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有恩必报,有怨必还 (四千字大章)

作者:萧风落木    书名:逆行武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武战帝凌天战尊安息日圣墟武神血脉雪鹰领主非典型好莱坞生活妖龙古帝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la】,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风萧萧早就盯上了沈落雁手中之剑,见她忽然一剑袭来,不惊反喜,一掌如翻花,拍向剑芒的边缘。

    沈落雁剑芒消去,变回一把长剑,触电般往外疾飘。

    风萧萧竟也顿了一顿,没想到这看似娇柔的美人儿竟超乎想象的厉害,不过他随即身往前倾,直取剑之尾。

    杜伏威冷哼一声,显然不满沈落雁突然出手,他自重身份,根本不屑与人围攻,不进反退,剎那间以至寇徐二人身侧。

    眼看寇仲和徐子陵要落入他的魔爪,风萧萧凌空一指,剑风爆起,似箭似矛,流转着四溢的光彩,转瞬三丈,自杜伏威身前直掠。

    明明是无形剑气,与杜伏威袖袍相撞,竟发出精铁交击的脆响,并且好似并未断绝,如一柄极长之剑,突地横扫,只听得嘶啦一响,杜伏威的布满气劲的袖袍竟被无比锐利的剑气一剑割裂,半空飘起。

    杜伏威终于露出凝重的神色,顾不得擒拿两人,大喝下一掌拍实,流转的剑光顿时黯淡泯灭。

    风萧萧这才知道,杜伏威能够如此声势,纵横江淮,无人能抗,当真名不虚传。

    眼见剑气转瞬告破,他只得抛下沈落雁,直往杜伏威处扑去,说什么也不能让寇徐二人落入杜伏威之手,否则再想擒住他们,那就难了。

    沈落雁反应迅捷,顺势一剑,剑芒大闪,万千星光般照向风萧萧的背心。

    她这一剑时机拿捏的实在太巧妙,风萧萧顿时陷入前后为难之境。

    要么硬挨背后一剑,去拦阻杜伏威,要么拦阻背后一剑,却只能任由杜伏威擒住二人。

    风萧萧微微摇头,蓦地回身,一擒一夺,长剑已被他抢在手里。

    沈落雁如遭雷击,断线风筝般的往后飞飘。

    但这一停顿。杜伏威和寇徐之间再无阻隔,他双手齐探,打算擒住二人后立即远遁。

    突然一高一矮两道人影自旁冲来,同时两道黑芒暴闪。一左一右似剪刀般绞向杜伏威。

    双鞭气劲凛冽,笼罩着杜伏威所有进退之路,声势惊人至极点。

    风萧萧心下大喜,凝目瞧去,原来是东溟派的那两位护法仙子。单秀和单玉蝶。

    杜伏威重哼一声,两袖齐扬,拂在鞭端处。

    “叮叮!”

    单秀和单玉蝶同时给他以两袖传来的惊人气劲,震得往后倒退。

    风萧萧大喜之下,持剑飘来,剑还未出,剑意先至。

    杜伏威神情一僵,猛的转身,同时嘬唇发出震彻大厅的厉啸,命令随来的十大近卫高手出手相帮。

    以他之能。也只能全神贯注,提起全部的功力,才能抵抗将要击来的惊天一剑。

    寇仲和徐子陵最是机灵,忽然一齐而动,连滚带爬的往被逼退的单秀、单玉蝶处跑去。

    风萧萧已扬起了剑,璀璨的剑光自剑末升向剑尖,冷寂的寒风陡起,仿佛充斥世间。

    杜伏威双眼大睁,额上细汗起,凝神相待中。浑身气劲充盈鼓胀,根本无暇旁顾。

    这时,单秀和单玉蝶已与冲进来的江淮军高手交上了手,鞭影、刀光、剑气纵横肆虐。不过眨眼之间,这座华丽的赌场已变成了一方破烂的废墟。

    风萧萧这边,剑意还在不住的升,恐怖至极的气息自剑身传来,仿佛永远没有尽头,也永远不会刺出。

    但杜伏威知道。只要他稍有承受不住,在如此威压下露出一丝一毫的薄弱之处,这柄剑就会毫无疑义的在下一刻刺入他的额头。

    一旁的沈落雁瞧着宛如神人下凡的风萧萧,秀眸中闪着尽是不可思议的光芒。

    她虽然已将风萧萧估计的很高,却仍未想到这竟是一个超出杜伏威级数的超级高手,就算换作李密亲身面对,只怕也不会比杜伏威强到哪里去。

    她现在很有些后悔,不该为密公竖下如此大敌。

    不过后悔的念头在沈落雁的心中转瞬即逝,她立刻开始盘算接下来该怎么办,怎么挽回局势。

    只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任她智计再高,面对人家绝对的实力压制,也同样无计可施。

    正在这时,一个身形高挑身姿曼妙的女人忽然自外掠了进来,剑芒暴闪,似芒虹般直射,眨眼间就迫开了杜伏威手下那些个近卫高手。

    就如一朵白云,凌空横移丈许,再冉冉落到厅内,现出位持剑遥指的绝色美女,将寇徐二人彻底护在了身后。

    只见她玉脸朱唇,既娇艳又青春焕发。

    她的秀发乌黑闪亮,把白皙的肤色更是衬托得玉骨冰肌,动人之极。

    只是在头上扎了个男儿髻,绑上白色英雄巾,可是她的容色姿采,连娇美动人的沉落雁都给比下去了。

    风萧萧见她到来,面色一喜,忽然收回手中之剑,微笑道:“公主你好。”

    来人正是东溟派的小公主单婉晶。

    风萧萧一直大占上风,所以长剑说收就收,毫无滞怠,杜伏威压力顿失,竟止不住的往前冲出半步才停下了身形,眼中既有惊异,也有懊恼。

    但以他暴烈的脾气,竟然紧闭着嘴,不敢再行挑衅,可见刚才承受压力之大。

    单婉晶淡淡的看了风萧萧一眼,旋即秀眉轻蹙,自然地流露出一丝教人不敢冒犯的不悦之色,轻柔地道:“他们二人我带走了,可好?”

    风萧萧的微笑僵住,他自认与东溟派的关系还算不错,还以为单婉晶是来帮他的呢!

    他脸色一沉,偏头问道:“夫人你怎么说?”

    东溟夫人柔和悦耳,低沉而带磁性的声音由院外的迷蒙夜色中传来道:‘我东溟派最重恩怨,有恩必报,有怨必还,这两小子有大恩于我派,你也是知道的,我派只会待若上宾,绝不会害他俩的性命。风先生生气了,这是缘何?‘

    风萧萧神色一变,这才想起。他心中的隐秘心思其实一直没有宣之于众,反而一直口口声声说这两小子是他的侄子呢!这时的确没有任何可以生气的理由。

    他收敛神色,瞟了寇徐二人一眼,心道:“真是失策。如今我这番失态被他俩瞧去,以他二人的聪慧,当能确定我不安好心。”

    其实不光是寇徐二人,如今在场的人哪个不是精明过人,风萧萧的不良心思。只怕连还算单纯的单婉晶都瞒之不过了。

    风萧萧道:“既然如此,我先谢过夫人援手之情。”

    他又向杜伏威拱手笑道:“杜总管,今日之事是风某护侄心切,还请杜总管宽恕则个。”

    杜伏威的确感觉窝囊泄气,偏又下不得这口气,沉吟片晌,仰天大笑道:“好!我杜伏威不是输不起,亦是恩怨分明的人,此事必有回报,风兄请了。”

    风萧萧忙道:“杜总管这是何苦由来。这样……只要不涉及这两小子,我日后定为杜总管做上一件事,当作赔礼。”

    杜伏威果然缓了缓步子,若是之前他还有底气不将风萧萧的承诺放在眼里,可今日一战之后,他已亲身感受到了风萧萧的厉害,这一诺的分量可想而知。

    风萧萧趁热打铁道:“如今巨鲲帮已与李阀守望相助,与我们结下梁子,于总管大业实是有害无利。”

    杜伏威深吸口气,冷笑道:“好。我杜伏威今日服气了,就此告辞。”

    说着,身形一闪,已到了中堂。接着惨叫声连串响起,旋又沉寂下来。

    沈落雁顿时色变,一个汉子奔了进来,向她叹道:“给他杀了五个人后逃走了。”

    风萧萧转目过去,捧起长剑递出,笑道:“沈姑娘。刚才多有得罪……”

    他目中光芒忽闪,望向忽然退走的东溟派众人,脸色微变,又道:“告辞。”人影转瞬不见。

    沈落雁今日损失最大,但她竟然既不着恼,也不懊丧,反而低声吩咐道:“立即通知密公,若能趁杜伏威回江淮时加以截杀,我们至少多了四分一的天下。”

    秀目转往那破洞外星月洒射下的后院,喃喃道:“巨鲲帮竟和李阀勾搭上了,还有这个风萧萧……你一并通知密公,今后如何对待这人,还需要密公最后做出决定。”

    她顿了顿,沉吟道:“我建议,派人去和巨鲲帮联系,如果能从云玉真处着手,或许能收得奇效。”

    为大局着想,沈落雁其实真想不择手段杀了这个到处搅局的风萧萧,但忆起他方才气势喧天的模样,芳心浮起些许微妙的感觉,谈不上好感,也说不上恶感,但那幅令人震惊的场景,确实深深的刻在了她的心中。

    她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之剑,剑柄上仿佛还带着风萧萧的些许体温。

    ……

    东溟派的飘香号在那日海沙帮的夜袭中受损颇大,所以如今东溟派的人员大都来到了这一艘东溟号上,这本就是东溟夫人的座驾,船大舱多,倒也不嫌拥挤。

    风萧萧一路追着,也上了这艘船,不过东溟夫人显然瞧出他有不良的心思,虽然以礼相待,却有意无意的将他和寇徐二人彻底隔离开来,别说会面,就连两人如今住在哪间舱房,甚至在不在这艘船上,风萧萧都不太清楚。

    风萧萧再次领会到了东溟夫人的厉害之处。

    她之行事,就像两人间的比武,高明的人往往能够瞧出破绽,遇招破招,但东溟夫人还要高明许多,任你武功滔天又能如何?

    她根本不给你动手的机会和理由,你一开始就连招都没法递出。

    而且东溟派也着实不简单,除了已知的东溟夫人和尚公外,隐秘的高手也有好几人,就连单婉晶的武功也的确算得上很不错。

    除非风萧萧真的撕破脸,在船上大杀一场,否则永远也无法避开他们的眼睛,探明每一间舱房。

    如此坐船北上,将要抵达微山湖。

    风萧萧只能在心底安慰自己,反正离风雪也越来越近,总算能图得一头。

    这些日子里,风萧萧虽然很难见到一直都很神秘的东溟夫人,却跟单婉晶混得很熟络了,也知道了一些东溟派的事。

    东溟派身处琉球,远离中原,所以风俗习惯于中原很有不同,比如东溟派分男女两系,女以单为姓,男则姓尚.

    东溟派每年都会来中原收些资质出色的年轻男子,嫁给门中的女弟子,并且一律改姓尚,明显是个女权至上的门派。

    单婉晶虽然贵为公主,却仍有一个派中内定的夫婿,只是尚未完婚。

    这是一位名叫尚明的青年,虽然也算得上青年才俊,但在风萧萧看来,这尚明着实配不上各方面都如此出众的单婉晶。

    要知东溟夫人其实已退居幕后,如今东溟派的大半事务,几乎全由单婉晶亲自掌控,不得不说,很多事情处理的的确出色,风萧萧自认亲自掌控一派,能做的也不过如此了。

    而且相处这些日子,风萧萧察觉到单婉晶其实对李阀三子世民抱有很深的好感,只要有李世民的消息传回来,她都会欢欣雀跃的前去打听一番。

    与风萧萧在一起时,谈得最多的也是诸如“济世安民,如何救天下万民于水火”之类的话题,直说的美目放光,满是倾慕之意,明显是受到李世民的影响。

    不过风萧萧也瞧得出来,单婉晶心中再是爱慕李世民,但真见到李世民时,却表现的十分有分寸,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从无一丝一毫的逾越之举,甚至连眼神都按捺的很好。

    这让风萧萧更是惋惜,知道单婉晶的确是个实大体的好姑娘,自己心中再不情愿,也终究会遵从派中的选择,听从娘亲的命令……实在可惜了。

    不过风萧萧也只是在心底暗暗惋惜而已,他还没和东溟派要好到能够、且愿意插手其派中事务的地步。

    暮色苍茫中,东溟号在烟波浩淼的微山湖内满帆行驶,朝着某一目的地全速进发。

    在巨舶的大舱厅内,设了一席素菜,东溟夫人仍是轻纱遮脸,一副神秘莫测的意态。

    寇仲和徐子陵分别坐在她左右。

    派中三位护法仙子均有出席,其它列席的还有尚公与单婉晶的未来夫婿尚明,只是不知为何,并未看见单婉晶列席。

    风萧萧自上船以后,这还是头一次和寇徐见着面,他除了琢磨东溟夫人的用意外,就是不时瞅向二人了。

    这两小子到是心宽体胖,像是什么都不放在心上,连眼角都不瞧向风萧萧,只顾埋头大吃,而且吃相极是不雅,显得好没家教。

    看到他们的吃相,除了东溟夫人和尚公外,其他人都露出鄙夷之色。

    这让风萧萧这个明面上是他俩叔叔的人,忍不住的脸红了。

    总之这一顿饭吃得并不愉快。

    席间,东溟夫人只是与尚明他们闲谈,把两人和风萧萧都冷落在一旁。

    直到尚明说完最近义军的势力变化,东溟夫人才将目光落在风萧萧的脸上,淡淡问道:“你和高丽傅君婥究竟是何关系?”

    风萧萧心道:“终于来了。”

    他已猜到,东溟夫人为了这一番问话,已经准备了很久,也调查了很久。

    只要他的回答不能让东溟夫人满意,东溟夫人为了护住这两个对东溟派有大恩的小子,一定会和他摊牌,甚至不惜以武力将他赶下船去。

    风萧萧倒也不记恨东溟夫人,因为他和东溟夫人一样,也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为此绝对不惜代价。(~^~)

    PS:  感谢书友“Fredy24”的月票两张,感谢书友“梦帝”的打赏。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飞剑问道开天录修罗丹神吞海万世为王天龙邪尊

小说逆行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萧风落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风落木并收藏逆行武侠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