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挖坑

作者:北倾    书名:徐徐诱之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龙阙林氏荣华极品小神医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la】,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三十七章挖坑

    念想有些狐疑,以这段时间以来她对徐润清的了解,这种情况通常都是……他在给人下圈套。

    所以要不要钻,是个很严峻的问题。

    她努力地想了想,回忆了24年短暂人生的每个重大记忆点,有些迷茫地皱了一下眉头,犹豫着问道:“我……除了欠你钱之外……还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是真的不记得。

    徐润清凝视她片刻。

    她的眉目在灯光下似润了一层莹润的光泽,那眼角,眉梢微微扬起,一双眼睛黑漆漆的,像是黑曜石,在灯光的点缀下光彩夺目。眼底清晰地映着他,也只有他。

    脸上粉粉的,更衬得一双眼睛似含了流光,光华千转,明亮透彻。

    心头那丝不悦就在她这样的眼神里柔化,不是她想起来的好像也没有那么紧要的关系了,反正也不能指望这个粗神经的兔子哪一天能够自己想起来。

    他正准备开口,“六年前”这个时间都还没吐出来,念想的手机铃声却比他更快了一步。那颇有些滑稽的铃声在空旷又寂静的夜里,声音被不断地放大。

    念想一惊,回头看了眼刚被她充上电,这会正放在电视机柜上的手机:“等一下啊,我先接个电话。”

    没等他回答,念想已经一溜小跑地过去,拿起手机看了眼。

    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赫然是“兰小君”三个字,她顿时有些头大。拔掉充电器,刚站起身就看见徐润清正站在那里安静地看着她,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只是静静地凝视着她,那眼神,就像是要看进她的心里。

    兰小君已经在电话那头咋呼开了:“念想,我刚听欧阳说你今晚和徐医生一起值班,怎么样怎么样,有什么进展没有?比如,你有没有把持不住把人扑了啊……”

    念想有些不自然……

    她的手机声音有些大,客厅这么安静,会不会被他听到?

    这么想着,她有些不自然地移开眼,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接着电话往阳台走:“没有啊,你乱说什么呢?我刚下班在家里……”

    兰小君0.0:“我没问你在不在家啊……等等,你不在家啊?”

    念想好不容易走出客厅到阳台上,虚虚地舒了一口气,回头看了眼。徐润清已经在沙发上坐下,并未留意这边。

    “你想太多了,我没那个胆子扑倒徐医生的好伐……”主治医生,老师,她这么英勇的扑上去,是不要命了吗!

    她走入阳台后,声音便断断续续地从远处传来,模糊得再也听不清晰。

    衣领扣着有些紧,他单手解纽扣,眉头微微皱着,胸口似是拥堵着一种不知名的情绪,有些烦躁,又找不到出口。

    他侧目看了眼在阳台上跟个陀螺一样转来转去的念想,起身去洗澡。

    好不容易应付完兰小君的查岗,念想挂断电话后回头往屋里看了一眼,原本沙发的那个位置上,只有徐润清的外套正懒懒地搭着。

    他刚才好像是有话要跟她说的样子……

    她走回去,捧着晾温了的牛奶,边走边喝,往亮着灯的,他的——主卧?!

    念想默默地收回脚,退到门口。

    想了想,抬手敲了敲房门:“徐医生?”

    没人回应。

    难道人不在里面?

    念想回头张望了一下暗着灯的其它房间,顿时有了答案。

    她慢吞吞地往里面走了几步,边走边问:“徐医生?徐医生我进来啦?徐医生……”

    走得近了些,才听见隐约的水流声。

    念想还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声音,卧室里的隔间门被打开,徐润清仅穿着一条宽松的睡裤便走了出来,见她傻愣愣地拿着牛奶杯站在那里,有些不耐地皱了下眉头:“怎么了?”

    “没……怎么……”念想控制不住地把徐润清的身材从上扫描到下,目光简直要焦灼到他的身体上。

    平时穿着白大褂,斯文俊秀的,不知道脱了衣服居然这么有看头。

    她觉得自己的脸又有些发热的征兆,赶紧挪开眼睛,左右飘忽了半天,终于投放在了他身侧那个大床上……太过分了,一个人睡那么大的床?

    徐润清折回去拿了一条干毛巾,边擦边朝她走过来:“要不要洗澡?”

    念想无意识地点点头。

    强烈的男性气息随着他的脚步,一寸寸逼近……

    念想双眼发直地看着他——不要再靠过来了,她要把持不住了!!!

    徐润清走到她面前几步远的时候这才停下里,微俯低身子看了眼她唇上那一圈奶渍,抬手把手里拎着的另一块干净毛巾盖在了她的脸上:“脏死了。”

    被、被嫌弃了……(っ*′Д`)っ

    念想默默扯下毛巾,往唇上蹭了蹭,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他,问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我们今晚睡哪里……”

    我们?

    徐润清敏锐地抓到这个词,微挑了一下眉,反问:“我们?你是想跟我一起睡?”

    念想哑然,用目光谴责他——怎么可能!

    “你睡我这。”他回头四下看了眼,“我去睡客房。”

    ……颠倒了吧?

    看出她的疑惑,徐润清简洁的解释:“客房没空调,也不方便,你住下就是。”

    见他就要走,念想忍不住叫住他:“你刚才好像还有话要跟我说。”

    徐润清背对着她,念想根本猜不透他此刻的想法。沉默良久,他才慢条斯理地说道:“现在不打算说了,你自己琢磨。”

    话落,折回来,走到窗边,拎起一个枕头就往外走,再没和她说一句话。

    念想捧着牛奶杯有些懵……不是,这、这就完了?

    “自己琢磨”是琢磨什么啊……好歹给个思考方向啊!

    她杵在那里不知道刚怎么办时,徐润清又走了回来,上身已经穿上了衣服,脖子上还慵懒地挂着一条毛巾,手里正拿着换洗的衣服,随手放在了床尾:“洗完澡换上这个。”

    念想顺着看过去,叠得整整齐齐的白衬衫和一条灰色的运动裤。

    “客房就在隔壁,有事叫我就好。”说完这句,他四下看了眼,又去检查了一下门窗,看了眼空调的温度,转身便出去了。

    念想捏着玻璃杯转啊转的,总觉得他是有些不高兴了,可是不高兴什么,她却一点也不知道。

    她先去厨房洗杯子,洗完杯子经过客房门口时,犹豫了一下,站定,然后轻敲了一下门。

    里面沉默了一瞬,才听他声音冷沉道:“进来。”

    念想开了门,就站在门口看着他,微微的局促:“徐医生。”

    “嗯?”

    这一声后,便再没有听见念想开口。徐润清这才抬起头看去,小白兔正以一种罚站一样的姿势低垂着头站在门口,手指轻捏着衣角,正不停地扭来扭去。

    徐润清无声地叹了一口气,还是先妥协,信步走到她面前。

    念想正别扭着,蓦然就看见自己低垂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双男式拖鞋,扭衣角的动作一顿,随即变本加厉地继续蹂/躏。

    她有点想不通啊想不通┮﹏┮……

    徐润清耐心等了片刻,也没等到她开口,抬起手,用食指在她的眉心轻点了一下,声线微暗,语气却轻柔:“说话。”

    那指尖微凉,但这样的靠近,念想一点也不排斥。

    只觉得他指尖停留的那个地方微微的酥麻,然后扩散扩散,整颗心也麻麻的……

    她一顿,再也别扭不下去,抬头去看他:“我有点事情想不通。”

    徐润清斜倚在门边,双手插在裤兜里,慵懒地看着她,示意她继续。

    念想又开始折磨衣角,声音也弱了几分,小声嘀咕:“我觉得……你好像对我有些不太一样……”

    徐润清的神色终于正经了几分,饶有兴趣地等她继续说下去。

    不负众望的,小白兔一脸纠结道:“我对你好像也有些不一样。”

    “没谈过恋爱?”他问,语气淡淡的。

    念想扬高声音有些疑惑地“嗯”了一声,随即摇摇头,目光落在他露出来的那一截手腕上:“没有啊。”

    念想直觉再谈下去一定会出奇怪的,会让她手足无措的情况,清醒的头脑立刻做出了理智的判断,转移话题:“那个……你刚才说的我不记得你……能不能提醒我一下?”

    “想知道?”他轻笑了一声,眉眼间的慵懒之色更重了几分,却越发显得撩人。

    念想差点失神,默念了好几遍的“□□空即是色”,这才清了清嗓子,清脆地答应了一声:“想。”

    “说实话,不太想告诉你。”他站直身子,又往前逼近了一步,整个人走出了身后灯光笼罩着的明亮的区域,陪她一起站进了昏暗的灯光里。

    他的个子高,站在她面前,身影重重地拢下来,颇具压迫感。

    他却似不自知,又往前走了一步,逼得身前的人不自觉的后退后退再后退……一直整个人贴到了墙上,他这才慢条斯理地俯下/身去,低下头,目光和她平视。

    “你之前问我的那个问题,我已经回答你了。”他的声音又往下压低了几分,轻声的,又带着几分分明的不悦,沉沉地逼近她:“不是说记性很好?怎么就不记得了?还是你向来这样?”

    不知道是哪里蹿起的冷意,念想只觉得从脚底心开始,那凉意一路蔓延到背脊上,沁出了她一身的冷汗。

    她被问得哑然无声,无辜地看着他——到底在说神马啊,她一点都听不懂啊!(つ﹏つ)

    徐润清眼底似漫开了笑意,浅浅的,柔和的,却让念想那一阵麻意更甚,整个脑子都“嗡嗡嗡”起来——妈呀,不要笑,好有压力的!

    走廊里只有房间透出来的灯光,实在微薄,念想被困在他的势力范围内,颇无力地软了脚,紧贴着墙壁。

    徐润清抬起手,右手捧住她的脸,大拇指拂在她的唇上,微微用了一分力,轻压住。

    他的指尖比她的唇温度更烫一些,按在她唇上的触感清晰地让念想心尖顿时蹿上一种恐慌。不是害怕他会伤害她,而是一种难以预知的,却让她手足无措的恐惧……

    是、是要亲她?念想惊恐。

    他在她的注视里缓缓低下头来,眼神专注地看着她。

    即使灯光昏暗,但念想依然看清了他眼里明亮的火光,正一点点燃烧着,渐渐地把她也卷了进去,一寸寸缓缓吞没。

    他的唇终于压了下来,微凉的鼻尖轻抵住她,只是那唇却是落在他拂在她唇上的自己手上。

    一刹那的电光火石之间,一幕突然跃上念想的脑海,她蓦然瞪圆了眼,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怎、怎么会?咦……

    而同一时间,他就以这样的姿势,目光沉沉地凝视着她,压低了声音问她:“想起了没有?”

    那声音似带了温度,滚烫,烫得她的心口微微得酸胀。

    他缓缓的,又提醒:“六年前,b大附属牙科医院,智齿。”

    晋/江/文/学/独/家/原/创/首/发

    谢绝转载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小说徐徐诱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北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倾并收藏徐徐诱之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