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常情

作者:北倾    书名:徐徐诱之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极品小神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la】,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三十六章常情

    念想起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见他垂眸看着自己,那眼神清晰地印着她有些惊惶的脸时,才反应过来,回答:“没、没有啊。”

    徐润清有些不大相信地瞥了眼她还在轻微颤抖着的手。

    念想疑惑地“嗯”了一声,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解释:“它自己控制不住地抖抖抖……”

    不知道是开着空调,没有水分比较干燥的原因,还是刚才方小杨满嘴血给她带来的视觉刺激。念想觉得自己一阵口干舌燥,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那粉嫩嫩的舌头伸出来,干燥得微有些起皮的唇上就润了一层水光。

    徐润清不动声色地皱了一下眉头,问道:“你晕血?”

    “不晕。”她赶紧否认,“不过每次看到很多很多血……就觉得很刺激……”

    那种刺激就像是大半夜时,一个人躲在被窝里看鬼片……大概就是那种感觉……

    徐润清抬手用手背贴在她的额头上,指尖刚挨上她温热的皮肤,她就下意识地微微退开一步。

    念想退后之后自己也有些尴尬,见他的手一直举着没有放下,抬眸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正对上他双眸冷清,目光清冷。微微皱着眉头,对她这个闪避的动作有些不悦。

    她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又默默地上前,把额头蹭回他的掌心里。

    他的指尖微微收拢,贴在她的额头半晌,拢着眉心道:“不知道是不是我刚洗完手温度偏低的缘故,你好像有些发烧。”

    说话的同时,那只手落下,很自然地顺着握住她拿着手机的那只手,轻轻捏住,从她的掌心拿回手机放回抽屉里。

    念想不自然地握起手,在他看不见的时候悄悄地背到身后……呼,好像是发烧了,她从头到脚都有些发烫(*/w\*)。

    外面传来说话声,徐润清往门口看了眼,指了指牙椅:“坐一会,今晚肯定不能按时下班了,晚点我送你回去。”

    “不用……”念想摆摆手:“我现在住的地方离医院很近,走几步就到了,而且……”

    而且老念同志也担心她晚上回家不安全,特地埋伏了两天。从瑞今过去整条路都灯火通明,两侧又都是居民区,加之小区的安保很给力,一般而言……安全无虞。

    但这些话还未说出口,就被徐润清微微眯起的那个眼神给堵了回去。

    念想双手食指贴在唇上做了一个交叉的手势,示意自己现在就闭嘴……

    徐润清这才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出去了。

    念想一屁股坐下,悲愤地用头磕工作台——(っ*′Д`)っ念想你也就这么点出息……

    方小杨正百无聊赖地歪在沙发上,见徐润清出来,立刻兴致勃勃地坐正身体:“里面的那个女人我从刚才开始就觉得眼熟,刚想起来,不是上次……”

    “现在我说一下医嘱。”他在方小杨的身旁坐下:“等麻药过后才能吃东西,吃些温凉的,近期不要吃辛辣刺激的,一周后过来拆线。”

    方小杨有些不满:“你打断我说话。”

    “刚才说的,有没有问题?”

    方小杨恹恹的:“没有……”

    “那就按照那个做。”话落,又想起什么:“酒,戒掉,尤其这个星期碰都不准碰。”

    方小杨轻哼了一声,没吱声。

    “当然,你可以选择当做耳旁风……”他的声音压低,隐约便含了一丝威胁,略带压迫:“以后有事求我的时候别怪我袖手旁观。”

    方小杨立刻耷拉成一株白菜:“……”又来这套。

    半个小时后,方小杨被赶来的方妈妈接走,几个人这才终于下班。

    徐润清去取车,念想就在瑞今的门口等他,等得有些无聊,就一盏盏地数路灯。她从小就喜欢看路灯,看星星,喜欢明亮的东西。不厌其烦地从眼前的这一排数到尽头,又从尽头数回来,来回三次。

    在第四遍刚开始数到第三盏的时候,徐润清开着车缓缓地滑至她前方不远处。

    念想熟门熟路地摸上车,扣上安全带后,斟酌着问道:“徐医生,刚才那个……方小杨。”

    徐润清侧目看了她一眼,轻“嗯”了一声,见她好奇得要死又不敢问的欲言又止的表情,吊了她一会才开口:“想问什么?”

    “啊……”念想挠挠头,老实回答:“想问的太多,不知道怎么问。”

    笨蛋啊——

    徐润清无奈:“他是我的病人,今年15岁,上一年的9月来我这里矫正,到现在已经一年了。”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他应该是我碰上的比较有问题的孩子。”

    “有问题的孩子?”她重复。

    他回想了一下:“刚开始矫正的时候每个星期都会有各种问题往医院跑一趟,托槽掉了,弓丝弹出来了,或者牙齿疼……各种理由。”

    “不会觉得不耐烦吗?”

    “不会。”似乎是想起什么,他微微勾起唇角:“细节记不太清了,如果你感兴趣明天可以看看他的病历单,内容很丰富。”

    说话间,已经到了小区门口。

    念想搬家的第一天就乖乖地把地址上报给了徐润清……

    念想解完安全带正要下车,刚去推车门,就被徐润清一把攥住了手腕,她不解地回头看去,就见徐润清微皱着眉头凝视着前方的楼层:“好像停电了。”

    念想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果不其然看见不远处一片漆黑。因为从瑞今一路过来都有灯光,她根本没注意自己小区居然全军覆没……

    这会看着这情况彻底傻眼,0.0怎、怎么回事?

    “去问问保安。”徐润清解开安全带陪她一起下车,问了门口值班的保安才知道小区的电路正在维修,晚上十点停电,到明天早上八点恢复供电。

    这个通知前几天就已经下发了……

    念想一脸茫然,她……怎么不知道?

    “那我现在送你回父母家里?”他侧目看向她。

    念想站在外侧,是风口处,被z市晚上的夜风吹得瑟瑟发抖,开口说话时,磕磕绊绊的,差点咬到舌头:“我爸妈……不在家。”

    这个点,应该泡完温泉呼呼大睡了。果然是有对比才知道什么叫悲惨……

    ┮﹏┮爹妈不爱啊。

    徐润清随之静默。

    又一阵风吹来时,他往她身侧走了几步,挡在她的身前,凝神看着前面的灯光良久,轻飘飘地扔出一句:“开房或者来我家,二选一。”

    保安大叔蓦地睁大眼,恨不得把手电筒的光给黏到两个人的脸上去……

    啧啧啧,现在的小年轻啊,作风大胆,思想开放啊!明天下了班回家一定要好好教育自己的闺女……三岁的孩子应该能听懂吧?

    “开、开房……”念想也傻眼了(⊙x⊙)。

    “看样子你是选了第二种,上车,走吧。”

    念想还没回过神来,徐润清已经转身走了,她紧跟了几步,这才拽住他的衣袖,拉住他:“那个我觉得我还是回家……”

    徐润清低头看了眼她拽着自己袖口的手指,半晌才挪回她的脸上,静静地等她的下文。

    念想正心有戚戚地回头看着漆黑的小区,心里的天秤左□□斜着始终下不了决定。

    徐润清若有所思了片刻,装模作样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小区停电你女孩子一个人回去肯定不方便,如果你有顾虑,我现在给念叔打个电话……”

    念想赶紧摁住他的手,摇摇头:“不用了。”

    虽然她有些迟钝,但老念同志对徐润清那点不待见她还是能感觉出来的。这个电话打过去……老念同志铁定能大半夜地杀过来把她拎回家去,然后一顿狗血淋头地臭骂。

    她想了想,有些沮丧地松开手:“今晚……好像要麻烦你了。”

    “是挺麻烦。”他懒洋洋地丢下这句话,先上了车。

    念想在风中凌乱了片刻,这才哒哒哒地迈着小碎步跑到车门旁,上车。

    然后五分钟后。

    念想脸色有些臭地跟在徐润清的身后上楼:“徐医生,我记得你上次跟我说你家住的有些远……”

    可这里出个门左拐有公交车站牌直达瑞今的门口,右拐一个地铁站,一站就能下车,就算是步行,最多也用不了十五分钟……

    被欺骗了!被欺骗了!这个大骗纸!她当初还愧疚了好久!妈哒!(っ*′Д`)っ

    被质问的某人面不改色的:“那时候住在父母家,说不方便还是有所保留了。”

    ……好像……也有道理?

    念想挠头,但还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徐润清的公寓在9层,顶楼,大套复式。念想跟在他身后进门看见的第一感觉就是“哇塞……”

    徐润清先一步进屋,等她跟进来,关上门,弯腰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来,轻扔到她的面前:“新的。”

    念想看着那大号的男式拖鞋,有些囧……她是37码的脚,能带的起这么大的拖鞋来么……

    徐润清已经换好鞋子了,见她杵在那不动,终于想起来瞄一眼她的脚,微皱了一下眉头,解释:“我一个人住,只有钟点工会定期来打扫,所以家里没有备别的鞋子,你将就下。”

    说着,按了电灯的开关,圾拉着拖鞋往厨房走:“换好自己去沙发上坐着,我给你泡杯牛奶。”

    牛奶助眠……看了血觉得刺激,喝这个应该可以?

    他这么想着,边回忆着上次阮青给他带的奶粉被他随手塞进了哪个柜子里。

    念想看着他的背影融进那一片明亮的灯光里,觉得空气里都浸上了一丝暖意,从脚底发芽,一路蔓延。

    她换上鞋子走了两步……很好,会掉……

    她刚准备拖了拖鞋赤脚,可刚一踩上有些凉凉的地板就升了退意,还是穿着吧……

    念想试着小步挪着走……唔,好像走得慢点就没问题……

    徐润清刚烧下了水,见她站在厨房门口,往她脚上瞄了一眼。念想也顺着低头看去——刚才还没觉得,现在看着……怎么看怎么像鸭子……(/▽\)

    “电视柜的下面有医疗箱,你把温度计拿出来测□□温。”他转身去倒水,水流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屋子里越发显得清晰:“我的笔记本也放在那里,如果无聊可以抱着玩。”

    o(* ̄▽ ̄*)ブ无聊抱着玩……

    念想默默地囧了一下,“嗯”了一声,拖着拖鞋去客厅。

    徐润清边喝着水边转过身看她,以前倒不觉得,怎么现在看她觉得小小的一只……好像只到他的肩膀?

    六年前更小……

    时间有些远,徐润清其实不太能想的起来那个时候念想的样子,但隐约还记得轮廓,很稚气,就是个小孩子。

    现在看上去——五官倒是长开了些,别的好像也没长多少?

    正漫无边际地想着,身后的水壶发出煮沸的咕噜噜声响,片刻就听一声轻响,水煮开了。他照着说明泡了杯牛奶,走出去看她。

    矮桌上摆着医疗箱,她用的是口腔的温度计,正有些不自然地鼓着嘴含着。

    他把牛奶放到她面前,看了眼医疗箱里的酒精和棉花,问道:“消毒了没有?”

    念想点点头,一双眼睛四下飘忽着,最后看了眼时间,取出来,正要仔细看度数,徐润清已经伸出手来,手指就握在她捏着温度计的那一端,凑近看了一眼。

    有些背光,他微眯了一下眼睛,握住她的手轻转了一下温度计。

    “37.5……”念想报出数值,被他这么困着,只觉得脸上有些烧,连带着声音都虚弱了几分:“体温正常的。”

    “嗯。”他松开手,处理后续,把医疗箱放回原处,直起身正要让她趁热把牛奶喝了,抬眸看见她脸色绯红的样子,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正常?那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念想这个时候,大脑已经无法理智的思考了,没怎么仔细想就说道:“我好像对好看点的男人没什么定力……”

    徐润清眉头一松,若有所思地打量了她一眼……兔子是开窍了在调戏他?

    不过兔子下一句话就粉碎了他的这个念头:“小君说这是人之常情……我大概现在就是在常情一下,你不用管我……晾一晾等会就凉了……” ̄▽ ̄

    徐润清沉默片刻,语气也凉了:“哦,原来我在你眼里的印象是——好看点的男人。”

    咦,这个不是重点啊。

    念想捂脸,为了不让徐润清误会,义正言辞地:“徐医生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的。”

    徐润清的脸顿时黑了……

    念想看着他的脸色,突然意识过来,自己好像说了些不太合适的话?

    她无辜脸看他,有些无措起来,推翻刚才那句,试探道:“可以非分地想一想?”

    他却没有半分和她开玩笑的意思,目光沉沉地凝视着她,毫不掩饰地让念想看清了他眼底浮起的那丝复杂情绪,他一字一句,咬字清晰:“念想,你不记得我了。”

    晋/江/文/学/独/家/原/创/首/发

    谢绝转载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小说徐徐诱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北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倾并收藏徐徐诱之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