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第307章 梅园冲突

作者:七叶参    书名:农女攻略:将军请小心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极品小神医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la】,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莱国公府不比成国公府,成国公府不仅是太后母家,成国公更是有实实在在的军功在身,在朝中颇有威望;而莱国公不过只因为是皇后外家的缘故才封了爵,只是后来也经营得当。

    独孤玉蝉样貌肖姑姑,皇后看着她倒像是看到自己少女时一样,加上膝下只有两个儿子,并没有生个公主,因此对这个外甥女儿格外疼宠些。

    就是大皇子和七皇子,明面上对这个表妹也很是疼惜,独孤玉蝉一直是被捧着长大的,平日在闺阁聚会中亦是不改娇纵的性子;因此姚锦云对她很不感冒,几回碰上,两人都是明里暗里的斗嘴。

    姚锦云礼数不缺,又有一个号称铁嘴铜牙的御史爹,皇后的外家要是有什么不妥,元贵妃那边怕不得借机生出多少事端来?因此独孤玉蝉虽然有郡主的位份,却也是不敢做得太出格,总觉得憋着气不痛快。

    听见侍剑说是姚锦云,独孤玉蝉立时就动了念:“鬼鬼祟祟的,见了我就躲,我们跟上去,瞧瞧她在做什么鬼事!”

    身后的挽弓觑了眼独孤玉蝉拿在手中的东西,脸皮不由一紧,赶紧低声隐劝:“郡主,戏台子那边马上就要开演了,听说今天还是请的有名的小香梨班子过来……”

    独孤玉蝉横了她一眼:“既然要开演了,本郡主刚好去邀姚六小姐一起过去看戏,走吧。”

    挽弓不敢再劝,心里叫苦,也只能和侍剑一起跟了独孤玉蝉往梅林中走去,心里只祈祷着那姚六小姐最好走到别的地方去,千万不要再跟郡主碰了头;要是在吴太傅的寿宴上惹出什么事来,最后吃亏的还是她们这些跟在郡主身边服侍的人。

    暖阁这边,吴太傅的嫡长子吴世明见适才突然进来的独孤玉蝉总算被七殿下几句笑话说走了,心里暗自吐了一口气,忙笑着请虞泽元和虞泽景往楼上去:“大殿下,七殿下,楼上请,此间暖阁建于梅园一角,二楼临窗远眺,正可观望梅园全景。”

    虞泽元上得二楼,倚窗向外看去,果然见一片梅花如雪满林香,红梅绿萼处处傲然怒放,不由赞了一声:“冰雪林中着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太傅府上果然一园好景。”

    虞泽景却轻轻咦了一声:“宝怡往那边走做什么?”再往前远远瞧着,心里不由叫了一声糟糕,前面身着绯色衣裙的那女子似乎是姚家六小姐。

    宝怡跟姚六一向不对付,姚御史又是个梗直的孤臣,养的女儿也是个刚直的性子;想起宝怡刚从自己手上要去的玩意儿,虞泽景不由心中一急,要是宝怡在吴太傅府上闹出来,那可真不是给人来祝寿,而是给人添堵来了!

    秦云昭正跟姚锦云欣赏着眼前的一树金钱绿萼梅,听到远远的有女子放轻的脚步声,一时并不在意,却不想那几人是径直冲着这边过来的,心神略微一凛,转眼就听到身后风声。

    秦云昭见急将身边的姚锦云一拉,一粒圆圆的小石子儿几乎擦着姚锦云的发髻,咄地一声打在了两人面前的梅树上;若不是秦云昭见机的快,怕是这弹丸就要打在姚锦云的后脑上了。

    姚锦云恼怒地回过头来,独孤玉蝉“诶呀”叫了一声:“本来是瞄着树上那只鸟儿的,谁知道这弹弓枪准头这么不好,竟是差点打着了姚六小姐。姚六小姐,你没事吧?”

    秦云昭的目光落到独孤玉蝉的手上,她手上是一把用铁丝拧成的弹弓枪,扳机的结合处还密密的用铜丝绞好了,枪头上挂着小指粗的皮筋。

    秦云昭的眉毛不由微微一挑。这种扳机弹弓枪正是她在海外因地制宜制作的一批玩具,在当地就卖了绝大多数出去,还剩下十来把,上回就让无双先带了几把到京都来送人。

    没想到竟是有一把落在了独孤玉蝉的手里?这弹弓枪是秦云昭仿着儿时的玩具加上另外一些设计制作出来的,原来在海外也只是告诉人装折纸夹发射。

    装石弹丸也不是不行,不过磨损快就是了,但是威力却是大了许多。要正正打中了姚锦云的后脑,一个头破血流是少不了的;这独孤玉蝉未免也没有分寸了些。

    秦云昭刚回过头时,独孤玉蝉就瞧见了她的面容,心里正暗骂了一声“狐媚子”。这会儿见她扫向自己手中的弹弓枪后,眼中还隐有不快,独孤玉蝉忍不住就抬了抬下巴:“你是何人?见了本郡主还不见礼!”

    秦云昭吃惊地看了看独孤玉蝉,又回头瞧了一眼梅树上的弹痕,似乎是一时失声:“原来郡主是这样的……”又马上醒悟过来,给独孤玉蝉行了一礼,“臣女秦云昭,见过郡主。”

    郡主是这样的什么,秦云昭把那截话给咽了下去,可那动作却是表明了她心里的想法。独孤玉蝉看了眼树上的弹痕,只觉得那就是秦云昭在明晃晃地嘲笑自己,脸上不由胀红起来:“大胆,你竟然敢对本郡主不敬!”

    姚锦云立即就呛了声:“秦小姐的礼数并无错处,何来的不敬?”更是向独孤玉蝉走近了一步,“还是说我大夏的律法改了,见了郡主竟要五体投地大礼参拜不成?!”

    五体投地大礼参拜,那是皇上在太和殿登基加冕时臣子才行的大礼,独孤玉蝉怎么敢说自己能受这样的礼?当即反唇相诘:“姚锦云你胡说什么,我又没说是她礼数出错!”

    “既然不是礼数出错,郡主凭什么说她对你不敬?”姚锦云这张嘴可是继承了她爹的优点,抓住独孤玉蝉的把柄就不留情,“或者应该是,郡主是因为秦小姐及时拉了我一把,没让你那弹子打到我,所以就是对你的不敬?!”

    独孤玉蝉本来想着,打中姚锦云以后,自己再说是一时失手,就是在吴太傅府上,谁也不好就说她是故意的,她再假意道两句歉,装作内疚一些。

    到时姚锦云白吃了痛,要还揪着自己不放,看在别人眼里,那就是姚锦云气量小,心胸狭窄了。只可惜如意算盘打得好,十拿九稳的事,偏偏被秦云昭伸手搅了局,更被姚锦云一句句的堵在了这里。

    独孤玉蝉一时说不出话来,脸上胀得血红一片,瞪了姚锦云片刻,恨恨地跺了跺脚:“牙尖嘴利!本郡主不跟你这种不修口德的人说话!”说完瞥了秦云昭一眼,竟是转身就走。

    姚锦云哼了一声,正要转身向秦云昭致谢,秦云昭已经低呼了一声:“小心,别过来!”自己却是猛地一低头。

    姚锦云只听到秦云昭身后的梅树上又是“咄”的一声响,前面的独孤玉蝉却是“啊”地叫了一声,哇地哭了起来。

    “小蝉,怎么了?”刚刚赶到的七皇子虞泽景急步向前,见独孤玉蝉一手捂着额头哭叫,鲜血却从指缝里渗了出来,不由脸色一沉,一边让侍剑赶紧拿手帕帮她按住额头的伤口,一迭声的叫太医过来,一边转向姚锦云和秦云昭两人,“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伤了宝怡郡主!”

    “七殿下,我们……”

    姚锦云还在云里雾里的不知所措,秦云昭轻轻拉了她一把,端正给虞泽景行了礼:“禀七殿下,我们也不知道郡主为什么会受伤。”

    被秦云昭一拉,姚锦云也回过了神,立即先行了礼:“七殿下,郡主距我们有十来步远,我们怎么可能伤得了郡主?”

    “十来步远怎么就伤不了了?”虞泽景脸色阴沉地扫了面前两位少女,“说,你们谁扔了石头砸到了郡主?”

    “咦,七弟,这是怎么了?”

    谁又来梅园凑热闹了?秦云昭眼角余光偷偷一瞥,瞧见又有几人走了过来,当先一人跟虞泽景衣着相似,正在猜测着这又是哪位皇子,虞泽景已经忍气行了礼:“四哥,你怎么也过来了?”

    四皇子虞泽弘含笑看了身边陪同的吴太傅的嫡次子吴世彦一眼,温和解释了一句:“吴太傅花甲大寿,我自是要加紧赶回来的,不然岂不是失了礼数。”

    见虞泽景脸色不好,对面的姚锦云也是脸色发白,却眼含怒气,虞泽弘的目光在面似恭谨的秦云昭脸上一转,倒像是没看到还在哭泣的独孤玉蝉一样,只笑着问虞泽景:“怎么,刚才七弟在跟几位小姐一起逛梅园?”

    话虽平淡,若一个不查应下了,今后难免会传出七殿下喜欢混在脂粉堆里的话风来。果然皇子们都不是省油的灯啊,秦云昭不着痕迹地瞄了虞泽弘一眼,惊讶地发现沈谦竟然是跟在他后面一起过来的,正沉着脸看向这边,微微皱了眉。

    似乎有所感应,沈谦目光立时转向秦云昭,眼中已换了一片柔情。秦云昭心头微跳,连忙收回视线,继续装作一脸规矩的低头数着自己脚下的梅花花瓣。

    虞泽景自然也听出了他这四哥的话外音,赶紧开脱自己:“四哥,我是听到宝怡哭叫,所以赶过来看的。”

    “哦,”虞泽弘点了点头,像是才看到独孤玉蝉一样,“宝怡这是怎么了?还流血了?”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小说农女攻略:将军请小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七叶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叶参并收藏农女攻略:将军请小心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