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清淼说,阮芯儿很招人喜欢

作者:月影流萦    书名:嫡女斗智,朕的宝贝皇后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la】,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宋梦芫只觉肚子上一痛,气的差点跳起来,谁呀,趁着她大半夜睡觉,竟然敢踹她?

    一瞬间,她唰的睁开眼睛,嗡的一下,眼冒金星,头怎么这么疼?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目光向前看去,一张错愕惊讶的女子身影映入眼帘呙。

    古装……衣服?

    什么乱七八糟的,她杵着地站了起来,身体一晃,头晕目眩。

    “这怎么做了个穿越的梦?”宋梦芫晕乎乎的想,她扶着额头,目光四处看着,全是古装的东西。

    “不对,穿越梦里,眼前这人,怎么没吓得叫喊?”她嘀咕着,向前走了过去,好笑的问:“我穿越了吗?”

    薛听儿目瞪口呆的看着,阮芯儿不但没事,还有胆子一步步向她走了过来?

    她收回了惊愕,恶狠狠的问道:“你说,沐云伊在哪?他竟然敢杀李成!醣”

    薛听儿拽着阮芯儿的衣襟。

    宋梦芫没搞清楚状况,眼前这凶巴巴的女人,定是穿越后,遇到的坏女人,遂,她直接脾气大的上前先打了她一巴掌,吼道:“你这恶妇,休以为我好欺负!”

    薛听儿挨了这一巴掌,简直是目瞪口呆,手腕一凝,一脚将面前的女人踢了出去。

    宋梦芫跌在地上,苍天呐,她家祖传的宝贝真是不能看,当初她姐就是看了一眼,第二天,第三天,连着两天睡着不醒。

    她还好奇什么,偏偏一探究竟。

    等会儿,她捂着肚子哀叹了一会儿突然想到,她姐睡着不醒,是不是在这儿呢?

    她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女人,“见过我姐吗?她该在这里说话很怪异的,我们那里她现在睡了两天,喂,到了这里,这世间是怎么算的?”

    薛听儿莫名其妙的看着面前奇葩了的阮芯儿,怎么回事?磕到脑袋,磕疯了?

    她郁闷,对着这个疯子,绝对不可能会知道沐云伊的下落,不如自己让春阁的人去查。

    她不屑的瞪了阮芯儿一眼,转身走了。

    先留着她的小命,哪日在她还没找到沐云伊之前,她先好了,那她便能知晓沐云伊的下落。

    宋梦芫诧异的看着扭头走了的人,这女人真是野蛮,等我搞清楚这是什么情况的,非,君子报仇不可!

    她从地上爬了起来,躺到了榻上,满身只觉伤痕累累,活不了的感觉。

    刚晕乎了不一会儿,恶声恶气的声音便响了起来,“给脸不要脸的女人,还想让刺客杀皇上,亏得知道自己撞墙,能给自己留下一命。”

    宋梦芫晕乎的听着这恶婆子的声音,没心情搭理她。捂着肚子安静的躺着,忽然,她倒闻到了馊饭的味道,简直让她想吐。

    她刚吃了晚饭,俄什么?就算吃夜宵,不给她山珍海味,也别拿馊饭对付她。

    待送饭的人离开,她忍无可忍的端着那两盘子,摔了出去,再瞧关着的窗户,一拳头砸开,清新的空气拂进来,她脸上才舒展了眉头。

    ……

    薛听儿回到相府,对着清淼一顿唠叨。

    “阮芯儿撞墙没死?疯了?”清淼诧异。

    薛听儿嗯了一声,“你瞧我这脸,她竟然还敢给我一巴掌?”

    薛听儿的脸颊肿着,清淼递了药膏,她现在边抹着药,边气的要死的神色。

    “唠叨着疯言疯语,傻得要死,我现在一心就为了寻到沐云伊给李成报仇,不然,还容她给我一巴掌。”

    薛听儿越想越气。

    清淼无语,道:“你别气了,云辰现在还没回来,也不知在皇宫商量着什么。”

    薛听儿道:“不知那些刺客寻到了没有,不过,有春阁在,我已让春五和一鹤寻着消息。”

    清淼嗯了一声。

    薛听儿抹完了药,正赶上清淼的午膳,赖在这里吃了饭,扭捏着,要去找杜渊非诉苦。

    清淼哑然失笑。

    晚上,沐云辰才回了相府。

    神色颇差。

    “刺客没找到?”清淼抱着他,问。

    沐云辰嗯了一声,道:“那些刺客武功太上乘,想必和你千万楼楼中的人,也不分上下。”

    清淼秀美的眉一蹙,道:“没事,你这云风王朝加上千万楼,怎还斗不过这些神秘莫测的人。”

    沐云辰唇一笑,温暖的抱着她,“淼淼,明日回皇宫么?”

    清淼嗯了一声,“回。”

    沐云辰亲昵的摸了摸她的脸颊,笑道:“你到和孟馨琬能说道一起去了。”

    清淼眉头一挑,“你倒是不亲昵的叫她阿孟了。”

    沐云辰眸中含笑,“总算懂得拿捏分寸。”

    清淼盈盈一笑。

    旭日一早,帝后回了皇宫。

    转眼,过了两个月。

    沐云伊仍是没有被人寻到。

    大

    概是和那些神秘莫测的人在一起。

    春阁和暗卫仍在寻人。

    嫣桃被她让人送去了千万楼,李成只说留在这里,忙着顾着公主之死之事,李成也死了,并没有让嫣桃知晓。

    阳光并不算太热,清淼一身清简的绫罗纱裙,看着极为柔和恬美。

    发髻挽在两侧,戴着玉制的簪子珠花,缀着折射的光芒的流苏珠子。

    白皙纤细的手没有戴精美的华贵护甲,只涂了淡紫色的豆蔻。

    双眸忽闪,唇淡红,带着淡淡的笑。

    因现在身怀六甲,她此刻正倚在凤辇上,快六个月的身孕极为明显。

    “皇后娘娘,臣妾有事启禀。”

    远远瞧见凤辇稳当的走过,蓝如琪走了出来,行礼说道。

    清淼从凤辇侧过头,目光看着站在御花园的林子边小路上的人。

    眼熟?认不得。

    一身蓝色云锦裙子,发饰华丽,容颜颇美。

    哪个嫔妃?

    她倚在凤辇上,淡淡问道:“何事。”

    蓝如琪道:“冷宫庶人阮氏,几次三番去臣妾宫中捣乱,望皇后娘娘惩治。”

    清淼一愣,阮氏?疯了的阮芯儿吗?

    好像大半辈子没见过了,清淼不打算回清祥殿了,道:“去冷宫。”

    蓝如琪神色一喜,抬步跟着凤辇。

    一路走着。

    蓝如琪开口道:“皇后娘娘最近身体可好?”

    清淼嗯了一声。

    “怀有身孕的女子最是不易,不知皇后娘娘怀的是太子还是公主?”蓝如琪含笑问道。

    清淼眨了眨眼,太子?

    蓝如琪见顾清淼没搭理她,以为自己这话堵了皇后娘娘的心,连忙道:“臣妾并无他意,皇后娘娘所怀,必是一位太子。”

    清淼好笑,这妃子以为自己的话,让她觉得有一探究竟的意思?

    以为她想着,若是生位公主,自己这皇后便地位不保,其他妃嫔便有机会?

    这妃子怎么想的这么好笑,她和云辰,是一般的帝后吗?

    清淼笑道:“你住在哪个宫?”

    蓝如琪道:“祈福宫。”

    “祈福宫离冷宫大概要半个时辰。”

    蓝如琪嗯了一声。

    清淼目光向前看去,心里汗颜,祈福宫住的乃是蓝太师府的嫡二小姐,之前的蓝皇后的妹妹,蓝如琪。

    记得之前杜渊非中毒之时,这蓝妃便端着碗汤药躲在一边瞧着他们,直到她熬完药离开,这蓝妃也未曾向那些先走的宫妃,或是也要走的她一般,从太医院离开。

    她这碗药,可真是能喝个一年两年的。

    两人一路闲聊了几句,终于慢悠悠的到了冷宫的门前。

    她身边的大婢女在侍卫打开冷宫大门之后,先走了进去,扬声道:“皇后娘娘驾到!”

    冷宫里一下子奔出了数人,跪在清淼面前。

    “起来吧。”

    众人站起身。

    清淼目光打量,问道:“阮氏在哪?”

    冷宫婆子连忙回道:“阮氏在后面。”

    清淼向后面一瞧,哪有阮芯儿的身影。

    正纳闷,左侧冷宫宫墙拐过来一个身影。

    袖子撸着,腿上的裙子左右打着结,头发梳的整齐的扎在后面。

    清淼并没有瞧见她身后长发甩着,大概,是盘着的。

    待她目瞪口呆的眨着眼睛立在那里,清淼些微惊讶,她竟是把一头长发剪了?

    清淼端详着她的神情,那张娇媚的容颜,青春焕发,阳光灿烂。

    宋梦芫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女子,很温婉的,像小桥流水般的恬静的柔和。

    双眸清澈,又有些深不可测,容貌美得让人五体投地,羡慕嫉妒恨。

    不过,这女人怀着身孕,会不会就是雨儿说的,将她害进这冷宫,独霸圣宠的皇后娘娘?

    听说那日踢她两脚,让她打了一巴掌的人,就是这皇后娘娘让的故意来找茬的人。

    她站的笔直,毫无怯意的瞪着对面的女人。

    冷宫的柔弱弃妃,不好欺负!

    清淼端详着面前的阮芯儿,并没有看出一丝一毫的疯了的迹象。

    她问道:“你可去过蓝妃的宫殿?”

    宋梦芫直爽的道:“没去过!”

    蓝如琪在一旁立刻道:“你从本宫寝宫中拿了不少东西,还说不曾去过?”

    宋梦芫双手一摊,顽皮一笑,道:“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怎么进的你的寝宫,你哪只眼睛瞧见我进去了?”

    蓝如琪脸色一僵,连连气道:“我宫中朱钗少了数不胜数,古董字画也失了不少,如今接二连三,有侍卫瞧见你的身影,你休能抵赖!”

    宋梦芫好笑,满脸笑嘻嘻的笑容,“蓝妃,你找吧?找的着,都还你。”

    蓝如琪脸色颇为难看,道:“你既让本宫找,本宫又岂能找的到。”

    宋梦芫赞叹的看着她,“蓝妃你还蛮聪明的。”

    清淼不知为何,越瞧面前的阮芯儿,越觉得有那么几分的熟悉。

    听她说话条理清晰,疯子一说,很荒谬。

    但她言谈举止,神态语气,和之前阮芯儿满面阴狠的气色天壤之别。

    清淼站了一会儿,浑身难受,返身回了凤辇坐了下来。

    蓝如琪瞧见,以为她竟是想离开,连忙跪在她凤辇边,满脸委屈的道:“皇后娘娘,她拿走的朱钗尽是嫔妾最喜爱的,且,她这几次三番前去嫔妾寝宫,嫔妾心里难安。”

    清淼命宫婢将蓝如琪扶了起来,说道:“你且等着下次,逮到她便是。”

    蓝如琪连忙道:“嫔妾不知她是如何进的寝宫,数次,也没能逮到她。”

    宋梦芫在一边好笑道:“不是我去的,自然逮不到我。”

    蓝如琪愤然道:“甚是好笑,前次,你我面对面已是碰见,还狡辩什么?”

    “碰到了吗?我没见过你。”宋梦芫无辜道,目光打量着蓝如琪,“蓝妃娘娘,我虽是废后,住在冷宫,但到底是王府的郡主,岂会这般做事。你别故意冤枉我了。嗯,还是皇后娘娘想来冤枉我,已达到欺人太甚,耀武扬威的情形?”

    宋梦芫目光挑衅的看着清淼。

    清淼颇觉好笑,莞尔问道:“阮芯儿,你变得,与之前天壤之别了,很招人喜欢。”

    宋梦芫错愕了一下,撇嘴笑道:“招人喜欢比别人厌恶好多了,看来我复立为后,依着这性格,近在尺咫了?”

    清淼底气十足的道:“没这可能。”

    宋梦芫哦了一声,玩味的道:“你不会让我见皇上?”

    她倒一直想去趟清祥殿,好好瞧瞧那负心的皇上是个什么模样?

    这女人是不是被她吓得,想让人瞧着自己了?这可不行,她溜出宫的银子还没攒够呢。

    “不见罢了。”宋梦芫道,站的累了,她斜斜的伸出一条腿。

    清淼神色也有几分疲惫,瞧着她吊儿郎当的样子,道:“你既不想见,本宫也觉甚好,回清祥殿,蓝妃,你那里,本宫会让阮武过去。”

    蓝如琪点了点头。

    凤辇从冷宫离开,清淼倚在凤辇上,瞌睡的眯起了眼睛,待凤辇到了清祥殿门前,她也未曾醒过来。

    沐云辰在殿中听闻清淼回来,连忙走龙椅走了下来,见她倚在凤辇上熟睡着,唇一笑,俯身将她抱在怀里,向后殿走去。

    他亲了下她的额头,宠溺的吻了下她的脸颊,这才蹑手蹑脚的去看折子。

    下午三四点,清淼才醒了过来,一手抚着肚子,一双眼睛侧着头瞧着。

    “我饿啦!”她喊了一声。

    果不其然,沐云辰的身影跑的比守在门边的宫婢还要快,清淼甜甜一笑,坐了起来。

    “你午饭吃了吗?”清淼问。

    沐云辰一副恍然的样子,道:“批折子看到现在,忘了。”

    清淼揪了下他的耳朵,哼哼道:“才不是,等着三餐定时呢吧。”

    沐云辰眸中闪着笑意。

    吃了这不知是午饭还是晚饭的饭,两人绕着清祥殿后面的小花园转着。

    “我今日去冷宫见了阮芯儿一面。”

    “我知道,听闻她还和你连连顶撞。”

    清淼神情朗然,笑道:“她现在的样子,颇招人喜欢,蛮亲切的。”

    沐云辰听着,嘴角一抽,“你怎么还觉得她亲切?”

    清淼道:“谁知道呢?简直亲切的像我妹妹,那神情脾气语气,一模一样。”

    沐云辰一头雾水,“你那三个妹妹,哪个和她现在颇像?”

    清淼愣了一下,打岔道:“你见过她现在的模样吗?”

    沐云辰一摇头,“自薛听儿说她疯了,我也没让人去问她沐云伊的下落,不过,她既然并非疯了,现在到该尽快去问问她。”

    清淼嗯了一声,再过几月,嫣桃临产,必然,是要让她知晓,已经处置了害了李成的人。

    她侧着头,倚在沐云辰的肩上,“怎么办?”

    “嗯?”

    清淼张着嘴,咬着牙,说着一件很囧的事,道:“我害怕生孩子。”

    沐云辰柔和的目光讶然的瞧着她的神色,温柔的揽着她道:“我会陪在你身边。”

    “听说生孩子很疼,我忍不了。”清淼拽着他的胳膊撒娇。

    沐云辰思量着道:“那怎么办?”

    清淼道:“我瞧,女人一生孩子,不是骂人就是咬人。”

    沐云辰想也没想直接道:“那你死劲儿咬我好了。”<

    /p>

    清淼:“……”好想哈哈大笑啊!

    不行,笑过头了,带着肚子里的宝宝都会肚子疼的,清淼异想天开的想着,为自己必须忍着不笑找借口。

    ……

    沐云辰专门挑了个下雨天见阮芯儿。

    故意让她狼狈着过来。

    遂,等宋梦芫落汤鸡似的站在清祥殿外后,满眼都是愤怒的光芒,咬牙切齿。

    这个负心男人,也太贱了。

    要想见自己,哪天不行?

    嘿,一瞧这倾盆大雨,便让侍卫提着自己必须过来。

    呵!她心里嘲讽的笑了一声,姑奶奶的脾气,给你见识见识!

    她正想着,回廊那边走来一道窈窕的身影,她一打眼,便瞧出是那时踢了自己两脚的人。

    她这过目不忘的本事,记仇人尤其记得清楚。

    薛听儿不屑的回瞪了门边瞧着自己的,一身狼狈的人,大步进了清祥殿内,跟进的是自己家似得。

    宋梦芫一瞧,甩着一身的雨水,跟着大步走了进去。

    我是这宫里的废后,这皇宫也算我的家,我自然该坐在里面,干嘛站在门外?

    一声尖锐的声音乍然响起,“阮氏,你是要见皇上的,还不去沐浴更衣?!”

    宋梦芫心大的问道:“在哪沐浴更衣?”

    薛听儿回过头,看着她道:“既是没疯,装什么不懂规矩,矫揉造作,真是恶心。等会儿你若不给我答出回话,老娘定踹死你!”

    宋梦芫一听她威胁的话,甚是好笑,甩着满身的雨水走了过去,傲娇的问道:“你想踹死谁?”

    薛听儿眼中闪过寒光,一脚便踹了过去,宋梦芫灵巧的一躲,二人竟在清祥殿内打了起来。

    宋梦芫一身的跆拳道功夫,也没吃什么亏。

    薛听儿极为诧异,阮芯儿竟然还会功夫了?

    不会是,其实这个阮芯儿乃是何人易了容的。

    她这一想,心里一寒,这人,该是个刺客!

    她手极快的向她的脸抓去。

    宋梦芫怒骂道:“打人不打脸?!给你点颜色,就想嘚瑟了啊!!”

    ……

    ————

    求收藏!求订阅!天天忙着搬家好累啊!等过了23号,再给大家七千八千或者万更。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你好,King先生费先生,借个孕

小说嫡女斗智,朕的宝贝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月影流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影流萦并收藏嫡女斗智,朕的宝贝皇后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