”

    “顾总,我走了。”钟晴懂了。原来顾总也不是非夏晓灵不可,只是因为愧疚,所以无法放下。

    抱着文件离开,回到自己的小办公室。钟晴慢慢拿起绿茶。纸质的包装,250ml,封口完好。吸管那儿倒破了些,但不影响吸食。看着看着,钟晴眸子清朗起来。

    她特别想知道,夏晓灵是不是还爱着顾子晨。

    如果夏晓灵还爱顾子晨,看到这绿茶,应该会有反应吧?

    她今晚一定要把这个送给夏晓灵。

    ——————————————————————————————————

    夏晓灵订了龙月酒楼的0520包间。5楼20号包间。

    520,多美好的数字。司徒逸如果看到这个数字,一定明白她心里所想吧。

    现在快下班了,不知道他这时有没有下飞机……她把520输上短信,忐忑着发了出去。

    司徒逸已经到了北京,收到短信,看着0520,他忍不住勾起唇角,想多说些什么,却又觉得有些话留到包间时再说更好,更有情致。最后,他笨拙地发短信。这是他第一次使用短信。

    司徒逸把“收到”两个字发了出去。

    然后,他收好手机,缓缓掏出蓝宝石,指尖轻轻吊起上面的白金链子,就着夕阳看着,缓缓绽开笑容。

    她说了,她喜欢。

    她现在最缺一条宝石项链。但她身上连个手镯也不喜欢戴,不知道会不会把这项链带上去……

    他的回复只有“收到”两个字。这两个字不带任何感*彩,她看不出他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想了想,她决定无视这两个字,一心一意等他回来。

    他回来的时候,她一定能看出他的心思了。

    下班时间到了,孙颖走了。

    夏晓灵想晚点再去酒楼,可心里就是安静不下来。想着一个星期不见,他是胖了呢,还是瘦了呢?

    她这心情,居然有了新嫁娘的心情,既害怕,又渴望,又有淡淡的欣喜……

    在办公室里磨蹭好久,最好再也忍不住了,夏晓灵果断拿了包,快步去了龙月酒楼0520号房。

    她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还不到七点呢!

    服务员马上迎了上来。

    夏晓灵尴尬地笑了笑:“我先等人。要点菜的时候,我会按铃。”

    看她不好意思的模样,服务员倒笑了:“好的。”

    服务员离开了。夏晓灵默默坐着,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构思着要和司徒逸说的话。她是直接和他说,她不离婚;还是婉转一点坦白,她舍不得离开他呢……

    正想着,电话响了。

    “灵灵姐,你在哪里呀?”钟晴清脆的声音传来。

    这几天,钟晴每天都和她有联系,偶尔还会和孙颖三人一起吃个饭,所以已经很熟了。

    “我在龙月酒楼。”夏晓灵淡淡一笑,“我等人吃饭。”

    “真巧,我也在龙月酒楼应酬客人。”钟晴欢快几分,“不过,我已经吃过了。灵灵姐,我一个人在这个城市,什么朋友也没有,又不敢一个人出去。我现在来看你,好不好,你在哪?”

    钟晴这女孩,处处都透着不成熟,又太漂亮,真一个人去那些娱乐场所,实在不安全。夏晓灵想了想:“你来0520吧!不过,我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嗯。”钟晴一听到房号,就挂了电话。她朝正起身的顾子晨笑了笑,“灵灵姐也在酒楼,我去找她。顾总,你先回吧!”

    说完,钟晴大步走了。

    顾子晨凝着她欢快的背影,静默无声。缓缓走了包间。

    来到0520包间,钟晴笑了:“灵灵姐,就你一个人啊!”

    夏晓灵淡淡笑了:“你居然要来酒楼应酬客户?不怕被人钻空子。”她给顾子晨做秘书时,顾子晨并不喜欢她陪他应酬,说男人就那德性,看到美人儿就想扑上去。他女朋友才不给人yy。

    她现在说这话,对钟晴是善意的提醒。

    钟晴无奈地笑了笑,她懂,但身不由己。想了想,她拿出一包绿茶:“灵灵姐,刚刚有人给了我这个。我不爱喝,给你吧!”

    看着绿茶,夏晓灵微微一愕。她默默接过,心头掠过顾子晨,不管他如今变成什么样,曾经他们也有过美好热恋。

    而绿茶,是她的最爱。和顾子晨的回忆里,离不开绿茶。

    钟晴沉默了。她没看出夏晓灵还爱不爱,但确实有看出,夏晓灵确实喜欢绿茶。

    说些有的没的,钟晴还算识趣,一看半个小时到了,赶紧就闪人。

    目送钟晴离开,夏晓灵缓缓拿起吸管,插好,慢慢吸着。

    第一口怎么有点苦味?

    她拿起来看了看包装,没有过期,也没有破损的地方。想了想,她再吸几口。没有苦味。她不由绽开个无奈的笑容——曾经的美好热恋,现在回忆起来,心里居然是苦的了。

    一口气,她喝净,一个投手,把绿茶盒子准确投入垃圾桶,再看了看时间:19:35。

    快了。

    她拿出手机,准备给司徒逸电话,问问有没有到机场。可拿出来一看,手机已经没电,只好静等。

    好象有点热,空调不够大么。夏晓灵找到控制器,把温度调到20度。

    刚开始调的时候,凉快了那么一下,可不一会儿,又热了起来,头还有些晕。

    她忽然想起刚刚那瓶绿茶,喝的第一口有点苦味。钟晴的绿茶,是谁送给她的?

    夏晓灵心中一咯噔,倏地起身。她得赶紧找服务员要个电话,和司徒逸说情况。只要他到了,就算绿茶有问题,她也不害怕。

    大步向外面走去,可才走到门口,却撞着一个胸膛。她不由心中一松:“司徒先生——”

    “是我。”微凉的声音冻住了夏晓灵的话。

    她缓缓仰首,看着顾子晨:“让开!”

    “我说几句话就走!”顾子晨眸光微凉,“你不用用那种眼光看着我。”

    说完,他一把抓着她的胳膊。

    夏晓灵死死抵触着他:“司徒马上来了。你是故意的吗?”

    “我是故意的。”顾子晨抓着她往里一拉,反锁了门,把两人关进包间。

    他挺拔的身躯,挡住了门铃的位置。

    脑袋里一轰,夏晓灵的眸子,移向桌上的绿茶。她明白了:“那绿茶是你的?钟晴是你的人?顾子晨,你还想干什么?司徒先生不会让你这么欺侮人。你可以得罪我,你还想得罪他吗?”

    “进步了。”顾子晨寒凉的声音响在空空的包间,寒凉的眸落上夏晓灵白净美丽的脸,“不过,钟晴不是我的人。她不知道这绿茶有问题。”

    “绿茶包装是完整的。”夏晓灵咬牙看着他。自从那次夏美薇给她下药,她已经养成预防的习惯,绝不再喝开了包装的饮料。

    “药粉塞在吸管里。”顾子晨语气平静,可眸子慢慢变得热烈起来,“灵灵,我带你出去,我们不在这儿。”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夏晓灵恨恨地看着他,“就算你得到一时之快,我也不可能再跟着你。你不怕我报警吗?”

    “如果你不怕司徒逸的声誉毁掉,可以报警。”顾子晨倒笑了,“你报警好了。”

    夏晓灵错愕地看着他。她总算明白了,他的婚姻生活不美满,才会这么快堕入心魔。可是,她还真不能拖累司徒逸。

    看看四周,什么可以自救的东西也没有,而眸子所见之处,已经慢慢模糊。体内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

    而经过公寓的事,她明白,她绝不可能用蛮力逃掉。

    顾子晨紧紧看着她。相恋几年,没有谁比他更明白,她有多在乎女人的清白。他不提结婚,她绝不愿意和他亲密。但这也表明,只要他要了她,夏晓灵绝不会再回司徒逸身边。

    看着他的眼神,夏晓灵知道求助无用。她坚持着,只想拖延时间。倏地,她一低头,咬上他胳膊。

    在他受疼松手的瞬间,夏晓灵猛然往里跑。

    “灵灵——”顾子晨一脸铁青,这女人聪明了,居然不往外跑,而往里跑,他一个不防,还真被她跑掉了。

    夏晓灵进了包间配置的洗手间,赶紧下了栓。

    司徒,快点来好不好……

    她听到顾子晨的咆哮,意识渐渐迷糊。顾子晨的声音,在药力的影响下,似乎变成了司徒逸温润好听的声音。她的双臂在药力的作用下,忍不住舞蹈,她仅存的意志终于消失,只想有个人帮忙去掉一身灼热。

    她听到敲门声,主动打开了门。不管是谁,胳膊伸了出去,搂住对方的脖子。

    可她嘴里却在愤愤地骂着:“顾子晨,滚开,小心我废了你。”

    静静看着她痛苦的神情,司徒逸懊恼地看着躺在地上的顾子晨。外面大塞车,幸亏他走的小道。

    只要他晚回几分钟,后果不堪设想。

    抱着拼命搂紧他的小女人,他没有时间处理顾子晨,他抱起她,在顾子晨身上踩过去。

    想回凌天国际的办公室,可她现在狂热的模样,紧紧搂住他的模样,实在不适合出现在公众面前。他来到顶楼豪华套间,和人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就有服务员来开门。

    他把她抱了进去。

    腾出一只手打电话:“李老……”

    李老旅游了。

    看看外面塞成一条龙的马路,看看远在三里之外的医院。司徒逸静静地凝着她痛苦而灼/热的脸,指尖慢慢爬上她温热的背,慢慢拉下她裙子的拉链……

    —————————————————————

    樱桃谢谢亲亲们的月票。昨天亲们给力,要是今天还给力的说,咱们司徒先生也会给力滴。萌萌哒~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小说豪门宠婚,首席的金玉良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四月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月樱桃并收藏豪门宠婚,首席的金玉良缘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